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十、两面为难
    电话那头的声音极小。

    兰芷提高声量,表情夸张:“挺好的呀!女儿可爱,母亲知书达礼,她老公长得帅,对她又那么好,还做得一手好菜。我今天可算眼福口福一起饱了!”

    电话那头又说了什么。

    兰芷又说:“你何必那么麻烦!你找个机会,直接说嘛。干嘛那么麻烦,天天问我,搞得我像个间谍一样,不爽极了!”

    电话那边又说了几句。

    兰芷脸上的调侃与牢骚消失不见,露出一种淡淡的忧愁,整个车内的气氛也冷下来了。

    沉吟了片刻,她慢慢地说:“确实如此。”

    她顿了顿,故作轻松地说:“那你呢!”

    说罢一脸期望地,等着电话里的回话,却只听见“嘟嘟”的声音。

    兰芷看着手机屏幕慢慢暗下去,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或许,就在刚刚,还是应该给那个人一个善意的谎言?

    见兰芷下楼,应昕就准备回房。

    一转身,看见俞祉还穿着围裙拿着抹布,在门口张望,一副十八里相送依依难舍的模样。女式围裙的温婉柔美,和那张俊朗但布满浅浅的络腮胡须一对照,显得那样不协调,那么好笑。

    应昕不禁莞尔。

    可能感觉到了应昕停留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俞祉一转头就看见许久不见的那个干净的温暖的笑容,在昏黄的过道灯下,显得格外柔美。

    他不觉一愣,呆呆地看着应昕。

    应昕一见俞祉看着自己发呆,瞬间变了脸,冷冰冰地走进了屋。

    俞祉无奈地笑笑,跟着进去,解着围裙:“厨房都收拾干净了,还有没有要我做的?”

    应昕本来不想理他,但他一直拦在面前,于是就看着他说:“其实你没必要做这些,我们都已经离婚了!你也不需要在我同事面前故意表现!”

    俞祉深情地看着她:“你哪里看出我是故意了?以前家里来客,我们不一直是这样的吗?”

    应昕还想说什么,俞祉反身就进到她的房间,捡起她放在椅子上的脏衣服:“我帮你把衣服洗了!”

    应昕见状就上前,边抢边说:“我自己洗,不要你管!”

    俞祉把脏衣服捧得高高的,边往外走,边躲着应昕:“你来例假,是不能沾冷水的。”

    “我自己洗,用热水就是,你赶紧回去!”

    “你这人,我还不了解,最怕麻烦,你会用热水才怪!”俞祉边说话,边进了卫生间,反锁了门,把应昕挡在了外面:“乖,你看会电视,我一会儿就好!”

    应昕叹了口气,心里好不烦恼:本来已经打算跟他一刀两断,再无纠葛。但这人脸皮比城墙还厚,一路跟着,还靠着母亲和女儿对他的好感,闯进她的生活,让她躲无处躲!

    心情沉重地走进隔壁房间,看见小鱼儿在摆弄玩具,尹晓兰在旁边慈爱的看着。

    应昕进去后,也静静地看着小鱼儿,不想说话。

    尹晓兰听着卫生间里传来的水声,走出去,在门口对俞祉说:“那些衣服你用洗衣机就可以了。你赶紧出来歇一会儿吧,都忙了一晚上了!”

    俞祉站在水桶边,蹲着马步,用水淘着衣服,大声地说:“没事的妈,小昕的这些衣服不能机洗的,我很快就好了!”

    尹晓兰无奈地摇摇头,走进房间,拍拍应昕的肩膀:“昕儿,你看,俞祉对你……”

    应昕忍不住打断她:“我又没有让他做那些。”

    顿了顿,尹晓兰还是柔声劝道:“那你也去那边跟他说说话嘛。他那么辛苦,你在旁边的话,他可能也不会觉得那么累了!”

    应昕心里烦躁,脸色不好地说:“那是他自找的!我又没让他做这些事!”

    听到这话,一向温和的尹晓兰脸色突变,显然是生气了:“你有没有良心?!你的心是石头做的?俞祉他前途正好,却停薪留职跑过来,照顾你生活,照顾你情绪,你还能找出第二个人吗?你为什么不试着重新接受他?就算暂时心里接受不了,那他至少也是小鱼儿的爸爸,你也应该给个好脸色。整天扳着脸,是他欠你的,还是我们欠你的?”

