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75章 原来是为了她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龙昊进屋之后,钟氏还是忍不住问:“小四,大壮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瞧你浑身湿漉漉的,是穿着衣服下水洗澡的吗?”

    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都眼巴巴且眼神紧张的看着她,等着她回答。

    燕小四知道钟氏在担心什么,笑着回答:“娘,我是穿着这身衣服下水洗澡的,大壮哥与陈家三兄弟离开堰塘后,我才下的水,所以没人欺负我,你放心吧。”

    钟氏,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瞧你浑身湿漉漉的,现在起风了,冷不冷?”

    风刮来,燕小四纤瘦的身子哆嗦了一下,看得钟氏心疼不已,急忙拉着燕小四进屋。

    “赶紧进屋去换身衣裳。”

    钟氏一边说着责怪的话,一边拉着她进屋。

    锅里还有些热水,燕淑沁去找木盆打水给她送去。

    燕淑芸一瘸一拐的去取擦脸的帕子。

    燕淑雪去给燕小四找更换的衣裳。一家人都围着燕小四打转,片刻,钟氏,燕淑雪,燕淑沁,燕淑芸都站在燕小四的身边,燕小四拿着在热水里浸泡过的帕子正在擦脸,见杵在她身边没有离开打算的四个

    人,说道:“娘,大姐,二姐,三姐,你们不离开,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换衣服。”

    “小四,大姐对不起你。”

    “小四,二姐对不起你。”

    “小四,三姐对不起你。”

    钟氏不说话,用手擦泪,燕淑雪,燕淑沁,燕淑芸纷纷说对不起。

    “小四,这些年苦了你了,大姐做得不好,大姐应该更加关心你。”

    燕淑沁一边说话,一边哗啦啦的流泪。

    小四也是女孩子,却没穿过一日女孩子的衣服,今日在集市买珠花跟绣花手绢,还只给她们三个姐姐买,没有给自己买。

    燕小四后知后觉发现,今日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她的目光在钟氏,燕淑雪,燕淑沁,燕淑芸身上打量了一圈,然后问:“娘,大姐,二姐跟三姐都知道了吗?”

    钟氏知道她在问什么,点了点头:“小四,娘已经将那件事告诉你大姐,二姐跟三姐了。”

    “小四,对不起。”

    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纷纷在心里自责,若她们早些知道四弟其实是四妹,她们就会更加花心思疼爱这个小妹妹。

    姐妹仨个扑上去,抱着燕小四就哭。

    燕小四被三个姐姐抱着,有些喘不过气,不过心里很暖,很暖。

    她抬手拍了拍大姐,再拍拍二姐跟三姐,笑着道:“大姐,二姐,三姐,你们很疼爱我,你们没有对不起我,有你们这样的姐姐,我很高兴很幸福,谢谢你们。”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姐妹仨不管是对真正的燕小四,还是她这个野战军军医燕小释,都是极为照顾跟体贴的,所以不管是在真正燕小四的心里,还是在她的心里,燕

    淑沁,燕淑雪跟燕淑芸都是合格的姐姐。

    “娘,你别哭了,爹死的时候,你哭了许久,你再哭,小心哭坏了眼睛,我们一家人现在不是过得很好吗,没什么好伤心的。”

    “小四,你说得很对,咱们一家人现在过得很好,没什么好伤心的。”

    钟氏这才停止哽咽,破涕为笑,用手将眼泪擦干。

    燕小四指了指隔壁房间,故意将话音拔高一些,道:“娘,大姐,二姐,三姐,若是没什么事了,你们都先出去吧,你们在这里,我一个大老爷们实在不好意思换衣服。”钟氏,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懂她的顾虑,那就是不能让龙昊知道燕小四的真实性别,毕竟燕小四与龙昊有些肌肤之亲,若是让龙昊知道燕小四的真实性别,有可能会

    生出不必要的麻烦。

    四人朝龙昊所住的房间看了一眼,意会的对燕小四点头后,这才退出了房间。

    龙昊躺在隔壁房间的破木床上,并没有睡着,将燕小四刚才对钟氏,燕淑沁姐妹几个说的话听得是一清二楚,燕小四刚才说的那句话,让他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勾了勾。

    “呵,大老爷们,毛都还没长齐的大老爷们。”

    他在黑暗中低声嘟囔了一句,才闭上眼睛休息。

    钟氏她们住的房间里,燕小四摸黑悉悉索索快速的换好衣服,赶紧去将房门打开,让钟氏,燕淑沁她们都进来。

    外面电闪雷鸣的,她怕吓坏了娘与三个花儿一般的姐姐。

    “我已经换好衣服了,娘,大姐,二姐,三姐,你们都进来吧。”

    钟氏,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都冲过凉了,燕小四一喊,便见钟氏端着一盏油灯走进来,燕淑沁,燕淑雪跟燕淑芸跟着进来。

    “娘,这都要歇着了,你干啥还点灯?”

    燕小四一边往自己的地铺里钻,一边看着钟氏手里的油灯。

    她这个便宜娘十分节减,从来舍不得点油灯,她穿越成燕小四后,这还是第一次见钟氏将墙角那盏已经生锈的油灯点燃。

    钟氏一手端着油灯,一手小心呵护着灯芯,不让风将油灯吹灭了。

    “今夜的风真大呀,希望雨别这么大。”

    燕淑沁一边抱怨着,一边去将那扇破木窗关起来。

    等燕淑沁将破木窗关好了,钟氏才将手里的油灯放在装衣服的破木柜的顶上。

    她小心将油灯放好了,才转身过来对燕小四道:“小四你最怕夜里打雷了,今夜这场雷雨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停,点着油灯睡觉,你就不用那么害怕了。”

    昏暗的灯光打在钟氏的脸上,却将她一脸的母爱光辉照亮了。

    原来娘点着油灯是为了她。

    燕小四用手去揉鼻子,因为钟氏的这一举动感动得她鼻子有些发酸。

    “娘,谢谢你,谢谢你这么为我考虑。”

    是原主害怕夜里打雷,她并不害怕,可是怕引起钟氏的怀疑,她只好让油灯就这么亮着。

    风在门外呼啸着,不太稳固的破木门与破木窗被风吹的哐当哐当的响,还有风从墙壁间的缝隙穿透进来,把油灯上那豆粒大的火焰吹得一晃一晃的,几次差点灭掉。燕小四身上盖的被褥又薄又旧得发硬,风这么肆无忌惮的灌进屋来,她只觉得好冷,不由自主的将身子蜷缩成一团,拉起被子将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