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五、尴尬面试
    从厕所出来,应昕有气无力地倒在床上。

    大概是在路边摊吃了不卫生的东西,昨晚频繁起夜,腹泻不止,身体有些虚弱。

    想起今天的面试,她咬咬牙,从床上爬了起来。

    在老家安顿好母亲孩子,她孤身外出,来到g市。小时候村里最热闹的事情之一,就是围观那些从g市打工回来的叔叔哥哥们,穿着喇叭裤,烫着波浪头,拿着大哥大,向没见过世面的村民们炫耀着各式各样花花绿绿的小物件。g市的致富神话从小铭刻在她的记忆中,虽然年代变迁,但g市于她还是有着不可磨灭的好印象。

    已经是深秋,找工作的黄金期早过了。

    大学一毕业,她就按照尹晓兰的希望,直接考了公务员。运气不错,一考即中。这几年一直在机关里,也还算顺风顺水。她曾经天真地以为,只要自己愿意走出舒适区,愿意努力,总能找到一份满意的工作。但在人才市场里转了几天,才陡然发现,出来一对比,自己竟然一无是处。外面的世界,精彩的同时,也充满了变数。曾经在机关里自我感觉良好的应昕,变得各种不习惯。

    不过,她应昕是谁啊,其他不敢说,心理的强大一直是她引以为豪的资本。在熬过年少时那段几乎让人崩溃的日子,她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应昕不断鼓励着自己,更加努力地辗转于各大人才市场,更加频繁地在各个招聘网站上递投简历,越挫越勇。

    皇天不负有心人,投了数不清的简历后,终于陆陆续续地有了许多面试的机会。今天面试的这家公司,在g市小有名气。如果能被录用,也好早点安顿接家人过来。

    坐在梳妆台前,应昕用心地打扮着,对着镜子看了看,其他还好,就是脸色稍显苍白,她皱了皱眉,又往脸上抹了些腮红。

    应昕来到公司,看着时间还早,就准备去一趟卫生间。

    刚走进卫生间走廊,就听到女卫生间里面传来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黄总,在这里不方便啦,被别人撞见就不好了。”

    一个喘着粗气的男声低声说:“时间还早,怕什么?”

    接下来就是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

    应昕捂着肚子,为难地站在卫生间门口,进退两难。来不及去就医,为了不影响今天的面试,她只能强忍着。

    肚子里换气的咕噜声不断地传来,胃里、小腹里翻江倒海。昨晚起夜太多,多半是又着了凉,腹泻明显加重。

    跺了跺脚,应昕硬着头皮闯进了隔壁的男卫生间。

    幸好里面没有人。等到她完事后准备推门时,突然听到几个男人说话的声音。

    她轻轻地退了回去,关上门,静静地听着。

    “这个鬼天气,早上出门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下起雨了,害得我差点淋湿了。”

    “谁叫你不带伞的,你不知道在g市,要随身带伞吗?晴天遮阳,雨天挡雨。”

    “是啊,g市的天气变幻无常,晴天的话太阳太毒,雨天的话雨水太大。”

    “我是个男人,怎么会像那些女人一样,随身带个包?”

    ……

    应昕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挎包。幸好,自己有备无患。

    等到来来往往的脚步声小了,应昕才长舒一口气。躲在这里又脏又臭,快被憋死了。

    低头捂着鼻子,推开门,刚迈出两步,一抬头,应昕就愣在那里了。

    那小便池边,赫然站着一个男子。

    那人一身黑衣,修长的身材显得很是挺拔。

    听到身后有异动,男子回头看了她一眼之后,不慌不忙地转身,不急不慢地整理衣服,用平静的略带嘲讽的口吻说:“没想到贵公司的女子,居然有这种嗜好!”

