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九、屡探心意
    傍晚下班回来,一进门,应昕就偷瞄了一眼沙发,没有看到俞祉;环视一圈,没看到他的行李,便松了口气。

    晚上刚吃完饭,在沙发上和小鱼儿正玩着猜拳的游戏时,门铃响了。

    尹晓兰开门后,俞祉便拿着保温桶闪了进来。他边往里走,边喜笑颜开:“小鱼儿,爸比来看你了哦,你看爸爸给你带什么了?”

    小鱼儿迅速地迎了上去,打开保温桶,里面是鸡汤。她兴奋地推攘着,让应昕让出俞祉的位置。

    尹晓兰忙去厨房拿了碗和勺子,将保温桶的鸡汤倒在碗里,看着旁边已经跃跃欲试的小鱼儿,无奈地说:“小鱼儿总嫌我做的鸡汤太油腻,俞祉的鸡汤刚刚好。”

    应昕无语,问道:“小鱼儿,你不是刚刚还说吃饱了吗?那你现在还能吃得下去?”

    小鱼儿毫不在意地说:“那是因为今晚的饭菜我不喜欢,爸爸的鸡汤可好喝了!妈妈你也喝一点,保证你喝了还想喝!”

    应昕只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

    应昕在公司很用心学习,工作走上了正轨,一般的事务处理起来都得心应手,日常的工作逐渐变得轻松起来。

    一天,兰芷在临下班的时候说:“应昕,你来公司那么久,我还没去过你家呢。听你说,阿姨和你女儿也来了。刚好,我想去看看她们。”

    应昕听后,笑道:“不用客气,有空就去我家坐坐吧。”

    “好,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去吧!”

    应昕一愣,看着兴冲冲瞧着她的兰芷,也只能笑着点点头。

    兰芷不顾应昕的阻拦,硬买了大包小包的食品玩具装在车里,开车前往应昕家。

    小鱼儿对兰芷的到来充满了好奇,大大的纯净的眼睛上下打量她,使劲儿问:“妈妈,这个漂亮的阿姨是谁呢?”

    应昕笑了笑,握了握小鱼儿冰凉的手说:“是妈妈公司的同事,小鱼儿,她可能更喜欢你叫她姐姐呢?”

    兰芷闻言,转身用手指弹了一下应昕的额头:“你还想占我便宜呢,”随即转身对小鱼儿说:“我比你妈妈只小两岁不到呢!你可以叫我兰阿姨。”

    她蹲下,双手拉过小鱼儿,细细地端详着面前这个像瓷娃娃的小人儿:“你长得真好看!”

    小鱼儿很大言不惭地说:“那是!因为我爸爸妈妈长得好看!”

    “不错,落落大方!”兰芷夸道:“没那些扭扭捏捏的小家子气。”

    应昕捋了捋小鱼儿的头发,笑意盈盈地看着她。

    “阿姨,你好漂亮啊!”小鱼儿看看应昕,又看看兰芷:“和我妈妈一样漂亮!”

    看着面前单纯可爱的小鱼儿,兰芷也童心大发,她故意皱着眉,问道:“那我和你妈妈,谁更漂亮?”

    小鱼儿看了看应昕,对着她笑了笑,抿了嘴,回答道:“现在,你更漂亮。”

    兰芷不解,她转头看了看应昕,只见她也一脸纳闷,便回头问道:“那,你妈妈什么时候更漂亮?!”

    小鱼儿看着她,又抿了抿嘴,朝着应昕笑了笑:“你不在的时候啊!”

    围着的几个大人便一起笑了起来。

    “不错,这情商还挺高!”兰芷也乐了,看了看应昕,轻轻捏了捏小鱼儿的婴儿肥:“这张嘴儿就像是抹了蜜似的。”

    把她拉近,抱着她在怀里说:“告诉阿姨,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鱼儿仔细地看着她,奶声奶气地说:“我叫尹玙,家里人都叫我小鱼儿。

    “尹——玙——?”兰芷似乎没听明白,“她爸爸姓尹?”

    “那倒不是,我妈姓尹。”看着兰芷一脸的不明白,应昕笑了笑:“这个,以后有机会再讲给你听!”

