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二十一、内藏乾坤
    g市高档别墅区。

    已是深夜,别墅区内,昏黄的路灯下,只有干枯的落叶在凛冽的寒风中打转。

    目力所及,很难有还在觅食或者活动的动物。

    在一栋棕黑色别墅里,却灯火通明,满室春光。

    从黑色大门开始,到二楼里的卧室,一路散落在地的,是女人的各类衣物。

    二楼的卧室里,窗纱轻舞,床幔摇摆,室内温度骤升,在窗玻璃上渐渐形成了朦胧的雾气。

    等到雾气渐散,床上的女人已经半躺着,侧着身子,手掌轻轻地摩挲着男人的衣服,半带娇嗔半埋怨地说:“每次你都这样!不脱衣服!你不热吗?”

    边说边要去解男人的纽扣。

    男人伸手拦下她的手,顺手将女人的手放回到她的胯上,嘴上却调笑道:“你的味道太好,我等不了了!”

    女人妩媚地笑道:“可是你的味道我还没吃饱呢!”

    边说着,手又不太规矩地从男人的衣服底下伸了进去。

    男人再度拦下,将她的手放到她身上,用手交叉着枕着头,闭着眼假寐。

    女人一手摸着他的脸,另一手假装不经意地绕转他的衣角,试图往上掀。

    假寐的男人眼睛陡睁,眼里柔情蜜意荡然无存。

    严厉、微怒、厌恶……

    各种情绪糅在一起,他看着面前那个,因他突然变脸而愣住的女子,冷声呵斥道:“辛娜!”

    女人委屈地缩了手,安静地躺在旁边,一语不发。

    男人似乎很满意她的表现,转柔了声调:“娜娜,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你应该了解我的。”

    辛娜委屈道:“我只是想关心你。”

    男人嘴角一挑,不置可否。

    见有些冷场,辛娜忙转移话题:“这次公司的这个项目,对你很重要。你为什么不让公关部负责呢?你要知道,为了你,我一定会想尽办法地拿下项目的。”

    男人不以为然,淡淡地说:“我自有安排。”

    见男人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辛娜叹了口气,披了条单子便去了卫生间。

    简单洗完脸,正准备刷牙时,看到了盥洗台上放着的三只牙刷。

    除了那男人常用的款式,除了自己的牙刷,还有一个绯色的女士专用牙刷。

    心里不禁一疼:又有女的来过了吧!

    这次又是谁呢?

    她拿着那牙刷仔细观察,像个侦探一样,试图找出上面的蛛丝马迹。

    可是,她毕竟不是柯南。

    看了半天,除了两眼发酸,心口发闷之外,她并无收获。

    不动声色地扔掉那把碍眼的牙刷,辛娜揉着头发走了出来,若无其事地说:“盥洗台上的那把牙刷,我看旧了就顺手扔了。你不介意吧?”

    男人看着电视,“嗯”了一声。

    没有了价值的东西,留着干什么呢?

    见男人全无反应,辛娜心里暗自高兴。

    她小心地试探着问:“一慊,今晚外面很冷,我就不回去了好吗?反正你这里卧室都是空的。”

    男人还是面无表情,只淡淡地说:“你开车,天冷有关系吗?”

    辛娜被噎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是了,明明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为什么自己还那么不识趣呢?

    活该!

    是自己太贪心!

    默默走下楼,遇到从外面回来的老仆人张妈。张妈见她下楼,不禁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辛娜苦笑着摇摇头,像往常一般拖着孤单的身影独自离去。

    到了大门口,转身望着二楼上那个窗纱飘动的窗口,那里没有人!

    他没有起来送她,哪怕看一眼,都没有。

    明明他的人就在里面,明明他刚刚与自己肌肤相亲,贴得那么近,但为什么,自己却完全感受不到他呢?

    他的心,到底在哪里呢?

    或者,他根本就是一个,没心的人?

    听着发动机的声音渐远,最后消失在夜空之中。床上的男子终于有了点反应。

    下床,淋浴。

    清凉的水,从他坚毅立体的五官上,慢慢滑落,滴在他黝黑的皮肤上。的上背和胸脯,伤痕累累,纵横交错,让人触目惊心。

    他抚摸着那一道道的已经是暗黑色的伤疤,眼里闪过一丝伤痛、愤怒,转而又化作深沉。

    裹着浴袍,黑色的头发上还滴答着水珠。男子打开了三楼最里面的一扇门。

    清冷的月光透过白色的窗纱,显得房内更加柔和。

    凭着肉眼,也能大致看出房间里的陈设:墙上贴了很多或大或小的照片,窗台上还有一排盆栽,每个盆栽旁边都放着一个储物箱。而在墙角里,只有一套简单的桌椅。

    男子拧开灯,关上门。

    轻轻地挪开椅子,拉开抽屉,拿出一张纸,在纸上写着什么。

    “啪——”

    水珠从还来不及吹干的头发末端坠落,溅在纸上,刚刚写下的字迹,像是被印染了一般,字迹模糊。

    他眼看着白纸慢慢软塌,清晰的字迹逐渐模糊,仿佛被眼泪浸泡过一般,不禁苦笑:这是什么意思?

