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十三、焦头烂额
    每年g市这个时候,夏天和冬天轮流变幻,北方一年四季的气候变化,在这里,一周之内就可以感受。

    毫无疑问的,刚来不久,还没来得及适应,小鱼儿就感冒了,一感冒就特别地黏尹晓兰,尹晓兰也被传染了。应昕忙着收集孟氏集团之前的项目完工情况,在公司和家两头跑,忙得无暇分身,焦头烂额。

    这天晚上,她从公司回来,天色已晚。一进屋就扔掉挎包,推开隔壁的房门,间或伴着一两声的轻咳,那一老一小都已经睡着了。

    应昕摸摸尹玙的额头,好像没有早上那么高烧了,但脸色还很潮红。她暗暗叹了口气,挽着袖子进了厨房。

    一打开厨房门,只见厨房里烟雾缭绕,浓重得简直看不见里面是否有人,蒸汽中透着各种味道,中药味,鸡汤味,油烟味等等。空气中弥漫着油烟的因子,钻进她的眼睛,刺激得她痛痛痒痒。

    她赶紧闭了眼,或许是母亲感冒昏沉,忘记了关锅灶里的火吧。这样想着,她便摸索着去找煤气灶。一摸,便摸到一堵温厚的墙,再一摸,那质地分明是棉质的。她准备再一摸时,便被人反手握住手心,慢慢拉着她往外面走。

    浓雾中传来一个醇厚的低沉的嗓音:“你回来了!小心点,别撞到了!”

    是俞祉!

    应昕慌忙抽出手,睁开眼,才看见近在眼前的被放大的俞祉的脸。看见她睁开眼,他眨眨眼睛,温柔地笑着。

    应昕平静地说:“你怎么不开油烟机?我还以为厨房失火了呢!”

    “小鱼儿和妈都睡着了,担心油烟机太吵,就没有开。”

    那你就不怕自己在厨房呛着?

    应昕憋住气,眯着眼,赶紧打开了油烟机和窗户,边开边说:“那你可以打开窗户啊!这样捂着,人会很难受的。”

    俞祉看着应昕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皱在一起的样子,觉得尤其好笑,心里忍不住想起捏捏她的鼻子,不过手伸在半空,却帮着应昕去开窗。

    她怕他难受,怕他不舒服,这让他心里暗暗有一丝甜蜜,多了一丝希望。他不急,他可以慢慢等,慢慢来,不能动作太大,把她给吓跑了。

    不一会儿,厨房里的水蒸气和雾气就消失殆尽。

    俞祉又慌忙地关窗,只留了一个小缝隙,解释道:“这种天气虽不是回南天,但跟回南天也差不多了。窗户开太久,屋里就会太湿润,对小鱼儿和妈养病都不好。”

    原来是这样!

    应昕闪过一丝内疚:自己对母亲、对女儿的照顾真的太少了,凡事也不如俞祉用心,难怪小鱼儿对俞祉比对她更亲密更喜欢一些。

    定了定神,应昕才看到炉灶上摆满了东西,有中药,有煲好的鸡汤,还有已经炒好的热在锅里的回锅肉。她怔怔的看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俞祉用手肘碰了碰她:“该喝药了,你赶紧去叫妈和小鱼儿起来喝药。”

    应昕意外地听话,去到卧室叫起了尹晓兰和尹玙。

    在饭桌上,面对着苦苦的难以下咽的中药,尹晓兰一饮而尽,但是小鱼儿的反应就比较麻烦,待在尹晓兰的怀里不愿意张口。应昕在旁边威逼利诱,各种软的硬的都说遍了,小鱼儿还是不愿意张口。

    应昕感觉很挫败,坐在饭桌旁,无力又无奈地,看着面前那个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喝药的孩子。

    正郁闷着,就听见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身后传来。转头一看,俞祉扶着厨房门正在剧烈的咳嗽,他的脸已经涨得通红,额头上也隐隐有汗滴。他摸着肚子,半蹲着靠着门,感觉都快把肺给咳出来一样。

    大家一见,都吓坏了!

    应昕奇怪:刚刚在厨房时,他表现一切正常,没有任何病痛的现象,怎么突然就咳得那么严重了?

    尹晓兰是内疚,俞祉自己生着病却在竭力照顾她们婆孙俩。

    小鱼儿则十分害怕,从小,爸爸在她眼中就是一个超人一样的人,什么都会做。做饭、洗碗、洗衣服,做家务,陪她钓鱼,陪她放风筝,陪她看动画片,给她讲故事,把她顶在肩膀上去逛街。爸爸一直是强壮的,她从来没有见过现在这样的爸爸:痛苦、难受、局促、疼痛。她见爸爸很痛苦的样子,慌忙从尹晓兰身上滑下来,跑到俞祉身边,扶着他的手,声音里满是紧张:“爸爸,爸爸,你怎么了?你别吓小鱼儿!”

