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十四、首次爆发
    俞祉的反应,与应昕的互动,被在客厅照顾小鱼儿的尹晓兰看得清清楚楚。看着俞祉黯然神伤,离开时孤独落寞的背影,尹晓兰心里也有颇多感慨。哄睡小鱼儿,逮住洗漱完毕准备睡觉的应昕,尹晓兰决定跟她好好聊聊。

    “小昕,你最近是不是很忙。”

    “公司最近有个项目让我跟进,是有点忙,”应昕打着哈欠,“妈,你有啥事就赶紧说吧,我明天一早还得上班呢!”

    “那我就直说了。你跟俞祉这样,算怎么回事呢?”

    “我们哪样了?我们没怎么啊?”应昕十分不解。

    “你们名义上已经离婚,但是俞祉天天过来,照顾家里家外,不遗余力。只要你们不说,别人还会以为你们是两口子呢!”

    “妈,我也不想这样,以后你也多暗示俞祉,让他别有事没事往这里跑,免得误会!”

    “小昕,我能怎么说呢?他来看他的女儿,照顾他的女儿,我怎么能够不让他来呢?于情于理,这种话我都没法说出口。何况,你也看到了,小鱼儿很依赖他!”

    应昕沉默着,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尹晓兰观察着她的表情,小心翼翼地试探:“小昕,你告诉妈,你在这里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

    应昕有些吃惊地抬头,看着母亲,轻轻的摇了摇头。

    “那,”尹晓兰一字一句斟酌着,缓缓地说:“反正你也没有其他喜欢的人,你要不要考虑重新接纳俞祉呢?”

    又来了!

    应昕心里想着,心底里那股气流又开始翻腾起来。

    她定了定神,强行压住那股气:母亲生着病,不能再气她!不能再气她!

    尹晓兰见她还是没有说话,又开始循循善诱地劝导:“小昕,人活一辈子,图什么呢?什么都不如眼前抓得住的温暖好。人为什么结婚,不就是图一个‘少年夫妻老来伴’吗?俞祉他对你体贴,对我也孝顺,对小鱼儿也很疼爱,也算是顾家,你再重新找,也不一定能找到比他更好的。不是吗?”

    应昕压制着自己,咬咬嘴唇,还是没说话。她担心,她一开口,就停不了口。在这个时候,在家里,在这个话题上,她很难像在公司里那样冷静。

    尹晓兰观察着应昕,看到应昕似乎陷入思考之中,喝了口水,又慢慢地说:“如果你是因为俞祉出轨的事而不能接受他,那这事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俗话说‘抓贼抓赃,捉奸捉双’,就算是俞祉真的出轨了,那也没什么的。男人嘛,古时候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就算是现在,男人出个轨也是稀松平常的,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呢?!再说了,你也只是看到了几张照片,并没有真正的抓奸在床,那些照片能证明什么呢?!你不要那么小心眼——”

    “够了!”应昕用力地抓抓头,听到尹晓兰说的那些话,她再也忍不了了!她转过头,极力忍耐下,眼睛已经变得有很多血丝,双手死死地抓住沙发抱枕,手背上的青筋暴露,显示了她的愤怒与压抑。

    她紧紧地盯着尹晓兰,满脸痛苦:“妈,难道我非要看到他和其他女人赤身裸体躺在床上,才确定他已经出轨了?或者像你说的,自我安慰说:他们只是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聊天,我误会他们了?!妈,我不是鸵鸟!我不会在问题发生后闭着眼就以为事情没有发生!假装不去想它,或者为别人找理由开脱,我不会逃避!妈,我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情的人!我也会计较,也会难受,也会受伤!你不要给我灌输你的那种思想,我不喜欢,我!也!不!想!要!”应昕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气加重。

    她已经完全沉浸在那种悲愤的情绪当中,全然没有看见尹晓兰错愕的神情。

    “您以为,宽恕了他,他就会感恩图报?您以为,牺牲包容,能够使浪子回头金不换吗?!您以为,委曲求全,家里就能维持表面的和平?!感情不是委屈求来的!也不是牺牲换来的!”

    “当初爸爸第一次出轨,你原谅他了,可他浪子回头了吗?一次又一次的出轨,你那么宽容,无限度地原谅他,他感激你了吗?他改了吗?他一次比一次肆无忌惮,甚至后来,稍有不顺就对您大打出手,拳脚相加。他那样的人,值得你那样吗?就算我们隐忍,他最后还是抛弃我们,十几年不闻不问,您过的是什么日子?我过的是什么日子?有丈夫,却比没有丈夫的更可悲;有爸爸,却比没有爸爸的更可怜!出门在外,被人指指点点,背脊骨差点都被人戳穿!很多时候,我都宁愿我是个遗腹子,没有父亲的好!虽然没有父亲的疼爱,但也没有父亲带来的耻辱!”

    应昕的话犹如决堤的水,一旦找到突破口,就汹涌澎湃地夺口而出。

    这些年,这些话,她一直憋着,压制着,尽量不去想它。可是,内心的怨怼好像无法平息的潮水,一次又一次地拍打着,她那用血肉之躯筑成的堤坝。

    她低头用力抓住头发,痛苦地回忆,痛苦地宣泄。即使一遍一遍告诫自己,强迫自己:不要哭!不许哭!可是她的眼泪还是很不争气地往外跑。

    她侧着身,稍微地背转,低着头,一只手扯着头发,一只手使劲儿擦着脸颊:她不会哭,她不要哭,她不能为那个人哭!有过泪痕的地方,她统统都要擦干净!她曲着膝,用膝盖抵着自己的下巴,尽量地不让自己发出抽噎的声音。

    仿佛过了好久,好久……

    疲惫的嘶哑的声音打破了这异常的宁静:“上一辈的事,我没法插手,我也只能认命!但是我的这一辈子,不想再重蹈覆辙!那种事情,一辈子经历一次已经足够了!所以,妈,求你!不要再逼我!”

