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90章 请燕小四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氏原本还不打算松手,但是见燕淑静不断的朝自己眨眼,使眼色,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老爷子生气了,心里顿时一慌赶紧松开了葛东树的袍子。

    葛东树拉回自己的袍子,理了理,朝李氏冷哼了一声,揣着银子,背着药箱子大步走了。

    李氏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气得抓心挠肺,忍不住心里咒骂。

    天煞的,病没治好,白给了那一块碎银角子。

    心里怨恨葛东树的同时,也怨恨极了江氏。

    老不死的,怎么不病死算了。

    她心里气愤,脸上却不敢表现出分毫。

    理了理袖子,走到燕老爷子的面前,低眉顺目的问道:“爹,葛郎中治不了娘的病,这可咋办?”

    燕淑静接过李氏的话:“爷爷,奶奶都这样了,您看,要不要吩咐家里的下人去大兴镇将二叔一家叫回来,另外,还得安排一个下人去西泽县县城通知我爹跟我大哥。”

    “对对对,得安排下人去大兴镇将老二家叫回来。”

    李氏麻利的接过燕淑静的话,心里默默的盘算着。

    若是老太婆这回真的挺不过去了,得赶紧让老二一家子回来操办老太婆的丧礼,免得办丧礼的银钱又得他们大房掏。

    躺在床上的江氏,听李氏跟燕淑静你一句,我一句,气得白眼翻得更厉害。

    这母女俩是想将老二一家的叫回来给她送丧吗?她还没死呢。

    “呜呜呜呜......”

    想到这些,她双眼盯着燕老爷子,嘴里呜呜的说着,可惜燕老爷子听不懂。

    燕老爷子暗暗一番思量,觉得李氏跟燕淑静说的有道理,不管老婆子这病的结果如何,都得派下人去将老大父子俩跟老二一家叫回来。

    他正准备吩咐下人,嘴巴刚动,话还没出口,田大壮的娘王氏忽然挤到江氏的床前。

    王氏瞧了一眼要死不活的江氏,都是一个村的,心头有些不忍,想了想对燕老爷子说:“燕老爷,咱们村还有一个人会治病,而且医术很好。”

    她脑中浮现燕小四那张瘦巴巴的脸。

    那混账小子虽然有些不是东西,但是医术确实可以,两下三下就治好了她的胳膊,给她的药膏也十分好用。

    老伴老伴,老来的伴儿,燕老爷子也不希望江氏一命呜呼,剩下他一个人在世上,就问王氏:“大壮娘,你说的是谁?”

    王氏脱口而出回答:“就那住在村尾破草庙的燕小四。”

    燕老爷子先是恍惚,然后才是变了脸色。这些年,三房孤儿寡母几个住在村尾的破草庙里,若不是王氏此刻提及,他都已经快忘了,自己还有那么一个小孙子,只是这个小孙子竟然懂医术,这让他感到有些不敢

    置信。

    燕老爷子年纪大,记性不好,几乎快忘记了燕家三房的几口人,但是李氏却时时刻刻的记着。

    尤其是担心老爷子看在死去老三的份上,一时心软,再将老三房的遗孀遗孤接回来。

    老二房跟他们大房争夺家产已经够郁闷了,再将老三房接回来,她不得郁闷死。

    王氏话刚出口,就遭李氏瞪了一眼。李氏道:“大壮娘,你别吃饱了饭没事儿做,就在这里胡说八道,燕小四懂医!哼,你骗三岁小孩儿还差不多,过完今年,燕小四才满十五岁吧,十五岁大的小子,怎么可

    能懂医术,再一个,我家老三死得又早,没人教导那孩子,那孩子怕是连大字都不识一个吧。”

    在场的人,虽然多半不太相信燕小四懂医术,但是当王氏提及燕小四,李氏那反应过激的态度,却让在场的人为之唏嘘。

    身为大伯娘,竟然如此轻视自己的侄儿。

    身边的唏嘘声,让燕淑静脸色有些不好,她努力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好名声,可不想被李氏连累。

    对着李氏皱皱眉头,再看向王氏,“田婶儿,我家堂弟燕小四懂医术,你是如何知道的?若是堂弟她真的懂医,那敢情好,奶奶现在这样子,正好请了她来给奶奶瞧瞧。”

    虽然她心里也极为不愿意三房的几口人来搅合这件事,但是眼下顾着名声要紧,还有怕惹怒了老爷子。

    她是说请燕小四前来给江氏看看,这样客气的说话语气,一下子博得了在场人赞赏的目光。

    不愧是燕家的大小姐,为人就是大方得体,又知书达理。

    有这样的孙女,燕老爷子眼中也浮出一丝满意来。

    王氏瞧着一身粉衣打扮的燕淑静,也是一脸的喜欢之色。

    这样知书达理又漂亮的丫头要是能够给她儿子做媳妇儿就好了,可惜,这是燕家的大小姐,她只能想一想。“我是如何知道的?我当然是亲眼见识了燕小四的医术,那天傍晚,我在我家厨房里烧晚饭,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在地上扭到了胳膊,当时疼得我嗷嗷叫,半条胳膊

    都肿起来了,那时候,燕小四恰好到我家找大壮,就帮我把胳膊医治好了。”

    芍药村的人都知道,燕小四跟田大壮关系不错,平日里有走动窜门,王氏这么说,在场一半的人都愿意相信,而且打从心眼里希望燕小四懂医。

    以钟氏那老实懦弱的性子,定然不敢让燕小四多收医药费,如果燕小四真的懂医,以后就不用多花钱去找葛郎中看病了,这可是造福村民的事情。见燕老爷子听了王氏的话后,沉默不言,有人开口劝说:“燕老爷,大壮娘她没有理由骗您,要不,您就吩咐个下人去村尾的破草庙走一趟,那燕小四是您的亲孙儿,若是

    她懂医将老夫人医治好了皆大欢喜,就算她不懂医,也断然不敢随便开方子害了老夫人。”

    王氏赶紧附和刚才那人的话,对着燕老爷子连连点头:“就是,燕老爷子,我没有理由骗您。”

    一边说话,王氏心里一边盘算着。

    若是因为她这番话,帮助燕小四提高了名气,钟氏想必会感激她,到时候,再到燕家三房为儿子说亲也好开口些。燕老爷子心里想着,老婆子这病情来势汹涌的,就怕是个疾病,去镇上或者县里请郎中怕来不及,就算现在去了镇上或者县里,这黑灯瞎火的,找郎中也不容易,想了想,干脆指着一个下人吩咐:“你,即刻去村尾的破草庙走一趟,将燕小四叫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