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谢谢你恨我! 二十八、桃色新闻
    尹晓兰听到门铃响,慌忙开门后,却愣住了。

    “是应昕吗?怎么现在才回来?”一个清脆却略显疲惫的女人声音响起。

    尹晓兰转头笑道:“嗯,兰芷,快过来帮忙,应昕喝多了!”

    兰芷听罢,便噼噼啪啪踩着高跟鞋往门口跑去,看到应昕,也愣了一下。

    只见应昕被一个陌生男人搀扶着,说是搀扶,但她的大半个身子都靠在那个男子身上,半闭着眼,长发凌乱,脸上红彤彤的,看起来醉态十足,娇憨可爱。

    旁边的男子,面容清俊,举止斯文,一手搂着应昕,一手拿着应昕的挎包,眼神落在应昕身上时,满是宠溺与柔情。

    尹晓兰的眼光在应昕和孟旷伟身上来回逡巡,对他的满目深情,自然也落在眼里。她顿时对面前这个男子有点好奇,有点警惕,有点戒备。

    这个男子她从来没有听应昕说过,是刚认识的吗?

    看他那样子,也不是一般的同事,他对应昕的感情,应昕知道吧?

    应昕对他呢?

    如果有,俞祉怎么办?

    “是伯母吗?不好意思,我是应昕的同学孟旷伟。不好意思,应昕喝多了,我没有尽早送她回来。”孟旷伟面带歉意。

    孟旷伟?

    真的是孟旷伟?

    兰芷眼睛一亮,又细细地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

    当真是美男子一枚,与应昕站在一起,真算是才子佳人,天作之合啊!

    “哪里的话,是昕儿不懂事,麻烦你了!”

    尹晓兰回过神后,也很不好意思。

    兰芷和尹晓兰赶紧接过应昕,一边一个搀扶着往屋里走。等安顿好应昕后,回头一看,孟旷伟还在门口站着。

    “不好意思,那么晚还麻烦你,等应昕醒了,我再让她跟你道谢!”

    尹晓兰温和笑道,站在屋内,没有让他进屋的意思。

    “伯母,您别见外!我和应昕是老同学,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能进去看看她吗?”

    并不是不知道尹晓兰话外之音,他只是有点担心。

    尹晓兰虽然对他戒备,但毕竟也是通情达理之人,见孟旷伟主动要求,便侧身让他进来,自己也跟着进去。

    兰芷正在帮应昕整理衣被,见孟旷伟进去,便起身站在一旁,悄悄打量着面前的那个男人。

    孟旷伟走到床前,看着熟睡中的应昕。

    因为屋内的热气,她脸上的红晕更明显了。紧闭的双眼,卷翘的睫毛在眼睑下投下暗淡的阴影。高挺的鼻梁,丰润的双唇在灯光下也显得特别立体。呼吸均匀绵长,看来睡得很踏实。

    不哭,不闹,不撒泼,不耍酒疯,不胡言乱语,就那样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真是个乖孩子!

    孟旷伟看着她,嘴角不由得勾起一丝弧度,满眼温柔。

    尹晓兰在旁边轻咳了两声。

    孟旷伟瞟了眼手表,已经一点了,真的该走了!

    他把应昕的挎包轻轻地放在床头柜上,又摆了摆,确定这个位置最好随手提放,便慢吞吞地不舍地看了眼,转身准备走时,身体突然被点穴一样顿住。

    停了几秒钟,他突然转身对尹晓兰说:“伯母,我突然忘了一点东西在车上,你等我一下。”

    说完没等尹晓兰反应,便快速地跑了出去。

    屋里站着的两人有点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两人面面相觑,莫名其妙的时候,孟旷伟又气喘吁吁地出现在她们面前,他深吸了一口气,尽量保持平静,使自己的呼吸不至于太激烈。

    尹晓兰正奇怪着,一眼便看见他的手里多了一个袋子。

    孟旷伟笑笑,把袋子递出去:“伯母,这里面是我刚刚带应昕回来的路上,买的一点东西,里面有点水果。如果小昕醒来后,胸闷心悸,就给她吃几根香蕉;如果明天她不想吃饭,可以给她吃点橄榄;如果她很烦躁,给她喝点酸奶吧!一般喝了酒会全身发热,口干,可以喝点西瓜汁,或者白开水。……”

    看着一脸惊讶感叹的兰芷,以及一脸复杂的尹晓兰,孟旷伟突然收声。

    他尴尬地解释:“是我没有劝住应昕,所以,很抱歉,想弥补一下。”

    尹晓兰淡淡的笑道:“我知道了,谢谢你!天晚了,我也不留你,你自己路上小心!”

