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悠悠情不眠〕〔爱我你就抱抱我〕〔原来我很爱你〕〔我对你动了心〕〔总裁独宠亲亲我的〕〔武极神话〕〔全能麟少〕〔佞相夫人要守寡〕〔总裁溺宠小甜心〕〔凤九儿〕〔夏云果〕〔从人类消失开始〕〔兵锋天下林义〕〔你是过耳的风〕〔帝少,不知娇妻情〕〔猛难诞生记小说完〕〔快穿之教你做人〕〔最豪赘婿〕〔向往的生活之娱乐〕〔都市之最强仙尊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邪医狂妻 第184章遗世之骨
    第184章 遗世之骨

    高台之上的缄羽剑灵此刻正怔怔地望着凤无邪的笑容。

    这个人类的笑容,竟让缄羽剑倍感温暖。

    ……是因为这些年被困于此,寂寞太久了吗?

    她如此想着,仿佛自嘲。

    自她随剑出世而已,也不知过了千年还是万年……

    她还从未见过除却铸魂师之外的第二个人类——所以,从前的她认为,人类,皆如铸剑师那般,自私而肮脏。

    可她此刻却看出来了——高台之下,这个对她微微笑着的人类,与铸剑师不同。

    “人类,你叫什么名字?”缄羽剑问。

    凤无邪看着坐在剑身之上身形缥缈的剑灵——这个剑灵,看起来明明是个漂亮之极,文静优雅的小萝莉,然而说起话来,却更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剑神一般。

    凤无邪内心不禁吐槽:

    是她打开的方式不对么?

    为什么她碰到的人,只要厉害一些,性格就总是傲娇居多?

    不过……眼前这个傲娇萝莉剑灵长得这么漂亮,嗯,凤无邪忍了!

    “我么,凤无邪。”凤无邪回答道:“怎样,剑灵,你可否愿意随我一起走?这墓穴之中邪气交织,结界不稳,你可要快些做决定了!”

    “我可以跟你出去。也可以为你所用——”缄羽剑灵答道:“但你需先答应我两个条件。”

    “哦?”凤无邪的语气有些玩味,也有些好奇。她笑问道:“什么条件?”

    “第一,我可以帮你退敌,但若非我心甘情愿,你不得与我契约!”

    “这个自然。”凤无邪点头。

    “第二,你需帮我,寻找我的亲族——也就是与我一同出世,却被那个该死的铸剑师封印到不同之地的其余八柄剑器!我不知道它们在哪儿,对外面的世界也几乎一无所知,在这种情况下,我需要你的力量。”

    “这个……”凤无邪略微沉吟了。

    她猜,那另外八柄剑,定也如眼前的缄羽一般,是威力巨大的绝世剑器,但……事到如今,线索太少,她真要寻剑的话,不知要花上多少年才能寻到……

    万年之间,天翻地覆,上古留下来的神兵,不知被封印在哪儿?又或者……那些剑,早已经落入别的魂术师之手了?

    这都有可能!

    “怎么?你不愿意帮我寻找它们?”缄羽剑看出了凤无邪的迟疑,问道。

    凤无邪摇摇头,答:“非我不愿,只是机会渺茫……缄羽,你在地下陵墓被埋没了上万年,可知外面世界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兵冢既然是上古之墓,那么少说也有上万年了,不说别的,据鸦杀所言,万年之前,曾有一场魂术师之间毁天灭地的一战,正是因为那一战……

    许多超然于世的魂术师都殒没了。

    许多的上古魂器也都不知了去向……

    正在凤无邪思索着应该如何与这剑灵解释时,却听缄羽剑又开口道:

    “无论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与它们都是被共同铸造而出的,我们彼此之间,都可以感应到对方的力量,可以凭此寻找。”

    听了这话,凤无邪微微颔首:“如此,还算是有些微末的线索。”

    “那么,你是答应了?”

    “嗯。”凤无邪微微一笑,竟是上前几步,走入高台,朝缄羽剑灵伸出了手:“我都答应了。那么最后再问一次,缄羽剑——你可愿随我一起?”

    缄羽剑灵望着眼前这个人类……

    她的手,不像当年的铸剑师,铸剑师的手上沾满了鲜血,是冰冷无情的;而眼前这个名为凤无邪的人类朝自己所伸出的手,暖如春风——

    明明手心空空,可她却又仿佛是在自己眼前,托举着一个新的世界!

    这让缄羽剑灵宛如重生!

    “谢谢。”缄羽剑望了许久,只觉得内心似乎有一股异常复杂的感情渐渐涌入,然而她却不知该如何才能表达出来,想了又想,最终只是道出了这两个字。

    ——第一次对人类说谢谢。

    然后,缄羽剑灵的人形消失了,不,应该说,剑灵与剑融合在了一起!

