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世界中的行者〕〔第四帝国之鹰〕〔婚宠无度:总裁大〕〔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一遇男神暖终身〕〔苏可可小神棍全文〕〔农家子的发家致富〕〔下堂将军要亲亲〕〔都市医神〕〔头狼〕〔龙武战神〕〔错嫁替婚总裁〕〔邪性老公太霸道〕〔豪门情缘之代嫁新〕〔乱世枭雄〕〔乱世斗神〕〔夜少的二婚新妻〕〔灰烬之燃〕〔混沌祖龙诀〕〔剑仙在上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侯府娇宠 第556章 最是温柔可人
    说罢,放开她的手,而后上前。

    孙花妮见他走来,松了田苗的手,快步而上拉住秦云舒,微微笑着,“嫂子,随我进屋。”

    都是她的错,造成两家误会,大哥领了嫂子回,千万别生了嫌隙。

    秦云舒一眼就看出她有话要说,抬头望了眼萧瑾言,然后轻轻点头随她进去。

    离开的那刻,她听到田苗一阵哭声,幽怨凄凉,更有道不尽的控诉。

    “嫂子,你别多想,喝口水。”

    话落,木碗递来,颜色陈旧,但表面光滑,没有任何木刺,不说材料,这工艺实属上等。

    秦云舒没有急着喝,细细瞧着木碗。

    孙花妮见她打量,以为嫌弃碗质粗糙,像她这种衣着气度,家里的碗必是上等瓷品。

    可她家里全是这种碗,上哪去找花瓷碗?

    “做工正好,凌天做的吧?”

    秦云舒双眼弯弯,泛出丝丝笑意,然后抬手,小口抿着。

    她知道,萧凌天的弟弟,除了下地耕作砍柴拉去集市卖,更有木工手艺。

    “的确,上不了台面,家里用用罢了。碗,桌子,板凳,都是他自个儿做的。”

    喝了小半碗水,只觉无比清亮,明明白水,却透着丝丝香甜,和齐京的水,很不相同。

    “只有你我二人,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放下木碗,秦云舒淡淡而道,双目澄澈,叫人瞧不出心绪。

    孙花妮立即正了脸色,转身关上内屋门,再次面对秦云舒时,面上多了许多歉疚。

    “田苗家对萧家有恩,爹去的早,娘拉扯大哥凌天不容易,多亏田苗家年年送米,往年帮了不少忙。”

    说到这,她话音一顿,细细瞧着秦云舒,过了一会才道。

    “都怪我多嘴,开了句玩笑话,说田家小女儿性子活泼,为人善良,等大哥从军中回来,许给大哥,挺好。”

    声音越来越轻,满满的全是愧疚。

    “离家前,娘又嘱咐,秉承萧家组训。军中都是男子,大哥不善言辞,什么都藏在心里,哪里想到他……”

    孙花妮立即停住,抬手捂嘴,差点说溜嘴。

    这时候,秦云舒笑了,“没想到,还能带个姑娘回家。”

    话音尽是打趣,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说罢,她起身,透过窗户纸朝外看。

    只见三道身影,最高的那道是萧瑾言,最矮的便是田苗,中间则是萧凌天。

    听不清说了什么,只听到哭声,从大到小,最后呜咽。

    “嫂子,一句玩笑话,没有经过两家长辈。但田苗当真了,更等到现在。”

    从青翠的小姑娘,变成老姑娘,今年二十三了。

    是她不好,她就不该多这个嘴,不然也不会惹麻烦,田苗也早嫁出去了。

    “不用过多自责,若她没有这个心思,不会因你一句话,等那么多年。”

    没有责怪,孙花妮更不好意思,谁会想到,田苗今天冲过来,口无遮拦说那些话。

    院中,哭声不止,秦云舒依旧望着,不知他们说了什么,最后她看到最矮的身影渐行渐远。

    吱嘎,紧接着屋门被推开。

    “舒儿。”

    轻唤一声,萧瑾言沉稳走来。

    孙花妮见此,识趣的退了出去,替两人关上门。

    秦云舒站在窗边,依旧透过窗户纸瞧着外面,知道他来了,不瞧他,也不回。

    见她这样,萧瑾言急了,忙上前扬手就要搂住她。

    脚步一侧,轻巧的躲了过去,双目直视。

    “原来,乡里还藏了一个娇滴滴的姑娘。”

    话音平静,没有任何起伏,越这样,萧瑾言越认为她生气了。

    “十八岁离乡,即便进军多年,也没有那心思,遇到你,才生出娶妻的念头,万万没有藏姑娘的事。”

    说着,萧瑾言扬手,快准狠的按住秦云舒的肩,力道大的叫她不能动弹。

    “怎了?若我不信,准备动粗?”

    说话时,唇角扬起,透着打趣。

    一听这口气,萧瑾言悬着的心放下,力道稍稍减小。

    “我哪敢?今后,只有你打我的份。”

    “在你心里,难不成我是河东狮?”

    话音落下,手就被他握住,贴近他温热的心口,随他一起上下起伏。

    “怎会?舒儿最温柔可人。”

    自认识她以来,别说骂人,指责都很少,柔的仿似山中溪流,潺流而过,漾进他心。

    “好了,不和你耍嘴皮子,尽说些肉麻话。”

    说罢,秦云舒抽回手,直朝屋门外去,却被横伸而出的臂膀揽过,一把扯入怀中,唇几乎贴着她的耳畔,低低道。

    “肉麻?”

    富有磁性,随着轻浅的呼吸撩着她的发丝。

    “快放开我,礼物还没送呢,你娘还在厅中等着。”

    距离太近,令她生出“危险感”,一边说一边挣脱,却被越箍越紧,脸也跟着红了起来。

    落入萧瑾言眼里,直叫他心中一痒,尽管厅中,娘弟弟弟媳都在等着,他还是不愿放手。

    “舒儿,京郊处的赌约,还记得?”

    好几日,不曾听他说,现在突然提及,秦云舒心头一紧,她自然记得。

    “别忘了,今天我就要。”

    话里藏着深意,说罢,径自放开她,几步上前开了屋门。

    不多时,清朗的声音传来。

    “舒儿这次来,带了好东西。”

    秦云舒微顿片刻,萧瑾言这厮,越来越会挑拨人。

    “舒儿。”

    声音再次传来,秦云舒理了理头发,走了出去,红盒子放在桌上。

    “老夫人,这是给您的,不成敬意,希望您喜欢。”

    瞬间,萧瑾言眉眼挑起,按照约定,喜欢,就要主动亲他。

    “娘,这是茶叶,可以煮茶叶蛋呢,你最爱吃了。”

    盒子打开的刹那,孙花妮第一个出声,眸眼晶亮。

    两只母鸡每天下四个蛋,她攒了七天,够煮一锅了。

    “这茶,可不能煮蛋。”

    老夫人轻轻一声,拿起一片茶叶,放在眼前细细瞧着,“这茶,君山银针吧?”

    四字而出,萧凌天和孙花妮懵了,只听名字,就觉的高雅。

    奇怪,娘鲜少喝茶,见了这茶,还能说出名字了?

    “老夫人好眼力,正是君山银针。”

    秦云舒话音恭敬,微微笑着,识茶来看,萧瑾言的母亲,非一般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快穿之带猫嚯嚯钱〕〔紫苏求仙记〕〔最佳女婿林羽江颜〕〔空间商城之农女翻〕〔雷电秩序掌控者〕〔重生商纣王〕〔我成了失控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未两清〕〔都市第一战王〕〔虚空极变〕〔乡村透视仙医〕〔万兽朝凰〕〔诸天尽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