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六零:农女种〕〔全家逃荒记〕〔极品透视民工〕〔何聪〕〔王妃她命犯桃花〕〔七爷的心头宠〕〔秦暮晚墨景修〕〔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娇妻在上:夜少,〕〔夜少强势锁婚云倾〕〔叶凡〕〔女主叫云倾男主叫〕〔重生云倾陆承〕〔娇妻在上夜少强势〕〔叶凡唐若雪〕〔司少甜妻,宠定了〕〔夜少强势锁婚〕〔新婚错爱:祁少的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第两百一十一章 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啊
    老者盯着顾渊,低沉道:“这件事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顾渊点了点头,“不过当时的情况太过紧急,我也是事急从权,还望师祖恕罪。”

    “事急从权?恕罪?”

    老者都被气笑了,冷声道:“什么事情比我的爱鸟重要?”

    顾渊面色一正,开口道:“关乎一场惊天大机缘,相比于这个,一只区区的小鸟师祖您肯定不会在意。”

    老者眉头一皱,“区区的小鸟?你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大机缘能够让你的神智变得如此不清醒。”

    顾渊看着师祖,开口道:“这里人多口杂,不方便讲话,徒孙斗胆请师祖移驾!”

    老者冷冷的盯着顾渊看了片刻,这才转身向着大殿走去。

    身后,那群火雀高声尖叫道:“宗主,为我们报仇啊,干死他,我们就给你骑!”

    进入大殿,老者背对着顾渊,声音悠悠道:“顾渊,你我都是从凡间飞升上来,我开创青云谷,你还是我的徒孙,我一直待你不薄吧?”

    他的语气中带着一丝感慨,如果不是还留有最后一丝情面,换个人,他早就先打个半死再说了。

    “师祖对我自然是没话说,其实在我小的时候,就是听着师祖的事迹长大的,一直以来,我都知道师祖除了拥有出类拔萃的天赋外,还有着远见卓识,品行更是高风亮节,智慧无双、满腹经纶,绝对可以万古流芳!”

    顾渊说得流利无比,都不带喘气的,继续道:“我一直都是追寻着师祖的脚步,努力成仙就是渴望能跟如此优秀的师祖说上几句话,而当我见到师祖后,这才发现,原来师祖远远比传闻还要优秀得多。”

    老者闭着眼睛,一直等到顾渊说完。

    这才面露正色道:“顾渊,这句话从你飞升仙界开始,我已经听了不下千遍,我跟你一再强调,我辈修士,靠的是脚踏实地的修行,切忌不可溜须拍马,这不是正道!你怎么就是屡教不改?”

    顾渊连忙道:“师祖教训得是,我只是情不自禁,才说出了心里话。”

    老者冷哼一声道:“这事情还没完,说吧,你为什么要偷我的鸟?”

    顾渊的手里拿出那枚火雀蛋,开口道:“师祖请看,这是什么?”

    老者眼神一凝,发出一声轻咦。

    “这是……火雀蛋?!”

    他露出动容之色,不过随后冷冷道:“火雀蛋又如何?你偷走的是火雀,莫不是以为用一颗蛋就可以抵消?还是你觉得我能孵出一只火雀来?”

    顾渊道:“师祖,这颗蛋正是那只火雀生的!”

    “哦?”老者连忙将蛋送到鼻前闻了闻,脸上顿时露出亲切之色,“不错,是它的味道。”

    随后,他盯着顾渊,厉声质问道:“它哪去了?它连蛋都生了,你难道还不肯放过它?”

    顾渊急促而凝重道:“师祖,凡间出现了一位滔天大人物,不管是前面的那位仙人之死,还是刚刚发生的这些天地之变,全都是这位大人物的手笔!”

    “然后呢?”

    “然后徒孙就自作主张,将那只火雀送给了高人。”

    “谬,何等的谬!”老者颤抖的指着顾渊,“你偷了我的爱鸟,居然还能赖到天地之变上?”

    顾渊真诚道:“师祖,我说的话句句属实,火雀到了高人那里,直接连下了四颗蛋,高人一高兴,就送给了我一颗。”

    “哈?连下四颗蛋?”

    老者看着顾渊,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满脸的难以置信,痛心疾首道:“顾渊,你连像样的谎言都懒得编了?这是在明目张胆的侮辱我的智商啊!”

    他挥了挥手,心累道:“我不想听你废话了,我给你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内我要看到你将火雀还回来,否则,不要怪我不念往昔的情面!”

    顾渊站在原地没有动。

    沉吟片刻,他轻叹了一声,开口道:“看来不得不动用杀手锏了。”

    老者眉头一挑,警惕道:“咋地,你莫非还想欺师灭祖,以卵击石?”

    顾渊小心翼翼的将画卷捧出,面色凝重到了极点,郑重道:“师祖,这是我从高人那里得来了,堪称绝世珍宝,其价值,绝对在仙器之上!”

    “看你这模样,还挺煞有介事的。”老者看了看那画卷,抬手接过,就准备直接打开。

    “师祖且慢!”顾渊的神色一紧,连忙提醒道:“师祖,此画是高人亲手所画,其内蕴含着神韵,现在进入仙界,有了仙气加持,杀伤力惊人,可不宜随意打开。”

    老者不屑的一笑,“呵呵,你当我是吓大的?闪开,不要影响我发挥。”

    顾渊后退几步,后怕道:“若是师祖执意如此,且容我先退出大殿。”

    “没见过世面,去吧。”老者高冷的一笑。

    当即,顾渊立马向着大殿外走去,站在大殿外,目光无比警惕的盯着大殿,并且脚下已经出现了祥云,随时准备驾云跑路。

    等了片刻,大殿的门开了,老者手持画卷走了出来,“也罢,随我去后殿吧,记住,我这不是害怕危险,而是因为相信你,给你面子。”

    “懂,我懂。”

    顾渊连忙抬腿跟上。

    后殿并不大,也不是寻常人可进,是青云宗的守护之殿。

    一般宗门的守护大阵就是以此处为阵眼,同时,也可以用来起到镇压的作用。

    平时有三名长老负责镇守。

    见到老者和顾渊走了进来,长老们同时露出惊讶之色。

    一同开口道:“裴安宗主,顾渊护法。”

    顾渊连忙恭敬的回道:“见过三位长老。”

    裴安拱了拱手开口道:“劳烦三位长老开启阵法,我有要是要办!”

    其中一位长老开口道:“不知宗主所谓何事?难道是有人要袭宗?”

    “不是。”裴安有些难以启齿,最终还是拿着画卷道:“只是为了镇压此物。”

    三位长老的目光顿时一凝,露出慎重之色。

    打量良久,那名老者的脸色顿时变得惊疑不定起来,“宗主,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似乎是一卷画卷?”

    裴安点了点头。

    三位长老的脸色逐渐的古怪,忍不住道:“从纸张来看,只是凡纸,从外观来看,这画卷明显是刚画出不久,也谈不上传承,如此平平无奇的一张画卷,宗主要我们镇压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天官赐福〕〔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世子很凶〕〔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