刚刚更新: 〔顶级宠婚:闷骚老公〕〔露泣梨花白如玉〕〔绝品上门女婿〕〔盛世荣宠之娇妃难〕〔乔千柠君寒澈〕〔众神世界〕〔一胞三胎,总裁爹〕〔重生八零做团宠小〕〔全世界只有我知道〕〔剑剑超神〕〔九星之主〕〔都市无敌战神〕〔千金宠婚总裁情深〕〔禁区猎人〕〔盛世大明〕〔孙猴子是我师弟〕〔妖女哪里逃〕〔小萌包被七个大佬〕〔唐朝林轻雪〕〔天降鬼才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第二百三十三章 挤挤,一起泡澡
    时光飞逝,转眼半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

    青云谷中,裴安正在检查封印的情况,顾长青则是跟在后面学习。

    这已经成了青云谷每天必不可少的一个项目。

    顾渊驾着云,缓缓的飘来,面色有些沉重道:“师祖,根据传来的消息,除了阿蒙外,还有一个名为后魔的魔使也被放了出来。”

    “魔族的动作还真是快啊!”裴安的眉头微微一皱,开口道:“难怪高人会特意提一下封魔,恐怕早就算到了,我们面临的挑战不会小啊。”

    顾长青忍不住开口问道:“爷爷,魔界的魔使一般都是什么境界?”

    “不会超过真仙。”顾渊沉吟片刻,开口道:“真仙境界的魔为魔将,再向上可就是魔君,有着金仙境界!”

    “魔君太少见了,跟仙界的仙君一个级别,这种是大佬中的大佬,对道的掌握已经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抬手间就可天崩地裂。”

    裴安开口道,顿了顿继续道:“光是魔使你们不必担心,有我在,别说两个,就算是再多也不惧!”

    顾长青的眼眸陡然大亮,期待道:“师祖,您的境界是?”

    裴安微微一笑,“不炫耀的说,已然是真仙……中期!”

    “嘶——”

    顾长青羡慕加敬佩,“太厉害了。”

    裴安傲人道:“哈哈哈,不然你以为我如何能在仙界开宗立派?”

    顾长青好奇道:“师祖,那你可知高人的境界?”

    “不可妄议高人!”裴安连忙喝止,随后小声道:“以我来看,仙君不知道有没有资格给其倒洗脚水。”

    就在顾长青深以为然的时候,一道遁光却是从远处激射而来。

    最终化为一名手持拂尘的老者,停在了青云谷的上空。

    顾长青微微一愣,惊讶道:“云山道友?”

    “长青道友,很久不见了。”云山老道对着顾长青作揖道。

    顾长青的眉头微微一挑,奇道:“云山道友怎么有空来我青云谷?”

    云山是无尘宫的宫主,同为大乘期修士,与顾长青算是同辈,平日里关系还算是可以,曾经还一起论过道,不过很少会闲得主动串门。

    “哎。”

    云山老道先是叹了口气,皱着眉头似乎在整理语言。

    顾长青的心中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催促道:“云山道友有话不妨直说。”

    云山老道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一旁的顾渊和裴安,恭敬道:“敢问这两位是……”

    “我爷爷,还有我的师祖。”顾长青没有隐瞒。

    “原来是两位前辈!”云山老道的脸上并没有多大的震惊,而是连忙恭恭敬敬的一拜,“云山拜见二位仙人。”

    裴安若有所思的抬了抬手,开口道:“免礼吧,看你的模样,莫不是因为上界的事情而来?”

    “前辈料事如神。”云山老道开口道:“此事,我真的有些难以启齿,倒是有些愧对各位了。”

    “但说无妨。”裴安皱起了眉头。

    云山老道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口道:“晚辈的老祖也早已飞升仙界,就在昨天,他传讯让我来传话,希望前辈能够速速回仙界。”

    “为何?”

    云山道:“老祖所在的宗派名为流云殿,说是受到了仙君的指示。”

    “流云殿?仙君?”

    顾渊和裴安的脸色同时大变,对于这两个词自然不会陌生。

    刚刚才在讨论仙君,还说了万万不能得罪,转眼就被仙君给盯上了,这种感觉,简直就像老天爷在开玩笑一样。

    裴安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流云殿的名头,他自然是如雷贯耳。

    弟子不多,但逼格很高,殿主更是金仙后期,实力深不可测。

    只是自己跟他们根本没有任何交集啊。

    裴安问道:“可知因何找我?”

    “这个没说,不过老祖说你自己清楚。”云山老道沉吟片刻,再度鞠了一躬,忐忑道:“老祖说,仙君已经先请了天水宗的宗主过去了。”

    “什么?”裴安的脸色陡然一沉,仙人的威压如同海啸一般向着云山老道压去。

    顿时将其从天上压落,砸在地上,并且还在继续压着。

    地上已然出现了一个人形深坑,还在不断的加深。

    云山脸色涨红,好似顶着千斤重担,差点没被这股气势给憋死。

    “前辈息怒,这不管我的事啊!”

