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321章 被迫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321章 被迫

    淳于寒枫冷酷无情的话音在地牢里面格外的清晰。

    淳于明月跟他是兄弟,俩人虽然不亲,但是淳于明月却十分了解他的为人。

    淳于寒枫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向来都是不折手断。

    更何况,淳于寒枫还如此重视军师澹台逸,自己若不给澹台逸治伤,以淳于寒枫狠毒的手段,自己跟乳娘肯定活不了,他死了不要紧,可是乳娘!

    “慢着。”

    淳于寒枫等的就是他这句话。

    嘴角扬了扬道:“明王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淳于明月双手握拳,因为愤怒跟无能无力,指甲都掐入了掌心里。

    “放她回大楚,我......我帮你治好澹台逸。”

    “明月少爷,你,你真的是明月少爷。”

    魏姜那一双眸子原本已经灰暗,在听到淳于明月的话后,再一次明亮起来。

    她现在可以肯定了,眼前那俊美干净的白衣公子就是小姐的孩子。

    “明月少爷,奴婢找了您这么多年,终于见到您了。”

    淳于明月两岁丧母,丧母后便一直由乳娘魏姜抚养照顾,前戎狄王淳于敬德虽然对这个儿子不在意,但是也庇护,淳于敬德战死后,戎狄王朝大乱,淳于寒枫继承戎狄王之位,局势不稳,淳于寒枫生母戎狄王太后对淳于明月这个明王十分忌惮,魏姜担心王太后对淳于明月痛下杀手,便跟淳于明月逃出了戎狄王庭,王太后派戎狄骑兵追杀二人,魏姜为了救淳于明月引开戎狄骑兵,最后被逼跳崖......

    淳于明月以为她死了,了无牵挂,化名为白明月,在大楚王朝西垂一带行医救人。

    “乳娘,我对不起你。”

    看着一身狼狈,瘦骨嶙峋的魏姜,淳于明月心中愧疚,更多的是为自己的无能感到心如刀绞。

    “乳娘,我当年连累了你,没想到,如今还要连累你,对不起。”

    “明月少爷,您说什么呢,您没有对不起奴婢,没有小姐,奴婢早就饿死了,小姐不在了,奴婢照顾您是应该的。”

    淳于寒枫在一旁看着魏姜拼命的挣扎着,想要扑到淳于明月的身边。

    “啧啧啧,明王跟魏姜夫人可真是主仆情深啊。”

    他一个眼神,两名护卫死死的将魏姜押着,不让她接近淳于明月。

    魏姜道:“明月少爷,您不要答应他,奴婢一条贱命,死了没关系,您不要为了奴婢,屈服于你的仇人。”

    她一直怀疑,淳于明月的母亲是被淳于寒枫的生母戎狄王太后给害死的。

    “明月少爷,奴婢下辈子还伺候您跟小姐。”

    啪!

    一道脆亮的耳光在地牢里响起。

    淳于寒枫的护卫看楚她的举动,一巴掌挥过去,将她脸打歪到一边,然后点了她的穴道。

    “王,这个女人想咬舌自尽,属下已经点了她的穴。”

    “嗯。”

    淳于寒枫赞赏的瞥了护卫一眼,很快将目光收回来对着淳于明月。

    淳于明月感觉那脆亮的一耳光扇在了自己的脸上,脸上火辣辣的痛。

    “淳于寒枫,你若不想让澹台逸死,就放了她。”

    “将魏姜夫人带下去,好好安顿。”

    淳于寒枫挥手,那两名护卫立刻拖了魏姜离开。

    “淳于明月,如今魏姜在孤王的手中,你没有资格跟孤王谈条件,你将澹台逸治好,孤王自会放了那个老女人,若是澹台逸有什么三长两短,不仅那个老女人活不成,你也活不成。”

    “......好,我帮你救澹台逸。”

    淳于明月双手紧握住地牢的铁栏杆,再一次为自己的无能无力而感到无比的愤怒。

    三日后,澹台逸苏醒。

    “军师醒了,军师醒了。”

    伺候澹台逸的人,赶紧去禀报淳于寒枫。

    淳于寒枫赶来,澹台逸已经睁开双眼坐在了床上。

    看见淳于寒枫走进来,他欲起身行礼:“微臣拜见王上,咳咳!”

    听他咳了两声,淳于寒枫急忙制止他:“军师伤势未痊愈,不必如此多礼。”

    澹台逸坐回床上,后背靠着枕头,看了淳于寒枫一眼,忐忑的开口:“王,微臣没有出卖您,微臣实在不知,大楚战王是如何拿到大炮图纸的?请您相信微臣。”

    那日,淳于寒枫的确怀疑过澹台逸,但澹台逸奋不顾身为他挡箭后,他就打消了那个猜测。

    那大炮的图纸,他是在一本古老的兵书上看到的,大楚战王龙御熟读各家兵法,喜欢专研各家兵书,更喜欢收集各家兵书,他能在兵书上看到大炮图纸,龙御也极有可能看见。

    “孤王相信你。”

    澹台逸总算松了口气。

    这几日,他虽然一直昏迷着,但是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件事。

    淳于寒枫见他脸色苍白得可怕,皱眉瞪向一旁的几名军医。

    “军师脸色如此苍白,你们这些庸医,是如何照顾军师的?”

    几名军医吓得齐刷刷跪地,赶紧解释。

    “王,军师受伤,失血过多,脸色苍白实属正常。”

    “军师昏迷几日,未见到阳光,皮肤自然苍白。”

    ......

    听完几名军医的解释,淳于寒枫更是恼怒得甩了甩袖子。

    “你们这些庸医,救人医病的本事不行,找借口的本事倒是挺厉害的,给孤王好好的照顾军师,若是军师再有个什么差池,孤王摘了你们的脑袋。”

    几名军医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吓得大气不敢出。

    澹台逸瞅着那浑身上下因为自己笼罩怒火的男人,心里一片暖意。

    “多谢王关心。”

    “军师好好休息,孤王晚些再来看你。”

    “微臣恭送王。”

    直到淳于寒枫的身影消失在大帐门口,澹台逸才将视线收了回来。

    ......

    地牢里。

    淳于明月听到脚步声,翻身侧躺着,脸对着牢门外,瞧了一眼来人。

    “澹台逸今日该醒了。”

    淳于寒枫在地牢门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里面的人。

    “没错,澹台逸醒了。”

    淳于明月眸子里的神色动了动,起身坐在木板床上:“既然澹台逸已经醒了,请你遵守咱们之前的约定,放魏姜乳娘回大楚,她一个女人家,又无亲无故,你放她回大楚,对你的王位没什么影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