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十一、初见杜衎
    俞祉天天到家里,美其名曰要照顾小鱼儿的胃,天天做了好吃好喝的端了过来。

    为了不让母亲和小鱼儿伤心,应昕也不想天天跟他重申、强调双方已经离婚的现实,但这样糖衣炮弹的疲劳轰炸,也让她身心俱疲。

    公司准备参加一个大型项目的投标。马俊阳经理对这事非常重视,布置了许多任务。工作量大,应昕也就趁机天天早出晚归,加班加点。

    虽说是为了避开俞祉,但实际上,只要回家,总能与俞祉碰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总是在应昕回来后才离开。只不过那时小鱼儿和尹晓兰大多已经入睡,应昕也不用假装作戏,往往都不太搭理他。

    不过,她还是觉得遗憾。虽然这种方法能减少与俞祉的接触,但同时减少了与尹玙和尹晓兰的接触,这并不是她愿意看到的结果。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

    这天,应昕刚一上班,就被马俊阳叫到办公室里了,非常严肃地说:“应昕,你所准备的材料里,很多情况都是不清楚的。你应该知道,以目前我们所准备的材料来看,想要中标,简直不可能!”

    应昕点点头,认真地说:“我在准备材料的时候也发现,我们对招标公司的了解并不够全面。我觉得,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可以先接触一下对方公司,了解之后再制定方案不迟。”

    马俊阳点点头:“我已经跟孟氏集团这次招标的负责人联系了,明天我们一起去见一见。”

    第二天一早,马俊阳、兰芷和应昕就到达了孟氏集团总部。

    尽管豪建公司也不错,但比起孟氏集团来讲,真是小巫见大巫了。

    尽管太阳并不灼热,但宏伟外观的玻璃墙面折射出阳光还是晃得人眼花。总部大门的门口外,有一风水池,里面的几条出水的蛟龙吐着水,滴落在水面,溅起朵朵水花,形成圈圈涟漪,又让浮在水面上的几朵紫色的,玫红色的小莲花左右摇摆,风情无限。

    应昕看得痴迷,正打算走近点仔细端详时,就被兰芷扯住了胳膊。她转头一看,对面走过来一个青年男子,脸色挂着职业性微笑,伸手握向马俊阳,礼貌地自我介绍:“您好!我是孟氏集团项目部孟总助理,杜衎。您是何杰介绍的,豪建公司的马经理是吗?”

    马俊阳万年不变的寒冰脸上,闪过一丝丝尴尬,但他很快平复下来,礼貌回握:“您好,我是豪建公司行政部的马俊阳,这位是我秘书,兰芷,这位是行政部助理,应昕。”

    一一介绍后,马俊阳一行人便随杜衎进入公司,进入到会客室。

    应昕从进公司到现在,一直在观察周围的环境:果然是大公司,不仅外观雄伟壮丽,内部的装修也是十分豪华,经济实力可见一斑。而面前这个杜衎,白白净净,长得很秀气,带着一副无边框眼镜,整个人显得非常斯文。

    应昕素来对斯文人都抱有好感,一见面,也觉得杜衎应该是一个让人感觉很舒服的人。

    杜衎让秘书倒了茶水,准备拿出资料时,电话响了。

    一看电话,他脸上那种一直维持着的郑重拘谨,顿时不见了。笑意满满,边接电话便往外走:“我说老大,你挂着名,事情全推给我做,你还好意思问我在干嘛?”

    “你今天反正路过,就上来聊聊,那么久没见你,我都忘了你长什么样了!”

    “我们什么交情,你要是今天‘三过家门而不入’,你就准备看我的辞呈吧!”

    “那你要我怎么样,我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谈钱伤感情,钱,看你的面子上,我就不计较了;但是谈感情伤钱,你老这样,把我的感情透支完了,那我可就要伤你的钱了哦!”

    ……

    马俊阳三人坐在会客室,见门外的那人翘着兰花指,对着手机挤眉弄眼,兴致勃勃,滔滔不绝的样子,尴尬不已。

    应昕饶有兴趣地观察着杜衎。

    刚刚还觉得他那斯文样让人觉得很舒服,但是一看他讲话,那兴奋的表情,激动得变了调的声音,还有一些让人觉得有点娘炮的小动作,怎么看怎么像在对情人发嗲撒娇。

    他自我介绍时,说是孟总的助理。那,孟总应该是个女的吧,相处时间太长,有感情也是正常的吧。不过看杜衎这副青年才俊的模样,这孟总,年纪应该比较大吧,这样搭配起来才合适呢。

    应昕按照杜衎讲电话的样子,想象着孟总的性别年龄外貌等,怎么要才能与面前这个说着貌似赌气的话,脸上却明显压抑着兴奋与笑意的男子,联系起来呢?

    马俊阳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

    兰芷见应昕看着门口的杜衎微笑发呆,不仅用手肘碰了一下她:“喂,看见美男就挪不开眼了?你看你那副花痴样!”

    应昕回过神来,轻轻一笑:“长得嘛,倒也还行。但能让我花痴,倒也未必。”

    兰芷凑过脑袋,故作神秘地说:“我们公司美男也很多啊,类型多样,什么妖孽男,型男,小鲜肉,熟男欧巴,一抓一大把。你可不要在这边犯花痴,丢了我们公司的脸!”

    戳了戳她的额头,应昕说:“你才不要丢脸好吧,我们是来谈正事的,谁像你,对男人倒挺有研究!”

    兰芷正要回呛,马俊阳就一脸严肃的说:“你们俩能不能安静会儿,外面吵,这里也吵。都自己想想待会儿怎么说,才能尽量拿到这个项目的一些资料。”

    斗嘴的两人便闭了嘴,各自思考去了。

    杜衎挂了电话,一转身,表情一愣,赶紧走过来坐下,连连道歉:“不好意思,怠慢了。”

    马俊阳的脸,平静不起一丝波澜:“没关系,是我们打扰您了!”

    杜衎笑笑,亲自添了茶水,说:“我这里有些资料,你们先看看。”

    拿起资料翻了翻,马俊阳脸色不太好。他看着杜衎,脸色挤出一个生硬的笑容,慢慢地说:“杜经理,这里的资料,我们在外面也能收集得到,如果我们只是想了解这些信息的话,也不好专门过来打搅你了。”

    杜衎抬了抬眼镜,笑着说:“那你们想了解什么样的信息呢?”

    马俊阳的脸色更沉了。正待开口,便听旁边的兰芷笑着说:“既然大家都认识何杰,那我们也算是朋友,杜经理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呢?”

    杜衎笑笑,还是那句话:“那你们想了解什么样的信息呢?”

    兰芷调整了一下坐姿,吸了口气,微笑着看着杜衎:“贵公司‘金山谷’这个项目,工期,预算,监理方等信息,希望杜经理能够透露一二!”

    杜衎无奈地笑笑:“这些信息,招标书上应该都有,你们可能更应该多去研究一下招标书吧!”

    “我们想了解贵公司这个项目的真实信息!”

    “招标书上的都是真实信息,绝无虚言!”

    “你……”

    应昕见兰芷说话有点冲,一把拉住了她,打断了她:“杜经理,我们没别的意思。出于对贵公司该项目的重视,我们希望能够准备万全,从而能够精诚合作。您的意思我们都明白。那请问,我能不能了解一下贵公司,在过去三年里,各种项目的招标及项目完工情况呢?如果有原始资料的话,可否借给我们学习借鉴?”

    杜衎愣住了。

    会客厅顿时安静了下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