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天国的水晶宫〕〔将军,医女大人逃〕〔重生之长姐持家〕〔贵妃最佳人选〕〔无敌从女娲宫进香〕〔上门豪婿〕〔我有一座山寨〕〔三国处处开外挂〕〔最强神医在都市〕〔暖婚似火:顾少,〕〔铁路往事〕〔邪帝狂妃:鬼王的〕〔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绝美冷艳总裁〕〔重生空间:豪门辣〕〔三国之黄巾天下〕〔星辰入怀明〕〔网游之我能融合骸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第三百二十四章 请罪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夏清心里冷哼一声,不就是想升官儿吗?

    “佟侍读放心,只要办成了这事儿,就是入内阁,也不是不能。”

    佟周易一听,立即喜形于色,内阁那是所有翰林的官员都想入的地方。就算擢升的品阶不高,那权势比六部也不差了。

    “下官定当不负首辅重望。”这时佟周易早就将之前的谨慎小心抛在了脑后,哪还记得之前还在为此事心惊胆战?

    佟周易得了夏清的承诺,而后又与夏青商量好了面圣的事儿,心满意足地走了。夏清看着佟周易的背影,嗤笑一声,想要进内阁,那就看他这次顶不顶事儿了。

    “皇上,太医嘱咐过,您万万不可过度操劳啊!”德安见皇上揉着眉心,似是十分疲惫,忙上前将手按在皇上的额角,轻轻地揉捏起来。

    “这两日朕身体不适,桌上就堆了这么多的奏折,就是歇着,那也是寝食难安呐!”

    皇上闭着眼,享受着德安不轻不重的拿捏,将背靠在椅背上,稍稍松懈了些。昨儿本想撑着去上朝,可是走到半道上,实在吃不消了,只好返了回来。

    德安其实心里明白,皇上还是被大皇子给气着了。之前皇上常要炼丹,有时就将奏折丢给了内阁,只有大事才会呈上有皇上过目。

    自从前几日大皇子参与了科举舞弊案,皇上气极晕倒之后,对朝堂之事,就比之前上心了许多。上次德安在御书房外,隐隐地听到什么银子的事儿,他想到了之前舞弊案,在万雪年他们别院搜出的那批银子,皇上对此却闭口不谈。

    既然是大皇子想栽赃,那近二十万两银子又是从何来?拿着二十万两栽赃,也算是大手笔了。就是皇上除了炼丹,日常也节省得很。

    小全子在御书房外朝里探了探,德安见着立即瞪了他一眼。不过,也知道必定是有什么事。

    小全子也是为难,这大皇子每日都来侍疾。可自从皇上醒来后,就将大皇子赶了出去,不管是在御书房,还是在养心殿,都不许大皇子踏进一步。如今,大皇子正跪在御书房外,看着有些不好,想是撑不住了。

    他在御书房外守着,大皇子若撑不住倒怨不上他。可若是大皇子晕了过去,皇上难免不会迁怒于他,谁都能看出皇上对大皇子的偏爱。

    小全子也是迫于无奈,才想着给陈总管通报一声。他看着在前面直挺挺跪着的大皇子,也不由得佩服大皇子的决心,这都跪了三个时辰了。

    从那日大皇子被皇上勒令连早朝都不能上,大皇子就来御书房外跪着,知道天黑宫门要落锁,才回自个儿的府邸。皇上也不发话,直接不理睬,也不听任何人的求情。

    二皇子进了宫门,就往御书房而去。还未到御书房门口,就发现跪在那儿的大皇子。他脚步一顿,紧握着双拳,定了半晌,才松开手,疾步向大皇子走去。

    “大哥!”二皇子在大皇子身边站定。

    大皇子张了张口,沙哑的声音从喉咙里发出,“二弟来了?”

    他从早上起床到现在,滴水未进,喉咙干的厉害。可是他不敢走,父皇到现在还没原谅他,他得让父皇看到他的诚心。

    大皇子心里冷笑一声,其实父皇生气真的是为了那些商贾吗?父皇难道心里就没一点数,做什么生意能得了那么多银子?

    父皇既想将好处都占了,又想不背负骂名,这就是民间说的,既想当女表子,又想立牌坊。

    表现出这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之后还是要自己背黑锅。不过,还好他还留了后手,将那些银子留下了一部分。世人都说他得父皇宠爱,可是他却有些迷糊,总觉得父皇对他忽冷忽热,有时却又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大哥!父皇的气还没消?大哥都跪了两日了,怎地吃不消?臣弟这去向父皇求情。”二皇子目露担忧,面色凝重。

    大皇子在心中腹诽,他这副模样,最高兴的就是老二和老三了,老三如今还在府里出不来,目前就只有老二在为父皇分忧,没想到这次得了大便宜的竟然是老二。

    “二弟不用担心,为兄做了错事,父皇处罚也是应当。”既然是大家都知晓的事,那他也没必要瞒着,只要不拿在明面上戳破,再加上父皇的偏袒,谁又能耐他何?

    没错,为了银子这件事,父皇一定会想办法保他,只要寻着一个借口,那就能从轻处罚。那些银子完全可以找人顶了锅,只要将银子的事还是栽赃在万雪年和宋书菁身上,就算他们没有参与科举舞弊,那也说不清楚银子的来历。

    郭时知道的事儿不多,只知道他栽赃陷害的手段,那银子的来历并没有交代清楚。对于银子的事,那个幕僚所知也不多,最麻烦的是刘东。只要父皇不想扯开这层遮羞布,那就不会提审刘东。没见父皇这两日在拿着他撒气,对刘东却只字未提吗?

    所以,大皇子对这事儿并不担心,顶多是关在府里一段时日,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功赎罪。

    “那臣弟就先失陪了。”二皇子憨厚的面容上眉宇紧皱,好似还在为着大皇子担忧,随后向小全子处走去。

    群臣都说二皇子秉性纯良,大皇子是不信的。身为皇子,又有谁是单纯的?等他料理为了老三,再来收拾老二。

    “奴才参见二皇子殿下!”小全子早就看见了二皇子,见他过来向他行了礼。

    “不必多礼,父皇可有空闲?”二皇子凝神听着御书房的动静,却没到任何声响。

    “劳二殿下稍待,奴才这就去给您禀报!”小全子后退两步,进了御书房。

    “奴才参见皇上,二皇子殿下求见!”小全子顶着德安锐利的眼神,把心一横,朝着皇上禀报道。

    他也知道皇上十分劳累,可在这之前皇上并没有说不能打扰。德安在御书房里伺候,小全子本就守着门,也不算越俎代庖。

    德安眯起了眼,小全子这是起了心思了。

    皇上睁开双眼,声音冷然道:“是老二来了?让他进来吧!”

    “是!”小全子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他已经收到了陈总管的眼刀子,看来最近要小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外挂优化中〕〔魔瞳奇遇〕〔群穿三百渣〕〔绝世神皇〕〔赘婿难为〕〔娇妻太甜:总裁,〕〔一窝三宝:总裁喜〕〔将军,医女大人逃〕〔我成为了调查员〕〔重生空间:豪门辣〕〔天才萌宝:拐个爹〕〔韩少的亿万专宠〕〔太子追妃记〕〔最强神医在都市〕〔战狂升级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