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二十二、公子如玉
    “杜经理吗?您好!我是豪建公司行政部的应昕,我想交资格预审申请,您看什么时候方便?”应昕口气听起来格外的轻快。

    “嗯?我在公司,你今天有空就交过来吧!”杜衎看了看旁边的孟旷伟。

    这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以前请都请不动,现在隔三差五就往这里跑。

    “好勒,待会儿见!”

    孟旷伟见杜衎挂了电话就一直上下打量他,眉头微蹙,不悦地说:“杜衎,你这是干什么?”

    “没啊,我看你今天格外,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

    孟旷伟扯了扯嘴角,转身就走。

    “哎,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应昕……!”

    孟旷伟迈到门口的步子停了下来。

    转身看向杜衎,却发现他却悠然地坐在沙发上玩弄手指。

    “应昕怎么了?”

    “应昕怎么了,唏,我得想想!”

    孟旷伟微微一笑,也不揭穿,又折回来。

    一样坐在沙发上,一样悠闲地翻看茶几上的杂志。

    “孟总,你还是走吧。我们这样天天在一起,你都不知道外面,把我们传成什么样了!”嘴上赶人走,杜衎却一脸的得意。

    “我来是工作的。你是要炒我鱿鱼?”孟旷伟故意加重了后一个“我”字的发音。

    “说哪里话呢孟总,你指导工作,我求之不得。只怕你醉翁之意不在酒呢!”

    孟旷伟不置可否。

    顿了一会儿,才扭头问道:“有意参加投标的公司,资格预审申请都拿过来了吗?”

    杜衎拿了厚厚一叠资料过来:“都在这里了。”

    孟旷伟认真翻了翻,脸色逐渐阴沉:“都在了?没有其他公司了吗?”

    杜衎认真地点点头。

    孟旷伟不发一言,两眼直视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帮我泡杯咖啡吧。我在这里看资料!”

    说完便起身,踱步,坐在杜衎的办公椅,脸色逐渐转晴,朝着他轻轻一笑。

    给了那个笑眯眯的男人一个白眼,杜衎故意气鼓鼓地,走了出去。

    “咚咚”应昕拿着一个文件夹,身着正装,在孟氏集团项目部办公室门外,轻轻敲着。

    “进来。”

    “您好,杜经理。我是豪建公司的应昕,我是来递交金山谷项目投标资格预审申请表的。”

    应昕简洁而又不卑不亢的自我介绍后,就等着办公桌前的男子回话。

    尽管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不过当那男子抬头的时候,她还是有一瞬间的愣神:

    白皙的脸上五官立体深邃,整个脸被斜照的晨光一分为二,一半明媚,一半藏在阴影里。剑眉下面一双星目,在早晨的不太强烈的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长翘的睫毛在阳光的照射下,在脸颊扑闪扑闪的,生动之极。身上的优质的白衬衫,在阳光下反射下,让整个人好像被打了光似的那么耀眼。

    这个男子,竟然这么俊美!

    孟旷伟抬头看她,笑意盈盈:“你来了?”

    “怎么?”看到应昕意外的吃惊的表情,他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应昕面前:“又不记得我了?”

    直到挺拔的身姿踱到自己面前,面前被阴影笼罩,应昕才顿时回神。

    她慌忙后退一步:“抱歉,失礼了!孟总,我不知道是您在!”

    她暗自羞愧,素来冷静理智的人,怎么居然就直勾勾地盯着人看了呢?

    怎么那么花痴?

    不会的。大概,可能,只是,阳光太耀眼了吧!

    看着自己靠近后,她的反应,孟旷伟眉头拧了一拧,嘴角的笑意却不减一分:“你还是那样,礼貌又疏远。叫我旷伟吧!”

    语气中有点无奈,也有点期盼。

    “这,好像不太合适吧!”应昕有些为难。

    不过才见过三面。

    第一次,他带着爽朗的笑声而来,儒雅。

    第二次,他富有磁性的声音低声陈述,深情。

    第三次,他在晨光中自带光环地走来,干净。

    “没有什么不合适!其实我很讨厌人家老叫我‘总’啊‘总’的,你看我不胖吧,为什么要说我‘肿’呢?”孟旷伟故意皱着眉,面带疑惑地问应昕。

    “噗嗤—”应昕忍俊不禁。

    没想到他那么幽默。

    “所以啊,应昕,你就不要天天说我‘肿’了,好吗?”

    应昕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那,我可不可以叫你‘小昕’?”他试探地问道。

    “还是叫我应昕吧!叫我‘小心’!我每天都得提心吊胆,多可怕啊!”

    她笑着拒绝。

    他笑了,再次被拒绝了。

    没关系。

    至少她肯接受叫他的名字了。

    还是那么聪慧,还是那么开朗,还是那个他心心念念十几年的应昕。

    “孟总,呃……旷伟,杜经理呢?”

    “哦,他出去了。”他嘴角含笑。

    在一起工作几年了,虽然杜衎嘴上不饶人,但是心思细腻,善解人意。知道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便识趣地走开。

    “那,资料交给谁呢?”应昕有些为难。

    “你可以在这里等他回来。”

    这样他和她就多一些时间独处了。

    “嗯,是该这样,”应昕小心措辞:“但我刚来公司不久,长时间不在岗恐怕不太好!”

