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145章 相助白明月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妇人的目光转到白明月的身上。

    白明月一脸冷静的站着,目光先落在妇人的身上,再迅速的移开看了白敬业一眼。妇人指着白明月,激动的开口:“民妇当然记得,就是这位白大夫给相公开的处方,民妇听闻济仁堂白大夫医术精湛,救了不少人的性命,所以就带着相公专程来找白大夫

    抓药,没想到,吃了白大夫开的药,相公他就......他就一命呜呼了。”

    妇人话落,在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齐落在了白明月的身上。

    “怎么可能,凭白大夫的医术怎么可能会医死人?”

    “是啊,白大夫医术精湛,我之前咳嗽一直不好,就是找白大夫抓了药,这才好的。”

    “我之前腰一直痛,也是吃了白大夫开的药,才好的。”

    ......

    在场的,有不少人是白明月的病人,见识了白明月的医术后,纷纷质疑妇人刚才说的话。

    妇人遭到质疑,伤心得嗷嗷大哭。

    “我家相公的尸体就在这里,难道这还有假。”

    妇人一怒之下,掀开盖着尸体的白布。

    白布被掀开,尸体的脸部清晰的露了出来,双目紧闭,脸色跟嘴唇灰白,明显已经死透了。

    “相公,你死得好冤枉啊,你被庸医害死,我想帮你讨回公道,竟然有那么多人维护那个庸医。”

    妇人一边跪在尸体旁边嗷嗷大哭,一边从怀里拿出一张处方。

    她将处方展开,拿给在场的人过目。

    “你们看,这就是白大夫开的处方,你们若是不相信我说的话,可以自己辨认处方。”

    在场的不少人是白明月的病人,自然也就见过白明月的字迹。

    “怎么会这样?”

    “这真是白大夫的字迹。”

    “难道真是白大夫开的药,医死了那妇人的相公?”

    ......

    先前维护白明月的人,再看了那妇人手中的处方之后,纷纷有些动摇。

    白敬业看着白明月,微微一叹:“白大夫,那是你开的处方吗?”

    “处方是我开的,掌柜的,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

    白明月脸上的表情依旧是平淡的。

    白敬业深吸一口气,一脸痛心的表情,默了默道:“济仁堂的药材肯定是不会有问题的。”

    白明月淡淡一笑道:“那就是我所开处方的问题咯?”

    白敬业一脸无奈的略点头。

    “白大夫,你我虽然相交几年了,但是现在出了人命官司,我也没法维护你,还请你跟随这三位官爷去一趟县衙府。”

    “好啊。”

    白明月说好啊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一丝凉意。

    这世上果然没有真正的朋友,就算他在济仁堂做了几年大夫,与白敬业相交甚深,可是白敬业为了济仁堂的声誉还是毫不犹豫的牺牲了他。

    “三位官爷,我们走吧。”

    燕小四已经让田大壮将牛车停在了济仁堂的门口。

    过了片刻,看见白明月跟随三名捕快从济仁堂里面走出来,还有那位披麻戴孝的妇人,以及抬尸的人。田大壮看见白明月时,眼神里闪过一丝诧异,拉了拉燕小四的胳膊问道:“小四,这不是济仁堂的神医白明月吗?难道那妇人的相公是被他给医死的,看来,他的医术都是

    别人传得那么好听。”

    白明月给燕小四的印象,可不是一位庸医。

    若白明月是庸医,就不会一眼看上她的药膳。

    “娘,大壮哥,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上去问问白大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钟氏跟田大壮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燕小四已经跳下牛车,飞奔跑向了白明月。

    三名捕快见她飞奔而来,将她拦住,呵斥问道:“干什么的?”

    燕小四赶紧停下来解释。

    “我不干什么,就是想跟白大夫说两句话,三位官爷,麻烦行个方便。”为首的捕快见她一个小毛孩,正准备将她驱赶,另一名捕快及时开口道:“老大,先别急着赶这位小哥走,这位小哥昨儿晚上好像去了县衙府,是西京来的那位战将军要见

    的人,咱们不好得罪。”

    两名捕快的对话,燕小四凭着敏锐的听觉,听得清清楚楚。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借那位战将军之名狐假虎威。

    为首的捕快仔细打量着燕小四,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再开口,语气柔和了许多。

    “这位白大夫涉及了一桩人命官司,小哥,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别耽误了我等。”

    “是是是。”燕小四赶紧点头如捣蒜,然后大步走到白明月的面前。

    “白大夫,究竟发生了何事,你怎么会扯上人命官司呢?”

    白明月垂眸盯着眼前比自己矮大半个头的人儿,心里忽然感觉一暖。

    没想到,在这个非常时刻关心自己的竟然是跟自己只有两面之缘的人。

    “燕小哥,怎么是你?”

    见白明月还在笑,燕小四给了他一道白眼。

    “白大夫,你心眼可真够大的,都这时候了,还笑得出来。”

    “难道你要让我用哭来表达我现在的心情吗?”

    “不必了,你赶紧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何事?”

    因为有白明月,上次在济仁堂才轻轻松松的赚了五十两银子,如果能帮上白明月什么忙,燕小四不会吝啬不出手。

    白明月道:“几日前,那位妇人的丈夫咳嗽,到济仁堂来看病,处方是我开的,结果那妇人的相公吃了药后病情不但没好转,反而一命呜呼了。”

    “怎么会这样,以白大夫你的医术,不可能连咳嗽都治不了。”

    见两人聊得有些停不下来,为首的捕快硬着头皮打断:“小哥,我们还等着带白大夫回县衙呢,若是白大夫是被冤枉的,县令姚大人肯定会还他一个公道。”

    燕小四这才收起疑惑,闭上了嘴巴,看着白明月被三名捕快带走。

    “小四,官府断案,咱们管不了,时辰不早了,咱们还是早些回芍药村吧。”

    见燕小四皱着眉头站在济仁堂门口一动不动,田大壮心里有些隐隐的不舒服,就催促了一句。燕小四走到牛车前,目光在钟氏,田大壮几人身上一扫,道:“娘,大壮哥,要不你们先回芍药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