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二十七、欲说还休
    杜衎目送他出门后,转身,收回压在应昕肩膀上的手,似笑非笑地说:“应小姐,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也不绕弯子了。到现在,你应该知道孟总对你的心思了吧!”

    应昕只看着他,也不说话。

    “我和旷伟是快十年的好兄弟了!但我是第一次看他对一个女人那么上心,在这种场合下,都不稍微顾忌他的身份。”

    “今天这些人,你都看见了吧!可能你并不十分清楚,这些公司都与孟氏集团有着很多年的合作了,个个都实力非凡。”

    “这次项目,旷伟如果选择你们公司,他在孟氏集团,会面临更多的质疑。就算在家里,他也要面对更多的压力。”

    杜衎望着她,眼神复杂,脸上有着少见的严肃。

    “你到底想说什么?”应昕忍不住问道。

    对直接的人,她也从来不屑于虚与委蛇。

    杜衎随意地摸了摸头发,眼睛看着地下,斟酌着用词:“我,只是想,提醒你,旷伟他,不仅是你的同学,你们公司的客户,更是……。”

    “更是什么?”孟旷伟爽朗的带有笑意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应昕和杜衎几乎同时转头看向门口。

    看到两人脸上阴晴不明,他稍微愣了愣,随即笑道:“杜衎啊,你能有几次别被我逮到吗?”

    “逮到什么?”杜衎有些不自在。

    “说我坏话啊!你自己数数,被我逮到多少回了!”孟旷伟笑道。

    想到第一次在孟氏集团见到孟旷伟的场景,应昕不禁笑了。

    杜衎松了口气,也笑了,语气也轻松了起来:“是啊,我是跟应小姐说,要是有这么一个男的对我,嘘寒问暖,夹肉布菜,即使面前几十个人,眼里也就我一个人,我一定会感动得以身相许了!”

    见两人有点尴尬,杜衎看了看杯盘狼藉的桌面,得意地说道:“今晚打扰二位了,这里现在是不行了,你们另外找个地方继续吧!”说罢就朝着孟旷伟眨了眨眼睛,脸上满是揶揄的笑。

    孟旷伟装作没看见。

    应昕装作没听懂。

    “我走了,喝醉了,实在要回家的话,记得找代驾!”杜衎藏不住的笑,间杂在话语中,回荡在包间内。

    刚才杯觥交错,欢声笑语,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转眼,就只剩下满桌的残羹冷炙,两个人,两道不甚清晰的影子,以及满屋的醉人的酒香。

    气氛显得比较尴尬微妙。

    “走吧,今晚你都没怎么吃!”

    孟旷伟穿好了外套,把放在靠背上的外套递给应昕:“外面冷,先穿着。”

    应昕没有反应。

    虽然她在饭局中笑意妍妍,但其实一直都疑虑重重。

    杜衎等人是纯粹偶遇还是事先安排?

    参与串标的那些人都了解她多少?

    杜衎点破孟旷伟对她的付出,又有什么样的目的?是在暗示自己会给他带来麻烦吗?

    孟旷伟拉着她的手,摇一摇她。

    应昕警醒,装作不经意地抽出手,接过外套,笑笑:“去哪儿呢?改天吧!你已经喝了不少了!”

    “烧烤啊,我这点酒没事的。”孟旷伟不介意。

    应昕仍旧不动,面上只淡淡道:“真的很晚了,你家里人也应该担心了!你还是回去陪陪她们吧!”

    刚才那么多人,告别的理由都是家有娇妻稚子,是故意的吧。

    或者显示自己的好丈夫好父亲形象,也或者是提醒她,孟总家里人也在等他回家吧。

    经过这么一搅和,真的已经没有进食的欲望了。

    更何况,这顿饭,本来也只是应付他的!

    看着应昕脸上神色变幻,孟旷伟小心翼翼道:“请人吃饭,至少要让人吃饱吧!你满脸的不情愿,不会是想耍赖吧!”

    看着面前这位好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撒娇般地不依不饶,应昕忍不住轻笑道:“哪里想耍赖啦,我就是担心你回家不好交代。”

    “呵呵,你还是先担心下对我的胃怎么交代吧。”

    有担心,便很好。

    两人说说笑笑走出去。不一会儿,便来到刚刚应昕下车买烧烤的步行街。

    g市是出了名的不夜城。

    虽然夜深,但是人气一点也不比刚才少。满街都是爆炒的田螺香,烧烤里孜然的味道,划拳的声音,以及满嘴酒话的已然半醺的人。

    找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坐下,点了菜,两人便在靠近路边电线杆的一张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没想到,你酒量很好嘛!”应昕抽出纸巾,细细地擦拭面前的桌面。

    “本来不好的。但不知怎么回事,今晚喝了那么多,居然还意犹未尽!”孟旷伟也抽出面前的纸巾,伸长了手帮助应昕擦她面前的桌子。

    应昕看着伸过来的白皙的指节分明的手,在她面前一下一下擦拭那满是油渍的桌子,怔了一下。

    “不用,擦你面前的就好!”应昕反复擦着自己面前的那一块地儿,手指隔着纸,推着孟旷伟。

    “别想太多好吗?我这是习惯了!反正也不坏,也就不打算改了!”孟旷伟轻声笑道。

    呃,自己干嘛那么敏感,每次都让别人提醒,丢脸不丢脸?!