    应昕和尹晓兰也走到俞祉面前,尹晓兰用眼神示意应昕把俞祉扶起来,应昕视而不见,只问他:“你怎么了?要不要紧?”

    俞祉的咳嗽稍微缓缓,抬起头对应昕说:“别担心!”又转头对一脸紧张的尹玙,苦着脸说:“小鱼儿,爸爸生病了,怎么办啊?”边说边起身,带着尹玙缓缓地往餐桌前走。

    尹玙不放心他,还是紧紧拽着他的手,待俞祉坐下后,便爬上俞祉的腿,听到俞祉问他,用小手拍拍他的胸口,小大人般地安慰他:“爸爸,别怕,喝了药就好了。”

    俞祉摇摇头:“我不喝,好苦的!”

    尹玙赶忙说:“不苦的,不苦的!”

    俞祉不听,还是摇头:“不苦才怪,你都不喝,还让我喝!你喝都不喝就说不苦,肯定是骗我的!”

    尹玙鼻子眉毛皱一堆,听爸爸说她骗他,她心里好难过。她想了想,鼓足勇气说:“我才不会骗爸爸呢!你看,我喝给你看!”接着在众人吃惊的表情下,自己用手拿了勺子喝起了药,到后来,干脆就用两只小手捧着药碗一股脑儿全喝下去了。

    俞祉笑眯眯地盯着,脸上尽是欣慰的表情。

    事到如今,应昕和尹晓兰才知道俞祉真正的用心。

    眼看尹玙捧着的药碗已经几乎整个都快扣在她那巴掌大的小脸上了,俞祉赶紧把碗取下来,抱起尹玙,往她嘴里剥了一颗大白兔奶糖,满脸心疼地说:“很苦吧!快吃颗糖!”

    尹玙嘴里包着糖,脸上笑眯眯地,用手拍拍自己的胸脯,逞能地说:“爸爸,你看,我说了药不苦的,你看我一下子就喝完了。”

    俞祉搂着她,在她额头轻轻亲了一下:“我的宝贝最厉害了,都不怕苦!爸爸感到骄傲!”

    尹玙又对应昕和尹晓兰说:“妈妈,外婆,你们看,我把药喝完了,一点也不苦!”

    尹晓兰怜爱地摸着尹玙的头,这孩子坚强、懂事地让人心疼!

    应昕看着,不知怎地,心里竟然有种酸酸的感觉,在这种无来由的感觉中,又若有若无地夹着一丝丝心痛。她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用力地眨眨眼睛,试图把那种不知名的,莫名其妙的感觉压下去。她长吁一口气,垂头,准备去厨房端菜的时候,突然听到尹玙的尖叫:“啊——,糟了!爸爸,我把药喝完了,你怎么办?没药了!”

    她还没忘!

    俞祉苦笑着安慰她:“别担心,厨房里还有。”便抱着尹玙去厨房,把碗里的剩下的药汁倒了出来。在尹玙充满监视的眼神下,无奈地摇了摇头,笑着对尹玙说:“爸爸怕苦,不过小鱼儿都说不苦,爸爸就相信你了!不过,以后要是爸爸喝药,你也要喝药才行!”

    尹玙点点头,接着招招手,示意俞祉蹲下去给她看看碗里是否有药,看到碗里的药,赶紧摇头:“不行,太少了!爸爸是大人,应该多喝一点!”

    在她的监视下,俞祉无奈加了药量,等到尹玙没有意见了,赶紧闭着眼,咬着牙,把那一碗中药给灌下去了。

    看着喝完药仍旧一脸苦相的俞祉,尹玙扑上去,亲亲他的脸,也给了他一颗糖,说:“爸爸,吃了糖,你就不苦了!”

    俞祉抱着尹玙坐在餐桌旁,去厨房里端出来饭菜。尹晓兰和尹玙都没有多大食欲,俞祉便盛了鸡汤在面前,又各在她们面前摆了一碗粥:“喝了药,不想吃饭的话,就喝点粥,这粥就是用这鸡汤熬的,营养又好消化!”

    可能是那粥熬得烂熟浓稠,尹晓兰和尹玙竟然胃口大开,喝了两碗多。而摆在尹玙面前的,是米饭和回锅肉,还有一碗酸菜粉丝汤。他边给应昕夹菜,边解释:“你天天在外面跑,要吃点米饭才能饱,这回锅肉不肥不瘦,刚好下饭,你要是嫌太腻了,这个酸菜粉丝汤是最解腻的,你不用担心吃了长胖!”

    应昕心头一热,望着满桌子的不同的饭菜,心里五味杂存,只轻轻地对俞祉说:“其实你不用那么麻烦!才四个人,大家吃一样的就是,不用煮那么多花样。”

    俞祉笑笑:“哪里麻烦了!”

