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取我匣中斩仙剑〕〔余无之烬〕〔精灵宝可梦之全球〕〔紫星大帝〕〔从红海开始崛起〕〔从小鲜肉成为文娱〕〔淘金者杰克〕〔大国传媒〕〔当律师有了外挂〕〔古地秘闻录〕〔乃木坂的奇妙日常〕〔开局签到传道图书〕〔商女重生之富甲天〕〔庶族无名〕〔毒液诸天〕〔诸天万界典当系统〕〔三国之博弈天下〕〔法师乔安〕〔木叶之船新鸣人〕〔商女重生之权臣有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九重武神 第150章 在下血城红教屈族
    但见一位身穿血袍的苍发老人,站在一处大殿内仰天怒吼。

    周身四溢的寒骨厉息,宛如身披绿焰扶柳,惊得殿外守卫冷汗直流。

    身为红教的太上老祖之孙的终鸿魂牌,竟然在祭魂殿碎裂了。

    而知晓红教祭魂殿作用的人,听到这惊世骇俗的消息,无比神色震惊。

    所有知道有关消息的人,无一例外全部目露骇然,久久不能回神。

    魂牌碎裂,那就表面魂牌上的人已经死了,彻底的死了,用烟消云散形容都不为过。

    而身为红教的太上老祖,同样也是红教血子终鸿爷爷的他,此刻脸色极为阴厉,他站祭魂殿,双手颤抖抓着已经碎裂四处,任由如何拼凑都合不起的魂牌伤心欲绝,悲痛万分。

    突然他扭头望向一处,目光中充斥的煞气如同燃烧的火焰极为明显,似能够穿透深海,穿透距离,穿透一些障碍,落在海国范围内那身躯庞大,在海中摆动尾巴的海兽身上。

    他狰狞可怖的脸上满是暴戾,嘴唇因为愤怒而不断颤抖。

    收起终鸿魂牌放入胸口的他,低吼道:“小终,你放心,爷爷一定为你报仇。”

    走出祭魂殿,他的愤怒如同爆开的火山。

    阴毒双目蓦然一扫,仰天长啸。

    “杀我终孙今日,便是你明日污血染天之时!”

    “上碧穷落下黄泉,老夫一定将他魂魄镇压在恒古下。”

    “不入轮回,不见明天...”

    ......

    “嗷嗷嗷...”

    听着传进耳中那欲聋狂吼的兽声。

    孟阳目露精芒,立刻将斩刀术劈下的魂元妖丹收进储物空间中。

    随即踏着三步阎罗,向妖兽胃壁道口尽头奔去。

    被取下魂元妖丹的海兽,一直在海河中痛苦的狂吼。

    然而仅仅过了三息,吼声便戛然而止。

    连带疯狂挣扎的庞大身躯都在这时归于平静。

    这到不是海兽死了,就算取走妖丹,海兽还是可以存活。

    若有一天,取走妖丹的海兽重得机缘,还是会有机会凝结回来的。

    经历几次毒水腐蚀,又经过几波被吞进来的尸体洗礼后,孟阳终于走过海兽食道,来到海兽的前半身处。数息后,在孟阳施展三步阎罗下,他的目中便出现十几道裂开的巨大口子。

    临近,孟阳便才看的清楚,这口子如门一般,很窄却很高。

    随着呼吸,竟十分有节奏的一闭一合。

    从这里向口子外看,深沉的黑海便入目三分,让孟阳脸色浮现喜色。

    当这十几道巨大的口子再次张开时,孟阳二话不说,猛的冲了出去,回头一看,一条巨大无比的身躯便充斥整个目中,仅仅三息,这巨大的身躯便摆着尾巴渐行渐远,消失在孟阳目中,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自己居然从海兽的腮口离开了。

    扫向四周黑色深海,孟阳招手一翻,玉简地图便被他抓在掌中,摊开后,孟阳抬头看了一眼海兽离去的方向,运转灵力下自相反的方向化作虹光极速遁去。

    ......

    黑海中,在元国与赵国地界交叉处,此刻站着一位神色极为愤怒的老人。

    在这老人对面,还站在三位手拿三尺钉叉长发如蛇,身穿鳞甲的修士。

    他们虽然模样似人似妖,却是实实在在的“聚武境”人类修士。

    “终葛,你乃血城太上老祖,身为聚武境存在,应该知晓你血城与我海国签订的协议,难不成你要强闯,此番做法,可是你们做好了要宣战的准备?”

