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世界中的行者〕〔第四帝国之鹰〕〔婚宠无度:总裁大〕〔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一遇男神暖终身〕〔苏可可小神棍全文〕〔农家子的发家致富〕〔下堂将军要亲亲〕〔都市医神〕〔头狼〕〔龙武战神〕〔错嫁替婚总裁〕〔邪性老公太霸道〕〔豪门情缘之代嫁新〕〔乱世枭雄〕〔乱世斗神〕〔夜少的二婚新妻〕〔灰烬之燃〕〔混沌祖龙诀〕〔剑仙在上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创界灵皇 战界 战界 第一百四十章 狂霸
    “现在,还不是时候。”终于,大教士开口了,众人扭过头来,等待示意。

    “魏府最近有一桩喜事,沈河与魏府的小姐魏盈盈定亲了。”

    三教士的身躯不禁抖了抖,但被面具遮住的脸却显露不出任何表情,在她旁边的大教士感觉到了她的反应,可是却装作没事一般,继续说道:“那么,我们就在他们大婚之际,大闹魏府!”

    众人的身体不禁怔了一下,就连四教士也收起了玩味的表情。

    大闹魏府,大教士的脑子坏掉了?

    魏府是何等存在,整个凉州权利、实力最高的人居住的地方,不说有严兵把守,大婚当日去往的人也一定很多,定会是群英荟萃,而圣天教里就靠着这些教士撑场面,虽然他们不惧,但对方毕竟人多势众,届时肯定会损伤惨重。

    平常连突袭魏府都不敢的他们,现在竟要直接在他们实力最为强盛的时候,正面发起攻击?

    简直就是送死!

    “会不会,太冒险了一点?”二教士开口了,众人喘出一口气,还好,二教士的想法跟他们一样,不然,两大教士都同意,这件事情就会这么定下了。

    大教士看了一眼端坐着的二教士,眼神里有些莫名的意味。

    “一般人在大喜之日,戒备定会松懈许多,届时人多,我们也正好可以趁机混进去,况且,人多的地方,老四你就能派上大用场了。”

    “那我们怎么活着出来?”魏府一旦发现了他们,他们定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若不能及时逃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大教士突然轻笑了一声:“这个,到时候我自有安排。”

    众人沉默了,他们虽然同为圣天教教士,但互相的信任度却并不高,甚至到现在还戴着面具见面,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和面容。

    其他人都看向二教士,二教士素来冷静,虽极少出手,但每次出手都会成功归来,且从未负过伤,实力深不可测,而大教士这个人却太过神秘,他只会偶尔出来一下,召开大会,相比起来,二教士在众人的心目中,才是话语权最重的,他们的内心也更加倾向于二教士。

    “这些,都是教主的意思吗?”

    霎时,大教士身上的气息猛地一变,他竟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中央,盯着二教士,开口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二教士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身上淡淡却又坚定的杀气直指大教士。

    “若不是的话,恕难奉命。”

    气氛瞬间到达冰点!

    台下依旧沉浸在吃喝玩乐之中,一点没有注意到台上的情况,台下的吵闹与台上的寂静形成了鲜明对比。

    三教士默默地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无极”,四教士也将手指轻轻地伸到了袖口,似乎已经准备好了什么,而五教士也握紧了手中的大刀。三位教士全身绷紧,大战一触即发!

    “呵呵,”大教士突然轻笑一声,“这自然是教主的安排,我只是一个大教士,还没有资格决定这些事情。”说罢,他又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二教士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也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呼。”不知是谁轻轻呼了一口气,众人紧张的心脏终于缓了下来,三教士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全是冷汗。

    ……

    “就在刚刚,我也不知道怎么了,一时激动就说出来了你的名字。”沈河将来龙去脉全部告诉了盈盈,他拿起面前早已凉透了的茶杯,喝了起来。

    “所以,你看这婚约……”沈河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盈盈不说话,她只是双手捧着手中的杯子,低着头,看着杯底的茶汤。

    是心酸吗?盈盈说不上来,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或者说,应该是什么心情。

    当她从小檀口中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很开心,自己这么长的孤独,终于要迎来解放了,她甚至在那一刻想到了如何学会做饭,学着洗衣,学着给以后的孩子讲他们的故事……可是这一切,就在顷刻间崩塌了,那些美好的幻想终究是化为了易碎的泡沫,“砰”地一声,便化为虚无。

    大悲大喜之后又转大悲,她仅仅是一个年芳二八的小姑娘,还什么都不懂。

    不懂这世间有种苦,叫做单恋最多情,不知这世间有种痛,叫做得不到的痛,可是在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吃了两斤黄连,苦到心头了。

    “你走吧。”三个字,从她嘴里吐出,丝毫不带感情。

    沈河看着盈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女孩,对他来说并不是如丫丫般只是友情,沈河害怕时间久了,自己就真的离不开了,提前告诉她这些,对两个人都好。

