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听说我是啃妻族〕〔穿到七年后我成了〕〔慕少每天都想复婚〕〔重生七零有点甜〕〔这个妖怪不是人〕〔先婚后爱:老公轻〕〔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一夜回到改开前〕〔三爷你画风又歪了〕〔透视小春医〕〔农门凰女〕〔末日轮盘〕〔最强电竞之世界冠〕〔病娇男神的偏爱满〕〔锦约〕〔重生六零农媳有空〕〔厉少又来撒糖了〕〔重生农女喜种田〕〔余生有你,甜又暖〕〔田园小福妞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神级奶爸 第六百八十四章 无路可逃
    【大章】

    轰隆隆!

    上千道雷霆同时闪亮,这是什么概念?

    就好像这一片的天空,正在遭受末日天灾。

    让周围那些观战的武者,都看呆了。

    不敢相信这一幕是真的,好似在做梦,但使劲儿的掐一把自己。

    疼!

    真特么疼!

    是真的!

    “太吓人了吧。”

    “难道狠人张突破了神境?”

    “嘶!”

    “天啊,要是真的,那狠人张的时代,真正的降临!”

    这些吃瓜群众极为震撼,甚至他们都吓的双腿发软,连身子都很难动弹。

    而且不只是他们看到,可以说这上千道闪烁的雷霆,让整个新月湾、甚至竹坑区都有很多人站在办公大楼的窗户前,目瞪口呆。

    “我去,啥情况?难道有哪位道友在那里渡雷劫?”

    “哈哈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渡劫的应该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小老弟。”

    “快录一下视频!这要是传到网上,肯定火。”

    新月湾和竹坑区见到这场景的人赶忙拿出手机。

    可雷电哪里是他们的反应能捕捉到的,这个念头刚刚升起,雷霆便消散了。

    让人为之可惜。

    在这样的人群中,很多时候,去某个地方旅游,都是拍拍照就完事了,此时没有拍到这场景,心里有些遗憾。

    但他们并不清楚,刚刚那一大片的雷霆落下,带走的是什么。

    新月山前侧的主战场。

    随着张汉的出现,敌方不少人大惊失色。

    毕竟刚刚诅咒之船所带来的震撼还没有消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空间门出现,张汉踏出。

    所有的画面,让包括罗蒂斯在内,都有些无法理解。

    但他理解的是空中闪烁的雷霆。

    让他有一丝心悸的感觉!

    “怎么会?”

    罗蒂斯的目光死死地盯着空中硕大的雷霆,他看得到,雷霆的颜色,是淡淡的绿。

    “什么东西?”

    他感受的到,雷霆中隐藏着很恐怖的未知能量。

    咔咔咔!

    伴随滔天声音,数千道雷霆迎面落下,覆盖了附近这一整片的海域。

    当雷霆距离罗蒂斯千米时,他突然间汗毛乍起,大惊失色,惊吼一声:

    “逃!”

    他们这等强者,对于危机的感知很准。

    罗蒂斯很清楚,若是自己硬抗这雷霆,以现在自己重伤的状态,绝对会陨落于此。

    随着他的惊吼声。

    嗖嗖嗖!

    很多人都动了起来。

    金发老者面无血色,因为他感觉得到,有十几道雷霆在自己身子四周,好似封锁了他的退路。

    他们现在除去之前被陈家战神斩灭的一个,还有八个,其中陈家战神重伤了一个,其他人的伤势也都不轻,金发老者知道自己不仅仅是相对来说实力比较低的,还是受伤最严重的一个。

    “退!”

    岛本正一和宫明三泰脸色一变。

    两人是他们一方状态比较好的,毕竟他们是迟迟赶来。

    神隐宫明三泰右手向上竖起,嘴里念念有词。

    岛本正一见状知道他这是在施展遁术,也不管他,自己身形一动,向东侧海域快速跑去。

    轰隆隆!

    两人逃的最快,受到的攻击也是最快。

    张汉冷漠的目光望了过去,这时,神隐宫明三泰的身影化作道道星芒,正向下方的海面飘去。

    金发老者等人见状脸色微变:

    “逃的真是快!”

    可以说走一个,其他人就要面对更大的压力。

    他们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是安全的。

    可他们的念头刚刚升起,张汉漏出一丝不屑的神情:

    “区区下三等的遁术,也敢在我面前施展?”

