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七、女神经病
    当阳光在小小的卧室里,悠然流转的时候,应昕醒了。

    一看到已经日上三竿,她慌忙起床。穿衣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今天周二,人才市场停休。

    又没有办法找工作了!电脑上,手机里也没有面试预约,她禁不住有点黯然。静坐了半晌,还是强打起精神去洗漱。

    刚刚洗漱完毕,就接到了通知面试的电话。

    见鬼了!

    又是豪建公司!不是昨天才面试过吗?昨天除了自己,貌似没有其他候选人啊?难不成分开面试的?这次算是复试吗?

    她心里奇怪,可手上一点不敢耽搁,赶紧收拾好出门。

    一想到昨天那个冷冰冰的马经理,应昕心里难免有点紧张,不知道他今天又会提什么稀奇古怪的问题。

    去到豪建公司,那个笑眯眯的前台秘书早就候着应昕,将她引到了面试室。

    应昕敲开门,里面只坐了一位中年女人,穿着职业装,得体大方,看起来很知性。

    请应昕进来后,那女人也站起来,伸手自我介绍:“您好,我是豪建公司人事部的负责人肖敏。见到您很高兴!”

    应昕慌忙地回握,也自报了姓名。

    双方落座之后,肖敏便开始提问。

    不过,这次面试的谈话内容,与应昕应聘的岗位没有半毛钱关系,一直在问她的个人情况,这又是什么状况?!

    虽然不太喜欢别人问到自己的个人信息,但应昕对面前这个面带着微笑的人,感觉还不错,也据实回答了一些她愿意回答的一些问题。

    “不好意思肖经理,我觉得对于我的私人问题,我们可以私下再聊。”当她听到肖敏也在问自己的婚史和离婚原因时,忍不住打断了她,笑着说:“我们面试是不是要谈一些工作上的事呢?而且,恕我直言,昨天我已经在贵公司面试过一次,今天这轮面试的目的和意义,肖经理能否告知我呢?”

    肖敏愣了愣,笑着点点头,解释道:“我们公司实行的是平行面试法。昨天面试你的,是你的直接上级,主要是了解你的专业能力,看的是能否胜任工作。今天我们人事部门面试你,主要是了解你的个性与气质,性格与价值观。看是否与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相符,同时,也是为以后工作调岗、人员配备、任务组合等工作做准备。要知道,我们公司这几年发展迅速,人才储备和稳定很重要。所以,”她顿了顿,笑了笑:“我问了很多,可能跟本职工作关联不大的问题,唐突了!”

    “哪里!”应昕不好意思地笑笑,心里却松了口气。暗地里责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有时候,过度的自我保护,会显得人格外狭隘。

    她不是不知道这点,却始终做不到。

    等到应昕走出豪建公司的大门,天色都已经暗下来了。今天的面试,面试官得体大方,温柔而不妩媚,端庄而不呆板,诚实不套路,坦诚不虚伪,整个过程的谈话,感觉很轻松,让她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可能因为心情好,应昕惊讶地发现,这公司的装饰也不像昨天感觉的那样,压抑沉闷,咖啡色的背景中,几棵盆栽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1,2,3,4……”应昕满脸青筋,在墙角倒立着,嘴里默念着。

    念到60的时候,她翻了个跟斗,坐到沙发上。打开刚刚响了一声的手机,就看到豪建公司人事部的入职通知。

    应昕想了想,觉得这个公司给的薪水还不错,又是在总公司,成长空间很大;经过这两天的接触,对里面的员工印象也还不错,看样子也都是干实事的人;自己也需要快点找到工作,好把家人给接出来。

    她没敢多想,便迅速回了信息,说第二天就去报到。

    **

    在茶水间,正在补妆的兰芷跟在后面,悄悄地问:“是不是谈恋爱了?瞧你最近下班就走,红光满面,精神焕发的。”

    应昕如愿成为了豪建公司行政部经理马俊阳的助理。一同成为马俊阳喽啰的,还有眼前这个叫做兰芷的新同事,是他的秘书。

    这个兰芷,虽比应昕小两岁,但俨然一副花季少女的模样。长得漂亮,性情活泼好动,为人热情,典型的自来熟,进公司没多久就跟其他人打成一片。虽然她爱好交际,对新生事物倍感兴趣,但神经大条,完成任务只求速度不注重质量。偏生应昕又是一个慢热的,工作细心,但性格内敛。两个人工作上,总有一些不合拍。

