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280章 喝酒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280章 喝酒

    慕容琴间盯着她的眼神带着一丝同情。

    真可怜,都十四五岁的小青年了,还没逛过青、楼,喝过花酒。

    看在燕小四如此可怜的份上,他取出一张票子,塞给了对面的老鸨,豪气冲天道:“你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哥哥哪能让你花钱,今儿个,哥哥请客了。”

    燕小四动动嘴皮,笑得有些僵硬。

    “多谢慕容大哥。”

    慕容琴间对着老鸨招了招手,吩咐道:“将兰儿,香儿都叫来。”

    兰儿姑娘跟香儿姑娘是这里的头牌,兰香轩的名字就是这么得来的。

    慕容琴间刚才塞的那张银票面值不小,加上现在白日,生意冷清,香儿跟兰儿都闲在屋里,老鸨收起银票,爽快的应了。

    “两位公子,请先随伙计去楼上,我这就去叫香儿跟兰儿来伺候。”

    “嗯。”

    慕容琴间略点头,一把拉起燕小四的袖子,跟着刚才那名伙计踩上朱红色的楼梯,朝二楼去了。

    两人被伙计领进二楼一间装裱很雅致的房间,慕容琴间点了一桌子菜,好几壶酒,跟燕小四一起一边吃菜喝酒,一边等香儿跟兰儿来伺候。

    那边,老鸨去通知香儿跟兰儿。

    想来是因为慕容琴间有钱,有身份,皮囊还特别好看,香儿跟兰儿听闻客人是他,都在对着铜镜,奋力的往脸上抹粉。

    燕小四吃了就口菜,眯着双眼享受。

    难怪慕容琴间要来这里,这里的菜色果然不错,至少比许多大酒楼强。

    她吃着菜,含糊不清的问慕容琴间:“慕容大哥,你经常来这里吗?”

    都能顺利叫出这里姑娘的名字,定然是常客了。

    慕容琴间将一颗花生米抛进嘴里,嚼了嚼,解释道:“是经常来,但是只是来喝喝酒,听听小曲的。”

    不知为何,此刻他内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不希望燕小四认为他是那种不检点,生活混乱的人。

    燕小四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见他双眼黑白分明,唇红肤白,毛发浓密黝黑,中气十足,显然不是那种色中饿鬼。

    “嗯,我也觉得这里的饭菜不错,慕容大哥,你真会挑地方。”

    得到认可,慕容琴间心情愉快的扬了扬眉,倒了一杯酒,推到燕小四的面前。

    “这里的酒也不错,你试试。”

    前世,燕小四是要喝酒的,红的白的啤的都喝,只是这一世身体太差,经济条件又不允许,才没喝,当慕容琴间将酒杯推过来,一丝酒香扑进鼻中,她吸了一口气,有些馋。

    前世,她酒量挺好的,不知这世这具身体酒量如何,不过,只喝一点点应该不会醉。

    在慕容琴间期许的目光下,她端起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有些辣舌头,但是等熬过那一阵辛辣之后,满嘴都是酒香。

    这里的酒果真味道不错。

    “感觉怎么样?”

    燕小四像二狗子一样伸出舌头缓了缓,道:“挺好的,只是我没怎么喝过酒,觉得有些辣舌头。”

    瞧她喝酒后,双颊粉红,吐着舌头可爱的模样,慕容琴间乐得哈哈大笑。

    两人正乐着,房门被推开,香儿跟兰儿一人抱着琵琶,一人持着团扇你腿我攘的走了进来。

    因为两人都是头牌,所以是死对头,但是进屋见到慕容琴间跟燕小四后,两人反应一致。

    激动,双眼放光。

    没想到除了慕容公子,这里还有一位天仙似的年轻公子。

    也不怪两位头牌这般激动,嫖客大多都是色中饿鬼,一个个不是面黄眼混,尖嘴猴腮,一脸猥琐,就是膀大腰圆,一身屠夫或者暴发户气质,像慕容琴间跟燕小四这样看着养眼,自带贵气跟书卷气质的嫖客,几年也未必能遇到一个。

    “香儿见过慕容公子,小公子。”

    兰儿见香儿行礼讨好,冷哼一声,不甘落后的拿着团扇欠身:“兰儿见过慕容公子,小公子。”

    还没等慕容琴间跟燕小四开口,两头牌已经直起身,直接扑了过来。

    一人扑到慕容琴间的身边,一人扑到燕小四的身边。

    燕小四刚喝过酒,口鼻里还有些未适应,顿时闻到一阵浓烈的脂粉味,呛得她咳了两声。

    侧脸一看,趴在她身边的香儿涂了满脸的脂粉,那张脸惨白得跟僵尸一样,吓得她心脏抽了抽。

    这......这就是兰香轩的头牌。

    恕她欣赏不来啊。

    “香儿姑娘啊。”

    想着人家头牌生活也不容易,燕小四开口说话,语气温和。

    香儿一听这温和的语气,心头悸动,更是黏在燕小四的肩上。

    “小公子,不用害羞,有什么吩咐,你只管吩咐香儿。”

    大家都是女人,有什么害羞的。

    燕小四是被她身上的脂粉味熏得有些脑仁疼。

    她动作很绅士的推了推香儿,很客气道:“这房间里有些闷,我有些热,麻烦香儿姑娘退开一些。”

    慕容琴间瞧她那不自在的模样,心里十分有数了。

    他瞧了一眼被兰儿搁在一旁的琵琶,淡淡吩咐:“兰儿,好久没听你弹琵琶了,你弹一首去。”

    “是,慕容公子。”

    兰儿以为慕容琴间是想念自己精湛绝伦的琵琶曲了,起身,笑容满面的去取了琵琶,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中拨动琴弦,准备开奏。

    香儿继续虎视眈眈的盯着燕小四这块小鲜肉。

    大家都是女人,风尘中的女人身不由己,更是可怜,香儿又没有做错什么,燕小四不好说狠话撵人,求助的看向慕容琴间。

    慕容琴间抿笑,听到铮的一声琵琶声响起,看了一眼香儿,道:“香儿姑娘的舞姿优美,不如跟兰儿姑娘配合一下,跳支舞吧。”

    若是平常,香儿是绝对不会跟死对头合作的,但是她今日想在燕小四面前表现一下,于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脂粉味淡下去,燕小四松了口气。

    跟慕容琴间一边喝酒,一边欣赏两位头牌的表现。

    琵琶声铮铮入耳,犹如珠玉落盘,香儿踏着有没的旋律旋转,舞姿动人。

    燕小四终于明白了,难怪这两位能成为兰香轩的招牌,果然是有真本事的,将脸上厚厚的脂粉洗去,或许还是红粉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