    孟旷伟点点头,再深深地看了一眼应昕,转身离开。

    “伯母,应昕安全回来,我也放心了,我也走了!”

    兰芷也准备走。

    “你跟我客气什么呀,你一个女孩子,回去多不安全啊!你要是不嫌弃,就和应昕睡在一起吧!”

    尹晓兰满脸温柔的笑,拉住兰芷,自己则去关了门。

    可能是心里有事,也可能是择床,兰芷一直睡不太踏实。

    发了几条信息之后,心里仿佛又沉重了许多。

    迷迷糊糊地,发现身旁的应昕有了动静,她眉头紧锁,脑袋轻轻摆动,嘴里喃喃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叫了几声,发现应昕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一味沉浸在梦中。

    兰芷微微叹气,给她重新掖了掖被角,好奇地问:“你在做什么梦呢?你梦中的道歉,是对谁的呢?”

    回答她的,只有楼下草丛里,间或传出来的一两声蛐蛐声。

    **

    开标,评标,定标,接下来的工作虽然繁杂,但却出于意料的顺利。

    应昕所在的豪建公司,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中标公司。

    其实,应昕以前对招投标工作没有任何经验。

    工作这几个月来,了解到豪建公司的各方面情况,通过与孟氏的接触,与其他同行的交流,应昕对此其实并无信心。

    自从上次参与孟旷伟等人的饭局后,应昕隐隐觉得这中间,似乎夹杂了很多不应该有的东西。而中标的结果,虽在意料之外,却也在情理之中。

    在得知投标结果的当天,她踌躇着,最终还是给了孟旷伟一个电话,她想跟他聊聊。

    下班时分,孟旷伟一如既往地等在豪建公司的办公楼下,身着白衬衫,外着深蓝色休闲套装,双手交叉环抱,悠闲地半倚在车身旁,等着应昕。

    打扮艳丽妖娆的白领丽人们,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看到倚车等人的孟旷伟,眉目清俊,举止优雅,神情专注,纷纷私语侧目,更有胆大者对其眉目传情,暗送秋波。

    应昕下楼时,便看见了这样一幅绮丽的画面:孟旷伟被几个妙龄女子围着,不知在说些什么。

    她不由得抿了抿嘴,微微一笑,靠在办公楼大门的石柱上,饶有兴味地看着这一幕。

    孟旷伟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大门,远远地,便看见应昕在那,悠然自得,置身事外般地欣赏风景。

    他从容地朝周围点点头,温和笑着,突破重围,大步走向应昕。

    身后的女子们好奇地转身,看见应昕后,低头窃窃私语,看向应昕的目光,便多了几分嫉恨艳羡。

    “小昕,怎么那么晚下来?看来你们老板真的应该给你加薪了,哪里再能找到这么好的员工了呀?!”孟旷伟开着玩笑。

    “哪有?我很早就下来了,看你那么受欢迎,不好打扰你罢了!”

    应昕笑笑,也往前走去。

    “你在取笑我不是?存心看我笑话吧?!”

    孟旷伟停步,等她过来便一手护着她后背,陪着她往车上走。

    “没有啊,我也是想见识下你们这种青年才俊,是怎么和那些美女周旋的!”

    应昕侧首望着他,语气里也掩不住的调侃。

    “是学以致用吗?”孟旷伟随口反击道:“看来,你也魅力不减当年啊!”

    “唉,你就别取笑我了。一个离了婚的,带着孩子的中年妇女,哪有什么魅力可言。你也真忍心!”

    应昕说着委屈的话,语气中不期然的带了几分撒娇,一丝哀怨。脸上却还是一脸阳光。

    孟旷伟心里怦然一动,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什么呢!干嘛要妄自菲薄啊!我哪里舍得取笑你?”

    带有磁性的声音,宠溺的语气,轻揉着她脑袋的手,让她的心微微一颤。

    “欸,拜托!我又不是小孩子!揉你你看看!”

    按捺下有点轻颤的心,应昕脑袋往右稍偏。

    趁孟旷伟的手扑空,整个人愣神的瞬间,她垫起脚,调皮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应昕,孟旷伟无奈地摇摇头,伸手去拉她的手。

    应昕巧妙地避开:“明知我没你高,你还欺负我!”

    “走啦!再闹下去,我们就传绯闻了哦!”孟旷伟笑着拽她。

    应昕闻言,便乖乖地由他拽着胳膊上了车。

    这玩闹嬉戏的一幕,纷纷落入路上还没散去的行人眼中。楼上还没下班的员工,也交头接耳讨论着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