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二十六、暗流汹涌
    “何杰,你怎么这副表情?”杜衎眼尖,一下子看出何杰的异常。

    闻言,其他人将所有目光便投向了何杰。

    “你们没闻到烧烤的香味儿吗?我饿了!”

    何杰看了看应昕,眼光又扫了扫她手上捏着的烧烤签,以及还没吃完的鱿鱼。

    应昕看着他,轻轻地笑了。

    她一直对何杰印象不错。虽然有点阴晴不定,但正直、坦荡、爽朗。

    叫来了服务员,加点了菜,催促先上了些开胃小菜。

    等到菜上得七七八八的时候,包间里的氛围已经热闹了太多。

    “服务员,拿酒来!”一个满脸横肉络腮胡的男人叫道,转身,看着孟旷伟,又以近乎谄媚的口气说道:“这种气氛那么好,没酒就太没劲儿了,您说是吧孟总?”

    “我没意见,你随意便好!”孟旷伟温和笑道,一如既往。

    “孟总,这些老总都是孟氏集团合作很多年的老客户。今晚聚聚,一来是熟络熟络,二来也是讨论一下我们的金山谷项目的招投标情况。”杜衎在孟旷伟身边轻声讲道。

    “杜经理,现在不谈这个,我们那么多年老交情,先喝了再说。”

    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大手一挥,一杯酒就已经满上了。

    杜衎笑笑,也不接话,只接过酒杯喝下去。

    “孟总,之前就知道您的大名,如雷贯耳呀!现在您负责这个项目,一定要不吝赐教啊!”

    “是啊是啊,孟总,您年轻有为,有胆识有能力,一定要多给意见啊!”

    脸上仍是温和谦逊的笑,孟旷伟并没有过多推辞,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应昕静静地看着他,眼里满是同情和怜悯。

    人们常说,求人办事,酒就是人的胆。酒量越大,胆量也就越大。殊不知,被求之人,愿不愿意饮下这呢?!人们常常以己度人,以偏概全,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做到设身处地,同心同理呢?!

    这种场面,习以为常是迟早的事,但也是顶可悲的事。

    突然间,应昕眼前一黑,已经有几个人围住她了。

    “应小姐,我敬你一杯!能进豪建公司,应小姐很厉害呢!”

    “是啊,豪建公司名气很大呢,公司都开到这里了,不简单啊!”

    “应小姐,年轻有为,蕙质兰心,佩服佩服!”

    “应小姐,有魄力,够决断,我很欣赏!交个朋友!”

    都是些什么鬼什么鬼?!

    哪里看出她蕙质兰心了?

    哪里看出她有魄力够决断了?

    哪里看出她厉害了?

    应昕微笑着,慢慢地站起身来,拿着酒杯,看着面前的几个人七嘴八舌,正准备说几句客套话,就突然发现自己手上一空。

    酒杯不见了。

    而之前被人团团围住的孟旷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她身边。

    左手护着她的背,右手上端着她的那杯酒,温柔笑道:“小昕不能喝酒,我替她喝!”

    说完,完全不顾众人错愕的表情,仰头饮下。

    随着喉结的轻轻滚动,孟旷伟抿了抿嘴,嘴角带着笑,温和看向围在四周的那些人,右手的食指和中间夹着杯脚,小巧剔透的酒杯在两根手指的共同作力下,杯口向下,左右摆动。

    众人仿佛被雷击中一般,还没反应过来,只呆呆地看着他。

    是啊,传闻孟氏集团的太子爷有龙阳之好,从来不近女色,身旁只有一个跟随多年的男助理。

    传闻那位太子爷洒脱随性,从来不愿意囿于各种繁文缛节,虚假客套。

    虽然温和,却也从不会为别人委屈自己。

    但是从今晚的表现,很明显与传闻不符。

    应昕复杂地看着他。

    在这种场合下,他这种姿态,即使知道他绝非恶意,也会让她如坐针毡,忐忑不安。

    他是酒后露真颜?还是故意的?

    如果是他的真性情,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会不会太不懂迂回了?

    如果是故意的,他想干嘛?

    对别人示威?还是对她示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应昕发现,孟旷伟的脸上,已经有不正常红晕,看向她的目光深情而专注。

    孟旷伟若无其事地又将酒杯倒满,举着酒杯,走近离应昕最近的那个大腹便便的男人,温和笑道:“杨总,我代应昕敬你!”

    那男人看到举到自己眼前的酒杯,身体不经意地一颤,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手里酒杯中的酒水也泼了一点出来。

    “杨总,我们的诚意到了,您这酒该怎么样喝呢?”孟旷伟喝完杯中酒,照例倒转杯口,看着杨总,脸上仍是温和地笑。

    我们?应昕有些意外地望向他。

    他刻意将“您”字咬重了一些。

    一个我们,一个您,态度十分明朗。

    “我当然该罚,三杯,孟总您看这样可以不?”

    那杨总也倒是个爽快人,看到孟旷伟的空酒杯,二话不说,抬头就是三杯。

    孟旷伟笑着点点头,低头又斟满了酒杯。

    她拉住他的胳膊,拦住她:“我自己来!”

