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二十五、迷之饭局
    “应昕,你喜欢那个吗?”

    看着应昕盯着鲜艳欲滴的红艳艳的冰糖葫芦,孟旷伟不禁问道。

    “嗯,看起来不错。”应昕实诚地点点头。

    孟旷伟靠边停车,一个人下去买了两串冰糖葫芦回来。

    应昕看着手上的冰糖葫芦,似乎想到了什么,笑一笑:“你等我一下。”

    转手交给旷伟,自己下车去。

    他看着手上的东西,望着应昕消失的方向,低头笑了。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商业街上人声鼎沸,两边的小摊上满是吆喝招揽客人的摊贩,有些摊点人满为患,异常热闹。

    街上的雾气,混合着饭桌上的香气,锅灶上的蒸汽,让昏黄的路灯染上了一层温暖的氤氲,柔柔地,轻轻地,让人不自觉地想要融进去。

    不知道应昕干什么去了。

    如果,能够跟她一起,走在这商业街,像其他的情侣一样,在这热闹中穿梭,逗留,享受,相守,那该有多好!

    好像已经过了好久,但视野中依旧没有她的身影。

    孟旷伟不免有些着急,他担心应昕会不会不知道回来的路,担心瘦小的她被别人欺负,担心天冷她在外面太久会受凉,更担心,这样的不告而别。

    打了电话,才发现应昕的电话留在了车上。

    他更加坐不住了,毅然下车,朝着应昕离去的方向追去,但几步之后便停了下来,想了想,还是转身,回到了车里。

    不一会儿,他又下了车,靠着车门,像之前在公司楼下那样地等她。

    眼睛似乎都不敢眨得太多,慢慢地,视线中终于出现了一个期盼的身影。

    他快步地,迎上去。

    应昕见他上前,脚下也停了下来,诧异地问:“天这么冷,为什么不到车里等着?”

    他慢慢走近,双眼攫住她的目光,认真地说:“我只是想,你一转身,就能看到我!”

    我在这里,一直在你身后,等着你。

    雾气濡湿的发丝,专注的神情,深情的目光,让人浮想联翩的话……

    应昕有点不自在了。

    装作整理手里的塑料袋,低头,垂眸,掩去了眼中的那丝异样。

    再抬头,她已经目如深潭,不起波澜了。

    她面带歉意地说:“抱歉,等久了吧!”

    她刚刚好像看到兰芷了,跟一个瘦高男人在一起,正准备过去打招呼时,又不见人影儿了!

    这个兰芷,还说去她家看小鱼儿呢!结果跑去跟别人约会了。

    “还好。”孟旷伟见她停了脚步,脚下也相应地放慢了些。

    “我还以为你舍不得请我吃饭,中途扔下我跑了呢!”脸上带着戏谑的表情调笑道。

    “哪里,我说了要请你吃烧烤嘛!”应昕跟着他的脚步往回走,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孟旷伟转身关切问道。

    “我突然想到,那么晚了,你家人可能等着急了!”

    “我还以为怎么了,”他轻笑道,“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小孩!”

    应昕笑笑,不再言语。

    回到车上,感觉暖和了许多。她哈了一口气,轻轻地搓了搓手,抬头便看到孟旷伟一脸怜惜地看着她:“想吃烧烤的话,你可以叫我和你一起去啊!”

    “堂堂孟氏集团太子爷,如果被人发现,跟我一个离异妇女一起吃路边摊,肯定会让你掉价啊!”应昕调侃道。

    “离异妇女?”孟旷伟低头喃喃,苦笑着摇摇头。

    她又在强调,他们的身份悬殊。

    她总是这样,不愿意与他有更多的可能和接触。

    “我荣幸之至!我求之不得!”他朝她笑着。

    “今天订的那个餐厅,可能没有烧烤呢。为了不爽约,我可是做了两手准备的。”应昕得意地笑,摇了摇手上那个装着烧烤的盒子。

    “嗯,我待会儿在餐厅,得好好尝尝。”

    这样,吃饭的时间可以延长一会儿。

    “在餐厅?我觉得在这里可能会更好!”

    餐厅太正式,感觉像在约会。

    路上的随意饮食,更像朋友间的无拘无束,这样,起码别人不会误会吧!

    “我在开车啊,亲!”孟旷伟四两拨千斤地把问题给解决了。

    其实,像情侣一样在街上,旁若无人地,随意畅快地享受美食,是他向往已久的。

    不过现在不到时机,他只是想能跟她,单独,多呆一会儿,再多呆一会儿。

    应昕笑笑。

    她无所谓,但她担心影响到孟旷伟的身份、形象以及家人。

    应该没关系吧,也没其他人知道。

    只是老同学聚会而已。

    自己行得端,坐得正……

    应昕安慰着自己。

    餐厅包间内。

    点完了餐,应昕和孟旷伟便打开了烧烤盒,每人一手拿着冰糖葫芦,一手拿着烧烤,边说边聊,十分投机。

    “喂哟哟,这不是孟总吗?”

