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二十四、漫不经心
    “应昕,你在干什么啊?”

    从回来到现在,应昕一直在格子间里上网,闷不吭声的,似乎在查找什么。

    隔壁的兰芷好奇地,滚着转椅,凑近了看。

    “找吃的!”

    应昕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语气有些着急。

    今天白天去勘察现场,回来都已经下午了,再等一会儿就要下班了。自己手上还有一大堆事,该死的孟旷伟还非要让她请吃饭,到哪里去呢?

    兰芷扯了扯嘴角,不满地说:“眼前有人你不问,是你太笨,还是不愿意让我知道啊?!”

    应昕讪讪的笑道:“哪有,我着急,一下子忘了还有你这个人肉gps!”

    兰芷不理会她,站起来,示意她让座,径直坐下去,扬着头问:“几个人?男的女的?餐厅要求?宴请目的?预算金额?”

    应昕懵圈了,吃个饭还有那么多讲究?

    “你快点啊,别以为我在打探你的啊!是你办事太没有效率了好吧!”

    应昕微赧,慌忙解释:“你误会了!我是没想到那么麻烦的!两个人,对方是男的,朋友聚会。”

    看着兰芷没花几分钟,手机上便传来订座成功的确认短信。

    想了想,应昕打了电话给家,说今晚有事在外面吃饭,会晚回去。

    挂了电话,转头却看见兰芷盯着她,面带探究,一动不动。

    应昕摸了摸自己的脸,也没个痘没个疤的,前段时间兰芷对手相颇有研究,不知道她是不是最近又对面相有了兴趣……

    研究了她半天,兰芷开口了:“应昕,我好想你家那个小宝贝哦!我好久没去看她了,今晚可以去看她吗?”

    她松了口气,还以为她会说自己印堂发黑不日将亡了呢。随口说道:“当然可以去啊,不过我今晚有事,要不你改天去吧,我也好陪陪你!”

    兰芷满不在乎地小手一挥:“哎,不用!有你家那个小精灵,我也不会无聊!那我就自己去了!”

    她无语地摇摇头。

    兰芷这个人,想起一出是一出。现在有这个念头,说不定待会儿又没了,随她去吧!

    等到应昕做完手上的工作,办公室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下来了。

    远远地,就看见孟旷伟里着白色t恤,外套浅灰色的休闲西装,洒脱、随意,正悠闲地靠着车等她。

    她抿了抿嘴,一如既往地微笑。

    “你知道吗?你一点都没变。见人就笑笑,跟你在一起,很轻松,很安心!”

    孟旷伟远远地就迎上来。

    看到迎风招展的围巾,不自觉地帮她收拢,小心地打了个结。顺手接过她的挎包,一手护着她的背,带着她走进车里。

    动作自然得好像相恋多年的情侣。

    可能是因为家境好,有教养,才会随时随地体现出这种绅士风度吧!

    应昕也不再躲避。

    他已经说得很明白,不再对她有想法。她若刻意避嫌,只会让两人更尴尬。

    应昕在跨进车门的那一瞬间,她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办公楼,一片漆黑。

    还好,没有忘记关灯关窗。

    不过,三楼上,坐在转椅上的一个人,却因为这无意识的一眼,而惊得差点站起来。

    那么淡淡的一眼,仿佛穿过了暮霭,穿过了夜色,直射而来。

    随即强自回位,闭上了眼,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一丝微笑。

    黑衣黑裤黑面,掩在这黑暗里,显得那么地悄无声息而又浑然一体。

    一对年轻的男女,一个有情,一个有意,单独相处……

    他了解女人,也了解男人。

    g市别墅区。

    辛娜紧紧贴住沈一慊穿着衬衫的身体,两人都大汗淋漓,但沈一慊却没有脱下衣服的举动。

    虽然心里很膈应,但又不愿意触怒身旁的那个人,辛娜只能暗暗压住不满,用娇滴滴的声音转移话题:“一慊,你今天好像心情不错呢!”

    “嗯,还好。”

    沈一慊一手搂着她,一手枕在脑后,语气冷淡。

    “什么好事啊?能给我说说吗?”

    辛娜扬起下巴,风情万种。

    在一起那么多次,他很少在事后还愿意搂着她。

    今天显然有点意外。

    “我们那个项目有戏了!”语气还是淡淡的。

    “嗯?”

    辛娜一愣,继而皱了眉头。

    “虽然,我也很希望咱们公司,能上这个项目,但客观来讲,胜算不大呢!”

    毕竟刚搬到这里,与孟氏的交集不大,不知道他何出此言。

    “只要有应昕在,胜算就很大!”语气还是淡淡的,但是多了几丝肯定。

    “应昕?”辛娜歪着头,认真地想了想,“是前几个月进行政部的,不爱说话的那个女的?”

