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天国的水晶宫〕〔将军,医女大人逃〕〔重生之长姐持家〕〔贵妃最佳人选〕〔无敌从女娲宫进香〕〔上门豪婿〕〔我有一座山寨〕〔三国处处开外挂〕〔最强神医在都市〕〔暖婚似火:顾少,〕〔铁路往事〕〔邪帝狂妃:鬼王的〕〔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绝美冷艳总裁〕〔重生空间:豪门辣〕〔三国之黄巾天下〕〔星辰入怀明〕〔网游之我能融合骸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第一百六十三章 要赔偿
    其实她家姑娘的钱匣子里,满打满算也就三百多两银子。国公府的姑娘家一个月的月例银子是二两银子,再加上逢年过节收到的红封,才攒到这么多。

    攒这些可不容易,那些婆子在姑娘发月例的时候,都要找上借口,从里面抠出点。

    “收起来吧!明儿妈妈出去打听打听,总要知道他的名讳才成。到了外祖父家,也好派人去答谢!”

    能在这几日坐船,不禁让姚梦娴联想到了秋闱。那公子气度不凡,年纪尚幼,很像是来参加秋闱的举子,很可能就是举人了,若是落榜,那应该早就回乡了。不过,大衍朝这么小的举人,只有一人,那就是顾诚玉。

    姚梦娴对这些也是猜测,她让人打听过,顾诚玉家原先只是个农户,虽然后来似是发达了,可那也就算是个富户罢了!一个农家子会有这般武艺?总之,这就不像是个农家子。

    顾诚玉吃完了饭,就开始练字了。练字需要凝神静气,他吩咐茗墨不要让任何人去打扰他。

    等顾诚玉练完字,天色已经黑了。茗砚早就在屋子里掌了灯,顾诚玉在一旁的铜盆里净了手,屋子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顾诚玉不用看也知道是茗砚,今儿是他当值。

    “那几个江匪还好吧?可有问船家,什么时候到下个码头?”

    “回公子!小的刚才去打听过了,说是明儿晌午之前就能到码头,那儿还有个关卡。公子不是要写信吗?小的去问了孙公子他们,他们的信已经写好了,托咱们一起送回靖原府。”茗砚上前将干布递给了顾诚玉插手。

    “嗯!只是明日可能还要盘查,也不知有没有时间去送信。你让茗墨去租辆马车,将信送去镖局,咱们这次买的东西可不少,也顺带一起送回去,也不知要拖上几日。”

    顾诚玉已经打算好了,若是明日盘查要过上几日,那他们就改乘马车。只是东西太多,路上肯定不便,那还不如先让镖局送回去,反正也是要送信的。他娘也能照着他买的东西,再添置一些。

    “公子可是想改道坐马车?这里离靖原府已经不远了,若是坐船的话还快些。”公子原本是想在家歇上一个多月,就启程前往京城,若是船误了时日,那肯定在家的日子就短了。

    这次回去,应酬可不会少。要拜访的人多,来拜访的客更多,再加上还要做举人牌坊和宴请,还得为二姑娘办婚事,一个多月的时间也是十分紧凑的。

    “明日再说吧!孙公子他们都醒了吧?”

    “已经醒了,还用了饭,只叶公子瞧着不大精神,像是受了惊吓。”

    顾诚玉闻言皱眉,叶知秋的身板弱,又受了惊吓,想是又要在床上躺上几日了,那他少不得要去看看。

    “怎么不早说?这会儿天色也不算晚,我去看看。”船上没有郎中,他总算还懂些皮毛,还是去看看地放心。

    顾诚玉领着茗砚去了孙贤他们的屋子,屋子宽敞,住上两人是绰绰有余。

    “这么晚,怎么还过来?”孙贤开门一见是顾诚玉,嘴里说了这么一句,却是将身子让开,让两人进了屋子。

    “我听茗砚说,叶师兄的身子有些不适,我来看看。叶师兄可有好些了吗?”顾诚玉走到床前,叶知秋并没有睡着。

    “无甚大碍,只是有些无力,还劳你过来看我!”叶知秋连忙坐起,被顾诚玉按下了。

    “你身子不适,莫要多礼,我倒是懂些医术,我给你把把脉。”说完,顾诚玉就拉着叶知秋的手腕,把起脉来。

    良久,他将手放开,“只是受了惊吓,倒不要紧,将养几日就成。那些人都是江匪,你不杀他们,全船的人都得死在他们刀下,叶师兄杀了他们,就是为百姓除害。叶师兄不要多想,将我给你的药丸服两粒,好好睡一觉就是了。”

    顾诚玉知道叶知秋其实是心病,前儿晚上,叶知秋当时见江匪要偷袭孙贤,所以才出手将人杀了。因为是第一次杀人,心里难免受到影响,这种事他也只能开导一番,最主要的还是得自个儿想通。

    叶知秋望着顾诚玉依旧沉静从容的面庞,苦笑了一下。他也只不过杀了一个江匪,心里都害怕了两日了。而顾诚玉杀了那么多的贼人,竟然面不改色。果然,有人就是天生做大事的人啊!

    安慰了叶知秋一番后,顾诚玉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突然,前面传来了一阵嘈杂声,顾诚玉驻足一听,声音竟然是来自甲板处。

    茗砚一见自家主子往那观望,立刻上前解释,“是那些船客,他们闹了有一会儿子了。是想让船家退钱,只是管事说身上没带那么多银子,让大家稍待!等到了靖原江码头,他就去取银子。可那帮人就是不肯,说是要管事现在就给,还要管事赔偿大家的损失,毕竟大家这次都受了惊吓的,管事当然不肯啊!这不,大家就吵起来了。”

    顾诚玉一边往房间走去,一边问着茗砚。

    “损失?”是了,这次还死了两个船客呢!只是这两个船客似都是孤身一人,也没见有什么家眷来哭闹。不过,该赔的还是要赔的,毕竟人家都是为了全船人的性命,才牺牲的。

    顾诚玉也打算出一份力,等船家查到是谁家,给些赔偿是应该的。虽然,他也是为了保全全船人的性命,才叫上自愿共同抵御江匪的人。

    船上出了这样的事,那之前收的银子必然要退还。毕竟一船人的性命差点就没了,虽然后来江匪死的死,抓的抓,可是那也不能说是船家的功劳。

    毕竟若是没有顾诚玉他们,可能这次江匪就偷袭成功了。在这茫茫江面上,大家能往哪儿逃,还不是得羊入虎口?

    本来这样的大船,船上就应该做好准备。可是不管那船工,还是打手,就那么点人,还一个个使得是半吊子的功夫,这不就是拿他们的性命不当回事吗?

    这次船家肯定要赔不少,只能算是船家倒霉了,看在做水面上的生意,风险大着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外挂优化中〕〔山村小神医〕〔仙尊归来〕〔最后的黎明纪元〕〔我成为了调查员〕〔跃出寒门〕〔群穿三百渣〕〔我真不想吃软饭〕〔重生校花不软萌〕〔魔瞳奇遇〕〔一窝三宝:总裁喜〕〔诸天之最强BOSS〕〔绝世神皇〕〔超级狂兵〕〔最强神医在都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