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一、噩梦缠身
    所有你不敢面对的,都将成为你的命运。

    若干年后,她因为不经意间看到的这句话,发怔了好久。当是时,她已经在属于她的命运之轮上越走越远了。

    只不过,在年轻的时候,她并不知晓这个道理。确切地说,即使知晓后也不以为然。

    **

    万籁俱寂,深沉的月色已经浸润入微,和着已经微凉的空气,在空旷的夜里显得格外宁静。间或一两声的狗吠从远处传来,在静谧的夜晚显得更加清晰。清冷的月光透过窗纱,房间里到处都是斑驳的影子。

    房内床上的人双眼紧闭,眉头紧蹙,梦魇重重:

    “你信我,小昕,我会好好对你……”

    “那个人,你现在还记得他吧?”

    “你行啊,结婚了也还跟别人勾勾搭搭,这些东西,你能给个解释吗?!”

    “我,我没法解释。”

    “妈妈,别走~”

    “你以为我儿子有多爱你,你看这是什么?”

    “你确定你不会后悔吗?”

    “十年了!你可曾有一次放在心上?”

    “你不结婚,就别认我这个妈!”

    “我叫你不要跟着我!”

    “你其实不必如此!”

    ……

    一张张熟悉的脸在面前飘过,或深情,或鄙夷,或哀求,或决绝,或义愤……那些脸一会儿清晰得可以捕捉到脸上的任何一丝微表情,一会儿却模糊的分不清性别。众多的脸谱在面前晃动,慢慢地,那些脸都淡去了,只留了一张浓眉大眼的微微笑着的脸。这张脸的主人拉着她的手,站在一处高山上看风景,男孩子细心地为她擦拭额头的汗滴,用自己的手在她的额头上搭起了凉棚,她转过头,看到面前那个满头大汗无所遮蔽的男孩,一脸宠溺地看着她。

    一眨眼,面前的男孩忽然变成了一个妆容精致的中年妇人。她嘴角微翘,神情讽刺,将她往前面一推:“异想天开,去死吧你!”

    身体顿时腾空,根本来不及反应已快速地下落,她只能本能地呼救:“啊——”

    隔壁的房间灯一下子亮起来了,接着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尹晓兰披着衣服,快速地奔到应昕门外,急切地问:“昕儿,你怎么了?快开门,让我看看。”

    应昕蓦地坐起来,身上微微冒着汗珠,尽量抚了抚自己的心绪,平静地说:“妈,我没事,就是刚刚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你别吓妈,你开门让我看看。”

    “妈,真的没事,可能是因为今晚看了恐怖片。你赶紧回去睡吧,我衣服都脱了,就不起来开门了。”

    门外好一阵沉默,好久,才传来尹晓兰低沉的声音:“好吧,你早点睡,有事一定要跟妈说啊!”

    “妈,你别担心了,赶紧睡吧。”

    尹晓兰站在门边,身体转过去转过来,侧耳听了听,最终还是趿拉着拖鞋走了。她了解应昕,虽然平时很听话,但是有时候倔强起来,谁也劝不了。只是,对于那件事,她还是忍不住暗暗担心,担心她的心情,更担心她的决定。

    听着隔壁的声音,估摸着妈妈已经睡了,应昕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再躺下去,却了无睡意。

    她伸手摸到了床下最里面的格子,拿出来一个小小的药瓶。摇一摇,里面约莫还有几粒。

    又该买药了!

    听着隔壁间或传来的一两声咳嗽声,想着刚刚焦急呼唤着自己的年迈的母亲,应昕紧攥着药瓶的手,顿了很久,最终慢慢地松开。

    药吃的够多了,不能再吃了!

    她穿着睡衣,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世界,良久良久。

    以前,也是这样的月夜……

    **

    早上起来,打开窗户,对面的芙蓉花香扑面而来。昨晚在月光下辨不清颜色,只留着一团团黛色的暗影,却在清晨的阳光里,散发着玫红色的光晕。

    是啊,有什么是不会变化的呢?

    换个角度,世界如此精彩。

    清晨的阳光带着些许雾气,朦朦胧胧,在院子里的果树上跳跃舞蹈,树叶也散发着迷人的深绿色的光晕。看着眼前和谐宁静的场景,谁能想到,就在昨晚,这些果树与花,在光影中摇曳变幻,犹如鬼魅一般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