    尽管爱打听和八卦,但这样明显的回避,兰芷反而不好再追问了。

    看着尹晓兰在厨房里忙着,小鱼儿在独自摆弄那些玩具,应昕便陪着兰芷顺便看看。

    尹晓兰和小鱼儿的房间里摆满了玩具和早教的字画那些。墙上还贴有很多星星月亮,一拉上窗帘,整个房间就好像是在露营一样,有月亮,有星星,还有萤火虫。

    兰芷拉开窗帘,说:“没想到你还那么浪漫,布置得很温馨,很有童趣。”

    “只是为了哄孩子开心罢了!”应昕嘴上说得轻松。

    可是她自己知道,为了让小鱼儿开心,私下花了很多心思,一个人去买,一个人去贴,一个人去布置,就是为了给小鱼儿一个惊喜,让她更快地适应这里。

    兰芷点点头,退出后又去了应昕的房间。

    应昕的房间陈设很简单,没有多余的摆设,一张床,两个床头柜,一个衣柜,一个组合的书柜书桌。但在书桌上,赫然放着一盆芦荟。娇嫩翠绿的芦荟在整个冷色调的房间里,尤为显眼。

    “你喜欢多肉啊?”兰芷不禁走上前去,拿起芦荟,仔细端详,边看似漫不经心地说:“如果是摆在书桌上,芦荟不太合适的哦。它以后会长得很茂盛,放在书桌上不方便浇养呢。”

    应昕笑笑,芦荟于她而言,是一种寄托,有一种无法言语的意义。

    在高中那段灰暗的日子中,因为有了它,有了横笛,有了月光,自己有过创伤的心灵才能被慢慢抚平。因为有了它,才有了以后的一段故事。虽然她曾经因此而有些许苦恼,但出人意料的是,这段故事以及里面的那个人,却成为她埋藏在心里的,时不时会情不自禁地咀嚼回忆的,不愿为外人吐露的一个秘密。

    兰芷看她没有答话,玩笑道:“如果你喜欢多肉的话,其实很多多肉植物小巧精致,花色多样,造型也精巧。观赏的话,芦荟并不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兰芷一改之前四周张望的样子,转身面向应昕,看看芦荟,又定定的看着她,似乎要一探她的内心,“你把它放在这个你时时都能看到的地方。对你而言,它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

    应昕一笑。

    拿过兰芷手里的芦荟,小心地放到桌面,手指轻轻摩挲着芦荟那肥大而又舒服的叶子,说:“哪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呢?其他多肉植物,可不像芦荟那么实用。芦荟可以美容,我又没钱,就养这么一盆,又能观赏又能用上而已。”

    兰芷似乎有些不甘,正要继续刨根问底。应昕不待她问话,就赶紧拉着她往外走。

    回头看了看芦荟,又看了看身旁的应昕,兰芷的眉头皱了皱,心中似乎还有些疑问没有得到解答。

    来到饭桌边,俞祉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了。他堂而皇之地坐在饭桌旁,手里抱着小鱼儿,准备给她喂饭。

    尹晓兰就在旁边盛饭,笑意盈盈地叮嘱小鱼儿赶紧洗手吃饭。

    俞祉赶紧下桌,抱着小鱼儿跑去洗手洗脸。

    应昕皱着眉头,转眼看见兰芷一脸好奇地看着俞祉,又看看她,尴尬地笑笑:“那是小鱼儿的爸爸,我前夫,俞祉。”

    看见俞祉父女俩洗完手,欢天喜地地说说笑笑,兰芷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静静地吃饭,不过在吃饭的时候,又不断地打量俞祉。

    他似乎很忙。

    手没停过,嘴巴也没停过,一边为小鱼儿喂饭,说:“宝贝,这是你最爱吃的,爸爸专门去给你买的哦!”“宝贝,你吃了这个就长得高高哦!”

    一边殷勤地给尹晓兰盛汤,说:“妈,你少吃点内脏,多喝点骨头汤!”

    尹晓兰笑着用碗接过盛满的汤,用毫不掩饰的,赞赏的口吻对兰芷说:“我这个女婿,比我女儿还用心,知道我们一家人的好恶。你别看应昕平时对谁都客客气气,但饮食可挑剔得很。”

    兰芷疑惑道:“是吗?”

    “是啊,她不吃鸡蛋,不吃海鲜河鲜,不吃牛羊鱼肉。”尹晓兰边喝汤边摇摇头。

    “那么挑啊?倒是看不出来。”兰芷笑着瞥了瞥应昕。

    应昕笑着耸了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倒不是她挑食,她吃了那些就过敏,难受得很。也难得我这女婿随时记得!”说罢,尹晓兰慈爱地看了眼俞祉。

    “难怪那么瘦!”兰芷嘟囔道。

    俞祉忙着给小鱼儿喂饭,一边为应昕布菜,还强调说:“小昕,你气血不足,应该多吃这个!”

    “小昕,这个菜维c多,美容的,你要多吃!”

