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天国的水晶宫〕〔将军,医女大人逃〕〔重生之长姐持家〕〔贵妃最佳人选〕〔无敌从女娲宫进香〕〔上门豪婿〕〔我有一座山寨〕〔三国处处开外挂〕〔最强神医在都市〕〔暖婚似火:顾少,〕〔铁路往事〕〔邪帝狂妃:鬼王的〕〔一窝三宝:总裁喜〕〔我的绝美冷艳总裁〕〔重生空间:豪门辣〕〔三国之黄巾天下〕〔星辰入怀明〕〔网游之我能融合骸
App文学部落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第八百零七章 地图
    太子认为这事儿施行起来难度太大,就算朝廷现在抽人丁去服役,百姓也不会愿意。

    下这么大的暴雨,不但做起事来不方便。而且江边的土地被暴雨侵袭了这么久,说不定哪处就得坍塌。

    百姓也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去填,有多少人会舍小我成全大我?

    顾诚玉笑了笑,“太子所言有理,不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百姓总能接受的。毕竟那是他们的家乡,若真被冲垮,他们将无处藏身,难道他们就不害怕吗?如此可将下游和上游的壮劳力组织起来,施行轮班制。当然,工钱必须得给,还不能低。”

    这古代的官府都很官僚主义,总想白用工。用官员身份压制着百姓为他们做事,而他们一点好处也不出,认为这都是应当的。

    其实百姓心里根本不愿意,只是表现得点头哈腰,好似十分荣幸。实则心里有苦难言,无处申辩。

    “工钱自然是必须要有的,不然百姓也不会卖力做事。只是这到处都是泥泞,还下着暴雨,江堤怕是难修。且时间紧急,不知能否来得及。”

    太子想到了修筑河堤时都是用的巨石和碎石块,倘若石块太大,那怎么运上去都成问题。更何况这大雨下着,用以粘合石块的糯米灰浆刚刷上,就被雨水给冲跑了。

    更何况这样的效率太慢,能快得过江水上涨的速度?

    “可将泥土和石块灌入麻袋之中,再将麻袋堆积起来。当然,这只能是暂时的,先应付过这两日。等大雨停歇,还是得按照原来的法子修缮加固。毕竟麻袋中的泥土被水泡过之后,会导致部分流失。且麻袋堆积太多,也容易发生坍塌。不但危险,还可能会徒劳无功。”

    顾诚玉说的这是速成之法,只能暂时先压制住江水溢出。就和太子说的一样,下着暴雨,河工作业困难。

    他看过那一带的地图,但古代详细的地图难得,只有皇上那儿才有详细的江山版图。

    另戍边的将士手里也会有一份边关的沙盘和地图,但那只是边关的,与其他州府并无关系。

    而坊市或官员手中的地图则绘制地比较抽象,十分简单。可想而知,在古代,地图也是十分珍贵的东西。

    所以他现在已经派人去江南几个州府实地考察了,要想出对策,就必须得知道当地的地形。

    太子点点头,这方法确实可行,他脸上不由放松了不少。

    “下官没亲临现场,对当地的地形并不了解。若是能看出江水各支流的走向,或许还能想出其他的解决之法。”

    顾诚玉灵机一动,最详细的地图自然在皇上那儿。但太子身为储君,说不得手里也有详细的地图。

    他虽然已经在折子上例举了几条对策,但都比较笼统。只有知道了地形,才能制定比较详细的方案。

    太子一听顾诚玉还能想出法子,不由心里一喜,“本宫手里倒是有一份较为详细的,只是比起父皇那儿的,则要简单许多,也不知能不能看出来。”

    太子十分兴奋,转身便想让人将地图给拿过来。

    可一转眼,却发现在场还有其他官员都坐等着。他们通通都竖起了双耳,眼冒精光,仿佛老鼠看见了香油。

    “咳!庞楚,此时怕是已到用午膳的时辰了吧?”

    太子清咳了一声,突然对一旁候着的庞楚沉声问道。

    庞楚不明所以,刚才不是还说要看地图的吗?为何问起了午膳?难道殿下饿了?

    不过转瞬他就明白了殿下的用意,看了一眼屋内众人,连忙答道:“殿下可是饿了?现下快到用膳的时辰了。今儿早上殿下茶饭不思,忧心忡忡,想来早就应该饿了的。”

    这两日太子因为对江南的暴雨之事忧心,确实有好几日不曾有胃口了,人都清减了几分。

    顾诚玉原本还等着太子拿地图,谁想太子来了个神转折,现在能不说吃饭的事儿吗?

    还是地图的事儿重要啊!吃饭什么时候不能吃?

    顾诚玉头一歪,发现何继胜他们竟然都拿双眼眼巴巴地瞧着他们,便立刻觉得不爽起来。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难道想等着捡现成的?这脸皮可真厚啊!

    顾诚玉要是将法子都一一例举出来,这些人说不得还会跑到皇上那里去邀功。

    毕竟这在官场上十分常见,谁叫你不动作快些?这叫先下手为强。

    只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了,就算顾诚玉看了地图,也不可能将对策和盘托出,因为他得去面圣。

    太子提出到用午膳的时辰,这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谁想大家的脸皮厚得很,竟然无人提出要先行告退。

    都将茶碗端起,喝起茶来。

    顾诚玉觉得现在不是好时机,还是先回去。太子若是还想知道解决之法,应该还会传召他的。

    “庞楚,你去传膳。诸位大人,不如留下与本宫一起用膳?”太子转身朝着几位官员说道。

    太子脸上满是皮笑肉不笑,在场的其他官员纵使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坐下去了。

    毕竟宫中的膳食都是有定额的,如要宴请,须得提前吩咐御膳房。

    可太子明显没有吩咐御膳房加菜的意思,这么问的用意再明显不过。

    他们好歹也是朝廷命官,还不至于做这种死皮赖脸之事。

    “既然太子殿下要用膳,那下官就先行告退了。”

    几人纷纷鱼贯而出,向着书房外走去。

    顾诚玉走在最后,慢悠悠踱着步子,刚走出书房几步。果然,庞楚就从身后追了上来。

    “顾大人请留步,太子想起还有一事未与顾大人相商。”

    顾诚玉旋即转身,“请庞公公带路!”

    动作干脆迅捷,让还未走远的何继胜冷笑出声。大家师出同门,可是这位师弟却对他防备得很。

    自从他们同为詹事府官员起,就常常碰面。可顾诚玉对他总是明面上十分恭敬,但有事却从不找他相商。

    原本还还想利用职务之便,找找顾诚玉的错处,再好好教导一番,拉近两人的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外挂优化中〕〔群穿三百渣〕〔魔瞳奇遇〕〔娇妻太甜:总裁,〕〔诸天之最强BOSS〕〔赘婿难为〕〔我成为了调查员〕〔一窝三宝:总裁喜〕〔超级小人工厂〕〔我真不想吃软饭〕〔将军,医女大人逃〕〔我的游戏我称帝〕〔绝世神皇〕〔邪帝狂妃:鬼王的〕〔超级狂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