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拜托夫人领证吧〕〔劈天斩神〕〔系统它牛气哄哄〕〔洪荒里的魔王养成〕〔重生五零巧媳妇〕〔玩家凶猛〕〔洛阳七日〕〔和我结婚我超甜〕〔农门温香〕〔拐个王爷去种田〕〔系统带我去装逼〕〔都市最强医圣林奇〕〔男神投喂指南〕〔狂热乐园〕〔至尊女婿〕〔兵王归来有了老婆〕〔快穿女配冷静点〕〔全球诸天时代〕〔超神的沉浸游戏〕〔九洲四海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创界灵皇 战界 战界 第一百二十六章 幻境
    风雪弥漫了整个凉州,盈盈已经多日没有来找沈河了。

    是怕雪太大了不能出去玩吗?沈河安慰自己道。

    这几日,沈河的伤已经痊愈,他计划着等风雪过后就离开凉州。凉州本来就不在他的行程之内,自己无意闯入,竟在这呆了一个月之久。走之前,他打算好好跟盈盈道个别,因为这一去,就不知道何时何日才能再相见了。他并没有打算将之前见到的圣天教一事告诉魏文昌,一来这种小级别的事情不足以成为凉州城的威胁,不须魏文昌出手,魏褚魏典二人就可轻易摆平;二来,这圣天教貌似在凉州已存在许久,根基深厚,即便自己说了,也根本不是一两日就能解决的,到时候恐怕自己还要再呆上一大段时间,拖延的时间越久,就更难走掉了。

    沈河在心里盘算好了所有的事情,就等这场风雪停。

    北风呼啸,莅临北境的凉州为整个大梁挡住了严寒。北门外,雪已积得三丈深,即使是在北境,也是不可多得的奇观。

    “今年的雪尤其大啊。”城墙上,魏文昌看着北边的茫茫一片,心思怅惘。自从前十几日盈盈和沈河逛街归来后,她便把自己关到房间里,整日不出门,连自己也不见。这前几日不还好好的,怎么说闹得不开心就闹得不开心了。

    “小两口吵架了?”魏文昌心想,他又想起来年轻的时候和盈盈她娘在一起的时候,那个时候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要不是凉州大雪封路,她娘早就被气得不知回了多少次娘家了。可惜啊,后来怎么就没了呢……魏文昌心里苦涩顿生,那天他们刚因为豆腐脑是甜口还是咸口吵完架,转眼她就走了。就这么走了,也不管剩下的盈盈,还有自己这个固执的男人。

    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魏文昌心生后悔。

    ……

    “盈盈,你在吗?”沈河敲了敲门。

    这是他第一次敲盈盈的房间,自从自己病好后,他就主动从盈盈房间里搬了出来,住到了客房里。

    如今仍是这一道门,只不过门内不再是沈河,门外也不是魏盈盈。

    “咚”、“咚”、“咚”又是三声。可惜门内依旧没有反应。

    “唉。”沈河心里默默叹息一声,看来这小妮子还在生我的气,并且这么多天过去了,依旧没有消散。

    就在沈河抬脚打算走的时候,门却开了。

    “就不能等等本姑娘更衣吗!”一声怒斥从门内传来,紧接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姑娘三并两步地朝着沈河走过来,气势汹汹。

    沈河看到这一幕,先是楞了一下,而后笑了出来。看来自己完全是多虑了。

    “你走什么走!”又是一声质问,沈河看着那瞪着自己的大眼睛,心中竟颇为开心,但又不知如何回答盈盈,便随手拿出象牙扇,折扇轻摇,装得风度翩翩。

    “没有啊,在下正打算在这等着姑娘呢。”

    盈盈视线向下,一根如青葱般的玉指伸出:“还想骗我,你的脚都已经动了。”

    被盈盈当面拆穿,沈河顿感尴尬,他赶

    紧转移话题:“盈盈你不是还没梳妆好吗,快回去梳妆吧。”

    “呀!”

    盈盈似乎这才想起来自己梳妆到一半就跑出来了,此时衣衫不整,头发散乱,哪里还有什么“淑女”样子,她赶紧捂着脸跑回房间,“啪”地一下关上了房门。

    沈河摇头失笑,这小妮子,真是不由得让人心生喜爱啊。

    还没等沈河将扇子收到空间戒指里,房门就又打开了,门里钻出一个小脑袋,对他喊道:“不许偷偷走哦,我一会儿就出来了。”说完就又缩了回去。

    只留下沈河呆立在原地,一愣一愣的……

    ……

    日上三竿,已到巳时。

    连续下了数十日的风雪终于势微,快要停止了。沈河用扇子接了一点雪花,拿近端详,北境的雪花就是不一般,遇口息竟然不化,性子坚韧得很。

    “吱呀”门开了。

    沈河抬头一望,竟有些发呆,只见门内走出来一个小巧可爱的美人,一张精致的面庞上点着两个黑珍珠般的大眼睛,雪白的脸上因寒气而现出微微殷红,一只微微挺巧的鼻子放置在粉嫩轻薄的嘴唇上,让人怎么看都觉得好看,她身着一身青衫,朝着沈河走来,宛如雪中精灵。

    “嘿!”盈盈大叫一声,让沈河回过神来。

    “我们走吧,沈河少侠。”

    沈河快速地摇动扇子,在这大冷天里,他却急需要更冷的寒气给自己降温。

    “敢问姑娘说的‘一会儿’,是指一个多时辰吗?”

