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随身空间:神医小农女 第356章反转
    第356章 反转

    一听说要去衙门,蒋泼皮吓得差点晕死过去。

    去了衙门,少不得要挨板子。

    眼见跟燕小四说话的那衙役就要走来拿自己,蒋泼皮硬撑着不让自己晕死,哆嗦着开口:“余掌柜,这位小兄弟,你们放过我吧,是满香楼的掌柜要害你们,我是受他的指使,才来这里闹事的。”

    “你说的是满香楼的燕掌柜?”

    真相大白,余掌柜一脸诧异的表(情qing)。

    他一向与人为善,不知道自己何时得罪了燕博书。

    燕小四瞧他一脸诧异的表(情qing),淡淡道:“余掌柜,咱们不害别人,并不代表别人不会害咱们,肯定是近来余家私房菜馆的生意太好,引人眼红了。”

    余掌柜万万想不到事(情qing)的真相会这般复杂,他一向老实耿直,一时之间,有些不知如何处理此事。

    “小燕,咱们现在该咋办?”

    燕小四冷笑。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主。

    “当然是报官,请县太爷为我们主持公道。”

    藏在人群里的满香楼小伙计听到燕小四的话,心头一紧,急忙离开。

    满香楼这边,燕博书跟胡氏正眉开眼笑的等伙计的好消息。

    “不好了,不好了,掌柜的,出事了。”

    小伙计回来得有些过快,令燕博书跟胡氏脸色变了变。

    难道事(情qing)有变故。

    胡氏眼神凌厉的瞪着急匆匆跑回来的小伙计,迫切的问:“鬼吵鬼叫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好好说。”

    小伙计气都未喘匀,赶紧汇报:“那余家私房菜馆所用的蘑菇是从掌柜的您侄儿燕小四手上买的,燕小四跟衙门里的衙役认识,她几句话威胁蒋泼皮,蒋泼皮就将咱们满香楼给出卖了。”

    “你说什么?”

    胡氏急得心脏狠狠一抽,差点背过气去。

    小伙计补充道:“燕小四还说,要将掌柜的您告上公堂,请县太爷主持公道。”

    燕博书脸上的笑容皲裂,有种从云端跌落深谷的感觉。

    顾不得大堂里面还有客人吃饭,胡氏拍着(胸xiong)口嗷嗷大哭:“余家私房菜馆怎么会跟燕小四有关系,怎么干啥事都能遇上燕小四,她真是咱们燕家的灾星。”

    燕博书终于想起,最近几次回芍药村都看见田大壮跟两个侄女在侍弄那个奇奇怪怪的棚子。

    难道那棚子是用来种蘑菇的!

    若早知道余家私房菜馆跟燕小四有关系,他就不那么莽撞请蒋泼皮去余家私房菜馆闹事了,应该再计划周详一些。

    后悔,为时已晚。

    见燕博书皱着眉头,一句话不说,胡氏急得抓着他的袖子嗷嗷大哭道:“他爹,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燕博书心头一冷,(身shen)体一软,跌坐在柜台里面的椅子上。

    “还能咋办,等着去公堂。”

    燕小四有靠山,蒋泼皮又承认了,他压根斗不过。

    一个时辰后,县衙府公堂上。

    余掌柜夫妇,燕小四跟燕博书夫妇俩对薄公堂。

    燕小四对着公堂之上的姚金抱了抱拳:“大人,草民燕小四告燕博书夫妇俩教唆蒋泼皮假装中毒毁余家私房菜馆名声,请大人明察,为草民做主。”

    姚金知道燕小四跟龙御的关系,不敢怠慢,瞧了一眼跪在堂上的燕博书夫妇俩,重重拍了下惊堂木。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前往大兴镇余家私房菜馆查案的衙役赶紧站出来,将事(情qing)的经过详细的讲述了一遍。

    姚金听后,肃穆道:“传证人蒋泼皮。”

    蒋泼皮被一名衙役看押着,就等候在公堂之外,姚金一声吩咐,那衙役速速押了蒋泼皮进来。

    看到一(身shen)官服的姚金跟站成两排的衙役,蒋泼皮吓得腿软,扑通就匍匐在了地上。

    “草草民蒋泼皮拜见县太爷。”

    姚金拍着惊堂木道:“蒋泼皮,余家私房菜馆的掌柜的跟燕小四告你受到燕博书夫妇俩教唆,假装中毒诋毁余家私房菜馆的名声,可有此事?”

    蒋泼皮早就被吓破了胆,哪里还敢隐瞒半分,姚金一问,他全都招供了。

    “县太爷,不关草民的事,都是满香楼的燕掌柜夫妇让草民这么做的。”

    为了推卸责任,他双手哆嗦着,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

    “县太爷,这是满香楼的掌柜给草民的银子。”

    姚金一个眼色,示意衙役将银子收缴起来,然后看向燕博书夫妇俩。

    “燕博书,你们夫妇俩可还有话要说?”

    人证物证俱全,燕博书无力反驳,(身shen)子一软。

    胡氏更是犹如一滩烂泥一般趴在公堂上。

    姚金看了两人一眼,开始宣判:“将蒋泼皮拖出去,打三十大板。”

    两名衙役拿人,蒋泼皮一阵鬼哭狼嚎。

    很快,打板子的声音跟蒋泼皮的鬼哭狼嚎声传进公堂来,吓得燕博书跟胡氏(身shen)子抖得跟筛糠一般。

    燕博书咬紧颤抖的牙关,看着燕小四道:“小四,二叔错了,你看在咱们都姓燕的份上,向姚大人求求(情qing),放过二叔这一回吧。”

    胡氏也赶紧看着燕小四,低声下气的求饶:“小四,二婶也错了,二婶不知道你跟余家私房菜馆的关系,才这么做的,二婶糊涂,你就原谅二婶一次吧。”

    余掌柜夫妇俩一脸震惊,然后是满心的感动。

    原来小燕跟满香楼的燕掌柜夫妇俩是亲戚,小燕竟然为了维护余家私房菜馆,将自己的亲叔叔跟亲婶婶告上了公堂。

    “小燕,要不咱们”

    得知了燕小四跟燕博书夫妇的关系后,余掌柜准备就此罢手。

    燕小四打断他的话,盯着燕博书夫妇俩冷笑。

    这个时候,知道说大家都姓燕了,可惜她的燕跟燕家再无半点干系。

    “姚大人,像这种使用下作收段诋毁他人的名声,按照大楚律法,当如何呢?”

    见燕小四并无为燕博书夫妇俩求(情qing)的意思,姚金拍下惊堂木,冷声宣判:“来人,将燕博书夫妇俩拖下去打五十大板,然后关入大牢三个月。”

    “多谢姚大人秉公办案,还了余家私房菜馆公道。”

    燕小四满意的勾了勾唇,对姚金抱拳感激,然后偏头看着衙役将脸色煞白的燕博书夫妇俩拖出去打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