    “四象法阵,神雷玄虎!”

    嗡!

    张汉的神器出现了。

    在电闪雷鸣之间,宫明三泰身旁的一道雷霆突然熄灭,取而代之的是闪烁过去的卡牌。

    玄武的厚重气息和白虎的生杀之气,形成一道玄妙的法阵。

    轰!

    一道炸响从卡牌下侧的海域传出,只见方圆五十米的面积,形成一道非常深的旋涡。

    哗啦!

    宫明三泰的身影猛地从旋涡中心显露身形,整个人有些呆滞。

    自己最为拿手的水遁术,怎么不好使了?

    他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头淡淡的双翼虎王,虚影伴随数十道雷霆,顷刻间落了下来。

    “啊!”

    一道惨叫响起,宫明三泰想要躲,想要施展血盾之术,却发现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他遁术所需要的方式,还没开始,便胎死腹中。

    “不!”

    他看着越来越近的雷霆,疯狂的抵抗,但却发现,这雷霆他根本无法将所有都破灭。

    这一刻,正在逃走的罗斯蒂等人目光也望了过去。

    刷!

    数道雷霆一闪而逝。

    刚刚在海域的旋涡中,还有宫明三泰的身影,但随着雷霆的落下,连一根汗毛都没有留下。

    “宫明三泰,死了?”

    他虽然是神境初期,但他所懂得的各种遁术,让他的名声不弱于神境中期,甚至在岛国一度被认为是最难缠的对手。

    被一方巨头惦记或许还能逃,但是被宫明三泰惦记上,必死无疑。

    可就是这样一位强者,一个照面被张寒阳打死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罗蒂斯有些毛骨悚然,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大变:“难道、难道这是超越神器的东西?”

    “此地不可久留,快逃!”

    一瞬间,罗蒂斯被他心中想法吓坏了,来不及说些什么,右手掐诀,左手在自己的胸膛拍了下。

    “噗。”

    一口鲜血突出,这血雾仿佛化作双翼,推动罗蒂斯更快的前行。

    斗笠人、金发老者身形要慢了一步。

    倒是那位岛本正一,吓的汗毛乍起,他距离张汉有些远,疯一样的逃。

    “没用的。”

    张汉又看了他一眼,左手向前一拍。

    哗哗哗!

    突然一道小巧的黑色的旗子出现。

    向前飞去的时候变得越来越大,最终竟变成百米高的大旗。

    “呜呜呜”

    一股股阴暗系的能量席卷而出,伴随的是万千阴灵。

    “啊啊啊!”

    在这些肉眼可以隐约看见一丝轮廓的阴灵下,岛本正一整个人被吞噬。

    “疼!”

    “啊!”

    岛本正一咆哮了三秒钟,生个身体突然爆开,他的灵魂被吸了出来,数个阴灵不断撕咬,把他本源意识抹去,又是两秒钟,他原本的灵魂能量便形成一个初生的无意识的阴灵,茫然的跟着大部队,奔向侧面的金发男子等人。

    “嘶!”

    罗蒂斯等人面色大变。

    如果说刚刚他们信心满满,但诡异的天雷加上这数不清的阴灵

    有些麻烦了!

    “我怎么感觉,他才是一个邪修?”

    斗笠人并不慌,一边逃跑一边看了张汉一眼。

    他有分身,不是很害怕,但其他人就没有那么运气了。

    尤其是那近两百的宗师团队。

    他们吓的魂飞魄散。

    哪怕是青帝、哪怕是陈家战神,也从没有打出过覆盖面积如此广、威能如此大的招式啊!

    狠人张

    天啊!

    根本无法抵抗!

    “跑啊!”

    “快快快!”

    “逃!”

    “艾克斯,不要丢下我,救我!”

    “”

    这一大片的人乱了。

    而雷天南一行人,在张汉出现的时候,便齐刷刷的退了过去。

    他们有着一种信念。

    张汉回归,这一场战斗必胜!

    最为激动的,当属王展鹏,他感应得到,那气息强悍压人、煞是微风的、高达百米的黑色大旗!

    正是他的山河旗!

    “神器!山河旗变成了神器,竟然还这么牛逼!”王展鹏十分罕见的叫了一声!

