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四、愿不再见
    “唉,在我们面前,干嘛还这么逞强!”田野摸了摸应昕的头,叹息着。

    应昕没有说话,只笑笑,低头翻看自己的手。

    在大学里,舍友们有时兴起,会相互看手相。睡在她上铺的女孩,据说看手相特别准,当时看到她的手掌纹路,一脸尴尬。她反复追问,也只是得到一个含糊其辞的回答:你的感情线太杂,感情不顺。婚姻线,呃,好像是一条,可是侧面看,又是两条。当时大家都毫不留情地嘲笑,说她招摇撞骗。应昕也没放在心上。现在看来,真的有些灵验了!

    应天奇见气氛有些沉重,赶紧转移了话题:“小昕,你还记得孟旷伟吗?”

    抬头看着他,应昕皱了皱眉,极力回忆着。

    “就是那个成绩不错,白白净净,有些内向的男孩子啊。”应天奇提醒道:“后来他转学了,走之前还托我转交给你一个木盒子的那个男生。”

    见应昕没说话,还皱着眉使劲儿想,他便忍不住调侃道:“里面是什么啊?情书吗?”

    听到这里,零散的碎片从遥远又模糊的记忆里慢慢浮现,应昕的心底一片柔软,温暖。

    “哦,记得。”她点点头。记得的,不是那一大盒情书,而是十二年来每年从未间断过的生日祝福。

    田野听后,取笑道:“天奇,没想到你这个老师,居然也做这种拉媒牵线的事啊?”

    她站起来:“我去看看你的书房,还有没有其他人让你转交的情书。诶,我也顺便到别人的世界里,重温一下恋爱时光。”

    应昕递给应天奇一个眼神,想要确认他们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却只看到他笑着摇了摇头。

    “你们聊,我去忙点自己的事。”她低头看向应昕,拍拍她的肩膀。

    应昕笑着点点头,看着她转身进了书房。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虽然他摇头否认,但田野也显得有些反常。

    “他前段时间回来看我了。”应天奇似乎没听明白她的言外之意,自顾自地打开手机,翻开一张照片:“这是我们的合影,你看看,长变了没?”

    虽然她并不好奇那个所谓的孟旷伟是否有变化,但瞧着应天奇似乎在避重就轻,她也不好深问。坐得靠近了些,她仔细地端详着手机照片上的那个年轻男人,那张脸年轻帅气,但看着异常的陌生。记忆中的他好像身体很羸弱,性格很内向,每次见到她,总会腼腆地笑。五官?怎么记不太清楚呢?原本就是长的这个样子吗?

    应昕用力地摇了摇头,手轻握成拳,轻轻地敲着脑袋。

    她这是怎么了?得了脸盲症还是失忆症呢?为什么那些男生的脸她都不记得了?孟旷伟如此,那个人也是如此。

    看她锤头,应天奇赶紧问:“是不是不舒服?”

    应昕笑着摇摇头:“不是,我只是奇怪,他当初就长这样的吗?我怎么都不记得?”

    应天奇笑笑,正要说点什么,却听她笑道:“嗯,看来,我当时一心只读圣贤书了。有那么一个帅哥暗恋我,我都不知道。”

    “你知道了会怎样?”应天奇取笑道。

    “说不定也会情窦初开,”应昕依然笑笑:“成为让你头疼的问题少女了。”

    应天奇脸色微变,心里暗忖:这是你不知道的。你知道的呢?当时那个人那么疯狂地追你,你喜欢他了吗?

    他嘴唇微微翕合,最终什么都没问出口。

    看到老同学照片了,按照常理,通常都会礼节性、习惯性地会问问同学的近况。应昕看了看照片,心下索然,也不想问点什么。

    刚才自己脱口而出的玩笑话,使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当年,那段轰动一时但却黯然收场的韵事。她沉默了一会儿,忐忑地问道:“应老师,那个人…。”

    一直观察着她的应天奇,听她发问,死死地盯着她,生怕她会问一些他一直在回避的一些问题。

    他沉声问:“哪个人?”

    应昕愣住了,又默不作声。

    是啊,哪个人?

    她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只依稀知道他是高三的,高她两级。什么名字,什么样子,哪个班的,哪里的人……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当初那么不屑于知道他的一切,现在她又有什么资格去问呢?!

    “那个任老师,就是那个教我们政治的任老师,我记得你们关系很好,怎么这几年,看着好像没怎么走动了?”应昕理了理思绪,故作轻松地问。

    “哦,他呀,”应天奇松了一口气,调整了下坐姿,淡淡地说:“调走了。我们私下也有联系的。”

    “哦,这样啊!”