    孟旷伟温柔地拉下她的手,握在手心,轻轻地说:“别担心,有我在!”

    应昕攥紧了手心,突然什么也说不出。

    她本来想说,他不必如此。

    作为晚辈,理应主动敬酒;求人办事,她也应当喝;第一次和同行聚会,想进入这个圈子,她更不能不喝。

    她能喝,这点酒,也不会让她怎么样……

    但她什么都没说。

    曾经有人说过,女人要征服世界,首先要征服男人,而征服男人,靠的就是眼泪。

    她不那么脆弱,但是曾经失败的婚姻,让她明白了,女人要适当示弱。

    况且,那么多人,她怎好驳了他的面子?

    她没有再拦着他。

    孟旷伟看着她,在酒气冲天的包间内,尽管没有喝酒,但她原本白皙的脸,双颊上也出现了红晕。她那带点红酡的脸,显得更加娇美。

    “太热了吗?要不把外套脱了吧!”他贴心地问。

    刚刚他们刚进门不久,就遇到这伙人了。两人身上都穿着厚厚的外套呢。

    周围端着酒杯的人,脸色陆续有了变化。

    有吃惊的,有失落的,有明了的,有嘲笑的,有交头接耳的……。

    应昕脸上似乎又热了几分。

    她强作镇定,平静地笑笑:“大概是人多了。你们先喝着,我在一旁凉凉就好。”

    边说边往外挪步,试图冲出那群男人的包围圈。

    “大家都归座吧!光喝不吃太伤胃!”孟旷伟嘴上温和地遣客,眼睛却时不时地瞟向窗边的应昕。

    围着的那些人陆续回位后,孟旷伟走到应昕身边,眼里全是关心:“没事吧?”

    应昕笑着摇摇头,随着旷伟一起回到座位。

    她不是没眼力劲儿的人,怎么好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围着她转?

    就算事实如此,她也要尽量淡化。

    孟旷伟不断地给应昕布菜:“小昕,吃这个,暖胃!”

    “小昕,这个祛寒,多吃点!”

    应昕望着面前已经堆得满满的碗碟,有点尴尬,又有点无奈。

    这么多菜,怎么吃得下?

    这么明显的情意,怎么吃得消?

    “应小姐,豪建公司实力雄厚,声名远播,这次投标,中标也是在情理之中。我们也心服口服。不过,以后再有这种机会,可还得轮着来。”

    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话,出自那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口中。

    “是啊,可不得轮着来!咱们公司也不弱呢!”

    “这话对,这话没错!”

    “是这个理儿!”

    大家七嘴八舌,似乎达成了某种协议。

    这几句话,潜台词挺多啊!

    应昕心里想道,不由得抬起头,面带疑问地看着面前那些人。

    孟旷伟也停止布菜,看了看应昕,又看了看杜衎和那些叽叽咋咋的男人,眉头紧锁,脸上一贯的温和也慢慢淡了下来,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孟总,家里老婆查岗,我得回去了,要不然今晚又得罚我跪方便面了!”

    那个面脸横肉络腮胡的人见状,开口告辞。

    “轰”,这话惹得众人不由得大笑起来。

    那人也乐呵呵地笑着,挥手告别。

    送走了那人,喧闹的包间静了几分钟。

    与之前的热闹对比,沉默的气氛让人觉得微妙又尴尬起来。

    没多久,又有一个声音响起:“哎呀,都快十点了!我再不回去,家里那婆娘又要闹腾了!”

    那大腹便便的男人粗口粗气道。

    似乎了解了某种规律,包间里告别的声音又多了起来:

    “孟总,我也得先告辞了。今晚说好要陪儿子睡觉的,不能让小崽子老等!”那肥头大耳的男人也站了起来。

    “我家丫头老嚷嚷让我给她买芭比娃娃,我今天专门去买了,回去晚了她就睡了!”

    ……

    孟旷伟离席,口中也说着客套话,一边送他们往外走。

    应昕早已起立,有人看过来的时候也点头回应,面带微笑地看着那些人演戏。

    平时玩女人不少,到这会儿了,反倒一副副父慈子孝、夫妻恩爱、儿女为重的家庭好男人模样了!

    何杰面色如常地走过来,呼吸略带酒气,看着应昕:“你不走吗?”

    他一直以为,应昕是不喜欢,也不适合这种俗套的交际。

    今晚,她的表现,显然让他有些意外。

    她与孟旷伟超出一般朋友的互动,让他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不管于公于私,他都觉得应该提醒一下她。

    见她愣了一愣,他指了指她的挎包:“你家里不也有个孩子吗?”

    应昕方才反应过来:是啊,她也不过是众多投标公司的一员,以什么立场去送别人呢?

    她不好意思笑笑,点点头,低头收拾自己的物品。

    杜衎不知何时走过来,细长的手,压在了她的肩膀上,阻止了她的行为。

    不顾她的诧异,他朝着何杰笑笑,但眼睛却没有丝毫笑意:“何杰,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孟总和应昕吃饭在前,我们打扰在后。自然是我们应当先走。再说,应昕的去留,由她自己,你操什么心呢!”

    何杰听罢,也不说话,只是蹙着眉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应昕一眼,扬长而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