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107章 我们当然赔
    ,精彩无弹窗免费!

    燕淑芸身材瘦小,刘谦和这一挥,直接将她挥得倒退几步。

    好在,燕淑沁站在她的身后,在她快要摔倒的时候,眼明手快的搀扶了她一下。

    “三妹,你没事吧。”

    燕淑芸一双眸子蓄满了泪花。

    “大姐,我没事,可是咱们的房子要没了。”

    燕小四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

    一座破草庙而已,也值得燕家这般兴师动众。

    燕淑芸被挥退,紧接着,燕淑雪又扑了上去,拉着刘谦和的袖子苦苦哀求:“刘村长,我们一家也不是要一直霸占着这座破草庙,我们会搬走的,请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搬离破草庙,她们一家五口人就只能流浪街头了,想着家里现在有了些银钱,只要再存一阵子的银钱,就能够在芍药村买块地,然后盖一座简单的房子,所以她才苦苦哀

    求刘谦和再宽限一些时间。有燕家施压,刘谦和哪里敢答应,皱起眉头,不耐烦的回答燕淑雪:“眼下已经入了秋,各家的稻谷与苞米马上就要收割了,拆了村尾这座草庙建晒场,那是刻不容缓的事

    情,你们还是赶紧收拾东西,今天之内搬走吧。”

    今天之内搬走!

    听到这句话,钟氏,燕淑沁的脸色也瞬间煞白了。

    早料到老爷子要将她们撵出破草庙,却没料到,老爷子做事跟当年一样绝,连给她们准备准备的机会都不给。

    “村长,咱们都是一个村的人,你不能这样啊。”

    燕淑雪死死的抓住刘谦和的袖子,不肯死心。

    刘谦和那一身廉价粗糙的绸衣被燕淑雪不小心抓得皱皱的,瞧着皱起的袖子,刘谦和眉头皱得更深。

    这可是他唯一的一件绸衣。

    死丫头,下手不知道轻一点。

    怒火中烧之下,刘谦和手臂重重一挥,想将自己的袖子从燕淑雪的手里给拉拽回来。

    袖子没能拉回来,却听到刺啦的一声脆响。

    衣服太廉价粗糙,这一扯一拉,袖子直接破了道口子。

    燕淑雪赶紧松手,看着刘谦和那破了条口的袖子,一脸歉意:“刘村长,我不是故意的。”

    唯一的一件绸衣破了,刘谦和心肝肚肺都疼,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双眼狠狠瞪着燕淑雪。

    “死丫头,你陪我衣服。”

    家里的银钱就那么多,若是赔了刘谦和衣服,那就更没希望盖房子了。

    燕淑雪咬着唇,心里懊恼极了。

    “刘村长,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完了吗,你知不知道,我这件衣服是花了五两银子买的。”

    此刻,刘谦和完全不顾村长的身份,直接对燕淑雪发难。

    知道燕淑雪一个女娃子拿不出银钱,他那两道怒火滔天的眼神直接落到钟氏的身上:“淑雪她娘,淑雪弄坏了我的衣服,你看怎么赔我吧。”

    刘谦和的衣服破了,确实是因为燕淑雪,但是也不全然是燕淑雪将刘谦和的衣服弄破的,一时间,钟氏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正当她愁眉不展的时候,一道清亮的声音响起。

    “刘村长,我二姐只是拉着你的袖子,是你自己用力的挥手,才导致你袖子撕破的,在场这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你问我娘要赔偿,是不是太没有道理了。”

    刘谦和将目光移到燕小四的身上,狡辩道:“如果不是燕淑雪拉着的袖子,我能用力挥手吗?”

    “那是刘村长你肝火旺盛,没能控制好自己的脾气,自己用力挥手,弄坏了自己的袖子,怪得了别人吗?”

    燕小四的话,引起围观的村民一阵哄堂大笑。

    看热闹的村民纷纷猜测。

    刘村长肝火旺盛,难道是因为晚上没能吃饱。

    村民们的笑声,让刘谦和气得脸黑:“燕小四,你胡说八道什么。”

    “瞧瞧瞧,村长你又肝火旺盛了,看来,村长夫人没有将你照顾好啊。”

    “哈哈哈......”

    这下,在场的人,大多都笑出了声,连燕博章嘴角都不受控制的往上扬了扬。

    这个侄儿的一张嘴巴可真是厉害,真是不带脏字的损人,难怪得老爷子看中。

    打嘴巴仗,刘谦和干不过燕小四,干脆瞪眼逼问钟氏:“钟氏,我只问你,衣服你赔还是不赔。”

    “赔,我们当然赔。”

    燕小四没让钟氏开口,双手抱在胸前,笑眯眯的盯着刘谦和:“娘,几日前,燕老爷子不是给了我一半医药费吗,正好是五两银子,你去取出来。”

    钟氏不明白,燕小四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瞧这小闺女如此镇定有色,便放心的进去,从藏银钱的地方取了五两银子出来。

    五两银子取来,递到燕小四的手边:“小四,这是五两银子。”燕小四接过银子,拿着在刘谦和的眼前晃了晃,道:“刘村长,你身上穿的这套衣服,我上次去大兴镇赶集正好在一家成衣铺子见过,还顺便问了一下价格,老板说,上衣

    加裤子一共是五两银子。”

    这些话倒是真的,上次去成衣铺给龙昊选衣服,正好看过这套。

    “没错。”刘谦和急于想得到燕小四手中那晃眼的五两银子,顺口就回答了。

    燕小四朝他下身看了一眼,道:“那就请刘村长将这身衣服都脱下来,把坏了的这套衣服给我,我就将这五两银子给刘村长你。”

    这个要求很合理。

    听了燕小四的话,刘谦和气得脸上的表情皲裂。

    脱了!眼下这个时节,白天不是很冷,大家都穿一件衣服,一条裤子,脱了那岂不是只剩下亵裤了。

    当着这么多男男女女的面,将自己脱得只剩下亵裤,刘谦和可做不到,他还要老脸呢。

    “燕小四,你说什么疯话呢。”燕小四忽然冷下脸:“我可没有说疯话,要么刘村长现在就将身上的一套衣服脱了交给我,我将五两银子给刘村长,若是刘村长不答应,那我就当刘村长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原谅我二姐了。”刘家并不穷,在老脸与五两银子面前,刘谦和掂量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了保住老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