    似乎没话说了。

    两人就这样坐着,看着窗外那片郁郁葱葱的梧桐,听着雨打梧桐的声音,都陷入了沉默。

    **

    应昕递交了辞职书。

    办公室的同事都替她惋惜,纷纷劝她:老公出轨也不是你的错,你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就算心情不好,大可以请假一段时间出去散散心,回来继续就行;……。

    面对大家的劝慰,应昕一笑了之。

    其实,她并不觉得可惜,正是因为她没有错,以后的日子,她想过得更快乐、更洒脱些。如果没有这次的事,她估计也就会随大流,一辈子就这样了。过着一望就能看到尽头的人生,慢慢地熬尽自己的青春,自己的热情,自己对未来、对生活的所有美好的向往。像那只在温水中的青蛙一样,慢慢地在水里习惯,沉溺,死去,烂掉……

    俞祉家。

    应昕收拾着行李。说是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她自己喜欢的几本书和自己买的衣物等。俞祉给她买的所有衣物首饰,她通通没有带走。

    一旁的俞祉胡子拉碴地默默在旁边看着,双眼低垂,脸上一副沉痛的表情。

    收拾完毕后,应昕直起身,四周打量了一下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地方。这里有过欢乐,也有过争吵,更有过她对生活的迁就和对家人的妥协。

    从今天起,她要重新活一回!

    深呼吸一口气,应昕拉着箱子就准备出门。

    俞祉在她迈出卧室的同时,抓住了她的臂膀,轻轻地问:“以后还能见着你吗?”

    应昕看着大门,面无表情地说:“最好不见。”

    仿佛听到自己的心坠落在地跌成碎片的声音,心底的隐痛再也无法伪装,俞祉用另一只手抓住应昕的肩膀,迫使她正面看着自己,他直直地盯着她,想透过她那淡漠的眼神中看出什么来。

    感觉到钳着自己臂膀的手力度一下子加大了,应昕不仅倒吸一口气,恼怒地说:“你弄疼我了!”

    俞祉一听,才发觉自己的手指指节已然发白,手背上青筋暴露。他赶紧松了松手,但并没有放开。圈住应昕,将她往自己怀里揽,一边乞求着说:“小昕,让我抱抱!”

    “别碰我!”应昕用尽全力一把推开他,眼角尽是讥诮:“你不觉得脏吗?!”

    俞祉一愣:她觉得我脏?连一个分别的拥抱都不愿意给我了吗?!就当作是朋友,都不行吗?

    我们,竟然,断得这么彻底?!

    在俞祉愣神之间,应昕已经迈出大门,渐行渐远。

    俞祉反应过来之后,追上去,朝着应昕的背影大声喊道:“小昕……”

    别离开我!

    别走!

    我不要你走!

    你回来!

    俞祉的嘴唇颤抖着,想用尽全力喊出他藏在心底的那些话。心里千千万万,却一句都喊不出口。那个背影逐渐变小,慢慢消失,他终于坚持不住,靠着大门,身上瘫软,颓然地坐在地上。

    小昕走了,小鱼儿也跟着一起走了,他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这房子,那么大,那么空,自己住着有什么意思?!

    工作稳定体面,人前风光,又有什么意思?

    单身了,自由了,可是没有她,又有什么意思?

    ……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都黑透了,地上已经冰凉一片。

    一进门,吴艳华就差点被绊倒。打开电灯,才发现俞祉坐在地上,眼神呆呆地盯着某一个地方。

    本来一肚子火,看到他这副模样,又忍不住心疼。她一边扶着他,一边抱怨:“瞧你这副要死不活的样,是她来过了?你现在自由了,想干嘛就干嘛,别为难自己!”

    因为坐得太久,俞祉的双腿已经麻木了。他任由吴艳华将他拖到卧室床上,任由她帮他脱衣脱鞋,全然没有反应。

    吴艳华见状,有点恨铁不成钢地骂道:“既然那么舍不得,当初干嘛要那么做?既然已经翻篇了,你就打起精神,再好好找一姑娘,给我们俞家生一大胖小子!”

    叨叨了半天,也没见到俞祉有半点反应,连眼珠子都未曾动一下。吴艳华不禁没了脾气,嘟囔着出门。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应昕的味道,她发丝的清香,她身上的体香,她的嬉戏,她的调侃,她的眉眼,她的浅笑,她的狂野,她的撒娇,她的温柔,她的小脾气,她的不讲理……

    一切一切,在脑中好像走马灯一样。

    他忘不了,怎么忘得了?

    应昕,昕儿,……你怎么可以那么决绝?

    连望也不望一眼,头都不回一下,你就那么舍得?

    我们的这几年,你当真一点也没放在心里吗?

    俞祉轻轻地闭了眼,眼角有泪滴悄然滑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