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218章 本王不肾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好在他的反应也足够快,伸手将她的左勾拳跟右勾拳接住了。

    否则,此刻他脸上定然顶着两只黑眼圈。

    龙御双手擒住燕小四的双手,皱眉,眸露凶光的将她瞧着。

    这小王八蛋,看着瘦瘦弱弱的,没想到,发挥起来,力气竟然这般足。

    龙御将燕小四瞪着,燕小四同样将龙御瞪着。

    平日里,她力气是没多大,但是人在身处险境时,被求生欲、望催发的潜力,那是无穷大的。

    只可惜,只撞倒了这忘恩负义的战王,她那两拳头没能落在这战王华贵的脸上。

    “燕小四,你先偷袭本王,再明目张胆的攻击本王,该当何罪?”

    在燕小四眸子瞪得快跳出眼眶时,龙御缓缓的开口质问了。

    听这话,燕小四更气。

    什么叫恶人先告状,这就是。

    什么叫颠倒黑白,这就是。

    什么叫无耻,这就是了。

    她露着整齐洁白的牙齿,凉凉的笑了笑。“战王千岁,好像是您忽然装鬼跳出来吓了夜行的草民,还自带阴风将草民手上的火把给熄灭了,草民眼前一黑,内心顿时感到无比惊恐,惊恐之余才将战王千岁您当成了

    鬼魅,这才出手,差点伤了战王千岁您。”

    “言下之意,你并不是诚心想要伤本王咯?”

    “嗯嗯嗯,正是如此,战王千岁您是大楚的英雄,草民怎么伤战王千岁您。”

    这明显是恭维的话,龙御听着,倒是挺受用的。

    龙御嘴角刚刚扬了扬,细细品味燕小四刚才说的话,嘴角顷刻间又沉了下来。

    “自带阴风?嗯!燕小四,你这是在诅咒本王死吗?”

    燕小四的一双手腕,还被某人拿捏着,某人怒气一起,她感觉两只手腕的骨头要碎了。

    “疼疼疼。”

    听她连喊三声疼,龙御心立刻软了下来,也忘了追究她刚才那句话。

    瞧燕小四整张小脸皱成了一团,似乎真的很痛,他赶紧松开手。

    “燕小四,你找本王帮忙,今日白天还特地跑到铜锣坪提醒本王,都是为了田大壮吗?”

    燕小四心里咯噔了一下。

    先前,她想到这位战王总是看田大壮不顺眼,所以就隐瞒了真相,借口报复燕淑静,请这位战王将燕淑静约出来,此刻真相败露,完了完了。

    她这可是欺骗皇亲国戚,更何况,眼前这位皇亲国戚战王乃是当今天子的亲叔父。

    按照大楚王朝的律法,这是要被摘脑袋瓜子的。

    “那个,战王千岁,你听草民解释。”

    龙御看着她,静静的等着她解释。

    燕小四脑中的主意换了好几个,终于缓缓的开了口。

    “大壮哥跟战王千岁您不熟,由大壮哥出面请战王千岁您帮忙,战王千岁您肯定不能允诺。”

    龙御眨了眨眼,觉得她分析得挺有道理。“但是呢,草民跟战王千岁熟识啊,草民不止救过战王千岁您一次,还查出了战王千岁您肾虚的毛病,以草民跟战王千岁的交情,草民请战王千岁帮忙,战王千岁您见义勇

    为应该能允诺。”

    听到肾虚两个字,龙御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咬牙紧紧咬着。

    他真有必要对这小王八蛋证明一下自己的肾不虚。

    燕小四保持一个姿势,在他身上坐了太久了,身上有些不太得劲儿,屁股稍稍动了动。

    这稍稍的一动,屁股碰触到龙御的某私密部位。

    龙御顿时觉得浑身燥热起来,感觉身体里的血管也在跟着膨胀,盯着燕小四的目光不知不觉也升了温。

    燕小四换了个姿势,本以为会稍微舒服一些,却感觉自己屁股被硌了一下。

    她是医者,前世在部队医院里,见过不少男人的身体,自然对此非常了解。

    顿时瞪圆了双目,一脸诧异的将龙御盯着。

    去,她现在是男子扮相,战王千岁竟然对她起反应,难道说......

    战王千岁他有断袖之好。

    想得她起了浑身的鸡皮疙瘩,手忙脚乱的想要从龙御的身上下来。

    却不料,她刚要动,就被龙御两只铁钳一般的手抓住了,迫使她继续保持先前的姿势。

    燕小四盯着龙御,脸上不知该作何表情。

    龙御得意的扬了扬嘴角,开口,声音慵魅:“燕小四,你现在还觉得本王肾虚吗?”

    一旁的龙一听到这话,脚下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上。

    主子如此急切的向小燕公子证实那方面的能力,这是要做什么......

    感觉龙御投来的冰冷目光,龙一脚下一点,赶紧疾风一般躲避。

    说不定,主子已经饥、渴难耐,准备在此荒山野岭之中,将小燕公子给办了,他若待在这里,坏了主子的好事,主子不得一掌劈了他。

    龙一疾风离开,燕小四更是苦不堪言。

    战王这流氓对她起了生理反应,现在龙一又不在,万一战王兽性大发,强行将她给压了,她的性别不就暴露了吗。

    紧张之余,她大口的喘气,嘿嘿一笑,奉承道:“战王千岁您真是厉害,草民先前是误诊,误诊,还望战王千岁莫要怪罪。”

    虽然是奉承的话,龙御还是满意的抿了抿唇。

    “说,你那么急着想要帮田大壮摆脱燕淑静,可是你自己对田大壮有意思?”

    燕小四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

    “战王千岁,您糊涂了吗,草民是男子,大壮哥也是男子,草民又没有断袖之癖,怎可能对男子有意思?”

    (草民没有断袖之癖)

    听到这句话,龙御眉头很明显的皱了皱,不知为何,心里似被塞了一团棉花,很是不爽,看燕小四很是不爽。燕小四继续道:“战王千岁,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儿,不久前,您才做主将我大姐指婚给了大壮哥,草民若不设法毁了大壮哥跟燕淑静的姻缘,难道眼睁睁看着我大姐嫁去

    田家给大壮哥做妾不成。”

    龙御眉心动了动。

    “所以,你如此费尽心机的请本王帮忙,只是想让你大姐做正妻,让田大壮成为你名副其实的大姐夫吗?”

    燕小四很肯定的点了点头。“正是如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