    二人在同一个空间,呼吸困难,连空气都有些稀薄。她不太愿意这样。

    他略一沉思,便掏出手机,让杜衎回来。

    挂了电话,他朝她笑笑:“这小子,他让我帮他守着办公室,自己翘班了!本来我也要走的,”他探头看向应昕:“待会儿一起走吧!”

    “不顺路吧!”她本能地想避开他。

    “我刚好也要去你们公司附近的大厦办事,我送你吧!”孟旷伟不介意,甚至看向她,笑笑:“免得你长时间不在岗,引起别人不满!”

    心里甚至有点开心:如果她平常应对,他还很难确定她的想法。

    但是目前她一直对他避之不及,说明她已经明白自己的感情,并且在尽量减少接触。

    这样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进展很难,但也说明,至少现在,她已经把这段感情放在心里了啊!

    杜衎似乎就等在门外似的,应昕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推门进去了。

    应昕刚要上前把文件夹递给他,孟旷伟一手拉住了她,另一只手温柔地把文件夹从她手中拿走,扔到杜衎怀里,嘴上不客气地说:“你刚刚还说没有其他公司了!看来,你做事情不够认真哪,这次你可要看仔细了!”他刻意地加重了最后一句话的语调。

    弦外之意显而易见。

    杜衎脸色有点难看。

    他们关系密切,他从来没有说过重话,没想到竟然为了她,他严词呵斥。

    应昕也面带尴尬。

    她没想到豪建公司居然被排除在外,连递交预审申请的资格也没有;也没想到孟旷伟会在他面前斥责他的得力助手;更没想到在她面前,那么明显地暗示他。

    是先自己揽下责任还是先向杜衎道歉?或者是阻止孟旷伟?

    一时间脑袋里出现很多念头,她迅速地判断,转身。

    正准备开口,就感到手臂上传来一股力量,阻止了她。

    她一惊,转头一看,孟旷伟温柔地笑道:“我们走吧!”

    不由分说地拉着她往门口走去。

    应昕在出门的那一刹那,带着歉意,回头看向杜衎。

    那男子也正看向这里,清秀的脸上已经布满乌云。

    坐在车上,应昕惴惴不安:“孟……旷伟,刚才你的语气是不是不太好!这个事情可能我也有责任,没有第一时间交来资料。”

    “你在抱歉?”他笑问。

    “是的,我很抱歉!”

    其实交资料的截止日期还没到,按理说她现在交也并不晚。

    但是她还是本能地感觉抱歉。

    “那,要不你请我吃饭吧!”他温柔地下套。

    “嗯?哦,行啊,”她及时地跳出来:“下次吧!我今天要赶回公司。”

    感到抱歉,是对杜衎的好吧!

    “但是,让你觉得抱歉,这使我很抱歉呢,”他继续笑笑:“要不我请客赔罪吧!”

    “好啦,改天我给你们赔罪吧!今天公司真的有点事呢!”她有点尴尬。

    他该不是以为她不舍得吧。

    气氛真的好诡异啊!

    一到公司楼下,车还没停稳,应昕就打开车门往下跳,逃似的往外走。

    “诶,”孟旷伟不知道何时走到她身后,叫住她:“你等一下!”

    应昕停下,转身。

    对面的男子迎着太阳,身姿挺拔,温文尔雅,慢慢地朝她走过来。

    到了她面前,却慢慢地蹲下去,双手朝她的脚踝伸了过去。

    她赶紧后退两步,带着惶恐,一脸不解地看着他。

    他缩了手,装作不经意地整理自己的裤脚。

    站起身,一脸笑意地望着她。

    奇怪啊,明明是早上,明明太阳不大啊!

    怎么感觉那么热呢?!

    应昕喉咙动了动,感觉有点燥热,有点紧张。

    “别害怕,你刚才下车太急,我只是担心你扭伤而已。”孟旷伟似乎看出她的心情,善解人意地解释道,“而且,你的鞋带松了,会绊倒你的!”

    应昕低头看了看松松垮垮的鞋带,已经有一根鞋带拖在地上了。

    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吃惊,接着她便一腿屈膝,半蹲着准备系鞋带。

    “好了,我走了!”应昕熟练地用手把鞋带打了个结,起身告别,转身就走。

    “等等,”他忙拉住她的胳膊:“我刚才那句话是真心的!”

    “哪句话?”她这次是真的糊涂了。

    他凝视着她,专注地,认真地说:“让你觉得抱歉,会使我很抱歉。”

    富有磁性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随着晨风,清晰地传入耳朵。

    应昕的心脏仿佛停止了两秒钟,然后再恢复跳动时,已经频率加剧得浑身的血液都沸腾起来一般!

    孟旷伟真挚地注视着她,看她呆呆地回视他,脸颊、耳根、脖子悄然出现了一片红晕。

    他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诧异,随即便盈满笑意。

    捕捉到他眼里的变化,她的脸更热了。点点头,她扭头就走。

    他含笑目送,突然记起了什么,飞快地追上去。

    应昕用手摸了摸自己已经发烫的双颊,心里有点郁闷。

    冬天了啊,怎么还那么热呢?

    刺眼的阳光一下子不见,她头顶笼罩一片阴影。

    抬头一看,孟旷伟带着笑意,抓住她的手,摊开手心,不由分说地把自己的名片轻轻地放在她手心里,再把她的手握紧:“记得,联系我。我欠你一顿饭,或者,你欠我的!”

    应昕点点头,轻声说了什么,浅笑而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