    仓皇逃到了面试室门外,应昕看了看时间,已经过点了。

    她闻了闻,确认自己身上没有异味,才敲响了面试室的门。

    应昕为自己的迟到道歉后,按照对方的提示落座,眼光扫过坐在面前的三个面试官。

    左边的,是一个瘦高的男子。拿着笔,低头看着桌面上的简历,表情较为严肃。偶尔看向应昕,审视的目光中,眼神显得有些复杂。

    中间的,是一个矮胖的男人,从应昕一进门,就睁圆了眼,随后一直笑眯眯地盯着她看。

    右边的,是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

    那瘦高男人率先提问,问题多是一些专业性的知识考查。应昕认真地倾听着,不卑不亢地应对。

    瘦高男子问罢,扭头看向矮胖男人:“我问完了,黄总你还觉得需要了解她一些什么情况?”

    黄总?

    应昕不仅想起刚刚在女卫生间门口听到的那些声音,于是就认真打量起面前被叫做黄总的男人:矮胖的身材,头上脱发明显,留着地中海的发型,两条眉毛又短又淡,明显的眼袋还带着黑眼圈,俨然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只此一眼,应昕便觉得浑身不自在。但她还是礼貌地朝黄总点点头,两眼注视着他,等着他的问题。

    “应小姐,看你的简历,你是离过婚的,能聊一下为什么吗?”

    应昕不禁一怔,微眯了眼。正了正身子,她看着黄总,面带微笑地说:“这个问题,属于我的隐私,我可以拒绝回答吧!”

    她确实很排斥这样的问题,但转念一想,她面试的是公关维护,这个问题大约是考她的临场应变的吧。她定了定神,环视了面前三人的不同反应,不紧不慢地说:“夫妻相处之道,就像品茶或者品酒。有些茶酒,单独品饮都是很好的,但混在一起就不伦不类,极难下咽。所以不应该混着喝的,还是需要分开喝。”

    黄总笑笑:“应小姐,你这话说得……很有意思!”

    应昕回笑:“黄总过奖了!”

    那姓黄的男人尴尬地笑笑,正准备再开口时,旁边的那个女人边嗲声嗲气地打断道:“应小姐,不知您平时穿什么品牌的衣服?要知道,我们公司可是大公司,您要是就任公关维护,对穿着毫不讲究,那可不行。要知道,您的形象就是我们公司的形象。”

    那女人一开口,应昕就听出来了,正是之前在女卫生间,和黄总暧昧的那个声音。

    应昕皱了皱眉,吸了口气,看着那个女人,照样面带微笑:“首先,对您提出的问题,我想表明的是:我平时穿衣对品牌并无特别要求,只要得体舒适即可,当然,在不同的场合,我会注重相应的职场形象,但我相信这与衣服的品牌并无必然关联。其次,我赞同您刚才所说的,公关人员的形象对于企业形象而言非常重要。不过,对于企业形象,我个人觉得,不仅仅是公关人员,所有的公司成员——上至董事长,下至普通员工——都需要自觉去维护。如果单单以品牌论形象,难免会让人觉得,这不仅肤浅,更是对公司形象的一种亵渎。毕竟,相对于浅陋的易变的外表,公司更应该重视内涵发展,不是吗?!”

    说罢,应昕镇定地环视了面前的三位面试官,瘦高男子抿嘴笑着,眼中流露出明显的赞许之色,黄总也是笑着点点头,只有那个女人,似乎因为碰了软钉子而有些气忿。

    被告知回去等通知时,应昕也就识趣地退了出去。

    双手提着挎包,应昕笔直地站在门口,直直地望着大门外的瓢泼大雨,思绪似乎又飘远了。

    因着今天特地为应聘而稍微修饰了面容,她身着职业套裙,窈窕的身材凹凸有致,面容秀丽,眼眸清亮,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知性的气质。在人群中,显得鹤立鸡群,气场特别。

    有来往的几个男人低声询问:“这是哪个部门新来的人儿?看着挺不错的。”“再不错,也轮不到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我吃不到,我看看还不行啊。”

    应昕正全神贯注地赏雨,突然发现许多人都突然拥堵在一起。转身一看,才发现那些人正在给中间三个快步走来的男子让路。一左一右的两人,就是刚刚的面试官。走在中间的那个,貌似有点眼熟,但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三人快步走来,应昕后退了一步,避让他们。那面试的瘦高男子朝应昕点点头,一声不吭。那个叫做黄总的男人,一见应昕,就笑得满脸横肉直颤:“应小姐,你还没走啊?要不要待会儿我送你?”

