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十二、惊见故人
    “呜呜—”

    兰芷的手机不合时宜地震动了起来。她一看来电,便低头附耳跟马俊阳说了些什么,拿起了手机和挎包往外走:“不好意思,杜经理,我出去接个重要电话。”

    杜衎笑着点点头。

    “杜经理?”应昕提醒道。

    “……这个,属于我们公司内部资料,可能不太方便外借。”杜衎没想到应昕会提这么一个要求,略微思考了一下,开口拒绝。

    “原始资料不能外借,我们理解。我之前在网上收集了一些贵公司前些年的项目招标及跟进报道,您能不能帮忙看看有没有遗漏或者错误的地方呢?”应昕以退为进,赶紧逮住机会就奉承:“我听说,杜经理年轻有为,很多项目都是您一手负责,独当一面的,还有谁比您更清楚呢?”

    “哪里哪里,我也只是个助理,真正的负责人是孟总呢!”杜衎嘴上谦虚着,但脸上已经有了得意的表情。

    看到气氛稍微缓和一点,应昕打算再接着奉承几句时,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带着笑意而富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被我逮到了,又在说我什么坏话了?”

    刹那间,三个人的目光都聚焦到正推开门的那个人。

    那是个三十左右的男人,高高的个子,丰神俊朗,芝兰玉树。穿着白衬衫,外面套着灰色的休闲西服,穿着牛仔裤,休闲鞋,整个穿着让人非常养眼,看起来没有西装革履的沉闷,也没有松松垮垮的随便。

    刚进门,看到面前坐了三个人,他显然也是愣了一下。接着便微笑着朝杜衎走了过去。脚步不急不缓,不轻不重,恰似闲庭散步,泰然淡然。举手投足,温润儒雅。

    杜衎一见他,马上走过去迎上去,埋怨道:“你不是不来吗?”

    “早知道你在会客,我就真的不来了!”

    杜衎将那人引到马俊阳等人面前,介绍道:“这是我刚才跟你们提过的,孟氏集团项目部负责人孟旷伟孟总!”

    孟旷伟?!

    应昕吃了一惊,难怪看着那么眼熟,原来是他!

    可是他怎么在这里?!

    “这是豪建公司行政部的马俊阳经理,这是行政部助理应昕。”

    应昕压下心头小小的颤抖,尽力保持平静,直视孟旷伟,点头握手。

    孟旷伟在听见应昕名字时,淡然的目光闪了闪,深深地看了看她,也微笑着点头示意握手。

    “刚才在讲我什么呢?”孟旷伟坐下便问。

    “豪建公司准备对我们‘金山谷’项目进行投标,所以想了解这个项目的相关信息。也想了解我们公司之前的项目完工情况,你是老大,当然你是最清楚的,所以要问你咯!”

    “哦?那你们想了解哪些项目的具体情况呢?”

    马俊阳看着应昕,示意她发言。

    应昕只得硬着头皮,将刚才的话再讲了一遍。

    孟旷伟看着她,笑了笑:“没想到贵公司思虑那么周全,看来不会打没准备的仗。不过我今天是路过这里,等会儿还有其他事情,应小姐方不方便留个联系方式,等大家都有空的时候,我可以将相关情况给你做个简单介绍?”

    应昕赶紧递上名片:“当然可以,我静候佳音!”

    该说的已经说了,再坐下去似乎就会冷场了。

    环视了一圈,马俊阳就起身告辞:“今天叨扰了!改天请孟总和杜经理有空到鄙公司坐坐吧!指导指导工作!”

    “我们改天会到贵公司拜访的,请慢走!”孟旷伟温和道别。

    与应昕握手时,眼里的笑意似乎要溢出来一样。

    **

    看到马俊阳和应昕走出孟氏大楼,等在远处的兰芷就迎了上来:“怎么样?”

    应昕摇了摇头。

    兰芷憋得一肚子火:“什么嘛,在我们面前装腔作势,摆什么架子!一看那副娘娘腔,就觉得恶心死了!回头我非得找何杰问问清楚,他介绍的这是什么人!”

