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146章 心里不爽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听这话,田大壮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加剧。“小四,你是不是想跟去县衙府,你别多管闲事了,你跟那位白大夫不过见了一两面,他是好人还是坏人,你都还不知道呢,就算他是好人,咱们平民百姓怎么管得了官府

    的闲事,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连累你自己,让燕三婶子,淑沁妹子们担心。”

    田大壮一脸的怒火,让燕小四一愣。

    “大壮哥,你生什么气呀。”

    田大壮咬咬牙道:“我不是生气,我是担心你,县衙府那种地方,是咱们这些小老百姓能去的吗。”

    见田大壮如此紧张燕小四,燕淑沁眼帘垂了垂,心里暗暗猜测着。

    难道大壮哥已经看出小四是女儿身,对小四有意思?

    燕小四一脸轻松自在。

    “县衙府又不是十八城地狱,昨儿晚上,我不是才去的吗,没啥可怕的。”

    “娘,如果没有白大夫慧眼识货,我们根本就没法从济仁堂赚五十两银子,现在白大夫有难,我得去看看,你放心,我不会莽撞行事。”

    田大壮诧异得张开了嘴巴。

    “小四,你是说,你赚了济仁堂五十两银子?”

    在此刻之前,他就一直在担心燕家三房盖房子的事情,既然燕家三房已经有五十两银子了,那他的担心就是多余的了。

    “小四,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咋没听你说起过。”瞧田大壮似乎有些生气,燕小四赶紧解释:“大壮哥,我不是有意隐瞒你的,上次赶集,我做了一锅白术炖鸡给白大夫尝,那是一道能够治病的药膳,白大夫品尝之后,十

    分满意,就花了五十两银子买下了我的药膳配方。”

    田大壮忽然睁大了双眼,正色的看着燕小四。

    “小四,你当不当我是你的好兄弟?”

    “大壮哥,你是我最好的哥们。”

    哥们就是兄弟的意思,田大壮能够听懂。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既然你想去县衙府帮那位白大夫,我陪你去。”

    钟氏道:“既然要去,咱们一家人都去。”

    燕淑沁姐妹仨附和钟氏的话,不约而同的点头。

    燕淑沁又提醒了一句:“要去县衙府就赶紧的,不然白大夫的案子都审完了。”

    燕小四点点头,动作麻利的爬上板车,田大壮调转了一下方向,赶着牛车往县城方向而去。

    一个时辰后,县衙府公堂之上。

    姚金开堂审理白明月的人命官司,龙御跟慕容琴间旁听。

    战王千岁往公堂上一坐,有些影响姚金的发挥。

    姚金看了眼被告跟原告,看向龙御,战战兢兢的问道:“战将军,被告跟原告都到场了,可以开堂了吗?”

    龙御漫不经心的挑了他一眼。

    “姚大人,你是西泽县的父母官,还是本将军?”

    “当然是下官。”

    “既然你是这西泽县的父母官,现在西泽县的百姓有冤屈,需要开堂审案,你干嘛来问本将军。”

    姚金感到无语,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燕小四站在公堂外面,隐在看热闹的人群之中,听到龙御刚才那句话,也甚是无语。

    这位战将军既然不关心此案,为何要坐在公堂之上,不过这位大爷跑公堂来凑热闹也挺好的,起码让姚金不敢随随便便将案子断了。

    瞧龙御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姚金这才拿起惊堂木拍了拍,大喊一声:“升堂。”

    底下的衙役附和:“威武。”

    等众衙役附和完,姚金看向跪在躺上的妇人,问道:“躺下所跪妇人有何冤屈,速速讲来。”

    妇人哽咽着,将事情经过又说了一遍。

    “青天大老爷啊,这个庸医害死了民妇的相公,请青天大老爷一定要为民妇做主啊。”

    姚金听完案情,将目光转到白明月的身上。

    “被告白明月,这位妇人说你乱开处方,害死了她的相公,你可认罪?”

    白明月向姚金行过礼,一脸平静的回道:“回禀大人,草民开的那个药方就算不治病,也吃不死人。”

    姚金道:“那处方现在在何处啊?”

    妇人拿出药方:“在民妇这里。”

    姚金一个眼色,一名衙役上前,从妇人手里拿了药方,呈送到姚金的面前。

    “大人,请过目。”

    姚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拿着药方问白明月:“被告,这方子可是你开的?”

    白明月坦然的点头:“这方子确实是草民开的。”

    当着龙御的面,不能草草将案件了解,姚金觉得头疼,又拿着处方问那妇人:“原告,你确定是按照此方,给你家相公抓药的?”

    那妇人一边擦泪,一边点头:“是的,大人。”

    “姚大人,若是方便,将那方子给我看看吧,我正好懂些医术。”

    再让姚金审问下去,也审问不出什么名堂来,慕容琴间忍不住插话。

    姚金正头疼着,巴不得龙御或者龙御的人过问此案。

    他赶紧将方子交给一名衙役,吩咐衙役道:“赶紧将方子拿给慕容公子看看。”慕容琴间拿到方子,念道:“陈皮六钱,党参,牛蒡子,麦冬每样各十钱,陈皮,甘草,桂枝,麻黄每样各五钱,这个方子的确是治疗咳嗽之症的,正如被告所言,这个方

    子就算治不好病,也绝对不会吃死人。”

    妇人一听,急了。

    “这位官爷,可是民妇的相公真是按照此处方抓药吃送命的呀。”

    燕小四站在公堂外面,将慕容琴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既然不是药方的问题,那就是药材或者其他问题导致病人丧命了。”

    燕小四忽然举手大声说话。

    她这一举动,立刻吸引了龙御,慕容琴间以及姚金的目光。

    慕容琴间循声看去,看见燕小四那张瘦小的脸,分外的激动,觉得马上又有好戏看了。

    “喂,龙御,是你的娈童呢。”

    龙御瞪了他一眼,然后再皱眉盯着燕小四。

    这小子胆儿真是越来越肥了,管闲事都管到公堂上来了,还有,竟然如此维护济仁堂的这名郎中。不知为何,燕小四维护白明月的这个举动,让他心里很是不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