    剑身一个漂亮的翻飞,所过之处,青色的风之魂力温暖而澄澈!

    缄羽剑竟是从虚空之中,召唤出了一柄青玉云纹的剑匣!

    剑器入匣,最终——稳稳地落在了凤无邪的手掌之上!

    凤无邪淡淡一笑,将剑匣细细打量了一番,最终叹气……

    唉,这剑匣也……太华丽了吧。

    因为缄羽剑没有与她契约,所以,她还不能将她收入魂印之中。

    但是这剑匣如此魂力缠绕,一看便是绝世异宝,若是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背着……那岂不是跟招摇过市似的了?

    定然会引恶人觊觎!

    可是……

    凤无邪又琢磨了琢磨:要不,把缄羽剑放进乾坤袋中?

    不过……额,这似乎有点太委屈这柄上古剑灵了吧……

    算了算了,还是先背负在身上吧!

    日后再换一个朴素些的剑匣好了……

    凤无邪想罢,便将缄羽剑负在了身后!

    在缄羽剑的指引之下,凤无邪轰开了大殿的大门。

    没错,轰开——时间太久,这大殿的殿门已经完全堵死了。

    一走出原本镇压着缄羽剑的地下大殿,凤无邪就再一次重新感受到了原本那股召唤的力量!

    她的魂印处,也又有反应了!

    凤无邪顺着这种感觉,跟随召唤的方向而走……

    她倒要看看,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

    外面没有风魂之光了,墓陵一片黑暗。

    凤无邪取出数颗火光石,注入魂力托在空中。

    借着光亮她发现这里似乎是一个广袤的地下空间。

    一条条悬空的廊道、楼梯、吊桥凌空交错,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建筑群!

    “这可真是大手笔……”凤无邪惊叹地说道。

    “哼,那家伙一向如此!”缄羽剑说起将自己镇压于此的人,语气仍是不善:

    “他为了给自己修建这陵墓花了整整十年,光是累死的奴隶就不下十万!”

    “还活在世呢,就提前十年给自己修建墓陵……”凤无邪十分无语。

    她摇摇头,又感应了一下血脉所召唤的方向,迈步前行。

    又是不知走了多久……

    这陵墓中危险重重,一路上有不少的机关、陷阱、鬼俑甚至是诡异的毒虫恶兽。

    但凤无邪有了先前的竟然,再加上新得了缄羽剑这等神兵相助。

    所以虽是步步惊心,但却有惊无险!

    随着心底那种召唤感越来越强烈,凤无邪知道自己正一步步接近答案!

    终于,她在一座不大的偏殿前,停了下来。

    凤无邪站在门外,她能感觉到一种发自于血脉深处的亲切感!

    深吸了一口气,她平复了一下心情。

    伸手按在了殿门之上。

    一种奇异的波动从门上传来,殿门缓缓洞开……

    凤无邪谨慎地迈步而入——

    与外部的漆黑迷暗不同,这间偏殿之内,竟是清晰明亮!

    只见大殿顶部有一块水晶,散发着柔和的光线。映衬着殿中摆设精美的古朴装饰,显得十分华丽。

    凤无邪越来越觉得——召唤自己的东西,或者说,召唤自己的人,就藏在这间大殿之中!

    是谁?!

    凤无邪锐利的目光扫过大殿的每一处角落……

    蓦地!

    她眸光一凛!

    殿中,一方石台之上,竟然——有一具尸骨!

    然而,神奇的是,这具尸骨之上,没有一丝腐肉,连味道都没有,就像是医学骨科实验室中最常见的骷髅摆架一样,干净极了!甚至还被一丝若有若无的温暖魂力包裹着……

    从尸骨的摆相来看,这个人在垂死之前,姿态依然端庄,生前该是十分优雅之人。

    凤无邪一步步走近——

    每走近一步,那种血脉召唤的感觉,就越发强烈、深刻!

    凤无邪的心中越发忐忑:竟然是这具尸骨在召唤着她?????

    终于,她来到了尸骨之前。

    然而不知不觉间,她竟然……落下了泪来!

    凤无邪只觉得一阵莫名奇妙:我去,怎么搞的?!这具身体,怎么不受控制,自己就开始流泪了?

    然,这个念头刚刚一起——

    凤无邪忽然就懂了。

    这些眼泪,并不是她的。

    而是——这具身体的原主,所流下的眼泪!

    也许是原主的残魂一直没能彻底消散离去吧,当她见到这具尸骨之时,竟忍不住哀默流泪……

    那么眼前这具尸骨的身份……

    凤无邪意识到了什么,忽然感同身受一般,悲从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苏求仙记〕〔雷电秩序掌控者〕〔万鬼吞噬系统〕〔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成了失控者〕〔都市第一战王〕〔未两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虚空极变〕〔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宇宙最强星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