    盈盈白了他一眼,娇哼道:“怎么,还不乐意了吗?我可是尽量在快了好不好?”

    沈河无奈,果然女人的嘴骗人的鬼。

    突然,一只冰凉的小手又伸到了沈河的掌心里,那细腻的手感让沈河再次心跳加速。

    完了,这温是降不下来了……

    由于大雪连天,街道上廖无人迹,但城内的温度似乎要比城外高得多,因此地上的雪并没有如城外般三丈深,只是约摸着有一尺厚而已。

    天地间茫茫雪海,二人牵手同行,互相依偎,漫天的寒意中,他们生出了一份暖。

    多么美好的画面啊,就是不能走近了看。

    “沈河少侠。”

    “嗯。”

    “你背背我好不好,我的脚好冷。”

    “嗯?你说啥?风雪太大了听不清。”

    她偷偷靠近沈河耳边,猛吸一口气。“喂,沈河!老娘让你背我!”

    突如其来的惊吓让沈河下意识躲了躲,不料他却忽视了自己手上正牵着一位“身娇体弱”的美娇娘。

    “哎呀”一声娇呼,只见那明明站得好好的小姑娘却突然仄歪了一下,而后顺势倒在了雪地上。

    “你看,都怪你,我的脚受伤动不了了。”

    “……”

    僵持了一刻钟后。

    “唉,起来吧。”沈河背向着她,单膝跪了下去。

    只见那明明“脚受伤动不了”的小姑娘却像是灵活的兔子一般,从地上弹起,

    猛地一跃,压在了沈河的背上。

    沈河顿感背上一沉,膝下的雪痕更深了,他运起了战道,将膝盖从深雪中拔起,而后缓步前行。

    就当是修炼了!

    “盈盈。”

    “嗯,怎么了?”

    “你是不是减减肥了?”

    ……

    就这样,沈河背着盈盈在雪地里走着,二人有说有笑,身后留下了一串脚印,画面再次温馨了起来。

    好吧,其实是又打又闹,背上的她甩不掉。

    慢慢地,大雪却又开始飘了。

    “要不我们回家吧。”

    “好。”沈河喘着粗气地说道,他背着盈盈开始往回走。

    雪花一片一片地飘落,伴随着微风,慢慢累在了盈盈的身上,这雪花一落到人身上,便融化了,化为水渗入到衣服里,不一会儿,盈盈的背上就湿了一大块。

    可是她没有动,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咬着牙,忍受着这越来越刺骨的寒冷。

    沈河走了许久,突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要说他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可这太阳的位置,怎么一直都没有动过?

    沈河内心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对盈盈说道:“盈盈,搂紧我。”说罢,他便背着盈盈,快速地朝着魏府的方向跑去。

    半个时辰后,沈河累得气喘吁吁,他放慢了脚步,眼睛不经意地往旁边一扫。这不是刚刚看到的那个房子吗!

    沈河仔细看去,那房子里住着几户人家,一家人正坐在一起吃饭,其乐融融。可再当沈河多看了一会儿,便发现,那房子里的人一直在重复着自己的动作,他们一直重复地夹着同一道菜,以同样的姿势吃饭,甚至,连脸上的表情也在重复!

    “坏了。”沈河大呼不好,他这是中了幻术了!

    沈河眉头紧锁,他抓紧盈盈,开始往那坐小房子走去。

    他之前在练武场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位使用幻术的武师,当时他中了他的幻术后,一直站在原地不动,若不是最后强行冲破,必然重伤。而此次施法之人,远比那名光头武师强的太多太多,在这幻境里,他不仅能随意走动,甚至连这微小的细节都处理地这么完整。

    自己得快点破法,不然他和盈盈都有危险!

    等会,盈盈?沈河想起来之前在沈府藏书里看到的,一般施法者是不能让两人同时中同一个幻境的,且很难同时施法布置两个幻境,否则漏洞百出,不攻自破。

    那自己中了幻术,岂不是就代表盈盈安然无恙?若是让她指路,说不定自己两人就能安全回到魏府了!

    想到这,沈河赶紧大声呼喊盈盈,可是却没有应答。

    突然,盈盈的一只手中闪出了一只匕首,快速滑向沈河的喉咙,距离之近,根本躲闪不及!

    说时迟那时快,沈河一见匕首现,身形立刻爆退,可盈盈就在自己背上,距离根本没有变远,他心一横,运转战道,瞬间将盈盈震落,脖子以一种不可理解的角度向一旁闪去,险而又险地躲了过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苏求仙记〕〔万鬼吞噬系统〕〔雷电秩序掌控者〕〔空间商城之农女翻〕〔都市第一战王〕〔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成了失控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未两清〕〔虚空极变〕〔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宇宙最强星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