    门外一个吃惊中又藏不住笑意的声音响起。

    包间内两张笑意盈盈的脸,顿时同时抬头往外看。

    “哎呀,还真是孟总呢!”

    另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也明显有些意外。

    透过没有关严实的门缝,应昕能看到外面站了一群大腹便便的男子。

    她疑惑地看了一下孟旷伟,接着便低头继续。

    孟旷伟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很快就恢复如初。他起身向外走去,大方地打开了门。

    “孟总,您看,您说您有事,今晚的饭局来不了,原来你是和佳人有约啊!”

    熟悉的抱怨的声音,里面掺杂着一丝酸味儿。

    杜衎的声音。

    应昕这才抬起头,认真地打量着门外的那群人。

    这群人,就是这次孟氏集团“金山谷”项目的投标公司代表!

    她之所以如此肯定,是因为这群人中,除了杜衎,她还认识他们有过两面之缘的何杰。而现在,这些人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目的是什么?!

    应昕沉默着。

    孟旷伟的脸上仍然带着笑,但眼里了无笑意:“我确实是有事!”

    偏头看了看餐桌上的冰糖葫芦,还没吃完的烧烤,杜衎笑道:“有好吃的又不带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相请不如偶遇,要不我们凑一桌儿得了?”

    孟旷伟脸上的笑意已无踪迹,脸色有点难看。

    这杜衎有点奇怪,平时察言观色,见风使舵是一流的,怎么今天看不出苗头呢?

    见孟旷伟没有反应,杜衎将头转向了应昕:“应小姐?”

    应昕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右手扯了扯孟旷伟的衣角,左手大方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面带微笑:“能有机会向各位同行前辈请教,是我的荣幸!”

    杜衎也不客气,带头走向包间。

    其他人见状也都跟着,纷纷落座。

    孟旷伟面上沉静,但身子还是有点僵硬,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应昕又悄悄扯了扯他的袖口,示意他回座。

    孟旷伟顺手反握住应昕的手,带着歉意地看着她。

    应昕笑了笑,摇摇头,手上下了点力,捏了捏他的手提醒他。

    不管是否愿意,现在的场面已经转换,这里不能出现同窗叙旧的散漫随意,而是需要纵横捭阖、驰骋商场的胆识与魄力。

    感受到应昕所忧,孟旷伟用力握了握她,给她传递力量。他的脸上,也是平常所见的温和儒雅,刚才的隐怒全然不见。

    拉着她的手回到了座位。全场的人,十几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交缠在一起的手。

    应昕也没有挣脱。

    说不上什么原因,如果是在私下,她绝对不可能这样任由孟旷伟牵着她的。

    而现在,她脑袋里,全是对今晚这场偶遇的揣测,无暇他顾。

    落座后,周围的人在孟旷伟和应昕脸上来回打量,似乎要看出什么端倪来。

    应昕还是面带微笑,看起来无害纯良的笑,却隐隐透着冷漠和疏离。

    她静静地坐在那里,不仅自己似乎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反而还无惧地,甚至是饶有兴味地回视他们,观摩他们的表情。

    没有惶恐,没有不安,没有羞愧,也没有兴奋。

    这种不卑不亢,不悲不喜的态度,在其他人眼中看来,反而是一种有恃无恐的表现。

    “忘了介绍,这是我的高中同学,现在豪建公司任职的应昕。”

    孟旷伟顺利地把众人对应昕的关注,引到自己身上来。

    应昕起身,鞠躬,环视一周,微笑道:“幸会!各位前辈,请多多关照!”

    不知道是因为应昕太过正式庄重了,还是因为些许的不适应。在座的众人有点坐立不安,一时间,咳嗽声,低声说话声都有了。

    “哈哈,应小姐,在孟总面前,你这样,不是折煞我们了吗?!”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首先打破尴尬。

    “就是,就是。我们还很抱歉,打搅了你们呢!”另一个戴着眼睛的男子说道。

    应昕笑着摇摇头:“不存在。我们本来也就在闲聊来的!”

    孟旷伟帮助应昕收拾面前还没吃饭的烧烤,在她耳边悄声道:“这些烧烤,看样子是吃不了了!回头再补上吧!”

    回、头、再、补?什么意思?

    应昕讶然地回头,刚好额头碰着孟旷伟的嘴巴。

    两个人都僵了两秒,接着不约而同地笑笑,分开收拾。

    众人看着两人的互动,彼此面面相觑,眼神中相互传递着什么。

    同别人一样,何杰从一开始,也一直关注着孟旷伟和应昕的动向。

    看到两人牵手回座,以及刚刚的亲密接触,不同于别人眼中的失望、了然与鄙夷,他的眉头紧锁,眉眼中的不悦和愠怒,显而易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