    “呼”陈常青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见到这一幕,他放心了。

    拿出十余枚丹药,给陈家战神、盖行空、季无双都分了过去,他们吃下丹药,在边缘调息。

    甚至前山交战的很多人,都停止了交手。

    喘着粗气的沈江山,警惕的看着前侧两人。

    而那位平头神境和天丹门的门主,一行人身子一动,升入空中,当他们远远的看到,新月山南侧悬崖上,漂浮着张寒阳之后。

    突然打了一个冷颤。

    “张寒阳他回来了?”平头武者瞳孔一缩,目中充满了怀疑:“他是怎么出来的,这不可能啊!”

    “这”

    天丹门的门主心中突然感觉不妙,他眉头深皱,凝视三秒钟,才看了沈江山一眼:

    “告诉张寒阳,杀我天丹门长老一事,三日内给我一个说法!”

    “走!”

    说罢,他丝毫不拖泥带水,转身带头向新月山的里侧走去。

    看上去他是在质问,但沈江山清楚,他是放弃了进攻新月山。

    “他应该害怕,狠人张屠上天丹门吧?”

    沈江山心中微微摇头。

    说实话,他其实很理解,一个强者令人敬畏,但一个狠人,让人畏惧!

    那位平头神境见状面色顿了顿,无奈的说道:

    “既然他离开了,那我也不打了,这次算你们运气好。”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语气还是很平和,但紧接着,他便冷笑一声:

    “但我奉劝你们一句,小世界的大门即将打开,届时你们还是无法守得住神物!”

    说完他便带人向后退去。

    “小辈,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沈江山生冷的回答一声。

    但他心里也松了口气,虽然有江晏蓝的加入,但他们还是敌不过对方两位神境,而且安保团已经有过半的人重伤,在打下去,他们定然无命可活。

    “我去找张寒阳!”

    江晏蓝留下一句话,身形快速的飞向张汉。

    在这个紧要的关头,她的心内仿佛在呐喊:

    “张寒阳,你神通广大,一定会有办法挽回刘教官的命!”

    “我要赶快告诉他,刘教官已经岌岌可危!”

    有点自欺欺人,其实这个时候,可以说刘教官已经死了。

    其他方向的敌人,也都发现了张汉的回归。

    无一不感到惊悚。

    他怎么出来的?

    嗯?

    留在了遗迹当中,竟然也能出来?

    这可能吗?

    这种不敢置信的心态,加上前方的电闪雷鸣,还有那万千隐约可见的阴灵。

    让他们背脊生寒。

    “退!”

    所有人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哪怕是不甘心的向齐天,都第一时间撤离。

    因为他们看到了,那两百多的宗师,还有罗蒂斯等强者,全部都在逃命!

    天!

    张寒阳回归,就多他一个人,竟然能扭转战局?

    他怎么会懂的那么强悍的招式?

    就连陈家战神都有些发呆,他也想不到,是何等滔天的能量,可以维持如此磅礴的覆盖式的攻击。

    “喔,喔喔喔!”

    “嗷嗷呜!”

    两道叫声响彻整个新月山,大黑这一次四条腿捣腾的速度,比平时快了数倍。

    它们距离悬崖比较近。

    当到达近前。

    看到主人,看到躺在他怀里的女主人。

    看着他们的背影。

    又看向前侧落荒而逃的敌人。

    大黑的拳头砸向了自己的胸口。

    “喔嗷!”

    “嗷!”

    双黑霸王不断的咆哮,大黑胸口传出的闷响,仿佛战鼓,在渲染他们将要胜利的号角。

    在大黑拳头落下的时候。

    江晏蓝到达了悬崖一侧,但她看到的画面,却让她的目光凝固。

    轰隆!

    轰隆!

    轰

    在这些雷声中,张汉瞳孔中闪烁着雷霆,整个人的气息颇为冷漠。

    “太乙木生雷!”

    “本源!”

    “阴风噬骨!”

    他右手向下一拍。

    顿时,数千雷霆,在那两包多人的空中,齐刷刷的落了下去。

    咔咔咔!

    这些人大惊失色。

    一个呼吸的时间,便有过百的人被雷霆劈死。

    其他人慌乱间,跳入海水当中。

    “冷!”

    “海水好冷!”

    “怎么会如此寒冷?”

    在他们疑惑的目光下,只见他们脚底,是数不尽的阴灵,正抓着他们的双腿,腰肢

    “啊!”

