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拜托夫人领证吧〕〔劈天斩神〕〔系统它牛气哄哄〕〔洪荒里的魔王养成〕〔重生五零巧媳妇〕〔玩家凶猛〕〔洛阳七日〕〔和我结婚我超甜〕〔农门温香〕〔拐个王爷去种田〕〔系统带我去装逼〕〔都市最强医圣林奇〕〔男神投喂指南〕〔狂热乐园〕〔至尊女婿〕〔兵王归来有了老婆〕〔快穿女配冷静点〕〔全球诸天时代〕〔超神的沉浸游戏〕〔九洲四海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邪医狂妻 第433章如临大敌
    第433章 如临大敌

    宗王闻声看了看手中的酒盅,又看了看凤无邪那一脸无力吐槽表情,他十分认真地问道:

    “这明明是水做的东西,本王怎么就喝不得了?”

    凤无邪与身边的小白对视一眼,懒懒托腮道:

    “宗王,酒这个东西,看起来都是水,但其实……这可都是粮食精!使用谷物,取其精华去其糟糠酿制而成,就算是我们人类,长期大量饮酒都是会生病的,更何况是你们魂兽。”

    说着,凤无邪索性将宗王手中紧紧抱着的酒壶抢了过来:

    “好了好了,一整壶都要被你喝完了,今天就喝这么多了啊,再喝下去你就醉了。”

    宗王大人意犹未尽地砸吧砸吧嘴,眼巴巴地盯着凤无邪夺过去的酒壶,一脸幽怨:

    “你这个人类小丫头,让你教酿酒的方法你又不肯,让你多给本王喝两口你又将酒夺走,你就不怕本王一怒之下将你杀死,把你那个乾坤袋子里的宝贝全都占为己有?!”

    凤无邪一脸淡定地把酒收了起来。

    宗王摆出一副要杀人似的威胁脸。

    宗王这下纳闷了……不至于吧,自己才喝了这丫头几天的酒罢了,这丫头之前还对自己很是恭敬来着,现在竟然这么放肆了??

    小白在一旁看出了宗王的疑惑,不禁觉得好笑。

    于是小白替自己的主人向宗王解释道:

    “宗王大叔,你也算是一条活了一把年纪的龙了,就别再这么唬人了好吧,我主人知道你是杀不了她的,你那宝贝儿子早就把这个秘密告诉她了,你顶多也就能揍我主人几巴掌,但你吃人嘴短,又下不去这个手,是不是?”

    说着,小白冲凤无邪挤了挤眼睛。

    凤无邪微微一笑,小白果然了解她的心思。

    没错,这些日子以来,凤无邪与宗王、与寂雪这些人都算是交好了!

    再加上寂雪先前告诉过她,这些雪龙麟之所以一生都不会被人类所契约,是以不能杀害人类为代价的!所以——

    她现在自然有恃无恐。

    宗王先是一愣,随后脸一沉:

    “什么?寂雪连这个都告诉你们了?为什么?”

    小白耸耸肩,开玩笑道:

    “谁知道?诶,大叔,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你儿子暗恋我主人啊?”

    宗王成熟而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无语的表情,他上下打量了凤无邪几眼——

    这本来就是随口开个玩笑,凤无邪以为这位宗王一定会出口贬损自己几句……

    哪知,他竟然点了点头,说了一句:

    “嗯,我儿子眼光不错。”

    凤无邪:“……”

    宗王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

    “只可惜是个人类。”

    那语气,要多惋惜就有多惋惜……

    一边的小白斜眼道:“喂,大叔,我主人在外面可是有男人的,轮不到你儿子喜欢啦!你还是抓紧时间给他物色一个别的媳妇吧~”

    这时,凤无邪的房门嘎吱一声响了。

    寂雪和念念两位殿下正站在门外。

    两个人显然听到了他们刚才的谈话。

    念念一脸好奇地问寂雪:“诶,哥哥,原来你暗恋凤姑娘?”

    寂雪殿下定定地站着,面无表情,一身银甲玉靴,俊美的英姿仿佛定格了一般。

    气氛忽然间变得有些尴尬。

    “哥?你怎么不说话?”念念用手肘戳了戳寂雪。

    寂雪的脸上这才慢慢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没理会念念的八卦之心,而是歪头看着凤无邪,优雅的声音像是海下的流水一般,清澈好听,却带着戏谑:

    “凤姑娘,看来你是个有着迷之自信的女子,连我暗恋你这种事情,你也说得出口。”

    凤无邪笑了一声,毫不客气地反讽了回去:

    “看来寂雪殿下的耳朵不太好使,刚才的玩笑话明明是小白说的,怎么就变成了是我说的?”