    应昕没想到尹晓兰会这样大声跟她说话。

    在她的印象中,妈妈一直很温婉,很柔和,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都很少失态。今天,却因为俞祉而对她严词厉色。

    她不是故意要顶撞母亲的。

    不过母亲老这样撮合,让她觉得心里沉重烦闷,有一股气流在胸中窜动,却没有一个可以排解的出口。

    她就呆呆地站在那里。想跟母亲解释,但不知道从何解释,又似乎觉得没有必要解释,心里有点委屈,有点赌气,有点不甘,有点难过。一时间,众多的情绪都涌上来了。

    床上摆弄着玩具的尹玙,一听到外婆略显激动的声音,赶紧跑过去抱住她:“外婆不要生气了!待会儿头又要痛了!”

    看着应昕站在那里,冷着脸不说话。尹玙又赶紧跑过去,拉着她的手,一摇一晃:“妈妈,你们不要吵架了!妈妈,你不要气外婆,外婆身体不好!”

    说着说着,她的嘴就瘪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哭腔:“妈妈,你是不是不喜欢小鱼儿了?不想我们过来?为什么你要和外婆吵架?为什么你平时都不理爸爸?”

    应昕听言,心痛难忍,眼睛酸痛,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眼睛里溢出来。她抿着嘴,极力忍着。

    听到小鱼儿略带哭声的话,俞祉赶紧从卫生间里出来,一把抱过小鱼儿:“小鱼儿乖,妈妈怎么会不喜欢你呢?妈妈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所以不太高兴。外婆也是关心妈妈,她们没有吵架呢!妈妈也没有不理爸爸啊,你看爸爸刚刚要洗衣服,妈妈还很关心,不让爸爸洗呢!”

    边说就边抱着小鱼儿离开。

    见小鱼儿离开,应昕吸了吸鼻子,用力地把眼泪逼回去,尽量平静地对尹晓兰说:“我不是铁石心肠,只不过我还不太会演戏。你们喜欢俞祉,就要逼着我喜欢吗?我以为您最了解我的,为什么不能试着理解我,却要逼我去接受他呢?”

    见尹晓兰表情瞬息万变,有所动容,边上前拉着她的手,轻轻地说:“妈,你和小鱼儿是我最重要的人,对我很重要很重要,我们不要伤了彼此的心。以后有什么话,我们娘儿俩都可以掏出来说,但是不要在小鱼儿面前说好不好?毕竟她还小……”

    毕竟,我不想让她经历我小时候过的日子……

    后面的话,应昕没有说出来。她希望尹晓兰能懂她。

    尹晓兰点点头。

    应昕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那我回房睡觉了?小鱼儿今晚应该不会和我睡了,那就麻烦你了,帮我照顾一下她。”

    尹晓兰黯然地点点头。

    应昕一转身,在客厅看见正在安慰小鱼儿的俞祉。她心里难过又酸涩,终究没法像以往那样,冷脸对他去下逐客令。

    应昕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想起兰芷的问题:“看他对你很好啊,对小孩也很爱护,对阿姨也孝顺。怎么就离婚了呢你们?”

    是啊,怎么就离婚了呢?

    是因为那些照片吗?

    是,也不是。

    从小的经历,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曾经让她对婚姻生活充满了恐惧。曾扬言这一辈子不谈恋爱,不结婚。可是到了适婚年纪,母亲却一次次逼着自己去相亲。

    “不结婚,就别认我这个妈!”

    这句话,让她害怕,让她惶恐,也让她不甘。

    她和母亲相依为命,为了母亲她做什么都愿意。可是母亲却坚决反对她的不婚主义。她相亲,故意装得粗鄙无礼,毫无修养,不修边幅,不试妆容,相亲了一批又一批,结果却毫无进展。母亲在得知她故意敷衍时气得住院,她只能踏踏实实,安安分分地照母亲的愿望去相亲,唯一的标准就是:对母亲要好!

    也许是打心底抗拒着,不想结婚;也许是想试探那些,爱说甜言蜜语,看起来对自己很好的男人的本性。应昕每次相亲,都会提出这个问题:“我有现在,一直是靠我母亲的支持和外祖父对我们的帮助。所以,作为报答,我们以后的第一个孩子就随我外祖父/我妈的姓,如何?”

    姓氏只是一个代号。如不是嫌更改姓名的手续太过麻烦,应昕自己早就改姓为尹了,况且这只是个试探。

    听到这话,很多人都打了退堂鼓。

    大多数被问到的男子,或者不可置信,或者支支吾吾,或者一副被人侵犯的模样。

    意料之中!