    他也很无奈啊,自家的师祖就是个大坑,居然给自己安排这种送命的活计。

    裴安逐渐收敛起自己的气势。

    云山战战兢兢的从坑洞里爬了出来,已然是蓬头垢面,身上沾满了泥土,拂尘也断了,可谓是狼狈无比。

    他不敢多留,连忙道:“话已传达,晚辈万分抱歉,就此告辞了。”

    话毕,当即驾驭着遁光远去。

    发怒的仙人,自然是能离多远是多远,太可怕了。

    顾渊的脸上充斥着担忧,“师祖,那仙君恐怕是为了高人而来,来者不善啊。”

    “看来我不得不回一趟仙界了。”裴安叹了口气,眼神闪烁不定,“顾渊,你在这里负镇守,魔族的事情就只能交给你了。”

    顾渊忍不住开口道:“要不要先去拜访一下高人,那可是仙君啊!”

    “不宜。”裴安摇了摇头,“我们跟高人的关系尚浅,可不能去打扰其清修。”

    “不多说了,恐怕已经有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了,我走了!”

    话毕,裴安不在耽搁,立刻腾云而起。

    顾长青和顾渊面色有些忧虑,开口道:“恭送师祖。”

    夜幕缓缓降临。

    四合院中。

    “吱呀。”

    一个房间的门缓缓打开。

    李念凡穿着一件宽松的睡袍从其中走了出来,手持着毛巾,头上还有点湿漉漉的。

    迎头就撞上守在门口的红色倩影。

    李念凡先是一愣,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确保没露点后这才道:“你守在这里做什么?”

    这只凤凰不会在门外偷听我洗澡吧?

    火凤对着李念凡抽了抽鼻子,有些好奇道:“好特殊的香味,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这个问题困扰她很久了,今天终于问了出来。

    李念凡微微一笑,随意道:“哦,沐浴露嘛,我自制的,用几种花香融合而成的。”

    “沐浴露?”火凤呆了呆,那是什么。

    “只是洗澡用的一个小玩意儿。”李念凡一边说着,一边走回自己的房间。

    这种东西,火凤八成是不会在意的,仙人还需要洗澡吗。

    李念凡站在自己的房门口,还不忘提醒道:“小妲己,泡澡的水我已经给你放好了,温度刚刚好,赶紧的。”

    妲己应喝道:“嗯,来了,公子。”

    火凤站在门口,她一直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

    就在这时,妲己已经抱着一盆换洗的衣服走了过来,迈着小步伐走进入浴室。

    浴室很大,其内还放着一个大浴缸,里面的水已经被李念凡放满了,上面还漂着一层白色的泡泡。

    妲己微微一笑,迫不及待的脱掉衣服钻入浴缸之中。

    “呼——”

    适中的温度让她忍不住长舒一口气,随后小脸红红,闭上了眼睛享受着。

    只是还不等她进入状态,就听“吱呀”一声,房门居然被人打开,火凤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

    妲己顿时一惊,目光不善的盯着火凤,“你做什么?”

    火凤冷冷一笑,似乎已经看透了一切,“公子他喜欢扮演凡人,洗澡也就算了,我们全身早已没有了杂质,尘埃不沾身,需要洗什么澡?”

    她盯着妲己正在泡着的水,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咦,不假思索的捞起一把,送到嘴边舔了舔。

    顿时,她的瞳孔陡然瞪大,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忍不住把头埋下,再度喝了一口。

    “这……这真的是飞仙池水?!”

    妲己的脸都黑了,“你赶紧给我滚!”

    “你这只死狐狸,有这等好事也不知道带我?”

    火凤气得脸都红了,“我就感觉到奇怪,你泡澡泡这么勤快,肯定有问题!得带带我!”

    这可是飞仙池啊!

    在她的记忆中,对飞仙池的记忆非常的深刻。

    就算是在远古时期,飞仙池也可以说是如雷贯耳,因为它的作用实在是太大。

    飞仙,飞仙,就是可以从凡躯蜕变为仙躯的意思!

    可见其效果多么逆天。

    所有人,也就只有在刚刚飞升后,才有资格泡上一泡。

    凡人进入飞升池,可以感悟大道韵律,如同化身成了大道之体,身体跟道的亲和度会大大提升,妖怪进入飞仙池,血脉可以得到提升。

    据说,飞仙池是天道的一种恩赐。

    只不过,远古没落,飞升池也随之消失。

    火凤做梦都没有想到,这里每天洗澡的水,用的居然是飞升池的池水!

    这简直超出了她的想象力。

    她盯着妲己,酸溜溜道:“你都泡了这么多次了,赶紧给我起开,让我来泡!”

    妲己向着浴缸里钻了钻,“休想,你滚出去!”

    “那就一起泡!”火凤也是不客气,当场就把自己的衣服一脱,纵身一跃,伴随着“噗通”一声,就落在了池子里。

    “啊——舒服~~~”

    “你做什么?赶紧出去!”

    “就不,挤挤,挤挤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真没想重生啊〕〔第一战神杨风〕〔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万族之劫〕〔剑来〕〔这是我的星球〕〔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上门龙婿叶辰听书〕〔穿梭在轮回乐园〕〔北玄门〕〔我真的是正派〕〔麻衣神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