    应昕暗暗骂自己,心情似乎一下子轻松很多。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绅士了?!”

    应昕笑笑,也不继续推他,只是伸长了手,去擦他面前的桌面。

    “我一直这么绅士啊,你从来都没有认真了解过我!”

    孟旷伟笑眯了眼,嘴里的玩笑带着委屈。

    “抱歉咯,我以前天眼没开啦!”应昕也玩笑着回应。

    几大碟烧烤端上来,香气在鼻尖缭绕,应昕肚里的馋虫顿时被勾起来了。

    “哇,好香!我好像真的饿了!我先吃了!”不管那么多了,应昕举起一根烧烤便啃了起来。

    肚里咕咕叫,刚才在餐厅,真的没吃到什么。

    孟旷伟笑着看着她,回头叫服务员拿了几瓶冰冻啤酒过来。开瓶,倒了一杯在面前,也不慌不忙地拿起一根慢慢吃着。

    “好辣好香好好吃!”应昕一下子吃了好几根烧烤,满嘴都是香辣辣的感觉,却丝毫停不下来。

    “你干嘛自己一个人喝?都不给我一杯?刚刚还夸自己有绅士风度呢!”应昕一手拿着烧烤,一手扇着风,嘴微张开,红色的舌头微微伸出来,抵在雪白的牙齿间,看着孟旷伟面前的那杯酒不满地瞪著他。

    孟旷伟笑意盈盈地看着她,那小巧的红舌,细密的白齿,让他的喉结不经意地滚动了一下。

    他不动声色地转头过去,让服务员再拿一个杯子。

    转回来的时候,应昕正拿着他的杯子喝,咕噜咕噜,一下子就空了。

    “不好意思,实在辣得受不了了!”

    应昕把杯子重新倒满,推到他面前,面带歉意地说。

    孟旷伟笑着摇摇头:“要不你喝点加热的奶好吧?现在天冷,女孩子喝那么冷的酒对身体不好!”

    “瞧不起人是不是?你能喝我为什么不能喝?再说了,烧烤就是要配冻啤啊,要不然吃不出它的好!”

    “好,你说了算,好吧!但是要随意,不要太伤身了!”

    孟旷伟把新添的杯子,装满了酒,推到她面前。

    “你那杯子我喝过的!”

    应昕推回给他,把他面前的酒拿过来,一杯下去,酒杯又空了。

    “你那杯子我喝过的!”孟旷伟故意逗她。

    应昕愣了愣,白了他一眼:“你之前倒了酒就没喝,别以为我醉了!”

    孟旷伟轻轻笑了。

    现在的应昕才是他印象中的那个女子,阳光,开朗,直率,坦诚。

    他不习惯她的疏离,也不习惯她的客气,他只是想让她,在他面前完全地释放自己,做那个最本真的自己。

    许是天太冷,许是心里一直憋着很多事,却无法与外人道,应昕一杯接一杯地喝,开始还与孟旷伟推杯接盏,到后来,也就自顾自地倒酒喝。

    孟旷伟也不劝阻,悠然地,有一杯没一杯地慢慢喝。

    两人天南海北聊着天,聊着聊着,喧闹声少了,摊点上的热蒸气淡了,旁边的桌子少了,空气慢慢变冷了。

    不知道是吃得太多还是说得太多,应昕感觉嘴巴有点酸痛,困意袭来。

    她用手撑着上半身,一只手臂托着头,一只手臂放在桌面垫着下巴,看着面前清朗俊逸的男子,影像慢慢模糊起来。

    孟旷伟见应昕已经醉了,赶紧买了单。叫醒了应昕,扶她起来。

    应昕的眼神朦胧迷离,轻轻朝他笑了笑,随后抬腿往前走,没走两步,整个身子就往下沉下去。

    孟旷伟慌忙搂住了她。

    看着她似乎陷入昏睡,略一思索,便蹲下身子抱住了她,走向停在路边的车。

    安顿好了应昕,看着她白皙的脸上挂着两团红晕,红艳艳的嘴唇鲜艳欲滴,一头乌黑的长发飘洒在脑后,他的眼神暗了又暗:他该怎么办呢?

    送她回家?可是不知道她家在哪里。

    留宿酒店?又觉得做了小人。

    他或许不在意,但是对应昕的名声,恐怕多少会有些影响。

    他坐在她身前,就这样,静静地凝视着她。

    面前的她,瘦弱娇小,全身蜷缩着,后背紧靠车后座,双手环抱,把自己抱得更紧了。

    据说这样睡姿的人,很没有安全感,善于自我保护,戒备心较重。

    明明自己就在身旁,她却不会像别的女人那样,想要寻觅一处温暖的所在而毫无顾忌。

    身前的女子似乎轻轻地打了一个冷颤。

    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轻轻地盖在她身上。

    夜深了,真的该送她回去了。

    他想了想,还是拨通了杜衎的电话:“喂,杜衎,是我,帮我查一下应昕家的地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