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十七、螳螂与雀
    兰芷今晚也打扮得十分隆重,看起来非常精致的一张娃娃脸,上面浓墨重彩地描着,浓妆之下五官也显得十分立体惊艳。她正在那里指挥新来的实习生和兼职工,摆放盆栽,准备签到等等。转头见到应昕,兰芷的脸顿时定格般,眼睛、鼻孔、嘴巴都张开了,眼珠子差点跟着口水一起掉下来。

    应昕见了不禁好笑,走上前去,一手摸着她的头顶,一手托着她的下巴,轻轻一压,顿时将兰芷那张开的嘴合拢了去。

    兰芷回过神来,顿时就抬手,拍掉应昕的手:“你干嘛?那么多人,专门毁我形象是不?”

    应昕捏捏她的鼻子:“我是在挽救你的形象好吗?!就你刚才那个样子,有什么形象可言?”

    兰芷给了她一个白眼:“还不是你害得!”接着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应昕,便稍微地摇摇头:“啧啧啧,应昕,今晚你的妆是不是有点淡了?一般参加晚会不都应该是大浓妆吗?”

    应昕懒得理她,直接问:“还有什么地方还没准备好吗?我现在闲着,可以帮把手。”

    兰芷连忙摆手:“不用的,我们不是有分工吗?这可是我来这公司独力负责的第一个活动,我要事事躬亲,确保万无一失。”

    应昕不以为然:“分工不分家啊,我们都是一个部门的,我也需要出力的。”

    兰芷见她固执,下意识地跺跺脚,悄悄凑近她耳边说:“诶,你真的很没眼力劲儿呢,你今晚那么漂亮,不要抢我的风头了行吗?我还指望在今晚钓一个金龟婿呢!”

    她话已及此,应昕不好再说什么,也不再坚持帮忙。

    这个年会一直是兰芷在筹办,现在帮忙,很容易就让别人觉得自己在抢功了;况且,说不定她真的有心在今晚觅得一个意中人呢。

    她左右看看,现在人并不多,准备走出去打个电话给尹晓兰。看时间,给母亲准备的礼物,她应该收到了吧?

    最近母亲对自己都挺冷淡,该怎么说她才会高兴些呢?

    应昕心不在焉,转角的时候,差点撞到人,她急忙闪身站在一旁。

    那男的皱着眉,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正是那个冰块脸!

    马俊阳正皱着眉打算训斥一下,抬头见应昕今晚的打扮,与平时工作完全不同,清纯而妩媚,女人的性感与小女儿的娇羞体现得淋漓尽致,话到了嘴边,却硬生生地压了下去。

    应昕连连道歉:“抱歉,我没留意到。您先请!”

    话是对着马俊阳说的,但她的眼神,却不由自主地,瞥向了旁边的那人。

    马俊阳身边还站了一个人,垂着眼听着电话,穿黑色西服,穿黑色西裤,穿黑色皮鞋,连里面的衬衫,都是黑色的,及额的黑色长发遮住了半张脸,剩下的半张脸也是黑黝黝的,就连脸色,也是晦暗不明的。

    整个人好似一个人形的黑洞,黑得沉静又肃穆,仿佛所有的周边人事都与他没有半点关系,却又霸道又冷漠地吸引着周遭的好奇!

    这人没有在公司里出现过,但应该是在哪里见过的,她觉得很眼熟。

    不过既然来参加年会,干嘛穿得跟吊丧一样,让人看了心里堵得慌。不光是他的穿着让人觉得不舒服,他强大的气场,也让人感觉压抑和憋闷。

    应昕侧身让路,看着他们离去。

    盯着那黑衣人的背影,应昕突然想起,当初她在博达公司面试前,误闯男厕所,遇到的那个男人,不正是他吗?!

    他怎么又会在这里?!

    走了没几步,那黑衣男子转头看了她一眼。在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那眼神,显得格外的意味悠长。

    虽然对那个男人的来历与身份好奇,但应昕也是个健忘的人。一转身,就把那些问题抛之脑后。

    打通电话后,尹晓兰虚弱疲惫的声音传来:“我正想跟你商量呢,你小姨生病了,好像很严重。我就这一个妹妹,我要回去看看她。小鱼儿就交给你和俞祉照顾了!”

    应昕很意外,也很震惊,不知道是因为消息太突然还是因为其他:“哦?那您打算什么时候走?我好给你买票。”

    “我等下就走,你不用担心,俞祉会送我上车。你只要照顾好你自己和小鱼儿就行了。”

    感觉尹晓兰要挂掉电话,应昕急忙喊住她,语无伦次:“妈,妈,先别挂,你别担心,小姨应该没事的。你去看看也好。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电话那头顿了一会儿,过了一段时间才迟疑地说:“不知道呢,得看你小姨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

    她突然有点难过,声音有点哽咽:“那你记得早点回来,我们都在等你。”

    电话那头“嗯”了一下,就挂断了。

    听着电话嘟嘟的声音,应昕的心有点空落落的。

    小姨是母亲唯一的妹妹,她去探病自然无可厚非。

    但是应昕感觉尹晓兰这次离开,探病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前段时间因为母亲劝复合,自己在情绪失控下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接着母亲的话和关心明显得少了,现在又说要离开。之前一点都没听母亲提起小姨生病的事,这次离开,会不会是因为母亲一直以来的心病?

    本来那次谈话后,自己一直很后悔,也想在大家都冷静的时候,好好跟母亲道歉,好好跟母亲聊一聊。可这一段时间忙着准备项目投标资料,不经意就给忘了。

    母亲会不会因为没有等到自己的道歉而心生失望?

    不行,得跟母亲好好说说。

    她掏出手机,拨了尹晓兰的电话,但却一直无人接听。

    应昕心里担忧紧张,之前想在年会上好好表现的心情荡然无存。此刻,她只想尽快赶回家去,去好好跟母亲道歉,好好跟母亲道别,好好对母亲说会想她,让她早点回来……

    应昕走进会场,年会已经开始一段时间了。

    台上一位打扮得妖冶艳丽的女子,正在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公关部经理辛娜。我们公关部……”

    应昕蹑手蹑脚地走在人群中,找到了兰芷,告诉她自己家里有事,需要先走一步,有事让她帮忙多担待点。

    兰芷做了一个ok的手势,叮嘱她路上小心。

    应昕打完招呼,便匆匆忙忙地往外走。

    一见她转身离去,兰芷的眼光就到处搜寻,最终停留在那个不合时宜全身着黑的男人身上。

    那男人面无表情,但深邃的目光,一路追随应昕离去的背影,双目如潭,看不出情绪。

    兰芷不禁摇摇头,苦笑了两声,便重新把目光投向了在会场中央的那个女人。聚光灯下,那女人温柔含情的目光一直在那个黑衣男身上忘返流连,见他丝毫没有反应,也追随着他的目光,投向了渐行渐远的那个纤细的身影。

    事情,越来越有趣了!

    兰芷嘴角一勾,轻轻笑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