    天上地下,无路可逃!

    做完这些,张汉抬头看向金发老者和另外两位神境。

    四象法阵配合剩余的千道雷霆,将他们所在的空间仿佛打透。

    “张寒阳!停手!”

    “留我一命,我愿永世为奴!”

    面对金发老者的话语,张汉没有给出任何的神色。

    在他们的怒骂和惨叫声下,三位重伤的神境,承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陨落在这片海域。

    紧接着,张汉的目光落在了远处那些巨大的游轮上。

    轰隆!

    仅剩下的十余道雷霆狠狠地砸下。

    游轮被打击的四分五裂,缓缓的沉入大海。

    除了斗笠人和罗蒂斯,正面战场其余所有人,全部泯灭!

    哗啦!

    张汉右手一挥,聚魂幡变小,诸多的阴灵回归,但眼尖的人还是发现,阴灵的量好像少了一大半之多。

    同时天空中的雷霆散尽,张汉的瞳孔也恢复正常。

    也让大家可以看得到,他冷冽的目光。

    在所有目光的注视下,张汉突然开了口:

    “你们一个都逃不掉。”

    声音滚滚,传遍整个新月山一带。

    这让认为达到安全距离的罗蒂斯和斗笠人缓缓转回头。

    也让前山天丹门的掌门、奇雾门的向齐天、平头神境等数个势力的人,都顿住了步伐。

    “一个都逃不掉?”向齐天忍不住嘲笑:“不说别的,放在平常,罗蒂斯没有受伤的情况,一个照面张寒阳都要死,在这里说什么风凉话,真是可笑!”

    他的话语一出口,带来的数个门内子弟,都是一阵附和:

    “掌门说的对,狠人张是厉害,也很诡异的回归,但他一个人能影响战局?”

    这些人并没有看到海域一侧的场景,话也就这么说出来了。

    包括向齐天在内,他们都以为是张寒阳对那些人放狠话。

    但让他们有些意外的是。

    他们身体的四方,好似从天空,又好似从地面,又好似各个方向。

    一道低沉的、空灵的、模糊的喃喃自语,响彻整个天地。

    海域的方向,只见张汉的双手松开了。

    但他怀里的美人,却依旧漂浮在他的身前。

    只是他的身形,缓缓升高三米,整个人的身上,猛地扩散开一股荒凉的气息。

    就好像这一刻,张汉变成了上古时代的人。

    他的眼睛缓缓闭合,嘴唇微动,传出一个又一个让人听不懂,却又感到无比玄妙诡异的声音。

    嗡嗡嗡!

    天地好似发生了震颤。

    在场的神境,感到一股玄妙的力量,正在延伸。

    声音仅仅持续了十秒钟。

    突然间,张汉双目一睁。

    眼神中缭绕着血色。

    血印冥王咒!

    “呼呼呼”

    仿佛一道轻风,在方圆三十里的范围拂过。

    除了新月湾那边以外,其他的地方、新月山一带的其他大山中、海域、甚至包括陈常青等自己人,他们的手腕上突然多了一个红色印记:

    “杀!”

    冥王咒中追杀大咒,施展需要耗费身体三成的本命精,效果便是无论天涯海角,张汉都可以感受到对方在哪里。

    时限虽然短,但这诠释着张汉报以必杀的态度。

    此时,斗笠人和罗蒂斯,是最难斩杀的,哪怕张汉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于是便施展这一击咒术。

    今日不杀,不代表明日不杀!

    虽然此咒只有三天的时限,但张汉感觉够用了。

    如果魔女沐雪他们看到这一幕,估计会有点欣慰。

    这毕竟在说明:

    又有人中招了。

    其实他们也理解不了,张寒阳施展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甚至沐雪还在等着下一个月、印记不会亮起的时候。

    她打算小小的庆祝一下,因为她认为留在遗迹中的张寒阳,怕是已经挂了。

    但她没想到张汉归来了!

    一人力挽狂澜,屠尽来袭数百宗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苏求仙记〕〔万鬼吞噬系统〕〔雷电秩序掌控者〕〔空间商城之农女翻〕〔都市第一战王〕〔最佳女婿林羽江颜〕〔我成了失控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未两清〕〔虚空极变〕〔求活在金朝末年〕〔闪点系统〕〔宇宙最强星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