    听兰芷的语气,跟那人交情应该不浅,应昕不仅浅笑:“何杰?是何方神圣呢?”

    “哦,是博达公司的部门经理,叫何杰。说是跟杜衎打过几次交道,有点交情,听说我们这次准备投标,就帮我们牵了线。”马俊阳解释道。

    原来如此。

    不过何杰那人,看起来应该比较靠谱,怎么介绍的那个人反而不太实诚,应昕喃喃自语。

    旁边的马俊阳听了之后,嘴角一撇:“我们是何杰介绍过来的,其他的投标公司肯定也有其他人的介绍。他两头都卖人情,其实没有卖给任何人人情。这个杜衎,既然能一直在项目部主持事务,说明他在各家公司和孟氏集团之间,能够周旋有方,游刃有余,不可小觑啊!”

    听了马俊阳的感慨,应昕也深有同感。

    那个把太极运用娴熟的杜衎都如此厉害,那他的上级孟旷伟呢?是不是更加深不可测呢?他是十多年前那个高中同学孟旷伟吗?如果不是在应老师家看到过他们的合影,知道了他的相貌,她是无论如何都不敢相信,当初那个一脸羞涩,瘦高内向的男孩子,已经变成一个风度翩翩,俊朗儒雅的男人了。

    转校时那一大盒写得满满的情书,持续十几年每年生日必定收到的问候短信,现在想起来是那么的不真实。有过吗?是真的吗?还是自己做过的一场了无痕迹的春梦呢?

    应昕摇摇头,想把这些纷乱的思绪甩到九霄云外。

    不管以前怎么样,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了,不说自己对他没有过什么男女之情。就算他有,这些年应该也淡了。大家各自成家,各自有了牵挂。现在他是孟氏集团的高管,自己是个普通的打工仔。就算有接触,也只是工作,仅此而已。

    千万不能自作多情,自寻烦恼!

    **

    孟氏大楼会客室里。

    孟旷伟站在窗前,看着楼下走向停车场的三个人影,喃喃自语:“是她吗?怎么可能呢?”

    与当年相比,她的模样,变化并不大。只不过,当年的天真烂漫,已荡然无存。现在的她,眉眼之间,多了几分沉静与疏离。

    摇摇头,转身对杜衎说:“你去把应昕的资料搞一份过来,我要好好看看。”

    杜衎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这些年,他对人一派和气,但和气中又透着生分,不会轻易去好奇,今天是怎么了?

    脸上挂着轻笑,他走到他面前:“你不是路过这里吗?不是还有事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个甩手掌柜,能有什么大事?赶紧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资料倒不难搞,何杰手里说不定就有现成的。不过人家今天过来的重点是谈项目,跟一个小小的行政助理有什么关系呢?尽管纳闷,但是杜衎还是出去,不一会儿就拿了一份应昕的简历回来。

    孟旷伟坐在会议室,迎着阳光,细细的看桌手上的简历。

    离异?

    就读的学校、时间,都符合。

    是她,绝对是她!

    他的手有些发抖,强忍着内心的激动,继续往下看着。

    放下简历,他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不过一想到,刚刚见面时,她礼节性的反应,似乎并没有认出他来,心里又黯淡下去。又或者,认出来了,却假装不认识?为什么呢?是在回避自己吗?还是不愿意示好?

    现在手上有她的联系方式,是直接约她出来?

    可是以什么身份呢?

    以她的高中同学的身份叙旧?还是以孟氏集团项目部孟总的身份聊工作?

    看着那张俊朗的脸上表情瞬息万变,杜衎有点不适应。

    这些年来,他俩是兄弟,是朋友,是铁哥们。孟旷伟的事,他大多都知道,甚至很多事情,也是在帮他四处周旋。可是,从没有听他提及过,有这么一个女人的存在。

    看来,以防万一,他有必要提醒提醒孟旷伟,他们现在的处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