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十九、流言蜚语
    满脸疲惫地踏进写字楼,一路走来,应昕却发现许多同事看到她后,都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回到办公室,看到兰芷精神很好地做深蹲,便开玩笑道:“你昨天晚上钓到金龟了?”

    “切,哪有什么金龟,一个个歪瓜裂枣的,乌龟还不如!”兰芷边吐气边十分不屑地说。

    应昕听她这么说,不知怎地,突然就想起昨晚,和马俊阳同行的那个黑衣人。觉得她形容得也倒有趣,不禁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兰芷看她一个人在那里傻笑,赶紧凑到跟前,好事儿地问:“你笑什么呢?”

    应昕摇摇头,转而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昨晚年会你是从头到尾都在的吧?公司里的人你应该都认识的差不多了吧?”

    “怎么了?”

    “那你有没有见过一个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那个男人?他是谁啊?”

    兰芷疑惑地问:“有这个人吗?”

    办公室的温度比外面高,应昕边脱大衣,边笑道:“来者是客,你不是在那接待的吗?”

    见她还在思索,便提醒道:“就是和马俊阳一起进场的,穿的像来开追悼会的那个男人。”

    兰芷想了想,大概知道她指的是谁,便笑了:“拜托,你的嘴能不能再毒点!你认识他?”

    “认识我还用问你啊?本来我一直有过目就忘的毛病,尤其是对男人。”应昕摇摇头:“不过那个人,实在太有意思了。除了眼白,全身黑,乍一看,就像一个高仿真的人形煤炭。”

    兰芷一听,噗嗤一声就笑了:“拜托,那是我们老板好吗?知道你要是这么说他,估计得气死!”

    解了围巾,听到那黑衣人是老板时,应昕不由得愣在了当场。

    有那么巧吗?!

    她不敢置信,转身看着兰芷,认真地问:“我们老板?”

    兰芷点点头:“是啊,你不知道——”

    话还没说完,兰芷好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双眼直直地盯住了应昕的脖子。

    那一块一块的草莓印,在雪白的脖颈上显得尤为明显。密密麻麻的吻痕,似乎见证了这具身体的主人,昨晚不同寻常的经历。

    应昕见她的目光定在她的脖子上,起初还觉得莫名其妙,但很快就想起昨晚发生的事。

    尴尬至极,她赶紧重新围好了围巾,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我不知道什么啊?”

    兰芷却不依不饶了:“你昨晚跟我说家里有事,提前开溜。原来你是私会情郎去了。啧啧啧,啊简直!”

    “本来就是家里有事。”应昕干笑两声,摸了摸围巾,解释道:“你别转移话题,你刚才说我不知道什么啊?”

    “哦,忘了。”兰芷想了想,头一歪:“我也忘了刚刚想说什么来的。”

    说完便低头,忙着手上的工作,一副不想再说话的样子。

    应昕不知道她是真的忙还是故意作出一番样子。

    可能昨天提前走掉,年会的善后工作让她很累,有点责怪自己吧。

    准备去茶水间里装点水,便听见里面唧唧咋咋的人毫不顾忌地议论:“你们说,凭什么是她啊?那么好的事会落在她头上!她才来了多久啊!”

    “唉,正因为刚来没多久,平时也没打过什么交道,还不知道有什么背景呢!”

    “不过,昨晚惊鸿一瞥,长得还真不错,你们说,这会不会是公司的美人计啊?”

    “唉,听说那边的那位长得很不错呢,家世也好,要是我去的话,一手抓工作,一手抓帅哥,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切,你们不知道吗?听说那边那位好像是gay,泡凯子,你做梦吧!”

    不知道她们说的是谁,应昕也懒得再听。

    推开门,见几个衣着鲜艳的女子捧着咖啡在那里唾沫横飞。见了应昕,带着或友好,或嫉恨,或幸灾乐祸的表情上下打量一番。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应昕心里,竟然有些忐忑。

    经理办公室里,应昕拿着文件夹站在桌前,面无表情。马俊阳坐在座椅上,右手飞快地转着签字笔,看起来心情不错。

    “马经理,我刚来公司不久,对公司的情况并不十分了解,也没有相应的经验积累。让我来负责这整个项目,恐怕会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应昕酝酿许多,还是决定开口,看能否有挽回的余地。

    刚才茶水间里的议论,不知道是不是说的这件事。

    如果是,让初来乍到的她负责一个新项目,大家有意见,也是能够理解的。

    马俊阳不以为然,他瞟了应昕一眼,皮笑肉不笑:“你不要妄自菲薄嘛,既然公司做出这种决定,肯定是相信你的。”