    不让他越陷越深吗?

    他一直是靠这样才支撑过来的,放弃?

    怎么可能?!

    将纸张小心地放进储物箱。往事一幕幕,走马灯似的在他脑海里重播。

    每每重温一遍,便甜蜜一次,但痛苦也就加深一层。

    就像那被爱斯基摩的猎人盯中的狼,因为贪婪向往着挂在刀刃上的一点血肉,一遍又一遍地舔舐,最后割破自己也毫无知觉,血尽而亡。

    不同的是,他知道这种反复舔舐回忆带来的伤害,却不愿意停止,也没想过要停止。

    他知道,这样下去,他会死。

    不过,给了诱饵的那个人,他又怎么会放过呢!

    游戏已经开始了,不是吗?!

    夜,已经很深了。

    藏青色的苍穹中,月亮藏在厚重的云层中,零星地挂着几颗星星,隔壁房间已经没有了祖孙俩嬉闹的声音。

    万籁俱寂。

    应昕伸伸懒腰,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看着桌上的那一沓文件资料,稍微地吐了口气。

    刚要起身,电脑屏幕上便有窗口闪动,点开一看,是管豆豆的视频邀请。

    这家伙,这么久没联系了,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应昕端了杯咖啡,点开窗口,屏幕上便出现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

    “豆豆,这么晚了,你还穿成这样,又出去泡夜店了?”应昕皱了皱眉头。

    “小昕,你也太不仗义了,离婚这么大事也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刚刚在里面遇到了卫菲菲,我还不知道你离婚了呢?!”管豆豆一脸醉态,但意识似乎还是很清晰。

    “切,也不是什么大事。”应昕不以为然。

    “你这人,离婚不算大事,那到底什么事才算大事?”管豆豆明显有些生气。

    “好了啦,现在我都三离了:离婚、离职、离开了,一无所有,已经够可怜了,你别再在我伤口上撒盐了好吗?”她赶紧求饶。

    看着屏幕里管豆豆一脸气愤难平的样子,应昕赶紧转移话题:“你刚才说碰见谁了?”

    “卫菲菲。”

    “那是谁呀?”

    “天!你居然不知道?!”管豆豆一脸吃惊:“卫菲菲!是你老公的初恋女友啊!”

    “……”应昕愣住了。

    她不知道管豆豆会认识卫菲菲。

    她也不知道卫菲菲是俞祉的初恋女友,是俞祉出轨的那个女人。

    她更不知道卫菲菲是如何得知他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的事,知道的人并不多。

    俞祉母子,应昕母女,应天奇夫妇。

    难道是俞祉告诉她的?

    这算什么?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天天在自己面前晃荡,作出一副没她就活不了的模样,可背地里又与情人暗通款曲?

    “喂,小昕,你怎么了?”管豆豆对着视频摆了摆手。

    “没什么。”应昕慢慢咽下一口咖啡。

    “生气了?”

    “离婚是我提的,我能生什么气?”

    是的,她没生气。

    她只是讨厌被欺骗的感觉罢了。

    她曾经一度还打算为了母亲和女儿,尝试重新接受俞祉呢。

    还好!

    还好来得及。

    还好他不是那个人。

    所以,没关系。

    “你别老操心我!你呢?啥时候结婚啊?你看,我家小鱼儿都那么大了!”

    对面的管豆豆用力挠了挠头,大波浪的卷发显得更加凌乱了,她紧抿双唇,不再像刚才那样喋喋不休了。

    应昕叹了一口气:“你还是放不下他吗?”

    管豆豆猛灌了一口红酒,还是不吭声。

    “豆豆,你们真的不合适!那么多年了,你要过好你自己!”

    “你跟他联系了吗?他怎么样?”管豆豆两眼迷离地问道。

    “我离开之前见过他一面。他很好,升职加薪,夫妻和睦,生活幸福!”

    管豆豆却埋着头,头发蓬松得根本看不到她的脸,只看得到她的双肩有轻微的颤抖。

    应昕不忍心:“豆豆,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想过,你爱的可能并不是他,只是他给你带来的感觉。”

    “他没有你勇敢,你也没有他理智!”

    管豆豆依然没有反应。

    应昕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眼角的余光扫到桌上的那一沓资料,心里一动,便故意拖长了声调说:“唉,真是见色忘义。明明是来关心我的,原来是想借我的口,聊他的情。好伤心呀!”

    管豆豆立即抬起头来,用手指戳了一下屏幕:“你个没良心的,明明是你聊到那个话题,害我伤心!”

    “对不起噢小豆豆,你哪天过来g市,我再赔礼道歉。不过我现在眼前有个难题,你得帮我一把!”

    吧啦吧啦,应昕把手头上的工作情况一股脑儿全说给管豆豆了。

    “咿,我以为是什么事呢?你放心,师傅你找对了,徒弟你可要好好学噢!”

    “是,师傅,望师傅切勿藏私,定要倾囊相授啊!”应昕难得开起了玩笑。

    “嗯哼,那得看你的表现我的心情了~”管豆豆也索性端起了架子。

    “哈哈,我一定为你鞍前马后两肋插刀赴汤蹈火。”应昕难得地笑出了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