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六、正面交锋
    见对方还在等她的回答,应昕迅速调整了思路,客气而礼貌地笑道:“对于我而言,您作为面试官,无论是昨天的面试还是今天的这通电话,都让我由衷的钦佩。您不仅是一个有专业素养的行家,还是一个视听通达的好领导。相信贵公司在您的领导和努力下,肯定会一日千里的!至于其他,因为不够了解,请恕我不敢妄言!”

    何杰闻言,也轻轻笑道:“既然你觉得我们公司也不是毫无可取之处,为什么不重新考虑考虑,来我们公司就职呢?我们公司在g市也算是后起之秀,发展前景还是很不错的。你所应聘的岗位,我们都觉得,你非常适合。还是,你觉得待遇方面不太理想?”

    听他这样说,应昕的怪异感更强烈了。就像一只大灰狼,变着法让小红帽靠近。

    她没敢再多想,只诚恳地笑着说:“何总,您多虑了!我只是觉得自己反应迟钝。不管是在昨天的面试中,还是在刚刚你的问话中,我都没有第一时间做出回复。我所缺乏的急智之才,在公关工作中,尤其是危机公关方面,确实又很重要。所以我才觉得自己,不能胜任那个岗位。之前是我高估自己了。”

    “你不要妄自菲薄嘛!”电话那头的声音异常轻柔:“我很看好你!”

    “人贵有自知之明!”应昕笑道:“这点我还是明白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何杰问道:“真的没有其他的原因吗?”

    应昕笑笑:“您问我的,我能说的已经和盘托出。其他的,因为了解不够,真的不敢妄议是非。”

    何杰久久地沉默着,久到应昕都怀疑对方是不是已经离开了,才说道:“应小姐,您是一个进退有度的人,如果不介意的话,可否交个朋友,以后方便请教。”

    应昕客气地说:“请教愧不敢当,应该是我要向您多学习。朋友的话,我可能高攀了。不过以后要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我也会略尽绵薄之力!”

    何杰也不客气,直爽地说:“那就这样说定了。应小姐,您先忙,有空我们再聊。”

    挂了电话,应昕一头雾水。

    何杰的这番来电,简直让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按刚才的情况来看,他并不像是按特定流程,完成任务一般地敷衍问话。何况,他作为公司领导,就算他真的海纳百川,喜欢听取各类人群的意见,他能亲自地,给每个面试通过却不去报到的人打电话吗?

    想起面试时,他审视自己的眼光,不傲然,不冷漠,有点纠结,有点疑惑,那么坦然又复杂。

    他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

    应昕想了想,摇摇头,忍不住敲敲自己的脑袋,想太多!

    他是来帮那个黄总下套的?

    应昕又摇了摇头,他们貌似关系没有那么融洽,不至于。

    那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

    g市的商业核心区,上班高峰期,路上的行人都目不斜视,步履匆匆。

    应昕走在路上,道路两旁的鲜花盛放,姹紫嫣红,争奇斗艳,她却没有心情去好好欣赏一番。心里一直在琢磨,该怎样以最好的状态搞定本次面试。

    今天面试的,是豪建公司。她昨天投了简历,今天便接到面试通知。可见这家公司的办事效率不是一般的高。

    到了目的地后,应昕刻意观察了一下。发现这个公司虽然是新搬过来的,但各部门的运行却有条不紊,并没有很多新公司那种混乱嘈杂的氛围。只是,室内的装修,却显得过于沉郁了些。

    在前台秘书的引导下来到面试室,她却意外的发现门口没有其他的应聘者。是自己来得太早了吗?

    容不得她多想,秘书帮她打开了面试室的门。

    应昕硬着头皮进入面试室后,看到一个正襟危坐的青年男人,神情严肃。没有其他面试官,面试桌上也没有任何能代表他职务或姓名的标志牌。待她一落座,那男人便例行问了一些常见问题。

    问完了基本情况后,那男人抛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公司马上要举办一场庆典,抽调你去别的部门,你同时听命于我和负责庆典的领导,你将怎么平衡你的常规工作和你协助负责的那个庆典?”

    这是一个了解对方信息的一个好机会!

    应昕压制住之前心里莫名其妙的不爽,认真地问道:“在回答您这个问题之前,我能否冒昧的问问您:请问您就职于贵公司哪个部门呢?我该如何称呼您呢?”

    那男人闻言,眉头一皱,不客气地说:“这个与我刚才提的问题有关系吗?”

