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最强三界神话 第一百九十八章 神迷蛊
    ”杨凡的脸色越发阴沉,若是胡比思的魅惑之术修炼到家,而今日他又不在的话,徐婉清、林非烟、柳诗三人,必遭大难!

    徐婉清、林非烟、柳诗三人不光是杨凡的同学,还是杨凡的朋友,胡比思敢对她们出手,杨凡必然不会轻饶他!

    “破!”杨凡口中低喝一声,法随言出,随手便破掉了胡比思的魅惑之术。

    徐婉清、林非烟、柳诗三人娇躯轻颤,迅速回过神来,神色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然后脑袋一缩,这才发现了紧贴着她们的杨凡。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她们紧贴着杨凡才对,柳诗纤手死死的抱着杨凡,徐婉清玉手放在杨凡的胸膛上,林非烟更是直接将红唇贴在了杨凡的嘴角……

    三女双眸滚圆,面色羞红,身体急忙缩回,退到了一边,刚才的事情,她们脑海中隐约有些记忆,可是她们却万万没想到,她们会做出如此大胆的事情出来。

    “走吧。”杨凡沉着脸,转身朝着教室中走去,而徐婉清、林非烟、柳诗三人则是如同小媳妇般,小心的跟在杨凡身后。

    杨凡刚走到教室门口,就看见走廊上站着一名穿着苗族服饰的少年,背对着他。

    苗族服饰少年缓缓转过身来,冷峻的脸上勾起一抹狞笑:“杨凡,你可知道你先前杀的鬼婆婆是什么人?”

    “杨凡,在黑蛊派,鬼婆婆和我最亲,你却杀了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苗族服饰少年,自然就是苗沙比了,他目光阴冷,如同毒蛇般,死死的盯着杨凡。

    然而,杨凡却根本不理会他,带着徐婉清三人就走进了教室。

    当年,在地府中,何等厉害的苗疆蛊师,杨凡没见过?何等强大的苗疆蛊术杨凡没有见过?这些人,现在都还在炼狱中煎熬!

    苗沙比,在杨凡眼中,不过蝼蚁一般,不足为提。

    苗沙比看着杨凡的背影,拳头用力的紧了紧,心中充斥着杀意。

    这时,胡比思则是缓步走了上来,冷笑道:“苗兄,要不咱们合作,一起弄死杨凡?”

    “胡兄,可有妙计,黑龙使可是特地提醒过我们,让我要小心杨凡。”苗沙比牙齿紧咬,若不是黑龙使提醒过他们小心杨凡,他来学校后,就已经对杨凡下手了。

    胡比思勾起一抹冷笑,他嘴角贴着苗沙比的耳朵,小声的说了几句。

    “妙计!胡兄此计甚妙。”苗沙比点头大笑,然后就和胡比思一起进入到了教室中。

    很快,上午的课就进行得差不多了,徐婉清、林非烟、柳诗三女则是早已商量起了中午吃什么。

    这时,徐婉清突然端起了桌子上的水杯准备喝水,紧接着,柳诗、林非烟两女可能也是因为说了太多话,口有些干了,纷纷端起了水杯,准备喝水。

    见状,最后一排的胡比思、苗沙比二人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苗沙比已经按照胡比思的计划,在林非烟等人的水杯中下了蛊!

    “神迷蛊乃是狐狸肉、春日草……再加上一滴泰迪尿液炼制而成,若被人服用,那效果……嘿嘿嘿……”苗沙比,狞笑了起来,这种神迷蛊炼制起来十分困难,而且无色无味,防不胜防。

    以前,便有一位古武宗师,因为得罪了苗族,结果被苗族之人下了神迷蛊,最终这位古武宗师硬是把整个苗族里的母猪都强上了一遍,虚脱至死……

    唯一让得苗沙比感到遗憾的是,杨凡没有端起水杯,他可是专门在杨凡的水杯中加了三倍多的神迷蛊,就等着杨凡中招,报一箭之仇。

    不过,胡比思嘴角的冷笑却是更甚,徐婉清等人拒绝了他,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徐婉清等人中了神迷蛊之后的样子了。

    这时,杨凡突然端起了水杯。

    “中招了!”胡比思、苗沙比二人几乎是同时小声惊叫了起来,神色中满是期待,若说他们最恨谁,那自然是杨凡了。

    胡比思、苗沙比激动的端起水杯,然后偷偷的碰了个杯,准备庆祝一番。

    他们却没注意到,杨凡的嘴角始终都勾着一丝笑意。

    当初,在地府之中,无数苗疆蛊师,将他们掌握的苗疆蛊术,全部告诉了杨凡,就是为了赎罪。

    杨凡光是掌握的蛊术就不下千万,这区区神迷蛊又岂会逃过杨凡的眼睛。

    杨凡一走进教室,就注意到了水杯中被下了蛊,还是最为邪恶的神迷蛊。

    “偷天换月之术!”杨凡端着水杯,口中低喝出声。

    法随言出,杨凡、徐婉清四人水杯中的水渐渐的消失而去,苗沙比、胡比思二人水杯中的水同样是消失而去。

    不过很快,苗沙比、胡比思水杯中又再次出现了满满的水、徐婉清等人的水杯中同样再次涌出了水。

    这一切,自然都是杨凡通过偷天换月之术转换过的水!

    偷天换月之术,乃杨凡当年在仙界中,随手所创,炼制大成,能够偷天,换月,移山填海,妙用无穷,神秘莫测。

    而刚才,杨凡则是通过偷天换月之术,将苗沙比、胡比思二人水杯中的水,换成了他和徐婉清等人水杯中的水。

    而杨凡和徐婉清等人水杯的水,则是被换成了饮水机中的水。

    这样一来,杨凡、徐婉清等人水杯中的水,就是正常的水,而胡比思、苗沙比二人水杯中的水才是被下了神迷蛊的水。

    不过,胡比思、苗沙比二人自然是不知道的。

    而且,胡比思、苗沙比二人碰杯后,已经将水杯放在了嘴角边,水已经滴落到了他们的口中,他们即便是发现,也来不及了。

    咕噜!

    胡比思、苗沙比二人十分豪爽,一饮而尽。

    不过很快,苗沙比的脸色就渐渐的阴沉了下来。

    苗沙比眉头紧皱,沉声说道:“不对!这……这不是我们的水!”

    “苗兄,你在说什么?”胡比思一脸茫然,疑惑的看着苗沙比。

    “胡兄,不好!这……”苗沙比心中大急,脸色铁青,不过他话还没说完,神色就迅速的迷离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