    顿了顿,凤无邪顺势手心一翻,指间已经多了几根细长的银针:

    “要不,我帮你扎几针,治治耳朵?”

    寂雪殿下在看到银针的那一瞬间,那张俊美无瑕的脸忽然抽了一抽……

    凤无邪将他表情的变化看在眼里,继续道:

    “哦,你是担心我会扎伤你吗?你放心吧,从前我初学针术之时,都是用各种半死不活的恶兽做实验的,我先把那些恶兽打得半死不活,再施针救治,救活它们之后又继续把它们打个半死不活,然后再施针救治……就这么往复练习,最终练成了一手好针法。”

    说完,看向寂雪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意。

    寂雪无奈:“……”

    歹毒如她,或许他应该讨厌这样的人类才对,然而寂雪却忽然觉得,自己很喜欢看她现在这样狡黠如狐,笑靥如花的模样。

    小白却好像对凤无邪所讲述的这件事有什么心理阴影似的,十分不开心地摆了摆手:

    “哎呀主人你别再说啦,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初你在古塔里扛着一具又一具魂兽的尸体时那些血淋淋的场面……太惨了……”

    凤无邪猛地弹了小白的额头一下:“说什么呢?”一边说一边眼神示意。

    小白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不小心提到了“古塔”!

    对了,空间古塔是主人最大的底牌来着,她从未在外对别人说起过,连帝千邪那位大教主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事儿呢!

    是自己疏忽了,小白给了凤无邪一个抱歉的眼神。

    不过好在这里的寂雪和宗王都没有将这句话放在心上。

    凤无邪这才点点头,然后又纠正了小白一句:

    “那些不是尸体,那些做实验的那些恶兽,都只是被我揍晕了而已。”

    “好了好了……”寂雪对凤无邪摇摇头:“小无邪,这次算我不对,刚才不应该讥讽你,咱们就别提拿针扎我这件事儿了好吧。”

    开玩笑,绝对不能被她拿针扎!

    寂雪心里这么想着……之前凤无邪扎了那些魂术师们几针,那些人一连好些天都是半死不活的!

    “你叫谁小无邪呢?”凤无邪白了寂雪一眼。

    寂雪抱怀,慢悠悠道:“怎么,你小小人类还不服气了?本殿下大了你整整五百岁,叫你一声小无邪你还吃亏了不成?”

    凤无邪:“……”

    话虽这么说没错,但……她的确就是有一种吃亏了的感觉啊!

    然而寂雪只是对她笑了笑,就在宗王的对面坐下来了。

    “父王,您喝的怎么样了?”

    宗王一听到这话就是一脸的不痛快:“你还问,酒已经被那丫头收起来了!”

    说这话时,宗王的眼神直直盯着凤无邪的乾坤袋。

    说来也怪,这个袋子真是神奇,那些魂术师们所带来的任何魂器都无法使用了,但唯独她的乾坤袋不受影响。

    凤无邪不为所动,只说:“好酒虽有,多喝伤身。今天真的不给了。”

    宗王叹口气。

    寂雪转移话题道:

    “对了小无邪,被你教训过的那些魂术师们,今日有很多人聚集在我们海城的入口处,又在尝试走出这里,你不去看看么?”

    凤无邪只问:

    “看又有什么用,这一个月以来,都已经去那里尝试过无数次了,走出去了吗?”

    是的,之前念念带他们去的那个地方,对这里的雪龙麟来说,简直通行无阻!

    可对他们来说,却像是隔着一道无法穿越的屏障!硬生生地将他们围困了起来!

    他们总是不死心,来来回回地试了这么多次,却一直都没能成功。

    所以凤无邪已经不再去尝试了,因为她知道——之所以会这样,一定是因为他们所用的方法不对!

    就在凤无邪思索的时候——

    有一位龙侍忽然十分慌张地闯了进来!

    “宗王!不好了!我们海城外围的结界出现了巨大的震动!!好像……好像是有什么十分强大的敌人突然出现,想尝试毁掉我们的结界!”

    宗王猛地站起身来,冷声问道:“海水可有异变?”

    龙侍回想了一番,回答道:“海水……正逐渐变成黑色,好像是……”

    一听这话,宗王的脸色当即就变了!

    寂雪的脸上也失了笑。

    僵冷了半晌……

    宗王如临大敌:

    “是它……是它来了……那个家伙,竟然追我们追到了人界!”

    凤无邪听得一头雾水——

    它?

    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紫苏求仙记〕〔雷电秩序掌控者〕〔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都市第一战王〕〔我成了失控者〕〔重生商纣王〕〔会穿越的流浪星球〕〔快穿之带猫嚯嚯钱〕〔未两清〕〔虚空极变〕〔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宇宙最强星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