    应昕毫不让步:“当然有关系。其一,从我进门到现在,我们已经交谈了十多分钟,您只字未提您的身份信息,于私,我觉得您不够尊重我;于公,您没有亮明身份就例行询问,让我难免对贵公司的这种店大欺客的作派抱有成见。其二,您刚才提的那个问题,您的职务身份不同,我采取的措施也会有所不同,所以,我需要了解您的职务及身份。”

    “你的言外之意是你在工作的时候会看人下菜?”

    “不是看人,是看事。权宜应变而已!”

    那男人闻言,不置可否,但看应昕坚定的眼神,顿了顿,还是自报了家门:“马俊阳,豪建公司行政部经理。”

    原来是自己所求职位的顶头上司!

    应昕心一惊:她刚刚还那样咄咄逼人,让他自报家门……

    呃,估计自己会死得很难看!

    不过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得罪人的话也已经得罪了,既然免不了一死,那也要优雅地死去!应昕安慰着自己,很快平稳了神色,答道:“平衡工作固然需要,但分清楚轻重缓急更为重要。我会从以下几个方面考虑:一,了解庆典的规模、级别、时间与重要性;二、了解我在庆典中的角色、分工及职责关系;三、了解行政部的日常事务并将其排序,分类分级进行处理;四、……”

    **

    当应昕从面试室出来,整个人都已经昏昏沉沉的了。

    脑子似乎已经不是脑子了,脑浆已经发生质变了,一边是水,一边是面粉,不动脑还行,一动脑全是浆糊。

    应昕扶着额头,不禁苦笑,前几年的生活太安逸了,自己没有居安思危,造成如今的困窘。

    今天的表现虽不知道结果如何,不过自己也算是尽力了。虽然那个马经理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过一看也还顺眼,比那黄总好太多了,也倒是有点本事,如果能跟着他干,受点气倒没什么,能学到东西那才是真的。

    应昕走到过道旁,下意识地回望了一下,发现果然没人在等面试。她有些自嘲:今天人品爆棚了,居然为自己一个人设了一场面试。自己应该表现更好些,才不会辜负这个公司的高度期望,可惜……

    应昕回家后,与女儿视频了一会儿,又与尹晓兰聊了聊最近找工作的情况。

    尹晓兰说家里一切都好。闲聊着,她突然提到了俞祉:“昕儿,俞祉好像停薪留职了,说是要挂职锻炼,要去外面企业看看。”

    应昕闻言,淡淡地“哦”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

    尹晓兰试探地问:“你们,有没有联系?”

    “没有,他的情况,不都还是你刚刚告诉我的吗?”

    “俞祉他,对小鱼儿很好。”

    “他是她爸,应该的。”

    “……,但他对我也很照顾,你离开的这段日子,家里很多重活粗活都是他抢着干的。”

    应昕听后沉默了一会,眉头微蹙,愧疚又为难地说:“妈,是我对不起你,让你在家没个依靠,还要帮我带孩子。但是,你还是让他不要来我们家了吧,他想孩子,你们就约个时间把小鱼儿给他送去。不要让他来我们家做事了。没离婚之前,因为俞祉对你比他亲妈还好,所以吴艳华事事针对我,找尽机会贬低你。现在离婚了,就更没有必要了!我很快就找到工作了,安顿好了,就会马上接你们出来的。”

    视频那头,尹晓兰默默地垂了眼,看不到她的表情。

    良久,尹晓兰点点头,叮嘱了几句,黯然地结束了视频。

    应昕看着黑掉的屏幕,心里酸酸涩涩的。

    自己的选择,会不会真的太自私了些呢?只顾着自己的自由,只想着自己去成长。对母亲,没有常伴膝下的孝敬;对女儿,没有尽到为人母的义务。出来一段时间,工作还没着落,坐吃山空,恍然间,自己似乎一无是处。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可是,事到如今,自己又能怎么办?除了不断向前,没有别的选择。迷茫、自责、懊恼、惭愧、不甘、无奈,众多情绪,竟然找不到人倾诉。

    应昕叹了口气,拿出了日记本。

    或许是内心不宁。即使写了日记,纷乱的情绪也没法完全排解。

    应昕又开始不断地做梦:梦见了很久、很久没见的父亲;梦见了冷嘲热讽的乡邻;梦见了那几张俞祉和一个妖冶女人赤裸着上身的床照;梦见了年少时,长期跟在身后的,那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孩子;梦见了流着眼泪的可怜兮兮的女儿以及愁苦的母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