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三、故地重游
    回到自己家安顿好,应昕就准备外出。

    尹玙嚷着要跟着去。可是下着小雨,天气微凉,应昕担心她出去着凉,就让她留在家里照顾“头疼”的外婆。尹玙一听外婆“不舒服”,就马上一声不吭,乖乖地守在了尹晓兰身边。

    应昕回到德龙高中,她的母校,跟她的高中班主任应天奇,告别。

    从高一到现在,从开始的师生,到现在的兄妹朋友,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友情已经维系了十多年了。

    应昕一个人,在这个既熟悉又悄然发生着变化的学校慢慢地逛着。

    走过旗台,走过教室,走过操场,走过那一排排的蔷薇花,走过那一段在晚上可怕,白天依然坎坷的小路,最后,停留在那一棵棵法国梧桐树下。

    她还记得,不是依稀记得,是记得很清楚:总有一个人,在她早操跑步时,一直在操场上跟在她后面跑;在教室外面等着她下课;在栏的对面,透过玻璃偷偷地看她;在她一个人在教室上晚自习时,坐在旗杆台上等她;在她下自习后,远远护送她回寝室;在她上课必经的路上等着她,手上拿着给她的豆浆油条;看到她早上洗头,会心疼地埋怨……

    天天如此……直到那一天。

    她使劲儿想,使劲儿想,却总是想不起他的样子,脑海中只有一个模糊的瘦高的影子。长的清秀还是粗犷,皮肤是偏白还是偏黑?五官怎么样,她完全想不起来。

    他对她的好,她一一都记得。可是,却始终不记得他的模样。

    她很懊恼,当初要是能够正视他一下多好!哪怕是只看他一眼,也是好的。这样,就能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了。

    每每想到那些被人呵护被人暗恋的日子,连自己都觉得不是真实的,虚幻得好像发梦一样。但是感受却如此真实。她记得那些场景,也清晰地记得,自己说过的,那些伤他的话。

    他的离开,是因为那些话吗?还是如同学传言那样,是迫于压力才离开的呢?

    她很想问问应老师,那些传言是真的吗?可是每次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想要去求证?自己是喜欢他的吗?不是的。是的话怎么可能说出那些话来呢?怎么可能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呢?不是喜欢他的,又何必在乎他的去留呢?他是去是留,又与她何干呢?

    纠结迷茫,心痛甜蜜。她的心里,悄悄藏着,一直藏着,这样一个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疑问。

    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她会去猜测当初他的情况,他后来又怎么样了。

    她心里何尝不明白,这一辈子,他们再也没可能见面。

    就算见面,她也不一定认得他。

    那些事情,经过漫长的岁月,对那个人来说,或许会慢慢无足轻重,说不定早就被抛诸脑后。

    但是对她,经过时间的沉淀,岁月的冲刷,反而历久弥新。

    她情不自禁地,常常猜测着。也允许自己,放纵着自己对当时情况的肆意猜测及各种假设。

    **

    应天奇从会议室出来,远远地,就看见了倚靠在梧桐树上,眺望篮球场的应昕。

    今天她穿着一袭宽松的白色亚麻长裙,黑色的长发随意披在脑后,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静静地站在那里,周围的梧桐树干因为雨水的浸润,呈现出舒心的黛青色。她站在梧桐树下,仿佛从森林里走出来一般,空灵,纯洁。

    应天奇微微一笑,即使她已为人母,但那副呆傻蠢萌的样子,十几年来一直没有变过。要不是了解她,初识的人,还真的会以为她只是一个空有美貌,可以任人欺负的小姑娘呢。

    应天奇走到应昕身旁,望着篮球场上,那几个在雨中拼杀的年轻人,一脸羡慕:“年轻就是好啊,下雨天打球还打得那么起劲!”

    应昕转头看他,笑着说:“应老师,哦,不,应主任,开完会了?”

    含笑责备地看了她一眼,应天奇往前走去:“走吧。”

    “田姐在不在?”应昕顿了脚,又惯性地跟在了后面,笑问。

    应天奇心下了然,调侃道:“你怕啥?!你那应家刀法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你还怕打不过她?”

    “我不是怕打不过,我是怕把你家的厨房给砸了。”应昕白了他一眼。

    两人说说笑笑到了应家,打开门,刚好看见从厨房出来的田野。

    应昕赶紧告状:“田姐,刚才应老师在楼下跟我说,让我跟你打一架呢!”

    田野握住应昕的手,脸上笑开了花:“好哇,不过我们得先把这个挑事儿的人给解决掉!”