    一听这话,那瘦高男子瞥向黄总的眼神里有着明显的厌恶和鄙视。中间那个男子不经意地看了看应昕,却转头说道:“黄总在哪里都是那么怜香惜玉啊!”

    那个人的声音,不是刚刚在男卫生间里尴尬相遇的人吗?

    刚刚道歉后仓皇逃开,并没注意,现下应昕仔细地观察他:颀长的身材,留着斜刘海,皮肤有点黝黑。尽管说着调侃的话语,但眼里看不出一点情绪,没有笑意,也没有厌恶。

    “哪有,顺路而已。”黄总哈着腰,尴尬地解释道。

    应昕转向黄总,只笑着摇摇头,不再说话。

    黄总看应昕不搭理她,讪讪地说:“那我们回头联系。”

    她不置可否,也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

    第二天一早,应昕在去人才市场的地铁里,接到了昨天面试的公司电话。说她通过了面试,问什么时候去报到。她很意外,借口说地铁里信号不好稍后再回拨。挂掉电话后,她略微思考了一会儿,想到面试前女卫生间的龌龊事,想到那两个面试官,苦笑着摇摇头,回拨了电话,婉拒了那家公司的工作邀请。

    应昕在人才市场走了一圈,看中了一家叫做豪建公司提供的岗位,这家公司之前是在外地,今年将总部搬到这里,正在招人。应昕觉得这是个好机会,便毫不犹豫地投了简历,收简历的是个小姑娘,也没问什么,只说她们按公司程序,需要将这些简历拿回公司,由人事部门和主管部门共同决定。

    应昕刚刚回到家,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那头的人自称是何杰,是博达公司的。何杰是谁不知道,但是一听公司名称,一听声音,应昕就想到了昨天面试,那三个面试官里,那个稍微正常一点的,瘦高的男子。

    何杰自报家门后,单刀直入地问:“应小姐,昨天的面试我们觉得和你聊得很不错。不过今天听人事部门说您不愿意到我公司就职。我能问问原因吗?”

    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应昕一下子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见电话这端一直没有反应,何杰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您不要误会,我知道面试本身就是双向选择,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我自己作为面试官,也很想了解我们公司在其他人心里的印象。如果有问题您可以提出来,如果问题属实,我会在我能力、职权范围内做适当调整。”

    应昕还是没有说话。

    何杰又继续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只是想了解我们公司对外的一些形象是不是很糟,我们内部也好进行整顿。应小姐可以帮我这个忙吗?”

    应昕笑了笑,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

    他们不过一面之缘,彼此都还不甚了解,他就贸然打电话问她对公司的印象。他对每个面试通过却不去公司报到的人都这样,还是只是她运气比较好?

    就算是如他所说,他这样冒昧,只是为了公司长远的发展。可是,真正的原因能给他说吗?说她在面试前撞见了那两个面试官的丑事?说她觉得那个黄总不正经,没有一个大公司领导的气概与风度?说那个女面试官虚荣肤浅,有胸无脑?

    作为公司形象窗口的面试官都如此轻浮,怎么能奢望那个公司管理有方驭下有术?怎么能奢望那个公司气象清明氛围轻松?

    从昨天的那个面试及后来的情况看,何杰不是不知道那黄总的秉性。对自己不愿意入职的原因,他或者应该也能猜到一二分,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那他打来这个电话,用意究竟何在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