    他的话比平时多多了。应昕瞪了他一眼,但看到那俩婆孙一副很受用的样子,还有客人在场,又不方便发作,只能面无表情地吃着俞祉夹来的,已经堆得碗里满满的菜。

    相对于应昕的面无表情,小鱼儿和尹晓兰对俞祉的态度那是相当的好。

    小鱼儿非常依赖俞祉,从洗手,吃饭,聊天都听俞祉的,对俞祉的喜欢和崇拜简直到了极限。

    尹晓兰看俞祉的表情也很柔和,并没有一个丈母娘面对劈腿的女婿,一般应该有的愤怒,厌恶,或者疏远。那种眼光,更像是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

    应昕在旁边看着兰芷一边观察,一边若有所思的样子,心里暗暗好笑:像兰芷那么八卦饶舌的人,心里有话又不能说,应该憋坏了吧!

    边为兰芷布菜,应昕边调侃道:“数了那么久,你碗里的米粒数清楚了吗?虽然我们家里人长得不影响市容,但是也不能算是‘秀色可餐’。光看,肚子是不会饱的哦!”

    兰芷不好意思笑笑,埋头吃饭。

    饭后,正当应昕准备收拾碗筷时,俞祉抢在了她前面。夺下她手里的碗,扳过她肩膀,双手推着她往外走,温柔地说:“你今天有朋友来,你去好好陪陪她,不要冷落了人家。这里的事,就放心交给我吧!”

    应昕扭了扭肩膀,不想让他碰她。

    俞祉见状只能松了手,朝兰芷笑笑:“小昕就是这样,一有客人在就给我冷脸子,我真是上辈子欠了她的。”

    “应昕,你真是好福气!”

    兰芷坐在沙发上,往旁边挪了挪,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示意应昕坐下来。

    看了看厨房门上俞祉忙碌的背影,兰芷一脸羡慕:“你老公很好啊,又肯做家务,对你又贴心。”

    应昕赶紧纠正:“是前夫!”

    “看他对你很好啊,对小孩也很爱护,对阿姨也孝顺,怎么就离婚了呢你们?”

    应昕苦笑一声:“一言难尽!”

    见应昕不再提及这个话题,兰芷也不好追问。环视四周后,便又轻轻问道:“那怎么,你们离婚了还住在一起呢?是有复婚的打算吗?”

    应昕沉默了一会儿。

    她历来把隐私看得很重,不愿意轻易展露人前,这兰芷今天怎么回事,一直在刨根究底呢。于是也继续打哈哈:“这个事也一言难尽,以后有机会了再慢慢和你讲哈。来,我正好这里有个问题要请教你呢!”

    接着就将兰芷拉到自己房里,拿出一个会议记录本,边翻边说:“上次开会的时候,录音笔刚好坏了。我当时的会议记录只能靠笔录,可能记不太清楚。你记忆力好,当时也在场。你帮我看看有没有地方疏漏的。”

    兰芷笑笑,看着应昕在翻记录,心里暗叹:应昕是谨慎的。不仅工作上谨慎,连为人处事也过于谨慎,防备心过重,要去真正的了解她,接近她,可能不容易吧。

    兰芷拿过应昕正在翻看的会议记录本,合上,轻轻地放在书桌上。

    她拉着应昕的手,歉意地说:“我的好姐姐,是我唐突了,不该过问你自己的感情事,害得你要找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来转移话题。上次那个会议,也没什么重要的,就是上面说了,我们公司准备参加孟氏集团‘金山谷’项目的投标,让我们密切关注孟氏集团有关的新闻和动态而已。”

    应昕尴尬地笑笑,没想到自己的小心思一下子被人看出来了。于是赶紧抽手出来,用手掌心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你没听过‘一孕傻三年’吗?我生了小鱼儿,到现在傻劲儿都没过呢!”

    兰芷听了只是笑笑,一看窗外,天色已经灰暗了,于是提出要告辞回家。

    走到门口,正准备告别,就看见俞祉系着围裙跑过来,说:“就要走了啊?不多留会儿?”

    兰芷看着俞祉系着女式围裙,挽着袖子,搭配着一张充满阳刚之气的脸,整个人看起来无比的滑稽,忍不住笑笑:“不必了,天已经晚了,下次再过来吧!”

    俞祉热情地说:“你下次过来提前说,我们好准备买菜,多带点同事过来玩。应昕在公司,得到你们不少关照。我们夫妻俩,也得表示表示感谢!”

    应昕瞪了他一眼,对他的过分热情和刻意亲近,心里有些不满。不过当着兰芷的面,她也只能附和着点点头:“路上小心,下次再好好聚聚!”

    兰芷下了楼,坐在车里,刚刚启动汽车,手机便开始响了。

    接通后,一听对方声音,兰芷便忍不住调侃道:“你在我身上,安了跟踪器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