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342章泯恩仇
    第342章 泯恩仇

    出了大兴镇,走了好长一段,燕小四才想起雪花没跟上来。

    为了自己赚钱,给雪花嗑了一粒老鼠药,她心里也是(挺ting)愧疚的。

    决定回到芍药村后,让钟氏做一盘油炸花生米犒劳犒劳伟大的功臣。

    她抬手到嘴边,手指卷曲着吹了个口哨。

    等了片刻,不见雪花的踪影。

    再卷曲着手指,吹了个更加响亮的口哨。

    等了好久,还是不见雪花的踪影。

    接连又吹了好几下口哨,连雪花的一根毛都看不见。

    这傲(娇jiao)的鸟。

    田大壮知道她是在召唤那只海东青,一边赶车,一边开口:“会不会被老鼠药给毒死了?”

    “不会。”

    燕小四回答得极为肯定。

    她给雪花吃的老鼠药是她亲自在空间里面配制的,毒(性xing)比正常的老鼠药小了一半不止,再说,她给雪花吃过解药了。

    “肯定是生我的气,躲在某个旮旯角里不肯出来,放心吧,雪花十分聪明,它饿了自会飞回芍药村找我的。”

    田大壮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那只海东青还会生你的气?”

    鸟再聪明,也不能跟人一样吧。

    燕小四(身shen)子往后一翻,懒懒散散的靠在她买的那一堆东西上面。

    “是啊,跟它主人一样傲(娇jiao)难搞。”

    说起龙御,她嘴角不受控制的浮出一丝淡淡的微笑。

    “大壮哥,我眯会儿,你先将牛车赶去我家,将今(日ri)买的东西搁那边,咱们再回你家。”

    省得搬家的时候,还得哼哧哼哧的将这些东西从田家搬过去。

    田大壮偏头看她,正好看见她嘴角的那一丝幸福的笑容。

    在田大壮看来,那就是幸福的笑容。

    田大壮勾了勾唇。

    若是战王能不顾世俗的眼光,一直对小四这么好,其实也(挺ting)好的,小四跟着战王,起码以后的(日ri)子不会再受人欺负。

    因为燕小四睡着,田大壮将牛车赶得很缓慢,很平稳,到新宅时,燕小四还没醒,他将牛车拴在新宅外面,自己下车搬东西。

    燕小四听到他搬东西发出的动静,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都到了呀。”

    田大壮见她已经坐直了(身shen)子,便将她刚才靠着的棉被抱起,一只手伸向她:“小四,将钥匙给我吧,我将东西送进屋去。”

    因为宅子里面有家具,所以锁了门。

    “我去开门。”

    燕小四打着哈欠,从车头跳下,然后将大门打开。

    院子里十分宽敞,地面铺着青砖,内院的院子里有口吊井,吊井旁边栽了几棵树,树下是一张石桌几张石凳。

    这些都是燕小四图纸上所绘的,王三宝按照她所绘的图纸一一做了。

    “大壮哥,将东西都搬进这间屋吧。”

    燕小四拿钥匙将其中一间房打开。

    房间里面的陈设很简单,一张现代款式的大(床chuang)以及现代款式的衣柜,(床chuang)前是一张喝茶休息的桌子,地面使用木板铺就,干净整洁。

    家具上漆是使用的天然树漆,屋子里没什么呛鼻的味道。

    田大壮抱着东西进屋,将棉被(床chuang)单等(床chuang)上用品搁宽敞的大木(床chuang)上,其余的生活用品搁在(床chuang)前的木桌上。

    “大壮哥,喜欢这间屋子吗?”

    田大壮视线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这屋子可比他睡的那间强多了。

    “喜欢,宽敞明亮整洁,尤其这(床chuang)很宽敞,睡着一定很舒服。”

    这个时代的双人(床chuang)都是那种带架子的,两米长,一米五宽,而燕小四让赵木匠做的(床chuang)都是两米宽两米长的,十分宽敞。

    “这间房是你跟大姐的,你们婚后,想住田家住田家,想住这里住这里。”

    田大壮心里一暖。

    “小四,我一定会好好对你大姐。”

    “嗯。”

    燕小四信任的点头:“大壮哥,我相信你。”

    搁好东西,回到田家,燕小四左等右等,等不到雪花回来,以为那鸟肚子饿了就会飞回来,这眼看就要天黑了。

    钟氏炸好花生米递给燕小四。

    “小四,要不要出去找找雪花?”

    燕小四接过花生米,抓了一把塞进自己的嘴里。

    “那死鸟不回来算了,这花生米我自己吃了。”

    钟氏道:“那可是战王(殿dian)下给你的鸟,要是真死了,你怎么向战王(殿dian)下交待。”

    燕小四将一颗花生米高高抛起,然后用嘴去接,压根一点都不担心雪花。

    “娘,你就放心吧,那鸟比人还聪明,没那么容易死,现在肯定在铜锣坪不肯回来。”

    画面转到铜锣坪军营里。

    雪花跟另一只海东青一左一右的站在龙御的书案上。

    龙御皱着眉头,对雪花挥了挥手:“回去。”

    雪花扑哧着翅膀躲开,在龙御面前飞绕了几圈,又落在刚才站立的位置,眼巴巴的将龙御盯着。

    “回去。”

    无论龙御怎么驱赶,它都不肯飞离帐篷,回到燕小四的(身shen)边。

    龙御用手支起下巴,盯着这倔(性xing)的怪鸟,心里思索着小妮子到底将这只鸟怎么了。

    平(日ri)里,这鸟不是(挺ting)喜欢跟在那小妮子的(身shen)边吗。

    “龙一。”

    思索半天无果,他唤了龙一进来。

    “主子有何吩咐?”

    龙御瞧了眼雪花,凉凉吩咐:“这只鸟不肯飞回芍药村,你吩咐伙食房烧锅开水,将这鸟给杀了,本王今晚吃海东青炖汤。”

    雪花一阵颤栗,扑哧扑哧煽动着翅膀,箭矢一般从龙一的(身shen)边飞过,冲出了大帐,腾空而去。

    主人一个比一个狠。

    一盘油炸的花生米就快要被燕小四吃完了,雪花终于扑哧扑哧的飞回来,落在了田家小院的围墙上,鸟眼转了转,充满了惊恐的盯着坐在屋檐下吃花生米的燕小四。

    燕小四瞧它那紧张的小样儿,微微一笑,招手道:“过来,给你花生米吃。”

    雪花瞪大一双鸟眼,瞧见盘子里那一颗颗红色的果实,扑哧扑哧的飞向燕小四,落在她的手臂上。

    燕小四瞧它分明想啄食,却不敢下嘴的样子,低声笑道:“放心吃吧,不是老鼠药。”

    雪花伸鸟长长的喙进盘子里,啄食了一颗,没有抽搐坠落,这才放心大胆的啄食。

    一人一鸟泯恩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