    “那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沈河起身,离开了房间,临走,还带上了门。

    这条路注定是孤独的,请原谅我不能带上你,盈盈,对不起。

    沈河走在路上,碰到了路过的丫鬟,她们都很亲切地跟他打招呼。

    “姑爷好。”

    沈河回以微笑,点头示意。

    小檀看到沈河出去了,连忙小跑着过来,悄咪咪地走进了房间,发现盈盈正坐在那,一动不动,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她进来了。

    她慢慢地绕到她的身后,然后猛地一把从后面揽住了她的脖子,在她耳边学着男人的语气私语道:“小娘子,今天晚上我悄悄地过来,你要给夫君我开门啊,咱们俩彻夜长谈。”末尾了还嘿嘿一笑,装作猥琐的样子。

    可是盈盈却没有任何反应,她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去回应她。

    “嘿嘿,该不会是含羞……”她低下头去,去看盈盈,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硬生生地被噎回去了。“盈盈,你……怎么哭了?”

    ……

    沈河回到房间,想了想自己刚刚对她说的话,内心愧疚横生。

    自己还是伤害了她啊。

    可是。这些都是事实,沈河也只能选择对她实话实说,自己总不能欺骗她吧。

    他又想起来了曾在沈府静湖小亭发生的事情,他想起来了那个冷漠离去的背影,每每至此,他的内心总有一处会痛。可是他又想到了这些日子盈盈对他的照料,他想起来了自己睁开眼睛看到的那个趴在自己床边的女孩,那个一上街就会牵起自己缺乏安全感的女孩,这让他自己也产生了一些犹豫。

    如果自己选择留下,那么一切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窗外,太阳透过厚厚的云层,投下了一抹略带温度的光,连续下了数十日的大雪,终于停了,阳光洒在珍珠般的白雪上,闪闪发光,整个凉州,都如同崭新的一般,让人不忍去破坏。

    终于,那一天还是来了。

    “恭喜魏将军喜得贵婿啊。”

    “哈哈,杨兄这么远还亲自前来道喜,真是贵客啊,来,随我入座!”魏文昌将此人迎了进去,转身又继续在大堂前招待宾客,今日前来的都是各地有名的王侯,与魏文昌是旧交,因此魏文昌便不顾自己身份,亲自出来迎接。

    “老魏,这么多年没见,你这魏府越来越气派了。”一股洪亮的嗓音从门外响起,不一会儿,一个身形剽悍之人走了进来,魏文昌一听这声音,眼睛都湿润了几分,直接向前走了几步,一把抱住那人。

    “老李,真没想到你能来!”魏文昌用力地拍了拍那人的后背,浑身都在颤抖。

    “哈哈,你女儿今日定亲,老子就算是在打蛮子,也要撤下军来,亲自前来给你贺喜!”

    蛮子,是大梁对南方最主要的敌人,与匈奴不同,蛮子善用骑兵,南方山野众多,野兽横行,精驹良骑遍地都是,因此马战是他们最主要的进攻方式。

    魏文昌再次拍了拍他,将其引入大堂,直接让人在自己身侧放置一张椅子,示意他坐下。

    “你现在此休息片刻,待我迎完客,再来与你好好叙旧!”

    “无妨,我今日来就没打算走,不喝光你府上的酒,我怎甘心离去。”

    “哈哈,一言为定!”魏文昌满面笑容,话不多说,他直接转身继续去迎客,今日李狂霸能来,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因此心情也是更加舒畅。

    李狂霸是他曾经的好友,在他还没有成为册史龙将之前,二人同属于南方军队,都是军中前锋大将,在一次作战中,李狂霸为了救自己,硬生生扛了蛮子主帅的一记重劈,当时人都差点被劈成了两半,好在他生命力顽强,硬生生地拖回到营中,才保住了性命。可是尽管保住了性命,他体内的经脉也因此被严重破坏,身体恢复好后,他的修为永远地停在了原地,再也无法前进。

    对于魏文昌来说,李狂霸是他这一辈子的恩人,若不是他舍身相救,自己现在早已是一堆草灰。可是,这也是他心中的痛,每当他想起李狂霸身上那一条从左肩一直延伸到右腹的恐怖疤痕,他都彻夜难眠。

    要知道,当年李狂霸的天赋与实力完全不弱于自己,如果不是那一次,他日后也一定能成为册史龙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快穿之带猫嚯嚯钱〕〔紫苏求仙记〕〔最佳女婿林羽江颜〕〔空间商城之农女翻〕〔雷电秩序掌控者〕〔重生商纣王〕〔我成了失控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未两清〕〔都市第一战王〕〔虚空极变〕〔乡村透视仙医〕〔万兽朝凰〕〔诸天尽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