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78章 被点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雨水顷刻间将燕小四淋成了落汤鸡。

    钟氏瞧见她一脸的雨水,头发跟衣服都湿漉漉的,就要取下自己头上的破斗笠给她遮雨。

    燕小四比她动作快,一把拉住她的手:“娘,我这一身已经被雨水淋湿了,戴上斗笠也没用了,你自己戴着吧。”

    “那你赶紧进屋去换衣裳。”

    钟氏心急的催促她进屋。

    “你们两个都进屋去,站在雨里也帮不了我什么忙,我修好了屋顶自会下来。”

    龙昊带着威压的话音夹杂着雨声从房顶上传来。

    在他的威压下,钟氏下意识就要挪步进屋。燕小四却不怕,昂首挺胸,继续直挺挺的站在雨中,大声问龙昊:“这么破烂的屋顶,你能修得好吗,别没将屋顶修好,再从屋顶上摔下来,摔成了残废,我们一家子还得

    照顾你。”

    想让龙昊赶紧从屋顶上下来,她刻意将话说得重一些。

    龙昊在屋顶上皱起了眉头,觉得燕小四那张嘴真臭,于是他放下手里的稻草,侧身朝燕小四所在的位置挥了挥手。

    燕小四只觉得一股气流从龙昊的指尖迸出,朝着她的胸口飞来,一下子打在了她的胸口上。

    她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觉得胸口那里一阵闷痛。

    “龙昊,窝草你大爷。”

    反应过来是龙昊隔空给了她一掌,她气得跳脚想大骂,可是开口,却发现嗓子里蹦不出半点声音。

    这不是隔空一掌,这是传说中的隔空点穴。

    她苦逼的挤了挤眉,扁了扁嘴,一双眼睛死瞪着房顶上的刽子手。

    龙昊没理会她一脸的怪表情,直接对着钟氏道:“你家的小屁孩有些烦,将她弄进屋去,别影响我做事。”

    说她吗?

    燕小四没法说话,瞪着龙昊,气得牙齿咬着唇。

    她还不是担心那个男人从房顶上摔下来,才那么说的,真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哦,好。”

    龙昊威严外露,钟氏哪里敢说不,应了一声,拉着浑身湿漉漉的燕小四就要进屋。

    “小四,咱们别给龙公子添乱了。”

    燕小四虽然生气,但是此刻也拿龙昊没有办法,只好点了点头,跟着钟氏进屋换衣裳。

    大半个时辰后,雷声停了,雨势稍微小了,龙昊也将屋顶修得不漏雨了,浑身湿漉漉的从房顶上下来。

    燕小四大半个时辰开不了口,憋得要死,见龙昊从房顶上下来,直接冲上去拦住他。

    钟氏,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一起冲过去。最开始,燕小四一直不开口说话,钟氏,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一起以为她是在生龙昊的闷气,直到燕淑沁与燕小四说话,燕小四嘴巴动着呜呜的发不出声音来,四人

    终于知道,是龙昊在燕小四的身上动了手脚。

    钟氏看出龙昊并不是要伤害燕小四,见他浑身湿漉漉的站在那里,客气的开口:“龙公子,你对小四做了什么?小四怎么不能开口说话了?”

    “龙大哥,这么大的雨,小四她是担心你从房顶上摔下来,一时心急说话难听了一些,你别跟她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

    “龙大哥,你就别怪小四了。”

    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跟着钟氏帮燕小四说好话。

    燕小四则是将双眼瞪圆,死盯着龙昊那个罪魁祸首。

    龙昊目光在燕小四的脸上一扫,再看看燕淑沁,燕淑雪跟燕淑芸,不由得微微一叹。

    “打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咋就这么不一样呢。”

    他一边说话,一边伸手给燕小四解开哑穴。

    燕小四感觉胸口处一阵轻松,吐了一口浊气,开口就对着龙昊大骂:“你大爷的,会隔空点穴不得了啊。”

    她陆军野战军183部队的燕小四,何时受过这种鸟罪。

    瞧她一脸愤怒跟不满,龙昊扬了扬手。钟氏生怕龙昊再封住燕小四的哑穴,赶紧将她拉到一边去,劝说道:“小四,龙公子为了给咱们家修屋顶,弄得浑身湿漉漉的,你就别跟他计较了,让他赶紧进屋洗把热水

    脸,将衣服烤干吧。”

    龙昊顶着漂泊大雨修屋顶,燕小四原本是很感激他的,可是这厮封她声穴那么久,她心里的那点感激顿时烟消云散。

    被钟氏拦着,她气呼呼的进屋,往屋里的破木床上一趟。

    钟氏使了个眼色,燕淑雪,燕淑芸跟着进屋去。

    燕淑雪进屋,瞧了一眼蒙头躺在破木床上的燕小四,温柔的笑了笑,走上前去掀开燕小四头上的被褥,“小四,还在生龙大哥的气呢。”

    “不气,我才不跟暗地里下黑手的小人一般见识呢。”燕小四一边挪着身子,一边回答燕淑雪的话,她挪到破木床最里侧后,打着哈欠对燕淑雪,燕淑芸招手:“二姐,三姐,我的地铺湿了,只能跟你们挤挤了,你们也上来吧

    。”

    龙昊待在黑漆漆的隔壁,听见燕小四与燕淑雪,燕淑芸的对话,气恼得磨牙。

    小混蛋,竟然骂他是暗地里下黑手的小人。

    不过,燕小四与燕淑雪,燕淑芸睡一张床,他一点都没有怀疑燕小四的性别,自家亲姐弟,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挤一挤很正常。

    厨房里,燕淑沁在给龙昊烧热水,钟氏找了一口破得只剩下半边的烂铁锅,往烂铁锅里倒了一些碳,将炭点燃后,端着去龙昊睡的房间。

    “龙公子,我给你烧了盆炭火,你将衣服烤一烤吧。”

    “多谢,进来吧。”

    龙昊的声音从屋里传来,钟氏这才推开门,将火盆送了进去。

    紧接着,燕淑沁送了些热水进去。

    龙昊用热水擦了擦身子,坐在火盆前烤衣服,天快亮的时候,才将衣服烤干。隔壁房间,燕小四与钟氏,燕淑沁,燕淑雪,燕淑芸挤在一张床上,因为上半夜太过疲乏,下半夜她睡得很香,不止她睡得沉,钟氏,燕淑雪,燕淑沁,燕淑芸个个都睡

    得很沉。

    第二天,雨过天晴,一家五口睁眼醒来,太阳已经升起老高。

    “哟,都这么晚了。”

    钟氏瞧着打在破木窗上的阳光,赶紧身子一立,准备起床去做饭。“龙公子昨夜修补屋顶肯定累坏了,现在肯定饿坏了,我得尽快起床做饭去,沁儿,雪儿,你们姐妹俩也赶紧起来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