    应昕觉得讽刺,心凉!虚无的东西尚且如此,如果真的结婚,真的会对母亲好吗?!

    不,应该不会吧!

    除了俞祉!

    只有俞祉,对她好,对她妈妈也好。

    应昕跟他讲了自己家的事,俞祉并没有表现出一丝的嫌弃或者惊讶,反而很怜惜她,更加疼爱她。

    尹晓兰对他也十分满意。

    就这个吧!应昕曾经想,不是那个人,跟谁结婚,有什么区别呢。

    婚后,俞祉把她捧在手心。对她海誓山盟,对她说,这辈子,绝不做对不起她的事,绝对不会像她父亲一样,背弃家庭,抛家弃子!她也慢慢接受了他的好,慢慢地想对他好。

    可是,为什么自己那么迟钝那么慢热呢?

    如果早点爱上,可能就会爱得更深,可能就会愿意包容和原谅。

    可是,为什么对她那么好的他,刚好有个恋子情深的妈呢?

    如果只是相敬如宾,吴艳华不会嫉恨自己抢了他的儿子,不会在他们之间搬弄是非,挑拨离间。

    可是,为什么自己偏偏那么独立要强呢?

    如果柔弱一点,工作上不那么拼,得过且过。不要变身工作狂,吴艳华哪里能挑那么多毛病?小鱼儿也不至于从小被外婆照顾,从而与她感情生疏。如果在吴艳华和他面前懂得适当示弱,多依靠他,他也不会觉得自己故意冷落疏远了他,而频繁参加各种聚会了。

    可是,为什么每年情人节和她生日的时候,总有一些不是俞祉订购,却是送到家里的,专门给她的礼物呢?

    每年那两个特定的日子,神秘的礼物从不落下。

    面对吴艳华的揶揄和嘲讽,面对俞祉的质疑,她却无从解释。

    ……

    家里开始有疑问了,有争吵了。而这一切,恍然又在重新经历自己的童年生活。除了没有家暴,除了吵架的当事人换成了自己和俞家人,感受并没有什么两样。

    应昕心里升起的对婚姻生活那一点点美好的萌芽,还没出土就枯萎了。接着,俞祉出轨的照片由吴艳华扔在她面前的时候,完全粉碎了她心里的,那点暗暗的期望。

    分开了,说完全放下了并不容易,她在最初的时候,也曾噩梦连连。

    现在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跟过去彻底了断,重新开始。俞祉却又出现了,阴魂不散。

    他难道不知道覆水难收吗?他难道不知道他对她的伤害,不仅仅在那几张照片上吗?

    他们真的不合适!

    现在他殷勤表现,就应该接受他吗?然后呢?然后生活在一起,又开始产生矛盾,又开始吵架?

    ……不,不要!

    对他的好、他的温柔并非无动于衷。

    只不过,哪还有鸟儿,飞出了牢笼,还愿意再飞回去的呢?

    ……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进来,用手指摩挲着自己的脸颊,转手关掉了床头灯,轻轻叹道:“傻瓜,照着灯睡觉,容易做噩梦的!”

    听到外面轻轻关门的声音,应昕松了口气,睁开了眼。

    月亮非常清明,泛着冷冷的光,照在窗旁的芦荟上,一如多年前的那些个晚上。

    只不过那时的芦荟花盆里,在茂盛的芦荟叶下,藏着一封叠得端正的心形的情书,白色的信纸,在月光下反射出微弱的白光。

    而现在,芦荟底下仍旧是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那个人,他叫什么,长什么样子,家住哪里,家里有谁,现在干什么呢……

    她私心想着,念着,猜着,却从来猜不出答案……

    对不起,俞祉,或许是我的错!

    不是我不识好歹,不明白你的心意。只是我无法面对,无法再面对那种整日猜忌,无尽争吵的家庭生活;无法面对,了解了我被父亲抛弃过的痛苦的你,却背弃了我;无法面对,强势的婆婆在我面前诋毁我敬爱的妈妈;无法面对,你在相依为命的母亲和心爱的妻子,针锋相对时的矛盾和挣扎;无法面对,莫名其妙的礼物,自己却无从解释的场面;无法面对,在接受你的好的同时,心底还悄悄怀念着,另一个不知姓名的男子。

    对不起,是我的心太小。

    在那个叫做爱情的心房里,只能住进一个人。

    你并非不好,只是来晚了!

    ……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