    应昕哀求着,转过身,看到尹晓兰的样子,顿时呆住了!

    旁边的尹晓兰呆呆坐着,大大的眼睛空洞地望着,蓄满了晶莹的泪水,满了,满了,眼泪便顺着她的脸颊,流到她的下巴,再滴到她的前襟,她的胸前已是湿漉漉一片。

    她刚才说什么了?!母亲怎么会有那些反应?

    该死,真该死!怎么能够在母亲面前说那些话呢?不是和自己说好,那些话,只能说给自己听吗?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要在母亲的伤口上撒盐,还揉上几把,非要看着那里流出新鲜的血水吗?!自己痛苦,难道母亲不痛苦吗?为什么要为了一时之快而口不择言?!……

    应昕现在已经顾不得自己的痛苦了,她慌了!她后悔了!

    她不该的!她不该,也不能让母亲那么伤心!母亲这一辈子已经够可怜了,没有丈夫,没有朋友,只有一个自己。如果自己再让她痛苦,那不是让她经历人间炼狱吗?!

    脑袋里一瞬间填满了她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她因欠学费被撵出学校,母亲去黑市卖血的场景;她和母亲在田地里犁着地,被人嘲笑,母亲噙着泪却安慰着她的场景;她和母亲在天都没亮时赶着猪仔去卖的路上,她昏昏欲睡,母亲打起精神给她讲笑话的场景;她在校被人欺负,回来跟母亲诉苦,母亲搂着她,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般在她的面前坠落的场景……

    那些场景在脑海中不断放大膨胀,头痛得快要爆掉,除了痛,还有前所未有的害怕。

    她惶恐地抱住尹晓兰:“妈,你怎么了?!你别吓我!”

    应昕摇一摇尹晓兰,发现她除了眼睛里不断地流泪,其他完全没有反应!

    她害怕了,她蹲着,不顾一切地晃动尹晓兰,带着哭腔说:“妈,你别吓我!我刚才是乱说的!最近工作压力大,我…我是乱说的,你不要生气!你要是实在生气的话,就打我吧!你不要这样,你不要吓我!”

    可是尹晓兰还是没有任何反应,那双已经有了鱼尾纹的眼睛,失了往日的神采,眼睛里好像有一汪活泉般,不断地往外冒泪水。

    应昕抓着她的手,使劲儿地往自己脸上扇去,可是那手一点力气也没有,软软的垂着。

    应昕的力气仿佛也被抽走似的,无力地跪坐在地上,拉着尹晓兰的手,眼睛红肿地看着她:“妈,你别这样!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听你话!我听你话!……俞祉他对我好,对你也孝顺,对尹玙也疼爱,我再找,也找不到比他更合适的人了!……我,我试着重新接受他!只要你们喜欢,我,我,没关系的,真的!不是说‘少年夫妻老来伴’吗?俞祉很合适的,世上哪有不偷腥的猫呢,我知道,我知道,我再也不会要求太多了……”

    应昕已经语无伦次。

    她没关系,真的没关系了,只要母亲好好的,只要女儿好好的!

    尹晓兰还是没有什么反应。

    直到隔壁的门打开,尹玙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瞧见客厅里那副场景,蓦地就哭出来了。

    应昕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走向尹玙,张开手臂想要抱她,可是尹玙却哭着,绕开了她,朝着尹晓兰走去。

    应昕望着自己的手,心里空落落的,好不难受。

    尹晓兰见尹玙爬到她身上,抽抽噎噎,终于有了反应,她双手环抱着尹玙,脸颊贴着脸颊,尹玙指着应昕说:“妈妈坏!弄哭外婆了!我不喜欢妈妈!”

    尹晓兰把她指向应昕的手压下,轻声柔语说:“小鱼儿乖,不要这样对妈妈!不关妈妈的事,是外婆刚刚出去,沙子吹进了外婆的眼睛,妈妈跪在地上给外婆吹眼睛呢。”

    尹玙听闻,乖巧地跪在尹晓兰腿上,掰开她的眼睛,鼓起腮帮子帮她吹眼睛。尹晓兰温柔地笑笑,抱起了尹玙回房。

    应昕留在原地,看着尹玙搂着尹晓兰的脖子,脸颊贴着外婆的脸颊轻轻来回摩擦,亲昵之极,房门慢慢关闭,客厅里又恢复了宁静。

    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孤单,好多余。

    拖着沉重的脚步回房,夜里却辗转反侧,难以成眠。一闭上眼,那些童年的记忆,那些与母亲相依为命的过去,那些一家三口的短暂的幸福时光,遥远的模糊的父亲的脸,高中时白月光下芦荟花盆里的情书,那些俞祉光着身子与女人的合影等等,瞬息万变。

    她叹了一口气,开灯,开抽屉,打开日记本,咬着笔,思忖良久,却不知道该如何下笔。

    秒针走时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聒噪。她呆坐了一会儿,还是合上本子,锁上抽屉,关了灯。

    今晚没有月亮,她摸索着到了窗旁,摸到了那盆芦荟,食指和拇指轻轻捏着芦荟那肥大宽厚的叶片,想要传递什么难以言说的、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某些讯息。

    夜深了,叶上也有了微微的湿意,冰冰凉凉的,来来回回,不知摸了多久,心总算是静下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