    海国中其中一位身材高大,满脸蛇须的中年,盯着终葛一字一顿的说道。

    “左师兄,我终葛说的已经足够清楚,我血城出了一个叛徒,不仅杀我嫡孙,更是踏入你族在赵国管辖的东荒河海范围,我是来抓他回去的,你们与我浪费时间,到不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过去,此事一了,我终葛必有重谢。”

    海国大汉身后的两名老者闻言顿时一怔,相互对视一眼。

    皆是看到对方目中的幸灾乐祸,随即便吧目光移向身前大汉。

    这大汉神色虽然正常,却也短暂的失了一神,杀血城太上老祖终葛嫡孙的人,竟如此狠辣,丝毫不顾及这终葛的身份,痛下杀手,可见终葛口中的叛徒实力应该不弱。

    似知道大汉心中所想,终葛摇头厉声道:“此人猜测不错的话,应该是初武期的存在。”

    此话一出,海国三人齐齐一怔。

    “这可有些难办了,凶手如果是宫武境,或者聚武境,放你过去只需一纸文书,可初武期的话,我们无权干涉。你应该明白,初武期的修士,可不在我们五湖四海协议之内,顶多算私人恩怨,就算皇室都无此权利。”

    报仇心切的终葛虽然面色阴沉,内心却连连冷笑。

    “如果我终葛愿拿出三枚至元丹呢?”

    闻言,大汉伸出入射一般的嘴巴舔了舔嘴唇,略有兴趣道:“有点意思。”

    终葛深吸口气,双目眯起:“五枚至元丹!”

    大汉嘴角勾起,点了点头“可以考虑...”

    “七枚...”

    “此事应了!”

    ......

    “至元丹?”

    拔开面前巨大无比的如同海带的绿色植物后,孟阳便看到两个人形却不是人样的身影,其脸上无鼻却被鱼腮代替的模样,让孟阳立刻明白,面前这两位便是海国的修士,而这两个海国的修士此刻谈论的话题,正是至元丹。

    默念化神隐匿口诀,偷听少许,孟阳便静静的离开。

    “想不到这世间竟还有如此逆天的丹药,只要修为是初武后期,吃下一枚至元丹,立刻进阶宫武之位,就连其中渡劫的过程都省了。”

    摇头沉吟的孟阳谈谈一笑,嘴上虽然如此说道,心中却明白,这等强行提高修士境界的丹药代价却极大,尤其听到两人谈论吃下至元丹后,虽然进阶宫武,却不能渡劫,这和假丹之修有何分别。

    修士宫武结成,渡劫后,才会受天地秩序所承认,不仅寿命大增,举手投足间更是带着天地之意,雷电之威,就连施展出的神通都带着天崩地裂之能。

    虽说的夸张,但由此可见,成为宫武期的存在,便算得上是真正受天道所认可的修士,真正的修士。

    而强行用至元丹提升宫武期,不历劫云之难,怎有造化。

    要是和真正修成的宫武期比,只见的察觉宛如天与壤之别。

    且晋升宫武期后,一生的修为也只能停留在宫武层次,再难寸进。

    摇了摇头,隐匿气息的孟阳,绕过准备围杀海兽的两人,继续向西南方向奔游而去。

    也不知游了多久,刚吃下一颗回灵丸的孟阳心神,突然感应到一股极强的气息。

    抬头望去,便看到一个红衣人影,负手而立,挡住自己的去路。

    灵识散出之际,孟阳神色不由凝重起来,对方竟然是一位初武后期的存在。

    “在下血城红教,屈族!”

    “让开!”

    孟阳神色平静,寒声说道,语气虽然听不出任何变化。

    但从表示上看,已然是动了杀机。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追来的人居然不是做园镇功德碑任务的那群人。