    应昕也曾暗暗好奇,按照这公司繁复的面试程序,按照马俊阳的严厉得近乎苛刻的条件,这粗心大意的兰芷,是如何能被马俊阳看中而招进来的。但是一转念,想到自己一无是处,竟然也能被招进来,便很快打消了那些奇怪的念头。

    因为是同一个主管,两个人走得比较近,马俊阳也会有意让二人多接触多磨合,几天下来,两个人已经非常熟络了。

    人一熟,兰芷八卦的本性也就显露出来了。一有空就追着应昕问这问那,问的全是私事。

    应昕刚开始还打打马虎眼儿,顾左右而言它。后来发现这姑娘可能没啥恶意,见她也问其他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慢慢就放松了警惕。只当是她年纪小,好八卦而已。何况自己刚来公司,以前也没有在公司里干过,很多事情不会也不熟,也需要经常向她请教,于是也就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她的话。慢慢相处下来,两人的感情也越来越好。

    正在喝水的应昕,见她又在八卦,便递过去一个鄙视的眼神:“谁说我谈恋爱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满面红光了?”

    “那么红,肯定是红孩儿附身!”兰芷随即反手拿着小镜子,对着应昕的脸,一脸浮夸地表演道:“妖精,哪里逃?还不快快显出原形!”

    虽然知道她有点自来熟,也捎带有点人来疯,但是应昕没想到她那么神经病,当即一口茶水没忍住,喷雾式地就喷了出去,刚好喷在兰芷那嫩黄色的小纱裙上。

    兰芷那白嫩的脸,当时就黑了。

    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应昕憋住笑,看着茶水从小纱裙滑下滴答滴答,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赶紧用纸巾把水擦干。边擦边面带内疚地说:“都怪你,红孩儿附在我身上好好的,你非要让他现身。你那照妖镜没把妖怪扯出来,倒把我的茶水吸出来了,你说该怎么办?!”

    兰芷听了不禁扑哧一声笑出来,无奈地说:“你倒会说!我不找你赔我的裙子,你也别找我赔你的口水。不过你得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事了?”

    应昕弯了嘴角,说:“是啊,好事将近,所以我精神好,气色足。”

    兰芷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得意的说:“什么好事呢?说实话,是不是谈恋爱了?”

    应昕见她又开始八卦,歪歪头,也故作认真地说:“是啊,我遇到一枚小鲜肉,让我有一种坠入爱河的感觉了。”

    兰芷一听,就赶紧抓住应昕的手腕,睁大了眼,认真地问:“真的?那个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

    应昕一晃神,心里闪过一丝奇怪的感觉。

    自己不是明星,她也不是专业狗仔队,对这种八卦怎么那样上心呢?

    她装作不经意地推开兰芷的手,玩笑着说:“你干嘛那么紧张?我跟你说,我可不是拉拉啊!”

    兰芷见她转移话题,忙接着问:“那个小鲜肉是谁嘛?”

    “那枚小鲜肉嘛——”她故意拉长了声调,睨眼看着兰芷一副急于求解的样子,顿时想戏弄一下她:“肤白貌美,体贴懂事,声音诱人——”

    兰芷气得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应昕憋不住笑了,用手指戳了戳她的额头,说:“那枚小鲜肉嘛,自然是我女儿。我妈和我女儿要过来了,所以我很高兴啊!”

    “哦,这样啊!”兰芷明显一副放心的表情。

    看着应昕一脸探究地看着她,她后知后觉地说:“诶,我才不是拉拉呢,你别一副我要追求你的表情啊。我告诉你,追我的人可多了,但我对女的没兴趣!”

    “是吗?”应昕挑着眉,斜着眼,嘴角往上弯曲,一副不信的表情。

    兰芷不干了,大声嚷嚷:“喂,你那是什么意思?……我,我只是秉承八卦精神,发挥‘不扒不休,八卦到底’的职业精神而已。诶,你等等我啊,走那么快干嘛?我这个样子,能出去见人吗?……”

    应昕不等她说完,径直往外走,刚走几步,就看见前面拐弯处有一角黑色的衣角飘过去了。她不禁暗笑:估计刚才她俩在里面,谈论拉拉的话题,把人家给吓跑了。

    茶水间里,等着裙子风干的兰芷,确认应昕走远之后,掏出了手机,按了按键,发出了一条信息。把手机放回衣兜里,脸上刚刚浮夸兴奋的表情毫无踪迹,脸色沉静,陷入了深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