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343章点了火
    第343章 点了火

    第二天一早。

    田大壮赶着牛车将新鲜蘑菇送去大兴镇余家私房菜馆。

    燕小四则让钟氏做了香喷喷的油煎小土豆跟松枞红烧(肉rou),红烧(肉rou)用一只瓦罐装好,油煎小土豆用牛皮纸包装,大包小包的前往铜锣坪军营。

    到铜锣坪军营时,正好碰到龙御在晨练。

    为了晨练方便,(殿dian)下(身shen)上只穿着白色的中衣。

    想来(殿dian)下已经晨练了许久,柔顺的黑发沾染了汗水,白色中衣也被汗水浸湿,布料湿漉漉的贴在(胸xiong)前,显得有些透明。

    清晨一丝淡金色的阳光洒在(殿dian)下的(身shen)上,给(殿dian)下镀上了一圈光辉。

    从燕小四的位置看(殿dian)下,黑发湿润,蜜色的(胸xiong)肌若隐若现,宽肩窄腰,(身shen)材修长,简直是(性xing)感尤物,行走在军营里的荷尔蒙。

    “你,怎么回来了?”

    龙御没料到燕小四会这么早回来,触不及防的被燕小四看见自己这个样子,有些尴尬,还有些羞涩。

    “我先去换(身shen)衣裳。”

    燕小四见(殿dian)下转(身shen),似乎有些仓皇而逃,嘴角高高的扬了扬。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见这个男人羞涩的样子,真是不枉此行啊。

    站在大帐外等了片刻,燕小四压住上扬的嘴角,憋笑问:“(殿dian)下,我能进来了吗?”

    大帐内,龙御已经擦掉汗水,穿戴整齐。

    一(身shen)玄色狂狷的长袍,俊脸沉着,又恢复了平常不好相处的模样。

    “嗯。”

    听到嗯的一声从里面传来,燕小四掀开垂帘,笑容满脸的走了进去。

    “(殿dian)下,我回来了,(殿dian)下吃早饭了吗?”

    龙御瞧她右手抱着一只黑色的瓦罐,左手拿着鼓鼓的油纸包,还闻到了食物的香味。

    不(禁jin)眉梢有些飞扬。

    原来这小妮子知道想念自己,关心自己。

    “没有,正准备吩咐伙食房送。”

    燕小四走到桌前,将黑色的瓦罐给油纸包一股脑儿放在桌上。

    “吩咐伙食房送碗筷跟盘子过来就行了,我给(殿dian)下带了好吃的东西来。”

    “嗯。”

    龙御对外吩咐了一声。

    很快,伙食房的人将两队碗筷跟几只空盘碟送了进来。

    燕小四将瓦罐里的松枞红烧(肉rou)倒进盘碟里,又将还(热re)乎着的油煎小土豆推到龙御的面前。

    “(殿dian)下,你尝尝菜都还(热re)乎着呢。”

    从燕小四离开到现在,龙御每顿饭都没吃好,换了几道菜,都觉得味道不对劲,此刻面对燕小四殷勤的小脸,终于觉得菜色都对口味了。

    他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油煎小土豆吃,外皮香脆。

    再夹松枞红烧(肉rou)吃,鲜美多汁。

    这一顿饭,吃得很饱很满足,放下筷子问燕小四:“你回来,有什么事?”

    小妮子回来得这么早,肯定有事求他。

    燕小四嘿嘿一笑,先将自己写好的请柬递上:“(殿dian)下,我家十月二十办乔迁宴,也就是大后(日ri),这是给(殿dian)下的请柬。”

    龙御以为她就是来送个请柬的,收起请柬,心(情qing)不错扬起了嘴角。

    “那(日ri),我一定到。”

    见(殿dian)下剑眉飞扬,心(情qing)似乎不错,燕小四赶紧抓紧机会开口:“(殿dian)下,其实我还有件事要求你。”

    龙御嘴角的笑容有些凝结:“什么事?”

    “我有个朋友消失了,你帮我找找呗。”

    “你先说说是谁?”

    “白明月,他原来是大兴镇济仁堂的一名大夫,最近消失了,余掌柜去衙门报了案,可是我不相信那些衙役。”

    果然回来这一趟,求他寻找别的男人才是真正目的,给他送请柬只是顺便。

    想到这糟心的事,龙御嘴角的笑容彻底成冰,脸色也黑了几分。

    “你很担心他?”

    “朋友一场嘛,自然有些担心。”

    龙御冷道:“人我会帮你找,有消息了,告诉你。”

    燕小四再迟钝,也发现(殿dian)下生气了。

    “(殿dian)下,你吃醋了?”

    龙御起(身shen),走去书案,背对着她道:“吃醋,本王一天闲得很吗。”

    这语气,就是吃醋了。

    燕小四偷偷抿唇笑,起(身shen)跟到书案,厚着脸皮将双手伸过太师椅,搭在龙御的肩膀上。

    “(殿dian)下,要是你失踪了,我一定比现在更加着急,我一定会急疯。”

    龙御没有扭头看她,不过心(情qing)稍微好些了。

    “甜言蜜语,油腔滑调。”

    “那(殿dian)下你到底喜不喜欢听?”

    龙御不说话,翻看着文书,只是文书上是什么内容,他压根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见他不说话,燕小四一狠心,低头在他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

    耳垂上的微微刺痛感,令龙御整个人紧绷,酥麻从耳垂流窜进了心里。

    他眼神一暗,侧(身shen)一把抓住燕小四的手。

    燕小四触不及防被他拽着靠近书案,然后被他抱起,放在了书案上。

    哐当哐当一阵乱响,原本整齐摆放在书案上的东西,被龙御一股脑儿的挥在了地上。

    龙一忙不迭的冲进来,看见一地狼藉,(殿dian)下将小燕姑娘压在书案上,姿势香、艳。

    龙御抬起被(欲yu)、火熏得有些发红的眸子。

    “滚。”

    龙一面红耳赤,一声不吭,赶紧转(身shen)滚了出去,守在外面不准任何人靠近大帐。

    燕小四后背紧紧的贴着书案,暴风聚雨般的吻落在她的(身shen)上,从额头,眉毛,眼睛,鼻子到嘴唇,最后一路向下到了脖子,(胸xiong)。

    龙御一只手擒住她的双手,一只手在她(身shen)上游、走,犹如一头失控的野兽。

    感觉一阵冷风钻进了(身shen)体里,燕小四打了个哆嗦,喘息道:“(殿dian)下,我还没及笄呢。”

    一句话,犹如一盆冷水浇灌在龙御的头顶上,迫使他眸子里的(情qing)、(欲yu)退散了几分,停下来,喘着粗气盯着燕小四。

    “对不起。”

    三个字砸得燕小四一愣。

    其实该说对不起的是她,耳垂应该是男人比较敏感的部位,她竟然不知死活的去碰触了。

    “你你先让我起来,我腰被桌子硌得有些痛。”

    龙御抱她起来,伸手帮她理了理凌乱的发丝。

    燕小四快速理了理自己的领子,红着脸道:“那个,我先回去了,明(日ri)搬家,家里还有不少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