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十八、她是意外
    正是下班高峰期,一路堵车。

    应昕回到家,匆匆忙忙地开门,却只看见一室暗影。

    她轻手轻脚地走进去,看着尹玙睡着后还带着泪痕的小脸,爱怜地摸摸她的头发,问俞祉:“怎么哭了?我妈呢?”

    俞祉将食指竖在嘴中央,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掖了掖被角,示意应昕出去说话。

    应昕率先出去,坐在沙发上。

    俞祉随手关了门,轻轻地坐在她旁边,给她倒了一杯水:“喝点水吧,看你急的!”

    因为着急赶回来,应昕的大波浪卷发显得稍微有点凌乱,脸色也红彤彤的,穿着白色的一字肩长裙,看起来格外柔美。

    当初拍结婚照的时候,她盘着发,化着淡妆,穿着白色长裙,清丽端庄,气质怡然天成。

    在一起那么多年,除了那次,她再也没有好好打扮一次——虽然应昕的素颜也非常美,但装扮后的她散发的气韵都完全不同。他完全不知道留着大波浪卷发的应昕,会呈现出另外一种妩媚性感的气质,风情无限,让人情不自禁想去靠近,想去拥抱和占有。

    俞祉看着她,下腹逐渐热涨起来,眼神逐渐变得迷离,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捋她那凌乱的头发。

    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动作,暧昧的情绪在空气中悄悄流转。

    夫妻几年,一看俞祉现在的情形,应昕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

    她打掉俞祉的手,起身去拿水杯:“问你话呢?我妈走了?”

    俞祉手指和拇指还在摩挲着,似乎那发丝还在指间一般。

    他转头看应昕,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你今天急着赶回来,有没有来得及介绍你自己啊?”

    应昕稍微楞了一下,不知道他这是唱的哪一出,只能如实相告:“还没。以后有的是机会。”

    那就好!

    应昕喝了口水,很自然地稍稍离他远了些。看他在发呆,便用手在他面前晃晃:“喂,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妈有没有跟你说她到底为什么走,什么时候回来?”

    俞祉顺势捉住她的手,深情地看着她,轻声地说:“妈她心里怎么想的,难道你还不清楚?”

    应昕用力挣脱,但手还是被他握得紧紧的,她不高兴地说:“不清楚。”

    说完就起身,不料那只被他握紧的手并没有松开,他一用力,她就猝不及防,身子直直的往后倒去。

    俞祉的另一只手赶紧伸过来,一下子把她抱在怀里。

    应昕动了动,发现自己被他的手臂给梏住了,完全动弹不得。

    她没好气地说:“放开我,我快被勒死了!”

    虽然已经答应过母亲,会尝试重新接受俞祉,不过她的心理其实一点也没有做好准备。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就算要重新接受,也不要以这种方式开始!

    俞祉轻笑道:“我怎么舍得勒死你呢?”

    说罢,便将她翻身压在身下,双手握住她的手腕,高举在头顶。

    俞祉那双长着长长睫毛的眼睛亮的好像装满了水,望着她的红唇,轻轻一笑:“我来救你了!”

    应昕磨了磨牙,他只要敢来,就敢咬死他!

    看着她咬牙切齿的样子,俞祉笑了笑,转向了她的脖颈。密密麻麻的吮吸,她细白的脖子很快就出现了红红的草莓印。

    在他扒扯衣物的同时,她全力挣脱他的桎梏,想也没想,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俞祉一愣,下意识地捂着脸,一脸震惊地看着她。

    本以为她是欲迎还拒,没想到,她竟然来真的!

    夫妻多年,她竟然不念旧情,动手打他?!

    他可是从来不舍得对她动一个手指头的,重话都没有说过,她竟然那么讨厌他?!

    像是遇到一个十恶不赦的仇家一般,应昕愤怒地盯着他。

    一张绝美的脸上,明明白白挂着的厌恶和嫌弃,深深地刺痛了他。

    他不由得气血上涌,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只手重新扼住了她的双手,另一只手开始已经往下探寻。

    一看他要用强,应昕也慌了。趁他分神摸索,一个屈膝,刚好顶在他的两腿之间。

    “嘶——”俞祉惊叫一声,顿时就放开应昕,双手交叉捂在下腹,深深吸气,满脸通红,神情扭曲。

    应昕赶紧起身,抱着自己,离他远远的。

    她不知道现在是该转身,跑进自己房间,把门锁起来呢,还是,该选择道歉。

    闪念间,她最终还是慢慢地,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

    逃避不是办法。也从来不是她的风格。

    或者,还是应该跟他好好谈一谈的。

    应昕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俞祉,双眼充满警惕。

    如果他有什么过分的举动,她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做出应激反应的。

    过了好一会儿,俞祉平静下来,坐在她旁边,双眼血红:“你就那么讨厌我?”

    应昕很平静:“是你先不尊重我的!”

    “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亲近你而已。况且,我们是夫妻,一起生活那么多年,就算我心里有什么念头,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吗?”俞祉尽量温和地解释。

    应昕冷笑道:“纠正一下,是前夫前妻的关系。我们两个人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你对我做那种事,就是冒犯我!”

    “怎么没关系,你给我生了一个宝贝女儿,她就是我们俩爱情的证明。命里注定,我们这辈子都是要在一起的。”

    “那么多年了,你是真不了解还是假不了解?我是信命的人吗?有了孩子又怎样,那能说明什么?”

    应昕的话,就像一把用冰做成的利剑,狠狠地戳进了俞祉的心,又冷又痛。

    那能说明什么?

    四年的夫妻,对她来说,都不能说明什么?!