    他点点头,没有说话。

    “可是她才来多久啊,你就那么肯定?”她反问道。

    她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儿。

    一个才进公司几个月的人,作为老板,那么多员工,他居然记得她的名字,还那么相信她?!

    他不是她的直接领导,没有一起共事过,他就那么了解她?

    抬头看他,只见他嘴角扯出一抹微笑,眼眸下垂,看不清他的表情。

    “就在刚刚,孟旷伟来接她下班。我看见他们一起走的。”

    “孟旷伟?孟氏集团的太子爷?怎么可能呢?不是传闻说他是gay吗?”她有点吃惊,连珠炮似的发问。

    “我开始也以为。但现在看来,明显不是。”

    有点意外,有点庆幸,也有点失落。

    他也曾深爱过,了解一个坠入爱河的男人,最深情款款,最情不自禁的一面。

    今天的沈一慊,似乎哪里有点不同了。

    “我几次看过孟旷伟送她到公司,两个人,互动得很好。”

    语气还是淡淡的,但总觉得哪里奇怪,辛娜一时间感受不出来。

    这话有点不对劲。

    互动得很好?为什么不是相处得很好?

    辛娜捉摸着,没有说话。

    “没想到,孟旷伟那么快就喜欢上她了!很好!”

    “……”

    “不过,孟旷伟有那么傻吗?那么短的时间,就爱上一个人?”

    “……”

    “还是她有意引诱?”

    “……”

    “哼,没想到,她还真有点手段!”

    “……”

    “不过,如果是她故意引诱的,孟旷伟不会没感觉吧!”

    “……”

    “纵横商场的男人,通常对这类女人,是没有好感的。”

    “……”

    “还是说,应昕也对他动情了?孟旷伟是感受到了她的真心?”

    “……”

    “不过,他们才见过几次面,这动情的速度会不会太快了点?”

    “……”

    “还是应昕设的陷阱?”

    “……”

    “诶,你是女人,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应昕,也喜欢上他了?”

    “……”

    像是在等待辛娜的回答,又像是他虽然嘴上在发问,但自己却在心里慢慢琢磨一般。每一次问话后,他都会稍微停顿几秒。

    但他似乎没有期待辛娜的答案似的,不断地抛出问题。

    辛娜一直没有说话,心却慢慢地沉下去了。

    以前每次在一起,欢爱之后,他很少说话。即使说,也是冷冰冰的几句。更是很少像现在这样,搂着她问一些男女情事的问题。

    今晚,他说的话,比她在一起十个晚上的话还多,但她却比以前任何一个晚上都还难受。

    应昕、应昕、应昕……

    耳朵里,全是这个名字,她不由得有些生气。

    是故意引诱,还是真心动情,重要吗?!

    他一贯的风格,是只要结果,不问过程的。今天为什么那么反常?!

    转头看着面前那个剑眉星目的男人,眉头微蹙,眼中尽是疑惑,她又没了脾气。

    小心地用手抚上他的双眉,他的眼,温柔地说:“一慊,我们不要谈论这个话题了,好吗?”

    感到目不能视物,他似乎才一下子回过神来,不客气地拉下她的手:“别闹!问你话呢!”

    “应昕不过一个小小的行政助理,值得你那么关注她吗?”辛娜有点不满。

    “哼,她有什么值得我去花精力?我关注的是怎么拿下这个项目。”沈一慊一脸不屑。

    辛娜心里松了口气。

    这才像他。

    她不知道刚才为什么有点介意。

    在一起那么多年,她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有过那么多女人,那么多不同类型的女人。

    除了自己在他身边稍微久一点,其他人就像露水一样,天一亮,就自动消失了。

    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真情呢?

    不由得,暗暗责怪自己多心。

    按捺不了心中的窃喜,她嘟着嘴撒娇道:“你一晚上都在人家耳边念叨,人家还以为你对她有点特别呢!”

    “是吗?”沈一慊似乎不相信,喃喃道。随即嘴角又浮现一丝冷笑,“是有些特别!”

    看到那一抹冷笑,辛娜之前渐沉的心又慢慢浮上来。

    “有多特别啊?要不要我去帮你关照关照呢?”明显是调笑。

    “不要动她!”他语气突然变得严肃,并且带有明显的警告。

    辛娜低头不再说话,神情有些委屈。

    “辛娜,我一直以为你是聪明人。现在如果应昕离职,这个项目公司是拿不到的。你们公关部也不行!”

    你都不给我机会,怎么知道我不行?!

    辛娜腹诽道。面上却不敢露出一丝不满。

    “好了,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吧!”沈一慊松开了辛娜,神色恢复到一贯的冷漠。

    “一慊~”辛娜用委屈的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娇滴滴地、撒娇地叫着男人的名字。

    她是想留宿在这里的。

    今晚气氛那么好,她以为可以的。

    “乖!”

    简单一个字,本是对情人的宠溺,但从他的嘴里,只能听出坚决与疏远。

    辛娜满腹怨怼,却无从辩驳。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