    应昕却不死心,继续劝说:“多谢公司的看重。我能做的事情,我绝对会当仁不让;但是我没有做过的事,我却不敢托大承揽。这是公司迁到g市的第一个项目,意义重大。我不管是经验,还是专业,还有资历等等,离项目负责人的要求都很远很远。这事办砸了,我个人长点教训也倒没有关系,但是对公司的规划和口碑,甚至士气,都会有很大影响。”

    马俊阳依然笑笑,这笑出现在他那经常能冻死人的脸上,会让人有种精神错乱的感觉。

    窗外的寒风已经穿过玻璃,穿过室内温暖的空气,穿透她的身体,让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马俊阳不快不慢地解释:“应昕啊,我们自然是相信你的。对企业而言,就算这事没做成,也没什么的,我们是要培养自己的员工,总得帮员工交点学费不是?”

    “至于你所说的没经验没资历那些,你就更不用考虑了,新兵有新兵的好处,老将有老将的弊病。”

    “老将做这事,可能会很容易上手,但是浑水摸鱼的可能也会很大。正因为新兵没经验,所以新兵相对于老将而言,学习的动力和提升价值的需求也会大很多。”

    他苦口婆心,应昕竟然无言以对。

    “对于你而言,就是因为你之前在企业的经验近乎空白,这样才好规划你自己的蓝图啊!你难道想一辈子呆在办公室里,做一些端茶倒水的琐事?你不是说要从头开始吗?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啊!难不成你要一辈子躲在办公室,自欺欺人地一直等待所谓的机会吗?”

    她抬头看他,发现他依旧带着笑。

    刚刚让她觉得虚伪做作的笑,此时却也让她觉得暖意融融。

    以前工作的环境中,很多时候,下属做事,做得多,错得多。做好了,只能是领导的功劳,做砸了,却只是自己无能。有好处的事,人人前赴后继;有风险的事,大家避之不及。

    而刚刚,就在这里,她的上司告诉她,尽管去放手做,公司是你的后盾。告诉她,不能一辈子躲在办公室,错过一次又一次改变自己的机会。

    是的,她出来,不就是要是重新来过,从头开始吗?!

    何况……

    应昕眼睛一亮。

    她记得闺蜜管豆豆不就是个项目经理吗?她从事项目管理工作也有几年了,到时多向她讨教就是。

    别的不敢说,在学习及接受能力方面,应昕可从来是不遑让人的。

    应昕定了定神,迎着马俊阳的目光,认真地说:“既然如此,我也会全力以赴,尽量不让公司和领导失望了!”

    她的面部表情瞬息万变,说话的语气和神情,也不似先前那样,缺乏底气和犹豫不决,眼神坚定,清亮的双眸闪闪发光。

    马俊阳仔细观察着她,脸上迅速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奇异的神色,他只是点点头,又简单交代了几句,就打发了应昕她出去。

    马俊阳看着那娇小的背影,沉思了一会儿,抬腿往外走去。

    董事长办公室。

    马俊阳端正地站在那里,担忧地说道:“沈总,我已经按照您的要求布置下去了。可是,我还是觉得那样的决定有点冒险,希望您再慎重考虑一下。”

    站在落地窗,背向着马俊阳的那个男人,吐着烟圈,悠悠的说道:“何杰跟我联系,说你们上次见面后,杜衎马上就问他要了所有的应昕的资料。那么多人,唯独注意到了应昕,说明那边有人对她有了兴趣。这对我们来说,不正好是个可好好利用的机会吗?!”

    马俊阳沉默着,不置可否。

    应昕之前的推脱,在他两言三语之间,便土崩瓦解。

    他不知道这样快的转变,是真的因为他的巧舌如簧呢,还是应昕自己本身很有把握。

    可是,根据他这几个月的观察,她素来做事周全,谨小慎微,不太可能做自己没把握的事。而据他了解,她之前,根本没有任何与项目管理相关的工作背景。

    在这场博弈中,到底,谁在算计谁呢?

    窗前那着一身黑的男人,陡然间灭了香烟,扔在地上,用脚尖使劲儿碾压,声音却依旧冷静从容:“无论用什么手段,这次都要拿下这个项目。钱,没问题。必要的时候,”

    他嘴角浮起一丝怪异的微笑:“人,也可以牺牲!”

    马俊阳身体一颤,嘴唇紧抿,却依旧没有说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