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89章 燕家大乱
    ,精彩无弹窗免费!

    屋子里站满了人。

    除了燕家的几口人跟下人、长工在,方才坐在村子中央坝子里纳鞋底的人也蜂拥到了燕家。

    一大群人围在江氏睡的床前,站在后面的,踮起脚尖儿看。

    江氏躺在床上,说不得话,嘴里直哼哼着。

    李氏看了眼江氏,对燕老爷子道:“爹,娘她是不是中邪了,要不用驱邪的土办法试试。”

    燕老爷子现在六神无主,听李氏说的这也是一个办法,便同意了,吩咐了家里的下人去准备驱邪用的道具。

    按照西泽县这边的习俗,少顷,燕家的一名长工找来一把斧头,在燕家的堂屋里砍了半天。

    李氏又用白酒给江氏擦了擦身子。

    如此一番忙下来,江氏的情况却不见好转,不但没见着好转,反而抽搐得更加厉害了。

    燕家的几个人一看江氏这般模样,心里越发着急了。

    “燕老爷,这样下去不行啊,你得让下人去葛家请了葛郎中来给老太太瞧瞧。”

    人群里,不知是谁提了那么一句。

    李氏听闻,朝那个说话的人瞪了一眼。

    这芍药村谁不知道葛东树爱财如命,老太太现在疾病,让下人去葛家请葛郎中来给老太太看病,以葛郎中的人品肯定会趁机敲诈,那不得花许多银钱啊。

    现在二房那一家子人不在,还不得由他们大房花钱给老太太治病,他们大房可没有二房有钱。

    这银钱还没花出去,李氏心里就已经开始疼了。

    “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葛家将葛东树请来给老夫人看看。”

    燕老爷子一瞧土办法不行,丝毫未有迟疑,厉喝一声吩咐下人去葛家请葛郎中来。

    李氏心中虽然不愿意,但是却不敢忤逆了燕老爷子的意思,只得一只手搅着自己的袖口,低着头气闷闷的站着。

    她这样不高兴的表情,一下子招引了燕老爷子的一记刀眼。

    燕淑静发现燕老爷子的刀眼,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走到李氏身边,轻轻碰了碰李氏的胳膊:“娘,你不要太难过了,奶奶她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好起来的。”

    李氏原本是舍不得在江氏身上多花银钱,被她这么一说,顿时成了李氏是担心江氏,所以此刻才会不高兴,脸色难看。

    燕老爷子一听,立刻从李氏的身上撤走了刀子眼。

    燕淑静松了口气,站在李氏的身边,扶着李氏的胳膊,暗暗的给李氏使眼色。

    李氏明白过来,心里好一阵庆幸,庆幸燕淑静机灵,帮她掩盖了刚才的情绪。在燕家尚未分家之前,暂时还不能得罪老爷子跟老太太,老爷子做了这么多年的县令,燕家的家底还是很殷实的,若是将老爷子跟老太太得罪了,两个老不死的一气之下

    极有可能将财产都分给了老二一房。

    少顷,燕家的一名下人领着郎中葛东树进来。

    葛郎中四十几岁,模样尖嘴猴腮的,穿着一件纯青色的长褂,右边肩膀上背着一个药箱子,一看这人就是个刁钻狡猾的。

    葛东树走进来,原本围在江氏床周围的人都识趣的退散到一边,以免耽搁葛东树给江氏看病。

    “葛郎中,我娘她这是怎么了,你赶紧看看。”

    李氏这次倒是学乖了,见着葛郎中就急切的让葛郎中给江氏看病。

    “呜呜......啊啊......”

    江氏躺在床上,嘴里呜呜啊啊的嚷着,显然是还没有活够,看见葛郎中激动的。

    葛郎中站在床前,朝江氏身上瞧了瞧,瞧她情况有些严重,收回目光来,缓缓的向李氏伸出一只手,手掌摊在李氏的面前。

    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李氏给银钱,他才能给江氏看病。

    李氏心里大骂,这个不要脸的。

    心里虽不舒服,但是还是痛快的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碎银角子,伸手递给了葛东树,“葛郎中,你现在可以给我娘看病了吧。”

    葛东树掂了掂,手中碎银角子还挺有分量的,这才笑眯眯的将银钱收起来,去挽起江氏的袖子给江氏把脉。

    把脉半天,见他微微摇头,然后又是一声叹息的起身。

    他这样子,急死了燕家的几口人,也急死了在场其他人,尤其是急死了江氏。

    她这病是严重啊,还是不严重啊!

    燕老爷子见他摇头,忍不住问:“葛郎中,贱内的病情如何?还请如实告知。”

    葛郎中遗憾的瞧了江氏一眼,这才回答燕老爷子:“病入膏肓,在下无能为力,燕老爷还是尽快准备办后事吧。”

    一句话,吓得燕老爷子身子晃晃,吓得燕家几口人及下人不知所措,吓得在场的人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呜呜呜......”

    江氏直接被吓得含糊不清的哭,眼泪顺着眼角流。

    葛郎中背起自己的药箱子,对着燕老爷子拱了拱手:“在下无能无力,告辞了。”

    刚才给那一块碎银角子,起码五钱银子,就买了葛东树这么一句话,李氏觉得不值,心里不服气,“葛郎中,你就来看这么一下,就要了那么多银子,可不行。”

    说着,李氏就冲上去,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把抓住了葛东树的袍子。

    “你不能走,要走就将银子留下。”

    “淑静娘,你放手,一个妇道人家别不知羞耻的拽住一个男人的袍子。”

    “你放下银子,我就放下你袍子。”

    “淑静娘,你再不放手,我就动手了。”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李氏与葛东树拉拉扯扯,李氏力气不小,将葛东树那袍子的盘扣拉开,让葛东树身上的里衣漏了出来。

    在场的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没人上去劝架。燕家是大户,燕老爷子曾经又做过西泽县的县令,最注重礼法,见李氏一个妇道人家为了一点银子,紧拽着葛东树一个大男人的袍子不放,燕老爷子顿时觉得有损燕家门

    楣,顿时脸都黑了半截。

    “李氏,你成何体统,还不赶紧放手。”

    燕老爷子寻常唤李氏为老大家的,只有在十分动怒的时候,才会直接唤李氏。

    一听这称呼,燕淑静心里又咯噔了一下,赶紧伸手去拉李氏。“娘,眼下照顾奶奶跟奶奶治病要紧,你别跟葛大叔计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