    应昕扯了扯嘴角,挤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却知道有些话这时候也不能说。她看着俞祉殷勤地给她布菜,时刻关注尹晓兰和尹玙的用餐情况,自己的碗里却动也没动,心里忍不住,鬼使神差地夹菜给他,淡淡地说:“你也赶紧吃吧!”

    俞祉见状一愣,呆呆地看着她,应昕却不再看他,避开他的眼神,自顾自地吃饭。

    尹晓兰见状心下高兴,用手在俞祉面前晃晃:“你这孩子,发什么楞啊?应昕给你夹的菜,你是不敢吃还是不愿意吃啊?”

    俞祉回过神来,高兴地说:“当然愿意了,求之不得。就是毒药,只要是小昕给的,我都愿意吃。”说完便捧起碗,使劲儿往嘴里刨饭。

    真肉麻!应昕白了他一眼,尹晓兰低头笑了笑,就连尹玙那个小不点,也似懂非懂地跟着偷偷笑。

    整个氛围顿时轻松了许多。

    饭后,尹晓兰带着尹玙看电视,应昕在厨房里收拾,俞祉便在旁边帮忙。应昕漫不经心地说:“你没有感冒吧?你喝了那药……”

    “不会有事的,就当是预防吧!”俞祉知道她想说什么,赶紧打断她。

    应昕皱皱眉:“那你也不用自己把药喝下去啊!”

    俞祉笑道:“我的女儿,我当然了解。那种情况下,除了我那种方法,其他方法根本对她没有任何作用。”

    想想之前自己试了能用的所有的办法,也没法让她喝药,应昕不得不承认这点。

    俞祉真的很爱尹玙吧,为了让她喝药,苦肉计都用上了,看他咳成那样,差点连自己也骗过去了。而自己,不够了解尹玙,也不够了解俞祉,所以眼看着尹玙与俞祉走得越来越近,有一种被遗忘被抛弃的感觉,心里那种酸酸的感觉又冒出来了。那感觉,是吃醋了吧!自己居然吃俞祉的醋!

    应昕苦笑着,摇摇头,希望把那种不舒服的感觉排解出去。

    看着应昕脸上显而易见的失落的表情,看着她忙碌的瘦弱的身体,全身笼罩着一种落寞、孤单的情绪,俞祉心里一动,从后面,用手搭在她肩上。

    感觉到手下的身体突然一僵,他又害怕又心疼,想了想,大着胆子从后面抱住了应昕,用下巴反复摩挲着应昕的头发,轻轻地说:“傻瓜,伤感什么呢?她是我的女儿,也是你怀胎十月的宝贝,她黏我,也就是黏你,你反正工作也忙,我照顾也是你在照顾,有什么区别呢?”

    他亲密的爱抚,激发出暧昧的情绪,幽幽地在空中流转。他的手顺着她肩膀往下滑,她顿时感觉身体上那手经过的地方,顿时变得冰凉。当他从后面抱着她,用下巴抵着她的头发时,她感觉一阵阵的冷意从脚底浮现出来,没来由的,胃里竟然翻腾起来,她居然想吐!

    在这种情况下,刚刚他为了女儿,为她们做了那么多,他刚一接触她,她就想吐,确实有点太伤人了。

    可她不想勉强自己,于是不着痕迹地推开俞祉,用手拍了拍刚刚俞祉亲抚过的头发,好像掸灰一样,把那些不适轻轻掸掉。接着用手拍了拍胸口,自言自语地说:“刚刚可能吃太多了,有点反胃。”

    一抬头,便与他充满复杂的眼光对接。

    俞祉深邃的目光盯了她一会,随即浅笑:“可能吃得太急了!以后你要是喜欢,我再做给你吃。”

    “不用!”应昕脱口而出。

    看到他毫不掩饰的吃惊的表情,以及慢慢黯淡的神情,心里不禁懊恼:每次说话都不经脑子!即使拒绝,也可以慢慢说啊!感觉自己有点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一样,刚刚用完他,就急不可耐地想要摆脱他。这样真的太不厚道了!那要怎么办?难不成要说“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你累着了!”之类的话来宽慰他吗?

    可以说,但是她不想说。她甚至不想去采取任何补救措施。即使心里有点小小的自责,但她仍然固执地转身,去收拾厨房去了。

    俞祉见应昕坚持不让他帮忙,知道她的脾气,心里沉沉的:她不愿意他帮忙,不愿意欠他,不愿意他干涉她的生活,不愿意听那些他发至肺腑的但她却认为是甜言蜜语的话,甚至,她的身体对他都已经产生本能的反感了。

    尽管尹晓兰和小鱼儿对自己很好,可是处于关键地位的应昕,对自己,甚至于比对刚认识时的自己还要冷漠,让自己感到比当初还难以接近。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