    应天奇一听,赶紧钻进厨房,大声说:“好男不跟女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

    应昕和田野相视一笑,相继走进厨房。

    **

    饭后,三人坐着闲聊。

    窗外的细雨绵绵,梧桐树叶像是从井水中捞出来一般,绿得发亮,反射着润泽的光。远处连绵的山脉,也仿佛笼了一层淡淡的白纱,恬静而神秘。

    应昕看着窗外,叹息一声:“这种温馨的画面,以后,我可能很少再看到了。”

    应天奇奇怪地看着她,揣测她的言外之意。

    田野拉着她的手,怜惜地问:“傻丫头,怎么突然这么说呢?!”

    “俞祉出轨了。我离婚了,也打算辞职离开这里。”

    应天奇一脸震惊,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应昕点点头,表示确认。

    田野拉过应昕,一脸不可思议:“不会吧,俞祉怎么可能出轨?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呢?”

    应昕淡淡地说:“他为什么出轨,我已经不想去追究了。关键是他已经出轨了,他妈把他跟那个女人的床照都甩给我了。证据确凿,能有什么误会?”

    应天奇慢悠悠地说:“就算离婚,也不一定要辞职。你现在可是公职,发展也不错,很多人想进来都进不来。你又何必一定要辞职呢?”

    抽出被田野握着的手,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到阳台,看着窗外的梧桐树叶,应昕很平静:“其实,我早觉得这样呆着,很没意思。这次的事情是个契机,我刚好给足自己一个理由。我希望能换一种活法!”

    “你确定吗?不会后悔吗?出去后,人生地不熟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应天奇不免有些担心,有些心疼。他还记得,十几年前,他第一次看到她,怯生生地,却又对着他,努力挤出的微笑。

    “应老师,当初我准备跟俞祉结婚的时候,你也曾问过我,会不会后悔。我当时肯定地说,不会后悔。如果你现在问我和他结婚后不后悔,我还是会说,不会。即使我现在已经准备离婚,我也不后悔。”

    世事无常。

    现在信誓旦旦的她,绝对不会想到,在若干年后,自己会遍体鳞伤,悔不当初。

    有时候自己以为掌握了命运,却始终是在被允许的范围内,做着可笑的徒劳的挣扎。

    应天奇没有说话。

    看着眼神无比坚定的应昕,田野眼底浮现一副赞赏之色,不过一瞬间就灰暗下去,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沉思。

    看这二人没说话,应昕给自己倒了杯水,顿了顿,接着说:“走错的路,也是路。虽然走错了,但也领略了沿途不同的风景。人生本就是一场旅行。目的地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过程。我又何必在意,哪条路是捷径,哪条路是弯路呢。所以,你们不用担心我!”

    应天奇叹了一口气,心理很认同她的话。只可惜,人生无常,诱惑太多,很多人往往权衡不清,抉择不明,他也不例外。清了清嗓子,他继续问:“那你离婚,结果出来了吗?怎么判的?”

    “孩子归我。”

    “其他的呢?存款,房子那些?”

    “存款平分,房子归他。”

    田野一听急了,抓紧她的手,说:“那怎么行?他是过错方,你完全可以让他净身出户的!”

    轻微地皱了皱眉,应天奇瞥了田野一眼,没有说话。

    笑了笑,拍拍田野的手,应昕不慌不忙地说:“田姐,你别急嘛。那房子,是他妈给他买的。虽然结婚前他都已经过户给我,算是送给我了,但那毕竟不是我自己的劳动所得,我拿了于心不安。至于那存款,我和他收入差不多,平分也没关系。至于他出轨…。”

    应昕停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我并不怪他。同时,因为这件事情,我得到了我一直求而不得的自由。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可能还得感激他呢!”

    田野忽的恍惚起来,瞪着应昕,嘴巴微微张开,满脸的求解。

    应昕不禁一笑,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手臂,说:“不要费神地想了,以后有机会我会慢慢地告诉你的。”

    “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脑袋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应天奇在旁边无奈地笑了笑,抬起头看着远处的山峦起伏,思绪万千。

    应昕的决定和说辞,他是相信的。可是他也有很多地方想不通:什么求而不得的自由,什么感激,听她的口气,她好像还挺想离婚的。当初,她和俞祉结婚,他是反对的,可她还是嫁了。现在那么想离开,到底是为了什么?

    俞祉对她不可谓不好,即使他出轨了,那之前的好也不是能装出来的。是她外面有人了?还是因为小时候的事吗?还是因为那个人?那个她曾经不惜和他翻脸的那个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