    而是与终鸿同在宗之内的红教之人。

    屈族原本是红教外派弟子,正在执行任务,哪知怀中身份玉简突然颤抖。

    心下知晓是门派发布任务消息,便查看起来,谁知这一查看,让他面色顿时大惊失色。

    太上老祖终葛的嫡孙终鸿竟然被人杀了,那这人得多强才敢不顾终葛这样的存在,而出杀手,难道对方是一个宫武,或者说背后也有聚武强者在撑腰?。

    可当他继续往下看,他震惊的,彻底的震惊的。

    杀死初武后期接近八重境的教子终鸿,竟然是一个来路不明,修为只有初武初期的存在。

    而更让人吃惊的是,终鸿死的地方竟然是赵国断河黑海地界。

    红教教法严谨,他不相信身为红教教子的终鸿不知晓,赵国断河是不能去的。

    可他还是去了,最后却死在一个修为低于他的无名小卒手中。

    至于两人谁追杀谁,又是谁引起杀戮,没人关心。

    仔细思索下,聪明如他,立刻便从这简单的任务介绍上分析出,杀死终鸿那个修士不简单,且身怀宝物,可能这宝物就是终鸿不顾红教与海国协议,而闯进海国范围的诱因。

    屈族当时就在断河大陆上,接到任务后,奖励看都没看便直接向海国范围飞去。

    任务发下里的那一刻,他便已经拥有进入海国掌管的海域范围资格。

    唯一限制,便是接取人的实力,不得超过宫武期。

    按照玉简指示,屈族一路狂追,半柱香时间后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

    而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此人身有重宝。

    屈族还暗暗的观察跟了孟阳好一会儿,直到此刻,这才现身。

    原本以为报上自己的姓名,会让这面无表情的中年修士出现凝重之容,立刻束手就擒,却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敢挣扎,还敢目露杀机。

    这不由的让屈族目光眯起,嘴角不由勾出一抹古怪笑容。

    看到屈族嘴角的笑容,孟阳目光寒芒一闪,想也没想,隔空一拍,两人之间突然便出现一双透明大手,随孟阳落下的动作,猛的拍向屈族。

    望着从头顶上空拍落而下的透明大手,屈族嘴角露出一丝寒笑,没有什么动作,就这么静静的站着,那拍落而下的透明大手,在拍向屈族身上时,突然四散而去,恍如被狂风吹散的云一般。

    孟阳目光闪烁,不在出手,抬着头,冷冷的望着对方。

    灵识扫去,他能看到屈族身上笼罩的一层光幕,这一层诡异的黑色光幕,就是让虚幻大手拍在其上顿时消散的原因,孟阳虽面无变化,内心却更加凝重起来。

    “初武境才可领悟的灵力幻法,你到用的真是出神入化。”

    “难不成终鸿这色鬼是死在你这大手下的?。”

    屈族神色不屑望向脸面忽然凝重的孟阳,原本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在此番交手之下,瞬间明白过来,对面腰挂长刀的青年实力,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强大。

    不然刚刚拍向他的大手就不是灵力凝实的,而是如真正手掌一样已经具象化的大手。

    “我不管你是何人,最好不要挡我,不然别怪我,杀了你!”

    孟阳深吸一口气,紧盯屈族,目光如电,凝语寒吐。

    “口气真大,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杀我。”

    屈族同样寒容对视望着孟阳,两人目光接触之际,便同时动了起来。

    “斩刀术,一破力!”

    “武魂,百炼霸吟!”

    孟阳瞬间抽出斩刀术,隔空一劈。

    寒芒闪烁,刀芒一出,便出现闪雷一般的“兹兹”声。

    在孟阳屈指一点之下,绣春刀芒当即贯穿而去,拖着长虹,砍向远处的屈族。

    而屈族在“百炼霸吟”脱口之际,周身蓦然涌现如同龙卷风一般的白色气芒。

    芒现之时,立刻便凝实而成一道身影。

    一道通体花纹,头上印王,四爪,长相凶猛无比的虎相之影。

    这虎相之影凝实而成之际,便立刻围护屈族,待斩刀刀芒飞来之际,这头恍如沉睡的老虎忽然睁开摄人心魂的凶悍双眸,前足一踏,仰头便是一吼。

    一圈圈从虎相之影嘴中吼出的音波,瞬间炸的深海四周的海水爆裂翻腾起来。

    爆裂之势如同浪潮,不断延伸至孟阳方向。

    令斩来的刀芒都在对撞虎吟之下,寸寸蔓延出无数裂缝。

    直到刀芒炸开,化成漫天芒斑,那仿若万马奔腾而来的音波,依旧去势不减。

    “十破封魂龙武炉!祭现。”

    孟阳低喝一声,张手便是一挥,雕龙足顶龟的昭武炉瞬间出现在面前,挡住他整个身体。

    虎吟之声,伴随着脚下爆裂而来的威势,赫然间撞在昭武炉上。

    蓦然间,身在封魂龙武炉后的孟阳,整个黑色衣襟,以及披肩长发,在这撞击溢出的冲击气波下,立刻狂舞起来。其爆裂之势,恍如碰到一块巨石的河流一般,从中一分为二,向孟阳左右两边方向不断冲击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在天庭做主播〕〔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的爱情在奔跑〕〔仙人来此〕〔夜行手记〕〔巅峰武道〕〔奶爸成神之路〕〔创世圣战〕〔煞妃归来之绝杀天〕〔戏精王妃〕〔红腰破阵行〕〔文明序列密码〕〔绝世医帝云墨〕〔我的岁月待你回首〕〔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