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305章 对不起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05章 对不起

    一阵气急败坏的怒骂声传来。

    燕小四脸色变了变。

    认识龙御这么久,还从未见龙御这么气急败坏过。

    挺为自己待会儿的处境担忧的。

    拍了拍身上沾染的草叶,她赶紧拔腿循声去寻找龙御。

    “龙御,战王殿下,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龙御远远的看见一个小东西对自己挥手,压在心上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下了。

    心里的怒火,在看见小东西的一瞬间,也荡然无存。

    燕小四收获了一堆药材,心情不错,像一只快乐的小鸟,张开翅膀飞奔向他。

    “你这么着急啊,我回来了。”

    龙御长臂张开,直接将小东西抱在了怀里。

    “你去哪里了?”

    燕小四被他双臂勒得有些胸口窒息。

    “你手臂松一些,我快喘不过气了。”

    龙御松了松自己的手臂,但是没有将她放开。

    燕小四比他矮了许多,脸埋在他的胸前,心里甜甜的。

    “我拉完屎,准备去找你,可是这林子四周差不多都一个样儿,我迷路了,我到处找都找不到你,龙御。”

    她扬起脸儿,一脸委屈的对着龙御。

    这是她刚才灵机一动想到的办法,虽然又骗了龙御,但总好过,被这个男人狠狠收拾一顿。

    龙御信以为真,心疼的看着她。

    四姑娘峰丛林森森,第一次进来的人,是很容易在里面迷路,燕小四第一次来这里,迷路很正常。

    燕小四眨了眨眼,让自己的表现更加逼真一些。

    “龙御,好在你来找我了。”

    见她那样委屈,龙御心里有些自责。

    “对不起。”

    燕小四震惊:“......”

    她一个小老百姓,从堂堂大楚战王嘴里听到这三个字,能不震惊吗,除了震惊,她还觉得自己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不用对我说对不起,是我自己笨,找不到来时的路,不关你的事,真的。”

    龙御心里暖暖的,弯腰又给了她一个公主抱。

    一边抱着她往回走,一边关心的询问:“肚子还疼吗?”

    在身边没人的情况下,燕小四乐意让他抱着自己。

    自己对这个男人有好感,被这个男人抱着,很幸福。

    “肚子疼是被一泡屎给憋的,拉出去就不痛了,话说,你刚才到处找我,有没有踩到我拉的那一堆屎。”

    龙御脸色沉了沉。

    “......”

    他看了一眼怀中正一脸恶趣味的小东西,心里甚是不解。

    想他堂堂大楚战神,当今皇帝的亲叔叔,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粗俗无比的......男人,喜欢到竟然为了这个男人断袖。

    “没有。”

    “哈哈哈哈哈。”

    燕小四在他怀里哈哈大笑,身子一抖一抖的。

    “龙御,我发觉,你有的时候真是太可爱了。”

    龙御赶紧抱紧她:“别乱动,小心摔下来。”

    ......

    当天傍晚,一对主仆出现在大兴镇的济仁堂。

    没了白明月坐诊济仁堂,济仁堂的生意一落千丈,赶集日,排在济仁堂门前的病人比往日少了不止一半。

    济仁堂的掌柜的白敬业瞧着越老越惨淡的生意,一脸愁容。

    听说白明月最近在余家私房菜馆门前支了个摊子,给人看病,白明月美名在外,病人都被吸引去了余家私房菜馆,在那边看完病,就能在余家私房菜馆吃饭,很是方便,再这么下去,济仁堂迟早要关门大吉。

    想到是白明月给自己使了绊子,白敬业暗暗咬紧牙齿,心里暗骂:好你个白明月,我客客气气的请你回来,还愿意给你涨工钱,你不回来就算了,竟然还跑去余家私房菜馆门前支摊子,抢济仁堂的生意。

    他正恼怒着,一名身穿黑衣,类似家仆打扮的男子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眼前的男子虽是家仆打扮,但是一身气质不容小觑。

    “这位先生,您这是要看病吗?”

    那黑衣男子面容冷冷,塞了一锭银子到白敬业的手中,道:“不是我要看病,是我家老爷病了,我家老爷在马车里面。”

    白敬业见此人出手不凡,便不敢得罪,小心谨慎的应付。

    见济仁堂的门前,果然停了一辆装裱低调,实则奢华的马车,他笑了笑道:“外面比较嘈杂,请贵府老爷下车,到里面来。”

    “多谢掌柜的。”

    黑衣男子对着白敬业抱了抱拳,然后折回马车前,隔着帘子说了两句。

    很快,便见一名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从马车上下来。

    宽大的黑色斗篷遮住了男子的脸,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只能听见男子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白敬业将主仆二人请到济仁堂里面的茶水间。

    斗篷男子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要将斗篷脱下的意思。

    白敬业看不清楚他的脸,却感觉到一股威压,便不敢多问什么,只道:“请两位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叫大夫进来。”

    “有劳了。”

    黑衣人点头,看着他走出去。

    很快,白敬业将济仁堂医术最好的大夫给带了进来,吩咐道:“你赶紧给这位先生好好瞧瞧。”

    黑衣人一见那大夫三十多岁,长相非常敦厚老实,根本不是俊美如皎皎明月的明王,顿时皱眉提问:“掌柜的,这位不是大名鼎鼎的白明月白大夫吧,听闻白明月大夫年纪轻轻,医术精湛,我家老爷才慕名赶来,还是请白明月大夫前来为我家老爷看诊吧。”

    白敬业神情一愣。

    心里那股火气又蹭蹭蹭冒出,提到白明月他就一肚子的怒火,收都收不住。

    对眼前这两位说话的语气都不同了。

    “白明月已经不在济仁堂了。”

    “那他去哪里了?”

    一直沉默的斗篷男终于开口,语气冰冷,透着危险的气息。

    白敬业心头哆嗦了一下,想都没想,就如此相告:“白明月如今在余家私房菜馆门前支了摊子,你们要找他,就去余家私房菜馆吧。”

    “余家私房菜馆怎么走?”

    白敬业缓过神来,感觉自己被斗篷男给欺负了,但是斗篷男的气势逼人,他又不敢不说,只好继续道:“出门,往左拐,前行一段,碰到第二个岔路口,再右拐,再往前走一段就是余家私房菜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