    那她曾经的温柔,对着他耍的各种小脾气,使的小性子,是什么?算什么?

    他抓住应昕的肩膀,一脸不愿相信的模样:“在你心里,我到底算什么?!你只是看到了几张照片,就头也不回地离开,甚至,直接就去起诉离婚。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就算打我骂我都可以。你为什么,连我的一句解释都不愿意听?”

    她如果不爱他,怎么会介意?她如果爱他,又怎么会不介意?连个开口的机会也不给?

    应昕闭口不言。

    “你当初为什么愿意和我结婚?难道真的只是因为我对妈好?没有一点其他的原因?”

    见她没有任何反应,俞祉难过得无以复加。

    他越说越激动,心底里一直不敢、不愿意跟她确认的一件事情,冲破理智和压抑,飞快地冒了出来,“你怎么可以说,就算有了孩子,那也不能说明什么这种伤人的话?那是我和你的孩子啊!你怎么可以那么想?之前我妈跟我说,在你刚怀上小鱼儿的时候,听到你打电话给咱妈,说不想要这个孩子,想要去做掉,最后是咱妈强迫你留下来的?”

    俞祉痛苦地摇着头,眼睛里带着失望、伤心、愤怒、不甘,还有一点点希冀。

    “我一直不相信,一直不相信。你告诉我,那是假的,是我妈在挑拨离间的,对吗?”

    虔诚的看着应昕,似乎只要她点点头,他便能得到救赎,从地狱直达天堂。

    应昕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浑身上下充斥着各种矛盾,看起来痛苦不已。

    那些过往中美好的画面,也走马观花一般在脑中浮现,意外的,心微微地有点疼。

    可是,他们之间的问题仍然不少。

    她也不想让他无休止的纠缠,耽误了他。

    她冷冷地推开他的手:“虽然你妈挑拨离间的事做的不少,但这件事,我不能诬赖她。我是说过那种话,也是有过那种念头的。”

    俞祉不可置信地看着应昕。

    应昕认真地,平静地回视他,一字一句,清清楚楚:“俞祉,这些年,你对我好,我知道,对我妈很好,我也记在心里。可是,你知道的,我们家的情况,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事到如今,我也不会讳言,我当初是不愿意结婚的,我妈告诉我,不结婚就别认她。她是我的支柱,没有她我觉得活着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是为了她结婚。至于小鱼儿,确实是个意外。怀了小鱼儿之后,我曾经不想要,而且偷偷了解过手术。但习惯性地,我打了电话给妈,没想到她苦口婆心劝我留下,说她一辈子苦,没有尝过被丈夫疼爱的滋味,不想老了,连含饴弄孙的经历也没有,这一辈子完全白活了。我不忍心她那么伤心,于是才留了下来。”

    “真的,没有因为我才留下小鱼儿吗?”俞祉神情悲伤,眼睛却还亮晶晶地直视着应昕,眼神充满了期待。

    应昕别转了头。

    屋内一片沉默,忧伤的氛围四处流转。

    “……没有一点点吗?……一点点也没有吗?”

    虽然心里多少有点准备,但一旦事实摆在面前,再乐观的人也无法继续自欺欺人。

    俞祉看着面前这个看似温柔,实则决绝的女子,他一见钟情的女子,他爱若珍宝的女子,令他难以自拔的女子,对他的心痛熟视无睹,眼睑不由得低垂,嘴角扯出一丝自嘲的微笑,出口的话语,由先前的激愤,逐渐转弱。

    低沉的声音犹如游丝,在空气中荡来荡去。那游丝一般的声音,钻进应昕的耳朵,钻进她的身体,钻进了她跳动的心脏,突然间,心口被扯得生疼。

    或许,她应该在这个时候斩钉截铁地说:“没有,一点也没有,从来也没有。”

    可是此刻,她的心里却有另一个声音在说: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对不起,”应昕低头,轻声细语:“我,不知道,我,也,不清楚。”

    明明之前想好要快刀斩乱麻的,明明不想他再来纠缠的。

    可是,那无来由的心疼,那钻进心里的伤心的低落的叹息,让她突然就脱口而出此刻她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不知道……

    俞祉细细地咀嚼这三个字。

    不知道……

    她没有说,没有。她只说了不知道,只说了不清楚。

    还好,还好。

    或许,事情不是他想的那样乐观,但也不是她想的那么的悲观。

    客厅里一片静默。

    从黑暗中传来断断续续的抽泣声,在静夜中显得格外明显。

    应昕和俞祉都一惊,抬头相互看了看对方,没有异常,便不约而同地迈向儿童房。

    推开门,一个小小的瘦削的身子躲在门背后的阴影里。

    应昕打开灯,发现小鱼儿只穿着睡衣,泪流满面地看着她。

    她慌忙拿了毯子想去披到尹玙身上,没想到,她只迈出一步,小鱼儿就满脸惊恐,直接往后退了两步。

    应昕吃惊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是怎么了。

    俞祉连忙上前抱住瑟瑟发抖的小鱼儿的身子,用自己的外套裹紧了她,用手擦掉泪水,轻轻地问:“宝贝怎么了?是太冷了还是做噩梦了?怎么哭了?”

    尹玙只是哭,躲在俞祉的怀抱里哭。

    应昕伸手想接过她,她却东躲西藏,不愿意靠近。

    应昕柔声问她,她却只是哭,一言不发。

    折腾了很久,夜深了,该睡觉了,尹玙却紧紧抱着俞祉,不愿意让他走。躲在爸爸的怀里,偷偷看向应昕的眼神,却满是惊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