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三界神话 第38章 家主之位
    “真是气死我了!我好心让他们上车,他们竟然还想让你下车,真是无理取闹,不可理喻!”徐婉清气鼓鼓的踩了一脚油门,冷声道:“如果车上只能有一个男的,那这个男的肯定只能是你啊!”

    杨凡单手托着下巴,想了想,说道:“为什么只能是我?”

    “你这个木头!”徐婉清气得牙痒痒,娇躯更是轻微的颤了颤,娇哼一声,也不再理会杨凡。

    徐婉清的车速很快,只用了半个小时就开完了乡村公路,将车子停在了石坚发过来的定位地点。

    不过杨凡下车一看,却发现,这里是一座树木葱郁的山头,这里山清水秀,倒像是一处世外桃源。

    而在山的中央,则是矗立着几座炊烟缭缭的砖瓦房。

    “主人。”砖瓦房中,穿着一身整齐西服,带着一副蛤蟆镜的石坚领着一大帮手下急急忙忙的迎了出来。

    “柳诗怎么样了?”杨凡随口问道。

    石坚摘下墨镜,长叹了一口气:“主人,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柳诗一回到这里就浑身发虚,四肢无力,现在还躺在床上,不能移动。”

    “去看看吧。”杨凡眉头皱了皱,石坚乃是退役兵王,而且他的保镖公司也是滨海数一数二的保镖公司,很少有人能够在他们好不察觉的情况下伤害他们的雇主。

    现在柳诗受伤,在背后下手的人定然是个高手。

    很快,石坚就把杨凡和徐婉清带到了山头中央的一处砖瓦房中。

    砖瓦房内部倒也普普通通,和90年代的华夏农村砖瓦房差不了多少。

    而柳诗则是躺在砖瓦房内的一个小房间中。

    “石先生,他们是……”房间中,一名长相清秀,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的少年微眯着双眸,看着杨凡和徐婉清说道。

    “他们是柳诗的同学。”石坚如实相告。

    一听见“同学”,躺在床上的柳诗微微一颤,艰难的从床上转过身来,美眸轻微潋滟,脸上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杨凡、婉清,你们怎么来了?”

    “我们来看你。”看见柳诗这副模样,徐婉清心中很不好受,她急忙走上去,坐在柳诗床头,嘘寒问暖。

    “对了,杨凡、婉清,这位是我的亲弟弟,柳峰。”柳诗在徐婉清的搀扶下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同时介绍着她身旁那名清秀的少年。

    杨凡则是皱了皱眉头,柳诗的弟弟皮肤白皙,身体修长,绝对是偶像剧里面的小鲜肉,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柳诗的弟弟却坐在轮椅上。

    而柳诗弟弟身旁还有着一张空着的轮椅,显然,是给柳诗准备的。

    杨凡看了看柳诗,发现柳诗的疾恶宫、命宫、兄弟宫、玄秘宫等都有着阴云笼罩,显然,柳诗的伤病,是人为的。

    “原来如此。”杨凡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心中已经明白了柳诗的状况,不过杨凡却并没有急着说破。

    “婉清,你扶我上轮椅,我带你和杨凡去欣赏一下我们柳家村的美景。”柳诗脸色苍白,脸上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丝笑意。

    徐婉清则是一阵心痛,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将柳诗扶上了轮椅。

    徐婉清推着柳诗,石坚推着柳诗的弟弟柳峰,一帮人一起走出了砖瓦房。

    “婉清,我爷爷就出生在这里,不过后来我爷爷凭借着自己的本事,在滨海闯下了一番天地,这才有了今天的柳家。”柳诗坐在轮椅上,俯视着山下的景色,俏脸上露出了一丝甜甜的笑容。

    “这不是柳诗小姐和柳峰公子吗?哎,他们也怪可怜的,两兄妹都坐上了轮椅。”

    “柳诗和柳峰从小就没了父母,如今自己又躺在了轮椅上,柳家二哥一脉真是可怜啊。”

    “现在柳家大哥一脉没有子嗣、柳家二哥一脉又都坐上了轮椅,柳家三弟一脉那是如日中天啊。”

    ……

    柳家村中不时有着来往行人,这些人看见柳诗和柳峰两姐弟后都是摇头叹息,惋惜不已。

    “呵呵,我说是谁,原来是二舅一脉的两个废物。”这时,柳家村山脚下一名身着整齐西服,长得斯斯文文的男子怀中搂着一名丰满妖艳的女子走了上来。

    “柳怀!”柳峰看着男子,拳头一紧,指节发青,咔咔作响。

    杨凡同样是扫了一眼那名男子,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丝笑意,这男子正是之前在乡村小路上将兰博基尼开进了粪坑,然后又要搭车的柳怀。

    “是你?!”这时,柳怀自然也注意到了杨凡,他目光如饿狼般死死的盯着杨凡,冷声道:“原来你是柳诗和柳峰的朋友,这样也好,明天我柳家就要选新的家主了,等我成为了柳家的新一任家主,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柳家村!”

    柳怀一想到杨凡在乡村小路上溅了他一声的屎尿,心中就来气。

    “柳怀!有我和姐姐在你休想成为柳家的新一任家主!”柳峰神色阴沉,牙齿紧咬,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

    然而,柳怀却是不屑一笑:“柳峰,你是不是嫌我当初废了你两条腿还不够?还想我把你的两只手也废了?”

    “现在你和你姐姐都躺在轮椅上,有什么资格和我争夺家主之位?大舅一脉又没有子嗣,这次的家主之位非我莫属!”

    柳怀仰天一笑,搂着身旁的女子,直接无视柳峰和柳诗,消失而去。

    看着柳怀渐渐远去的背影,柳峰气得浑身发颤,然而,却无计可施。

    “柳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徐婉清黛眉紧蹙,不禁问了一声。

    “哎……”柳诗长叹一声,说道:“其实我柳家是古武家族,当年,我爷爷当兵的时候,凭借着一身武学,杀遍了入侵我华夏的敌人,而我爷爷也因此立下了许多军功,成为了当时最年轻的将军。”

    “柳家,也正是因为我爷爷才崛起的。”柳诗美眸中充满了敬重,显然,她十分崇拜她的爷爷。

    “也正因为我爷爷的原因,我柳家年轻一辈,从小就得习武,每一年更是有家族比武,而我弟弟,就是在三年前的家族比武中被柳怀废掉了双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